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迅雷:我们究竟拿出什么来保护孩子了?

徐迅雷:我们究竟拿出什么来保护孩子了?

   令人发指!在辽宁营口大石桥市,8名幼女被逼卖淫!其中两个女孩——14岁的李雪、13岁的杨云,被诱骗胁迫,不仅遭受殴打,而且还被逼吸毒,最后遭多人性侵!

  继河南永城、浙江永康案后,今年第三起被揭开的群体性的、重大恶性幼女性侵事件。加上个体性的案件,类似的新闻出现过很多次,看了之后一次次让人汗流满面。

  如此恶劣的案件被揭露之后,让人气急胸闷的是,当地检方至今还在“摇摆”,仍未确定起诉罪名是强奸还是嫖宿幼女。根据刑法规定,奸淫未满14周岁的幼女,最高可判死刑;如果是“嫖宿幼女罪”那就轻多了——嫖宿是一种买卖交易行为,在嫖宿者那里,就成了“你拿钱‘卖处’,我花钱‘开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

  这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均为当地企业主和基层干部。这两类人的特点很明显,一是有钱,二是有权。握有司法权力的人,往往天然地偏向于呵护钱权。这些年来,性侵幼女的事件频频发生,而犯罪嫌疑人多涉及公职人员,“嫖宿幼女罪”事实上成为有权有势者逃避法律重责的“免死金牌”。与此同时,也在暗地里鼓励“嫖宿幼女”者前赴后继,越来越胆大,越来越来劲,越来越无耻,越来越疯狂。

  那么,我必须在这里问:我们究竟拿出什么来保护孩子了?未成年的孩子最需要保护,可偏偏他们受伤害最多。一个不能全面保护好孩子的社会,那就是国家之耻。

   退一万步说,就算性侵十三四岁女孩的案件归为“色情”范畴,那么我们也要清楚地看到,涉及儿童的色情业,在全世界的文明国家,都是要严厉打击、严肃取缔、严格管束的。比如在美国,一方面严厉打击儿童色情,另一方面则发展成人色情业。这也是国际上的通常做法。有报道说:“尽管美国打击儿童网络色情毫不手软,但对成人色情内容却任其泛滥。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色情内容生产国,2006年美国的色情产业销售额达133亿美元,其中网络色情内容销售额为28亿美元。”这也就是说,人家把泛滥的色情行为局限在成人之间,不让其染指未成年人。

  当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无法杜绝成年人的卖淫嫖娼等色情行为时,就划一个界限,不让越界侵害孩子——这是政府的作为,这更是司法的作为。若是强奸未成年人,那么毫无疑问更是要严惩。而当一个地方的权贵和司法“一锅煮”的时候,强势者在犯罪后往往会受到各种“保护”,受侵害的弱势一族,常常就是徒唤奈何。在有些富人阶层中,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与处女、幼女发生性关系就可以转运,大利、大发——这种最为低劣的社会心理,是反道德、反人伦、反法规的,却给权贵带来一层精神心理“保护膜”。作为守护正义底线的司法,如果还与这样的社会心理、这样的社会群体沆瀣一气,那么,我们究竟还能拿什么来保护我们的孩子?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