可怕的大陆人

可怕的大陆人

1

最近有一则新闻在网上引发了诸多回应。在大陆游客集中的台北故宫,几位台独人士挥舞旗帜,抗议台湾政府的软弱政策。这一举动遭到警卫的暴力阻挠。大陆的新闻报道称,此事在台湾引起了不小争议。

我将这则新闻贴给了一个台湾某大学新闻所的朋友,好奇地问她怎样看这一事件。她的回复是:没听说过啊。后来她又问了周围的同学,仍然是同样的答复。

她说他们最近比较关心阿扁有没有自杀,汪小菲在台湾的会所有没有被拍卖。偏要说台北故宫的话,倒是有一则新闻在台湾引起了很多讨论:故宫是否有权驱赶喂母乳的妈妈。

于是我多事地继续追问她:那么,你听到这则新闻后会有什么感觉?

她说,抗议这件事情其实很正常,加上大家对故宫和行政院一直超不爽,所以他们会觉得警察滥权。

“不会涉及有关‘台独’的讨论吗?”

“完全不会。”

我请她继续猜猜大陆网民的对此事的评价。

她摆出一副苦脸:是不是又在叫我们快快回家?

2

被她猜中了。一直以来,大陆人在统一问题上都会有一种深厚的“母系”情结。澳门回归时的那首《七子之歌》就很有趣,第一句便是:“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我已经离开你太久了,母亲”。

在故宫这则新闻的评论中我们可没有歌词中这么客气。大陆网友几乎都是一种语调:台独分子是在背叛老祖宗。在故宫挨打是活该,早晚要灭掉他们。

但不得不承认,作为“母亲”,我们其实并不了解作为“孩子”的台湾。我们的想法是:我在经济上对孩子这么好了,孩子还不愿意回来,真是数典忘祖;再说严重点,就是给脸不要脸;要是生气起来的话——那就打你丫的。

这样的氛围绝不会帮助大陆和台湾走近彼此。实际上,台湾人的想法和我们大相径庭。台湾的朋友和我说:大陆不了解弱国人民的心态。他们现在外交上处境很艰难,参加任何活动都被大陆打压。国际盛事上,她们没有地位,只能用台北当名字,大家会感到很屈辱。

后来说起台湾人不愿统一的原因,她和我讲了香港和西藏的例子。台湾人看到这些会觉得更加恐惧。他们坚持认为建立一个共同国家的基础在于拥有共同的普世价值。在大陆的政治体制没有根本转变时,台湾人不愿意在经济之外,和大陆人拥有更多的契合。

他们经常说:可怕的大陆人。

3

这让我想起了自己在台北的一段经历。

有一天我想去台北市区逛街,于是一位热情的台湾朋友开车要捎我一段。我们路过了一段军事禁区,她的未婚夫和我开玩笑说:本来不该带你经过这个地方的,你是不是大陆的间谍啊?

虽然是无心之语,我也并不觉得生气。只是,我看出台湾人对于大陆深深的恐惧和隔阂。台湾的朋友说,大陆一有风吹草动,即使不会真的来打台湾,台湾人也会觉得很敏感。当有大陆官员说到不排除使用武力时,台湾人的情绪就会强烈反弹。

之后一次聚会上,台湾朋友说起了大陆大量制造导弹的新闻,问我们:是不是用来打台湾的?大家连忙解释。只有一位大陆人说:我的朋友就在军工部门,这就是为台湾准备的。于是顿时冷场。台湾朋友说笑几句想恢复一下欢乐的气场,但表情中也带着丝丝忌惮。

这种忌惮并非没有道理。有一位台湾志愿者去河水坪支教。她在那里倾心付出,和孩子们关系很好。有一次上课她问大陆的小朋友,你们长大了想做什么。一位小朋友站起来回答说:我想当解放军。

老师问:为什么想当解放军啊?

小朋友回答:当解放军以后,就可以去打台湾了。

4

在台湾人眼中,共同的传统也不能阻止这种陌生的可怕。

在文化上,两岸拥有的相通之处渐渐成为了一种共同的“怀乡病”。而面对现实,两岸的人民却拥有完全不同的文化态度。大陆人往往怀着一种骄傲的“文化中心主义”,我觉得可以将大陆人称为“梦回唐朝的慈禧太后”。我们这种民族主义并非主张国族精神,而是基于文化中心主义的余温,推行自己意淫出来的“霸权主义”。甚至有些民族主义者鼓励用战争的方式征服世界。

这点也恰恰是台湾人最不能接受的。有一次我和他们说起大陆的一本书,叫做《中国不高兴》。他们非常感兴趣,觉得书名实在是太屌了,很好奇里面写的什么。也就是这样的文字和故事,一点点加深两岸人们的隔阂,和对彼此的“刻板印象”。

我总想为大陆讲几句好话,于是说了前几天北京暴雨的故事。在多年未遇的暴雨中,北京人自发组织车队接送滞留机场的旅客回家。我和她说起大雨之夜中,北京人的温情。

果不其然,在台湾朋友那里,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听到了这样的回复:没想到大陆人竟然还可以这样暖心。真好。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