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申:一个月有几天

许国申:一个月有几天

  一个月有几天,好像从来都不会有人问这个问题,但在现在,人们又常常遇到这个困惑。

   这是怎么回事?

   某人到建筑工地给老板打工,是管理人员,说好月薪6000元。做了一段时间,做不下去了,结账走人的时候,老板说做一天算一天,每天的工资是6000元除以30.5。也就是说,在这个老板的历书上,一个月有30天半。这位打工者从来没遇到过如此抠门的老板,以前的老板,总是整月照月算,零头照日算,每日工资也是月薪除以30,期间偶有几天休息,也不扣除。他发一阵呆过后去问同事,同事说这是老板的规矩,谁都一样。

  这个世界上,一个月有30天半的老板不多。相对而言,还有比这老板更抠门的“老板”——某些地方政府或者地方政府的权力部门。

   某人生病请了病假,或者父母住院、孩子生病请了事假,单位给他扣工资扣奖金都用另一本黄历——每月只有22.5天。换言之,扣钱一天要扣月工资总和的二十二点五分之一。为什么?除掉双休日。当然,请假扣钱只是对一般员工。领导干部就不一样,不管什么假(其实干部是从来不用请假的),时间多长,从来不扣一分钱。大家知道,奖金这么扣好像不算过分,但工资总和中有好大一块是生活补贴,——生活补贴总不该扣吧?难道职工请假的日子里连生活补贴也不能享受了?

   请假的人毕竟少数,很多人连自己请假的日子被扣了多少钱都不知道,享受政府给的每月22.5天待遇人数最多的要数“一日捐”。近些年很多地方政府在搞“一日捐”,而且越搞越好火。“一日捐”怎么算?每人每月“捐”工资总额的二十二点五分之一,没得商量。像我,2006年的工资一直发到2012年4月,这期间,物价翻了番而工资不动。政府可不管,算出了我的“一日捐”数为143.6元。在我们学校,我的数目最大,其中最小的,大概只有60来元。大家算算,143.5乘以22.5是多少?60乘以22.5是多少?一个是最高工资,一个是最低工资。这可是在经济最为发达的浙江,而且又是号称全国“百强”县的东阳,这些人可都是大学本科毕业的高中教师啊。

   我常常想:“一日捐”好比做一天义务工。给一个好东家做义务工,吃饭喝水是不用自己掏腰包的,遇上客气的,还有点心。但给政府做义务工却不一样,吃饭喝水都要自己掏钱。这么看来,某些地方政府或者地方政府的权力部门,实在比那个历书上每月有30天半的老板还要抠门。

   还有,打工者遇上太抠门的老板可以走人,可是遇上抠门的地方政府或地方政府权力部门,谁走得了?如果走了,以前交纳的这“金”那“金”,不就全被政府一口吞了?

   更吊诡的是违规补课。上面规定学校不得在节假日组织集体补课,学校偏偏安排教师在节假日到学校给学生上课。按理补课算加班,每天至少得给教师月工资总额的三十分之一,可学校却不这么算,N元一节课,一天上两节课,不到100元,还比不上农民工。家离学校远的教师,来补一天课,补课费还不够来回打的。社会上很多人以为是教师喜欢在节假日给学生补课挣外快,有多少人知道,节假日补课是学校在为地方政府创“政绩(升学率)”呢。

   ——好像扯远了,言归正传。如果一个月算22.5天,一天算8个小时,普高学生一天坐在教室里的时间是12-14小时甚至更长,再加上双周或四周休息一天,算一算:普高学生的一个月有几天?

   由此看来,一个月有几天不是一个数学问题,更不是一个天文问题,而是关乎人性的问题。

阅读延伸(一)

许国申:30万亿储蓄存款的喜与忧

  2010年我国城乡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余额达303302亿元,大家都很高兴:中国人真有钱!中国的老百姓真的富起来了!

   兴尽悲来:老百姓这么有钱,怎么办呢?

   降息——2012年6月7日-7月6日,一个月还差一天,央行两次降息。

   诱入股市——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刘新华在2012年7月4日表示,要大力推进机构投资者建设深挖30万亿存款潜力。

   用负利率缩水储蓄存款是最有效的办法。2011年8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6.5%,而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仅为3.5%。我国的负利率已持续近17个月,老百姓的资产价值正随着物价上涨而相对贬值。——最近10年,通过负利率,老百姓的储蓄存款缩水了多少?

   股市是个无底洞。近10年来,老百姓的储蓄投入股市被缩水的比率,远远高于负利率。不少股民亏了血本,勤俭节约积蓄起来的一点资本付之东流。

   其实根本无须着急:30万亿储蓄存款够买什么呢?

   1.差不多可以在北京买1亿块墓地。《北京墓地价格是美国均价9倍》(http://www.sina.com.cn2011年04月05日14:35法制晚报)消息说:北京万安公墓最便宜的墓地价格已经达到21.8万元。

   2.其中的一半差不多可以买断北京的空置房。北京空置房有381万多户,以每户400万计,是15万亿。

   在北京建1亿块墓地不现实,那就减一半吧。在北京造5000万块墓地,加上空置房,仅仅一个北京,就把全国所有居民的储蓄存款全消化了:愁什么?

   10年前,我家有12万存款,那是前10年的积蓄。那时候,12万在东阳城里够买二间地皮,而且地段不错。现在我家的存款增加到60万,但在东阳城里,还不够买一间地皮,地段还没有从前好。前10年,我家平均每年只存1万,但那1万值钱。后10年,我家平均每年存5万,但这5万差不多等于废纸。10年过去了,我家存款的数字是增大了,但这个增大了的数字却偷吃了我家前一个10年积蓄下来的一半财富。看看存款数字,确实是富起来了,但看实质性的财富,却是实实在在地穷下去了。

  我相信,像我家这样遭遇的家庭,在中国是很多的,特别是工薪阶层。我们都有存款,而且存款在一天天增加,但我们都是穷人。我们都很勤劳,都很节俭,10年前还可以吃上苹果,现在却连苹果也舍不得吃了。尽管一年比一年节俭,换来的却是一天比一天更穷。

   为什么?我们遇到了一个好政府。

   感谢政府,能让我们成为有几十万存款的“富翁”;感谢政府,能让我们的日子越过越穷。

   天价的墓地我们不想买,等到死时,大不了随地撒埋骨灰。天价的房子我们也买不起,那就一直蜗居着。至于存款,有人替我们操心,我们就看着天天增加的数字傻傻地笑吧。笑一笑,十年少。哪怕傻笑,也是好的。

 阅读延伸(二)

许国申:“土地储备中心”何日才能“寿终正寝”?

  中国有个国土资源部,乡镇以上的各级地方政府都有各自的土地管理机构,这些我是知道的。然而这些土地管理机构中还有一个分支机构叫“土地储备中心”,孤陋寡闻的我却是昨天才在网上看见的。那是北京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的简介——

   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以下简称中心)是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的直属事业单位,于2001年4月28日正式成立。2002年2月28日北京市土地交易市场正式挂牌。中心的成立和市场的组建是本市贯彻十分珍惜、合理利用土地和切实保护耕地基本国策,进一步深化土地使用制度改革,加强国有土地资产管理,建立公开、公平、公正的土地市场秩序的重要举措。

   中心编制50人,内设“七部一室”,即:财务管理部、储备管理部、开发管理部、市场交易部、项目开发一部、项目开发二部、项目开发三部、综合办公室。主要职责是:

   土地储备方面:依法通过收回、收购、置换和征收等方式进行土地储备;建立土地储备库;组织实施和管理土地一级开发。

   土地交易方面:受政府和其他单位的委托,组织实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的招标、拍卖和挂牌交易;管理土地交易市场,为政府主管部门对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提供交易场所。

   ……

   何谓“储备”?“储备”就是储藏起来备用。很多物资是需要储备的,然而物资储备如果不是倒卖是不赚钱的;即使倒卖,也不一定全赚,总有赔的时候。不是用来倒卖的物资储备更要赔钱,譬如粮食,除了损耗,还要一大笔管理费。土地怎么“储备”呢?按常规思维,土地是无法“储备”,也不必“储备”的。储备就是闲置,土地闲置多么可惜!但是政府官员却顾不了那么多,只要赚钱,再多的土地闲置也不心疼。“储备”土地要不要管理费用?按道理讲不用,但实际上“储备”土地的费用比储备任何物资的都大,而且大到一个天文数字,尽管“储备”土地不会有损耗。

   土地“储备”,说穿了,就是用低廉的价格向老百姓征地,把原本属于老百姓自己的土地变成“国有”土地,闲置若干时间以后,以超过征地价格数百千倍的价格作为“底价”溢价拍卖。中国的土地价格完全是由政府操纵的“土地储备中心”之类机构倒腾飙升起来的。举个例子:有人想造房子,政府就先向该地“征用”土地“储备”。10年之前,征地的价格是每亩数千元,挂牌溢价拍卖的价格是每平方1500元。现在,每亩的征用价格提升到数万元,而挂牌溢价拍卖的底价格是每平方15000元。

   然而“土地储备中心”对于工业用地,却是很慷慨的,即使在今天,也不过数百元一平方米,10年来几乎没有涨价。如果单是倒腾(“储备”)工业用地,“土地储备中心”的官员们恐怕连自己都养活不了。

   由此可见,“土地储备”本质上是政府借国家的名义掠夺百姓的财富,尤其被征地的农民与建房、买房户的财富。“土地储备中心”是地价的直接推手,地价是房价的直接推手。

   从前,山,水,土,如同空气一样,好像都是不作为“资源”的。农家建房,只要经过审批,不用向政府交一元钱。自从有了国土资源部,就什么都成了“资源”,连在属于自己的山里采石建房都得交“矿藏资源开采费”;买瓶矿泉水,里面也有“水资源费”;土地就更不用说了。

   土地是人类生存的依赖,中国人对土地有着深厚的情感。在农村,到处都有低矮的土地庙,庙里供着土地爷爷和土地奶奶。这些土地爷爷和土地奶奶具有菩萨心肠,慈眉善目,只要有一点点祭品供他们享用,他们就会保佑农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即使没人上供,他们也不怪罪,照样笑眯眯的。但是,如今坐在官府里面的土地爷爷和土地奶奶们,却比他们神气千万倍。他们是干什么的?刮地皮捣腾土地敲骨吸髓的。土地一卖70年,短短二三十年时间,就把中国可卖的土地卖得差不多了。之后呢?等着喝西北风吧。

   如今坐在官府里面的土地爷爷和土地奶奶有多少?

   他们侵吞了多少民脂民膏?

   老百姓能供养他们到什么时候?

   等着瞧吧!

阅读延伸(三)

许国申:房产中介如鸟兽散,土地局能挨到几时?

   看到《在土地局工作的同学很煎熬:没地卖了》(见附件一),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奇怪的是在土地局工作的人们,竟然没有一点儿危机意识——下岗失业正悄悄地向他们逼近,他们还浑然不知。

   过去的2011年,房价地价都被抬到天上挂在天上上不去下不来了。房市僵持,地市萧条,房产中介在赚得满盆满钵之后如鸟兽散,关门大吉,只有“在土地局工作”的人们,还在那里等待着“土地财政的第二个春天”(见附件二)。

   日薄西山的土地财政能不能东山再起,迎来第二个春天?从目前的发展趋势看,不太可能。会不会来个“回光返照”?看样子希望也不大。如果真的不能“回光返照”,不能迎来第二春,土地局能挨到几时?

   说“没地卖了”是假的,政府有那么大的权力搞征地搞拆迁,有那么多的军队和警察作后盾,960万平方公里国土,哪一寸土地不能拍卖?说“没地卖了”其实是没多少人敢出高价买地了,而政府又不愿意低价抛售。

   所以,“没地卖了”的实质是政府卖地的收入越来越少了。

   众所周知,土地局这东西是土地拍卖制度诞生以后火起来的,是近30年改革中出现的一个怪胎。原先好像没有土地局,只有土管所,级别很低,没有几个工作人员,只做些服务性工作,不能给政府创造收入。土地局之所以红火,是因为垄断的土地挂牌拍卖政策可以给政府创造巨额利润。换言之,土地局是一架吸血机和供血机,其功能是从百姓那里吸血,输入政府的血管。前几年土地局创造的“利润”,几乎可与国税局、地税局的税收媲美,是政府的一棵摇钱树。土地局的人越多,工作越卖力,为地方政府创造的收入就越多。因此,土地局的地位越来越高,工作人员越来越多,连一个乡镇都有了土管所,一个土管所就有好几个人。于是,土地局俨然成了一个大局。

   土地局之所以红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货币超发,纸币贬值,囤地就是赚钱,刺激土地价格以几何级数攀升。

   然而“物极必反”,而今货币超发已经开始控制了,老百姓身上的血液也不多了,而且老百姓已经认识到高价抢地的危险性——他们不仅没有能力、即使有能力也不愿意再为政府输血了。很多地方先前拍卖的只交过保证金的土地,开发商们宁可保证金被罚没,也不要那块地了,就是证明。

   土地卖不了多少钱了,而土地局的一大帮人还得养着。当卖地的收入不够养活土地局的一大班人时,政府还会供养土地局的一大帮人吗?“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除了局长等几位大腕之外,其他土地局的工作人员,哪能让你们“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下岗失业是必然的,只是时间迟早而已。

   如今的政府机构实在是太庞大了,“精兵简政”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从哪里开始“精兵简政”?或许将从土地局开始。

   正如《在土地局工作的同学很煎熬:没地卖了》所言:没地卖了,“对于老百姓来说那肯定是好事情”。土地局降格甚至撤销了,土地局的人下岗失业了,对于老百姓来说,更是好事情。“山雨欲来风满楼。”深化改革的风暴即将来临,让我们振臂高呼:让改革的疾风暴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阅读延伸(四)

剑门碧玉:在土地局工作的同学很煎熬,没地卖了

   昨天上午,一位在土地局工作的同学打电话给我,说笑间就让我中午请他吃饭。打电话时他正在我工作单位附近的一个开发区,目的是了解土地方面的一些情况。我笑问他:你是大领导哎,人家开发区不请你吃大餐吗?他说有规定,现在不能在下面乱吃饭了。既然这样,就决定跟他吃饭一聚,也好互相聊聊近况。

   饭间,我问他今天到这个开发区来做什么事情。他说:土地呗!我还能干些其他啥事。我说:你这工作爽啊,拍地卖地,那钞票是大大地。没想到他听了我的恭维之语,马上发起了牢骚:爽什么啊,这压力可大着呢!局里今年已经没有多少地可以卖了,即使有,市场也不好,价格也上不去。明年的土地指标更是没有,我今天来这儿就是看看这个园区在明年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推出的土地。按理说,这国家的土地卖得多少跟我也没有直接关系,但出让金收入一少,上面的很多领导都要心情不好了,他们心情一不好,我们管土地的这个部门就要吃药了。你说这煎熬不煎熬,明年也不知道怎么混过去呢!地又少,市场形势又不好,这日子难过啊!我问他说:那今天上午的战果如何?他说:不怎么样,不过这个开发区明年可能会有一两个存量房补地价的项目,能有个几个亿,算是了胜于无了。

   呵呵,没想到现在堂堂的土地局的日子是这么地难过。不过也难怪,在这个大城市的这个城区,真的是没有多少地了,房地产市场近十年的疯狂,各个角角落落能用的土地基本上都倒腾遍了,那时候有关部门的土地财政日子过得那个舒服!现在地不多了,市场行情也不好了,吃惯了土地财政的这些部门不难受一番才怪。希望他们的这种煎熬不是暂时性的,因为长期以土地为生的这种局面对于社会没有什么好处。本来号称是全民所有的土地反过了变成了向老百姓抢钱(通过高地价-高房价的循环)的工具,这是土地财政的最大罪过。

   土地局现在的这种煎熬对我同学来说可能不是好事情,但对于老百姓来说那肯定是好事情!不过,吃惯了肥肉,现在要松口估计不会那么容易,只能寄希望上面的调控能够来得更坚决一些!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