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龙梅:关于“万言书”的思考

李龙梅:关于“万言书”的思考

  读罢万言书,我对“深中在读 “个性鲜明、充满自信、敢于负责,具有思想力、领导力、创造力的杰出公民”的培养目标下,培育出敢于质疑,以实际行动追求民主教育,关心学校的发展的罗善文佩服及赞叹不已。这封万言书从深中到社会都引发了较为热烈的讨论。想必也会引起莘莘学子的共鸣及思考。

  对于民主教育,我的愚见是:以学生为中心,尊重学生的意愿,注重他们的个人成长,从而增强他们的民主意识。可时下又有多少学校能真正履行“民主教育”的理念呢?很多事情都是领导说了算,一言堂,从未或很少征求学生们的意见。

  深中的砍树事件也激起我对母校的回忆。母校砍树的时候,我们也是在读高二。那时刚下课,看到裁树公司的工作人员在学校操场砍树……顿时我们都傻了眼,分为吃惊,学校原本就少得可怜的树木,为何还要砍呢?我们根本就不知有要砍树这回事,不要说征求意见,连一个公告也不贴出来。这是“民主”应有的现象吗?由于成长在比较落后的农村,顶着高考的压力和抱着“考个好大学,走出农门”的憧憬,再加上学校比较专制的教学及管理模式,我们根本没有这个民主意识,也无暇顾及。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实在可悲!

  “其次就要看一下校长对学生的影响了。其实通常来说,校长与学生之间是隔了老师的,但是深中的情况比较特殊,由于王铮校长并不是一位只出现在周一全校集会以及重要活动的校长,这使得深中以后的学生都有理由去相信所有校长都应该是像王铮校长那样亲近学生的,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可能见到其身影的,自己会亲自下到教室里授课的校长. . . . . .王铮校长记学生的名字是很厉害的。”

  “王占宝校长曾经试图在学生中建立自己的形象,包括去小饭堂视察,去图书馆视察,再到后来的校长面对面活动,还有扬言要一个月还是一个星期要和学生一起喝咖啡这样的活动。上述事件无非两种结果:1. 做着做着就不做了;2. 光是说了就没有下文了。这里还要重点讲一讲校长面对面的事情,印象中校长面对面除了对第一次以外,后来每一次王占宝校长都是带着自己的教师团队来的,而且王占宝校长真正在讲话的时间可谓少之又少。他的确很成功的把不同的认为分配给来了不同的老师来解决来回答,可是我只想问一句,除了王占宝校长你是与我们面对面坐在台上以外,你和我们交流了吗?”

  像王铮这样的校长实在少见,这也是他颇受深中人爱戴的原因吧。事实上,很多领导人物,都是给人一种“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感觉,少了一种亲切感,令人生畏。我觉得作为校长,多与学生一起相处、沟通,走“学生路线”,也是践行民主教育的一个小步骤吧。这样不仅可以了解学生的情况,分享或聆听他们的心声,增强他们的学习热情,还增强亲和力,使决策更民主合理。

  对于一些标语及教学理念,学校都有按实际情况去规划,践行了吗?有些纯属是口号试的叫喊,在搞形象工程罢了。教育是实践,是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切身体验。而不是直接地把一些僵化的体制以及流于形式的东西理念光是说最后都只是虚无缥缈的,没有实践与切身体验永远都无法达成理想。

  民主教育体制教育完善刻不容缓!只有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及履行教学制度理念,才使得民主教育的阳光沐浴着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快乐成长。

阅读延伸(一)

曾涓秋:浅谈“万言书”

   最近我细读了罗善文的《我,深中,教书育人》及其周边的一些文章和帖子,其中的一些东西确实是让我震撼了。

  首先,我得表达我的一点质疑,作者写下“万言书”的目的是质疑学校当下的教学理念,而他文章的重点也是放在了“教书育人”这一点上。可是作为一个高二的学生,却在文中直呼学校领导的姓名,还通过各种方式对其冷嘲热讽和诋毁。难道他不知道“流言蜚语经过三个人的嘴就会变成事实”这句话吗?我不知道是其不成熟,不懂人情世故,还是不懂与“教书育人”相关的“尊师重道”。不管你认不认同对方,最起码的尊重还是需要保留的。作者在文章列举了许多事例,我个人认为其中相当一部分不足以说明问题,只是作者对王铮校长的个人崇拜一直在作祟。

  再者,其实我是赞同王占宝校长的教学理念的。虽然我也因为经历了高考的折磨而痛恨它,但是,我们得面对现实:中国在实行高考制。这让成千上万的学子不能享受自己的青春,但在中国,这是一种相对公平的竞争。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的孩子才有竞争接受高等教育的资格。所以,我们总可以看到一些偏远山区的孩子,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日夜奋战在题海里。整个教室堆满了书,墙壁上写满了励志语言和学生的理想学府。他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因为这是他们的唯一的途径。许许多多的学校为了学生专注于学习,协会只有学生会,文学社和舞蹈社。高三的学生什么课外活动都不得参加,真的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学校,家长和这个社会都在盯着结果——升学率看,没有任何资本的学生能谈“权利”,“公平”吗?基本是没可能的。

  最后,我赞赏作者大胆质疑和发表“万言书”的勇气,这也是这个社会所缺少的。我们的周围都去确有思想,有主见的学生,但敢于提出质疑并接受批评的却不多。也许是因为看多了这个社会黑暗的一面,许多人都怀着“枪打出头鸟”的心态安分守己。如果作者再注意下自己的方式方法,或许会好一点,毕竟“万言书”会让人误以为作者是个愤青。

阅读延伸(二)

 郑敏华:读罗善文的《我,深中,教书育人》

  看完了罗善文的这篇万言书,个人觉得它不仅反映了深中现时的教育问题 ,也反映了当今中国教育体系存在的问题。正所谓以小见大、见微知著。

  其实不仅仅是深中在追求“学术”,整个中国的教育都是在追求这种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中国教育丢弃了很多“活泼性”,变得“文静”。为什么这样说呢?下面一一说来。

  “万言书”里摘抄了商务印刷局的新华成语字典了中关于“教书育人”的解释:是指教师关心爱护学生,在传授专业知识的同时,以自身的道德行为和魅力,言传身教,引导学生寻找自己生命的意义,实现人生应有的价值追求,塑造自身完美的人格。从这个解释看,个人觉得中国的教育和这个理念实在对不上号。从我这个被教育者看来,中国教育的最大特点就是“应试”教育。先不说那“填鸭式”的教育。现在的被教育者都被“应试”教育束缚着。我们从小似乎就是为了考试而学习。因此,那些不属于考试范畴的科目,如美术、音乐等,通常都被学校忽略,认为不重要。课程不紧时,美术、音乐的讲课就像蜻蜓点水,一旦课程紧,这些科目自然而然就被其它所谓的文化课替代了。所以我们很难发现自己是否对美术、音乐这些科目感兴趣。因此这方面的人才也许没那么多吧!

  “应试”教育的束缚还体现在这方面:像罗善文举的例子——他的小学弟:“有一次他拿着一道他不会的数学题去问他们的数学老师,他数学老师回答说这些题比较难,是实验和竞赛才要懂的,你们不用懂。”的确,我们的老师都是按照考试大纲来给我们上课的,一旦我们的好学心有些许萌芽,便被老师们的这些话给摧毁了,而更让人奇怪的是:有些学生听到老师们的这些话时更多的是开心,因为他们不用学那么多,学习压力没那么大,自然就开心啦。

  而这里的“学习压力大”,相信很多同学都同意这种说法吧!中国学生的学习压力的而且确很大。所要学的文化课课程多,作业多,而且平时又比较少课外活动。每天都在课室、宿舍、饭堂这三点一线间来回,生活单调而缺乏朝气。所以应该有很多学生都喜欢王铮校长。因为他所创建的各种社团活动令生活变得有姿有彩,他做到了“在中国式教育的压力下尽可能地提升学生们的创造力,增大学生的想象空间。”

  中国的教育更注重的是“学术”,没有了“活泼性”,变得“文静”,一味地传授书本知识,而忘记了让学生从实践中得到知识的途径。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请记住“教育是实践,是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切身体验”。

  除此之外,从这篇文章中我还看到了中国教育资源的不平等。来到大学,特别有这种感觉。因为在这里,城里的应届生和农村的应届生差别的确很大。城里应届生家里经济条件富裕,自小就报那些暑假唱歌的、跳舞的、画画的、数学的、外语的补习班。且城里的师资比农村不知好多少倍,教学设施齐全。这些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使得农村里的孩子无论多努力学习,结果还是矮他们一截。因此在那些著名大学里,城里的应届生永远都比农村的应届生要多。这是个事实。而且这个事实不是说农村应届生比城里应届生更努力就能改变的。毕竟教学质量的高低和科学发展有很大联系。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不论多艰苦也要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城里读书的原因。

  当然,我知道,教育资源的不平等不是个一时半刻就能解决的问题,而且教育资源间的不平等还将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存在。我们只能力求教育资源尽可能做到均衡分配,让每个人都有接受同等教育的权利。

  “教书育人”任务艰苦,路途遥远,但只要明确目标,不懈努力,总会做到的。希望中国教育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教书育人 ”。

阅读延伸(三)

校长对学生该有的责任

——读罗善文万言书》有感

  看完罗善文的《万言书》,我想起高中学校实行的教育体制,突然有种当时迷迷糊糊就被圈起来养的感觉。

  的确,我们那个县城的重点高中不能与深中相比,但它的教学体制有和深圳中学相似。最突出的地方,就是都是为了高考和评优。

  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高一的时候,学校为了评选为全国示范性普通高中,几乎半个学期内我们都是在作秀。领导一来,什么功课也不管了,今天领导视察哪一栋的教学,那一栋的课堂就全部按照之前排练过无数遍的堪称教学典范的课程来上。校长还要在大会上美其名曰共同创建优秀的学校体系,为一中争光,为自己争光。其实我当时就想,还好早些年进来了,不然现在去我们学校,因为多了这么一个异常光鲜的头衔,学校的学费肯定也蒸蒸日上了。

  说到底,当官的哪一个不是钱字当先,当然,我不是指所有人。但在中国,这已经是人人心知肚明的真理。而校长,也是一个职业。

  言归正传,罗善文在《万言书》一文中对王占宝的教学理论与实践方式的剖析由浅入深,观点全面而又善于紧抓一点击中要害,独到之处引人入胜。是一篇批判讽刺类的好论文。

  刚开始看到王占宝这个名字,我心里就想这人肯定不是出身于书香门第,这名字一看就俗里俗气的。但在百度上搜索,他的教学成就却是不凡的。到底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我认为,评价一个校长的道德和行为的标准,主要取决于他对学生有没有起到该有的作用。学校本来就是一个教育机构,而校长作为这个教育机构里面的领头人物,是否能引领学生走向一条光明大道。这条大道是否能让学生认识自我,创造属于自己想要的价值,而不是校长以一班孩子为实验品强制实行其观点。罗善文眼中的王占宝就是这样一个自行其道的人。

  首先,他批判王占宝“建立学术型高中,培养创新型人才”的教学理念。无论是发放好学护照、作业量的强化还是社团经费问题的改革,体现的都是僵化、传统、古板呆滞。还拿王铮的单元制与王占宝急切浮夸的宣传手段作对比,更明确地指出王占宝的改革充满“虚张声势”的气味。

  像我一直强调的一样,王占宝提出的口号响亮,但实际上为学生做的事情却屈指可数。作为一个校长,他本应该花在提高教学硬件措施和丰富学生社团活动的经费用在大张旗鼓的宣传上面。

  但我却不认同罗善文对王占宝扼杀“创新型人才”的观点。

  王占宝提出十二个“者”,分别是增强学术素养的知识丰富者、深度探究者、问题解决者、理性批判者,培养专业精神的主动规划者、敢于负责者、专注笃行者、善于合作者,和提高审美情趣的协调发展者、自觉审美者、胸怀天下者和积极创造者。罗善文称之“过于僵化”和“流于形式”束缚着一个公民自由的发展。但是,仔细看这些标准,它们涉及多种美德,如主动、负责、合作、审美、创造等,它们体现了一个人寻求自身发展应该具备哪些能力和修养。难道一个公民不应该持有这些吗。难道一个自由的公民就可以不顾及这些吗。当然,王占强的十二“者”有其不足的地方,比如没有提出个性发展和自主创新。创造和创新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创造偏向根据原有框架造建,而创新偏向突破框架提出新构造。王占宝显然有意忽略这一点。

  文章后面用“砍树事件”和“标语事件”再次强调王占宝在深中的强行专断和善于推卸责任。并且文中还提到了深中学子令人头痛的素质,在看到“我”坐在树下坚持不走时他们只是拿起手机微博转发以此来表示自己的愤懑,但却从没意思要和“我”一起用实际行动抗争。其实到最后,罗善文把造成学生素质的底下和单元制中老师的冷漠态度的原因有意地归结到王占强的教学制度上。我认为这难免有点差强人意,无论在怎样的学校中,都会有些服从权威或者态度麻木的人。

  最后,问题还是回到刚开始的观点上,校长对学生该负有何种责任。要做,就要做像蔡元培,要像王铮一样的校长,允许个性多元化和学术多元化,尽己所能为学生提供一个展现自我魅力的平台,而不是把他们当做传统教育体系的奴隶。

阅读延伸(四)

陈海晴:浅谈“王铮的改革”

   罗善文的《我 深中 教书育人》轰动一时,深中对此特别召开了连续两日的“圆桌会议”。罗善文的万言书不仅在深中甚为轰动,亦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注意。

  作为大学生的我,不得不对罗善文的文笔与独特的个人见解自行形秽。然而,最吸引我的是,那位传奇人物:王铮。

  深中致力于培养个性鲜明、充满自信、敢于负责,具有思想力、领导力、创造力的杰出公民,他们无论身在何处,都能热忱服务社会,并在其中表现出对自然的尊重和对他人的关爱。这是王铮校长在任时的育人目标。第一次听到这个口号,我感觉震惊万分。我们从小就被各种响亮的口号所围绕,“公民”二字似乎只在政治书本上出现过。我们缺少自由,缺少独立,缺少来自生活的体悟。也许就是这公民意识引起“砍树风波”,有了这万言书。这也许就是铮哥的过人之处吧。

  这位离任两年多的校长,仍在不断地被学生提及、赞赏,当然离不开他所做的贡献。

  2002年3月,王铮辞去北大附中副校长之职,上任深中校长。一上任,他就明确提出“以学生发展为本,促进学生真正的自主、主动、充分发展的教育模式”。并改学校培养目标为:培养个性鲜明、充满自信、敢于负责,具有思想力、领导力、创造力的杰出公民,他们无论身在何处,都能热忱服务社会,并在其中表现出对自然的尊重和对他人的关爱。

  接下来的改革势如破竹。深中实行“单元制”和变形了的“学长制”,弱化班级概念,导师制代替班主任。学生开始尝试选课、走课。在当今的教育体系下,王铮大胆的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教育部官员对其评价是“抓住了教改的灵魂”。

  他,似乎只是学生的朋友。穿着拖鞋走在校园中,微笑地坐在一旁看学生打篮球,与学生见面几乎都能喊出学生名字并与其打招呼……。他,又胜于朋友。在他的管理下,深中诞生了许许多多的社团,包括颇负盛名的涅槃周刊。深中学生似乎比其他同龄人更有自信,更有主见。

  然而,一切事物都有两面性。自由、自主的教育模式是一把双刃剑。由于教改不完善带来的问题已日益凸现出来。社会舆论、中考录取线、本科率和绝对重点率已成为制约深中发展的瓶颈。它使得一些学生在各种活动中迷失了方向,有些成绩很好的学生甚至靠不上本科。就如何跟有效地介入教改,得到的理论和技术上的指导也不够。负面效应被无限放大,同时引起许多老师和家长的质疑和不信任。

  王铮的改革似乎没有预料到这一切。在中国升学教育体系的教育制度下,考试得高分的学生便可以得到好的教育资源。于是家长不敢放松孩子,对他们而言,制度给的教育是最现实的教育。

  王铮的改革确是教育史上一次跨越,却不符合当前教育体系。完善这一切,要么完善中国教育体制;要么,制定更符合当前教育体制的教育方法。但受诸于诸多的外部制度,教育理念虽然被讨论了很久,但一时还无法落地。所以我们应该是新更符合中国现状的教改。

  王铮,一个时代的领舞者,他曾带领深圳中学跳出了华丽、前卫的舞步。

  欣赏者好评如潮,谓之为中国基础教育的希望。

  反对者恶语相向,谓之为深圳中学历史上的罪人。

  哪一个王铮,才是真正的王铮?

  王铮为深圳中学留下了什么?

  一切有待于历史的评说。

  “王铮时代”结束了,相信有更多像王铮又异于王铮的人,带领我们走进教育新时代。

 阅读延伸(五)

黄宇慈:他不是一名看客
——读罗善文《我,深中,教书育人》

  读完深圳中学高二学生罗善文写的 “万言书”——《我,深中,教书育人》一文,感慨的不是他的老练,质疑的并非是否代笔,只一语闪现于脑际:他不是一名看客!

  当他为学校轻率砍树一事坐于树下半个多小时,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愤慨时,“期间经过的深中人不下十五个,其中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重复了以下的动作:掏出手机,对焦,拍照,键入各种愤慨的话语,上传,离开。”他冷笑起来,看着这群如鲁迅笔下般的看客,“如果这样做树可以回来或许我也会做,可是你们一直光说不做,你们除了说还能做点像样的实事来吗?”学校贴出告示要砍树,大家围着看看算是知道此事了,至多在转身离开之时嘀咕几句:“没事找事,好端端砍什么树!”如罗所说“以后的每一次就会像是被蚊虫叮咬一样,痒一会儿就什么都过去了。”他们习惯了观望,而不会像罗一样觉得自己是又话语权的,要站出来做点什么事,不能刀一挥,砍了就算了,看看就过去了。

  又如对于王占宝校长提出深中教育目标的标语和口号,罗敢于和同学将其嘲讽为“占宝体”,对其恶搞:“占宝占宝,押韵不好”、“占宝占宝,就会乱搞”这是对校长的公然挑衅和藐视。我相信深中肯定有不少对口号和标语反感者,可他们除了作为看客等着看王占宝如何实施期教育理念和方针,有谁会像罗善文在不满之时彻夜收集资料,花五六个钟头去写那么一篇批判、质疑、表达自己观点的万言书呢?也许有人写写日志或博客就算是一种宣泄了,谁会将其公之于众,成为众矢之的呢?他就是不会甘于做一个默默发牢骚的看客,他敢于站在风口浪尖,他有做的气魄,他不怕学校、媒体什么的找他麻烦,他就是要掀起巨浪,浇醒那些麻木的看客,但可悲的是在看客眼里,这有事一出好看的戏,因为看客的国度里总不缺少观众!

  他不是一名看客,他是有民主意识的公民,他深深地知道“不去说,不去做,就永远改变不了。”他不会在底下默默地看着,不会像他身边那一群被几十年中国特色教育驯化、被几千年中国传统文化滋养的看客那样看着、知道、离开、顺从那样,上面说什么跟着照做就是,因为他们明白“这都是为我们好”、“作对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有什么办法,算了吧,较什么劲!”,他们会的从来都是服从照做,温顺乖巧讨人喜爱。他们总是站成一群,似乎这样就是在大众的队伍里了,倍有安全感,从不乐意做“出头鸟”,他们“沉默是金”,不吵嚷,不闹事,更不会站到台上大肆宣讲些什么思想,这样他们就保证不会“被人打”。何必轰轰烈烈,只求“苟活”,只追求个人幸福,只关乎他们灵魂深处的漠然与怯懦,如鲁迅笔下所写中国人的劣根性,民众的奴性、保守、愚昧、麻木、卑怯。

  也许你会说他偏激,亦或者如王占宝所言“仅仅是情绪的宣泄”但看客是从来不偏激的,可是哪一次思想的变革,革命斗争的发生不是偏激。“事实上,人类的思想认识常常就是以偏激与片面的方式得以推进 。”“只有具备有锋芒的思想,才能够在纵深处,对世界有细致入微的认识,而思想需要具备锋芒,则必然是片面的,甚至是偏激的。”而作为看客“你们什么都不要想,什么也不要说,就做一个安稳的臣民。在这样的社会里,由中庸必然导致平庸,而且平庸将成为一个人能够顺利胜出的重要素质。越是没有个性,越是没有思想,越是不片面也不偏激的那种人越是能够脱颖而出。为什么?这样的人,有利于‘稳定压倒一切’。”这仅仅需要付出牺牲人的个性与社会的思想活力的代价,就可成就看客的泱泱大国,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就有了熟视无睹的“小悦悦事件”,有了老人跌倒无人扶等一次次冷漠的围观而无一人救助的冷血事件。看客组成我们冰冷的世界。

  但就算是浸淫在看客的沃土里,他,罗善文,不是一名看客!!他并不需要你们去接受他的思考,只希望你们自己要去主动思考。

阅读延伸(六)

胡小宇:读罗善文之万言书有感

  近日,在网页上仔细阅读了深圳中学罗善文的万言书,同作为被教育者,我感触颇深,引发了我对教育管理者的教育理念、学校体制及其个人言行的一些思考,仅代表个人观点。

  教育是教育者与被教育者之间的切身的实践活动。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圣地,那么一套有效、完善的教育体制、理念是支持教育实践的脊梁。就罗善文这篇文章而言,在我眼前出现的深中只有矗立在地面的建筑,没有生命力,没有感染力,只是硬邦邦地占据着空间。

  王铮与王占宝两位校长的教育理念、口号有其不同之处,但我认为他们都是建立在最本质的目标上的,都是为了教育学生,培养人才,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问题在于两位教育管理者的侧重点有所不同。现在的深中学生都是90后,他们生逢全球化的时代,这些孩子不仅是从小就接受中国的传统教育思想,而且也被西方国家所宣扬的自由、自主思想所影响。在王铮校长的教育理念、体制改革里与以往的截然不同。中国的应试教育会使得部分学生沦为只会考试的呆瓜。但深圳中学在充裕的物质资源环境条件下,走在教育体制改革的前沿,既培养出优秀的学业精英,又孕育了一批具有创新精神、实践能力的人才,而这一点是许多学校还没办到的,何况我们的国家也需要这样的栋梁。从万言书所披露的一个重大问题不仅仅是深中的学子,可以说是中国的所有学子在一套教育体制的管理下学习、成长时,作为制定这些规章制度的教育者,你们是否真正与学生面对面地、用心交流,用心聆听?

  从王占宝校长提出的‘建设学术性高中,培养创新型人才,增强学术素养,培养专业精神等口号里看到的只有两个字:成绩。没错,作为中学生,学也才是最重要的,理应提高专业水准。但是广大的学生并不只满足于在学业中探索,他们不愿做高分低能的躯体。他们充满活力,有自己的想法,观点。学生需要的是教育者用合适的体制理念去影响他们,引导他们。教育,教育,别忘了只教书不育人。

  就拿深中的砍树事件来讲吧。校方在作出砍树决定前是否想到学生的感受?是否事先收集意见?学生才是学校中的主体,校园里的点点滴滴学校里的一花一草都刻在他们的脑子里。所谓的教育者们,你们真正做到想为学生所想,做为学生所做了吗?

  当然,我不是全盘否定王占宝校长的观点。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在部分深中学子的眼里,王占宝校长的学校体制改革压抑了学生除了学业以外其它方面的成长,学校的民主意识被逐渐淡化。但愿深中能像王占宝校长所说的那样,深中会继承该继承的!

阅读延伸(七)

黄欣婷:浅谈《我,深中,教书育人》

  我读了一篇老师推荐的文章——《我,深中,教书育人》。于是,有感而发,写了这篇文章。

  《我,深中,教书育人》是一篇出自深圳中学一个正读高二的学生罗善文之手的万言书。这篇文章抒发了罗善文对学校新体制的不满,当然,他的写作思路十分清晰,能理性地分析新体制的不足。文章从“教书育人”开始分析,到对学校的新口号、新目标的讨论,再到深中学子对某些事情的反映,最后讲述的是“占宝体”及作者对新体制的一些看法。文章还穿插了一些前任校长王铮制定的体制与现行体制的对比。

  读完这篇文章后,我深切感受到深中学子的无奈与不满。我觉得现在中国内地的大多数学校都是为考试而教育学生,从而“生产”出一部部性能良好的“考试机器”。看了罗善文的万言书后,我对深圳中学的旧体制羡慕不已。回想起我的中学,也是实行王占宝校长那种“题海战术”的制度。每天,我们不断重复做题,知道每一类题型都熟记于心。曾经,有不少老师也向我们说了对现在教育体系的不满。他们都认为,现在的教育把学生教得只会考试,不会创新与实践了。对此,我十分认同。每天沉浸在“题海”中,我们的视野得不到开阔,思考人生中各种问题的能力也得不到提升。我觉得,王占宝校长的做法与内地的教育体制主流相吻合。这样做确实能培育出众多考试能手。

  可是,太死板、僵化的体系,只会调教出一批批无思想、无创新的青年。社会逐渐进步,科技逐渐发展,国家需要的是一代代有思想、敢创新的人才。中国在世界政治大舞台有着重要的地位。可有多少国家对我国的领土“虎视眈眈”:长期未得到解决的“钓鱼岛问题”以及最近发起的“黄岩岛之争”。我认为,中国正需要一批优秀的人才,来解决这类政治问题以及巩固我国在世界各国中的政治地位。而现行的教育体系,能提供的人才少之又少。

  所以,我国应完善教育体制,培养更多优秀的、有思想、敢创新的人才。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