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永进:关于微博:草民、韩寒与罗尔斯的无知之幕

扈永进:关于微博:草民、韩寒与罗尔斯的无知之幕

  南都报采访韩寒,“很多人都关心,你现在还上不上微博?”韩寒答复了几句话。话里,有幸提及正义。我呢,不幸瞄了一眼。于是,不幸想到罗尔斯,不幸想到无知之幕。不幸下去,便忘记了“无知之幕”这个词已经被罗尔斯标上了专利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信马由缰牵扯下去,居然扯到了《西游记》,和它里面的天蓬元帅。

  猪八戒本来是天庭高官,位居天蓬元帅,很大的领导啦。结果,犯了一点未遂级别的作风错误,被玉帝双规,打落凡间投胎。尽管他前世阅历丰富,可到了投胎之时,估计其心智也等同胎儿啦!就算他昔日法力高强足以摧毁一切,叹今日天真无邪只落得一切均可摧毁他。大约灵魂总不会长着眼睛的吧,于是只有依靠触觉。触来触去全错了,楞把滑溜的猪毛当成了富贵人家孕妇贴身裹着的绫罗绸缎。一头栽将进去,此生俱为笑料。猪八戒的无知,源于经验缺失,源于他与世界的信息不对称。这一切,罗织了他的“无知之幕”。

  笑天笑地笑人,最后笑笑自己。等到能够真心诚意地笑自己了,我想,一个人也就初具幽默感啦。关于幽默,几年前我写过一句话:“基于深谙人类局限性之上的善意的自嘲。”写出这句话之后,我的所有嘲笑,均可诠释为自嘲。起码,带有自嘲的成分。我保证。譬如,我在标题中隆重敲出草民两个字的时候,绝对没打算置身其外。于是,我常常不假思索地转发有关俺们草民的很多信息。广告语云:只需轻轻一按!

  政府公务员大爷们的公务用车兀自豪华着,乡下幼儿园苦孩子们的校车兀自简陋着。有心人把二车的玉照并排摆下来,贴上微博。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国色天香之于狗尾巴花,端的天上人间。我相信这是一种正义行径——不管韩寒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因为我明白,从今以后,我对豪华公务车有成见了。而此前,我一贯熟视无睹的。我也坚信,豪华公务车主中的一部分人,坐下去的屁股会有那么一丝不安的。

  又一则微博:屁股比脸好,不会皮笑肉不笑。于是,我便不敢打保票,说公务员大爷们明天上午就罢车不坐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个世界上是有太多罪恶,其中相当部分,仅只来自于无知。我知道这并不符合罗尔斯的界定,但我还是乐于看到如此这般的“无知之幕”被真相的闪电划开。哪怕划开一条细微的缝隙,也是好的,也是善的。既然,罗尔斯喜好奢谈《作为公平的正义》,我想,他该不会认为“让人意识到不公平”是没有价值的。

  套用恩格斯的调子,应该说,让普天之下的草民们认识到自己的地位和处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其实,草民之所以草,并非他们的DNA构成使然。其实,无论肉食者抑或草民,大家都是人类。所不同的,在于财富和信息的占有多寡各异。草民们获取社会信息的眼睛,从来就被专制者精心设置的“无知之幕”屏蔽着。因为,他们深知,和物质、能量一样,信息也是引发事物变化的充分条件。
    《正义论》作者罗尔斯的“无知之幕”,被刘瑜“庸俗成了”这样一句话:只有当你不知道自己可能是谁时,才能想清楚什么是正义。落地到微博这桩事情上,再牵扯上韩寒,我想演绎出另一句话来:只有当韩寒忘记自己的身份,站在草民的利益和立场上看世界的时候,或许,才可能真正理解——微博对草民而言,具不具备通往正义的路径价值。

  给韩寒写几句话吧:其一,就算存在你所言的“人对悲剧的疲劳”,但肯定不包含悲剧主人公;其二,就算“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该说你还是说吧。别怕孤独,有历史学家在后面撑着。其三,就算达成正义“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但“内心深处的正义”还是必须的;其四,别漠视“你转、你发”的力量,因为,正义从来就不是一个“角色”;其五,我坚信“中国人都好正义”,只要能穿越形形色色的“无知之幕”。

  回过头来,再次,仰望罗尔斯一眼。穿越思想试验的玄妙烟云,人类,终将觅得践履历史的真实之地。愈加觉得,他所言的“无知之幕”,仅只“将心比心”的古老善意,而已。

文章来源:http://blog.ifeng.com/2707365.html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