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纸上得来的为什么是浅的?

许锡良:纸上得来的为什么是浅的?

1、南宋诗人陆游的《冬夜读书示子聿》是一首写给儿子的教育诗,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诗:“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诗人以其老练丰富的人生阅历,悟出了一个道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诗人悟出的道理是完全符合学习心理原理的,但是,他没有解释为什么“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道理究竟在哪里。这涉及到一个人真正掌握知识的过程,不仅仅是停留在纸面上的记忆过程,更是一个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综合参与过程。新课程改革在谈及课程目标时,提到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应试教育的毛病主要是通过题海战术,将学生学习知识停留在死记硬背的记忆层面。那些知识只是有利于应景式的考试而已,而且考完之后很快就忘记了。

2、人在年轻的时候,常常自以为懂得许多,读了许多书,能够用许多时髦的词汇,以为自己懂得了父辈用一辈子才弄懂的问题。其实那些词汇可能并没有真正弄懂。因为缺乏体验,缺乏生活经验的支撑,缺乏细节上的把握,还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认真体察过这些道理的真正意义。要明白一个道理,仅仅赞扬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学会反对。我非常赞同清华大学秦晖先生说过的,判断一个人是否弄懂一个道理的方法,不仅仅是要看他赞扬什么,还要看他反对什么,甚至主要是看他反对什么,而不是赞扬什么。有些人赞扬民主自由,却又将自己的一生定位于“学而优则仕”的官本位的孔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孔子,“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的性别歧视的孔子,以及以言定罪杀少正卯的孔子,放置到顶礼膜拜的地位。可见他并不懂得真正的民主自由究竟是什么。因此,当一个人谈一个道理的时候,我常常不是看他是否在使用时髦的词汇,而是看他在反对什么,反对的东西后面蕴藏的价值观。

3、互相反对的东西,有时看上去似乎也是反对的,但是,反对的层面却要分析清楚。毛泽东在“文革”时也反对孔子,但是,显然,那只是在争夺“万世师表”和“伟大导师”的位置时的矛盾。世界上两个黑社会流氓也有火拼的时候,但是,这并不说明其中一个流氓就是代表着正义。用毛泽东反对过的东西来说明孔子的正义形象是缺乏力量的。因此,仅有反对也还是不够的,还必须认清反对的细节与性质。

4、在中国学术味道,似乎就是名词术语多,高深古奥难懂的概念多。还有就是外文引用多。在这里常常可以读到你闻所未闻的外国人的名字,以及许多费解的名词术语。这样的学术论文,即使是作者,如果不是拿着论文照本宣科,或者用了PPT来展示,作者自己很难用自己通俗的语言来表述。那些脱离稿件就连三句话也说不好的学者,其实并没有真正弄懂他自己要讨论的问题。检验是否真懂的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脱稿讲,然后与同行的听众对话。如果听众连你要谈什么问题都没有弄清,那么,常常说明的只是你自己没有弄清要谈的问题,而不是听众水平不够高。任何高深的问题,都可以用通俗的语言表达出来。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可能论证的过程与细节是难懂的,但是,他要论证的问题至少对同行来说却并不是一个多难的问题。对于问题要明确表达,对于结论却需要论证。所谓论证,就是学会用其他思想、原理、实验数据与实际发生的事实和观察的结果来支持自己的结论,驳斥反对意见。这就是论证。中国人常常不会讲道理,正是在这些方面缺乏修养。学者的首要条件就是能够论证。至于有多少知识,有多少学问还是其次的问题。

5、真知识是要在拿它们做事时才会真正被发现的。孔子的一套仁义道德的学说,听起来不错,但是,一放到现实中就傻了。因为,这一套东西根本无法在现实中立足。比如孔子说,仁者,爱人。怎么个爱法?所爱的方法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按照这个序列来爱的。爱的结果就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得到的实践效果就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也就是说,血淋淋的杀人,也会看成是在施仁政。看到这里就不难发现,孔子的所谓仁爱,其实是多么虚伪。孔子这一套学说,二千多年来,确实迷惑了无数的人。钻进了一个死胡同。

6、是否是真知识,不是靠圣人来判断的,而是要靠科学实验,靠观察实践,靠市场检验才能够得到。检验是否获得真知识,不是靠考场,而是靠商场。这正是孔儒极力反对的。儒家文化的代表人物之一的董仲舒的那句话:“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使得思想与知识都脱离了人的现实生活。完全无视,人在社会现实中的生存,首先是要计算功利的。人,作为社会性生存的动物,首先是要分工协作,其次,分工协作必须考虑怎样交换劳动成果。所有的正义与道德都体现在如何交换劳动成果上。所谓正义与道德,就是将交换劳动成果建立在相对公平的自由交易上。如果能够建立一个公平的、自由的市场规则,那么,一切的交易都是有利于人的生活幸福的。规则的公正与自由的身心,是交易能否获得幸福的前提。商场检验真知识的原理在于,真知识能够创造出一个好东西,能够让人自由选择并且用自己的劳动成果去作交换。通俗地说,就是他们在自由而不受欺骗的前提下,愿意花钱去购买你提供的产品。在这样的社会里,不欺骗特别是不在公共领域欺骗,是最重要的道德,这也是为什么法治国家,对于公共人物在公共领域里撒谎会成为最不可容忍的缺德行为。在交易行为中的欺诈,对公共生活的危害最大。

7、我觉得需要重新来理解:“理论联系实际”这个被说烂了的话题。其实,这句话是完全多余的。一切理论都是联系实际的。只不过,看你是联系了哪种实际。君权神授论是联系了君主王权的实际编造出来的理论。天赋人权论,是洛克针对当时日益兴盛的市民社会提出来的一种向君主分权的要求。亚当.斯密的自由市场原理和边沁的功利主义,完全是为自由贸易辩护的。马克思提出的异化劳动,确实也是当时普遍存在的一种非人的现象。而董仲舒的那句话:“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明摆着是要为儒家捍卫的皇权政治公然掠夺提供理论依据。目的是要大家不要谈功利的事情,将天下的功利都归为帝王将相。要帮助帝王实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如果大家都开始关心自己的利益,捍卫自己的私产,那么,普天之下的王土与王臣,怎么能够为帝王一人所私专呢?因此,反对私有制与自由贸易的人,常常就是专制独裁的人,所有的皇帝都是反对真正的私有制,因为,这样的制度妨碍了他随意掠夺民财,像英国首相威廉•皮特提倡的“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私产神圣不可侵犯,显然是明显削弱了王权的威力。当年德国皇帝威廉一世与磨坊主之间的诉讼故事与遗迹,至今仍然是人们值得纪念的事情。

2012年6月23日星期六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