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中“万言书”追踪

教师额外加课 须获学生同意

  摘要:一封万言书,诸多肺腑论。昨日,南都独家报道了深圳中学一学生万言上书,质疑校方办学理念转变一事。事件不仅引发了深中学生、校友以及家长的热议,更有外校教师、校长、学者介入讨论,探讨高中教育何去何从。

  ■深中“万言书”追踪

   一封万言书,诸多肺腑论。昨日,南都独家报道了深圳中学一学生万言上书,质疑校方办学理念转变一事。事件不仅引发了深中学生、校友以及家长的热议,更有外校教师、校长、学者介入讨论,探讨高中教育何去何从。南都获悉,被深中校长王占宝称为“深中未来基本法”的《学生与校方间交流与民主决策机制条例》(讨论稿),明确界定了校方和学生议事委员会的权利,对校园民主管理提出诸多规划。

   昨日的深中校园依然平静。“万言书”作者罗善文说,学校没派人找他谈话,老师也没有过问,他看了网上评论,感觉没有伤害到深中,这让他欣慰。但罗仍坚持这样的观点:(前任校长)王铮的教改虽有瑕疵,也遇到很大困难,但新任校长王占宝的正确做法是将教改继续下去,而目前他没有看到这种趋势。“比如走课制可以恢复;课堂上应该进行探究性学习,提高效率,而不是增加学生学业压力。”从学校办学理念上,罗善文反对将“公民”二字去掉,认为学校应给学生更多的表达空间和参与讨论、决策的权利。

   对此,深中校长王占宝已提及,深中的《学生与校方间交流与民主决策机制条例》已修改至第十稿,一旦出台,将成为深中的“基本法”。昨日南都记者获得该讨论稿。条例中明确界定了校方和学生议事委员会的权利,比如生活类的“手机管理办法”、“不需学校经费直接支持的活动”,这些事件可由议事委员投票决定;而“宿舍熄灯时间调整”、“食堂饭价变动”等,由校方行使最终决定权。另外还有一些事项,议事委员拥有60%的投票权,校方拥有40%的投票权,比如“教师额外加课”。

   “《条例》虽是进步,总有一些责任和权力不是靠文字能够表达清楚的,所以我还是比较看重一个沟通的平台。”2008年毕业的深中校友马同学说,他心目中的深中是一个以学生为中心的学校,只有这样,才能让学生更早地去学会承担责任,学会主动思考并且解决问题。而王占宝比起王铮更偏向家长式的全方位管理,“我觉得这样不好,根本不能适应大学还有社会生活。学生的成功与否,用是否上重点大学来衡量,未免太亵渎每一个人的价值了。”

   ■观察

   学生“起义”能摆脱高考束缚吗?

   在中国教改大背景下,深中只是一叶扁舟,但其泛起的微波,足以引发“中国高中教育何去何从”的思考。这样的命题,迫切需要得到回答。

   4月9日,江苏省启东市汇龙中学的升旗仪式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事件”。学校举行升旗仪式,高二学生江成博“偷换”讲稿,在国旗下发表了对应试教育的抨击讲话,“我们不是机器,即使是机器,学校也不该把我们当成追求升学率的工具!”“这难道就是我们接受16年教育的结果吗?我们不能只为父母的理想而努力,应该有自己的理想。”

   在此之前一个月,湖南湘潭湘机中学一次晚自习的意外停电,引发学生集体烧书、丢书、撕书,以表达对补课的不满,这起事件甚至被白岩松评论为“孩子们的起义”。而在2010年,湖南益阳六中的高中生们,在红网上发出反补课倡议书,并号召全国学校成立“中国反补课学生联盟”……

    近几个月来,清华大学副校长、著名教育社会学家谢维和教授连续在《中国教育报》上发文,探讨现阶段中国高中的教育功能与定位。谢维和认为,高中教育,特别是其教育内容与要求,不能像作为义务教育的初中那样,具有同一性和强制性,而是必须尊重在身心发展方面已经越来越分化的高中学生的选择和自主性,尊重他们未来发展取向的多样性。

   而教育学者熊丙奇对此并不乐观,“如果不改革考试招生制度,我觉得基础教育的课程改革、教材改革、教育教学方式改革,基本上没有多大作为,这不是换一个校长能够解决的。”熊丙奇说,在美国、加拿大,中学都实行学分制,学生自主选择课程,这是因为他们实行自由申请入学制度。“但我们仍然是一考定终身,目前最被教师和老百姓接受的仍是灌输教育模式。”而且目前中国高考体制改革,与西方国家相比,其力度“不如九牛之一毛”,高中学校根本无法摆脱高考的束缚。

   ■围观“万言书”

   家长:精神虽可嘉现实很无奈

   “万言书”在深中家长群体中引发了更为热烈的讨论。

   “现在我对中国的教育方式确实有点失望,大的教育环境不变,深中不可能有实质性改变。王占宝比较保守一点,我对他没什么意见,他也是身不由己。至少我觉得,深中已做得很不错了。”一名高一家长说,其实很认同罗善文所说的“育人放在教书前面”,但她不太看重所谓的“校园自由、民主”,“对高考来说,这有屁用?”这位家长很现实地说,“现在的学校在高考指标下,太功利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屈服不屈服的,只求赚分、过关,最后鄙视而已。”(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对于罗善文的表现,家长们一片赞美,但仅限于“热情可嘉”。不过也有家长认为,王占宝确实未能通过自己的行动和魅力来赢得学生的认可,甚至说,“深中的孩子中涌动着一股暗流,有些孩子暗地里很有情绪,值得学校认真对待,疏导学生的情绪。”另一名家长说,“高中的孩子,他如果不认可你,就会全盘否定你。王占宝强调学术本身没有问题,他需要做的是改变一下方式方法,起码要重视学生的意见。”当然也有家长对王占宝表示理解,认为学生总把王铮当做标杆去衡量王占宝,这是学生的不成熟,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行事风格,王占宝也有自己的教育理想,“有问题可以沟通,全面否定他是不理性的。”

    教师:需要转变教育观念

   罗芳中学校长韩冬青则对“两王”均予以肯定,“一个校长(王铮)离开了,学校还留有他的痕迹,还有那么多师生时常提起,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而王占宝在这样的高手中接过学校,他的睿智言语,宽容态度也非同一般。”

   深中教师邓先生认为,王占宝目前在深中所做的努力,正是在寻找一种平衡,“学生以学业为重,但不是应试教育,学生仍可得到全面发展。”邓老师强调的是,如果学生这几年的学习耽搁了,很可能是“人生一个难以弥补的缺陷”。

   因“万言书”引发的关于深中办学理念的探讨,在深圳教师、家庭学堂网站创始人田国宝看来,有更为广阔的讨论空间和话题价值。深中不久前去世的语文老师马小平,因为提倡一种事关“人格养成、公民责任以及智慧与情感”的教育并为之奋斗多年,“把课堂还给学生”,而被称为“最具世界眼光的教师”。田国宝认为,有马小平的深中,才会有罗善文这样的学生。“占宝校长为什么不自问一下,学生为什么会写下万言书来质疑学校的办学理念?”

   “我们现在的教育体制恰好是背离了人的教育,以应试的成绩来评价一个人是否优秀。”针对王铮改革遇到的“两头热、中间冷”的困境,田国宝反思,那是教师不热爱学习,害怕质疑而冷,“老师需要转变教育的观念,马老师的教育理念中就有人。但现在有多少老师是愿意学习的?”

    王占宝:校长不当学生领袖

    针对深中学生提出的“新校长有距离感”的质疑,王占宝做了回应。他说自己并不太主张一个校长去当一呼百应的学生领袖,“不因为亲近而强化一种认同,不因为认同而强化一种崇拜,也不因为崇拜而强化一种固化。”他认为校长跟学生要有一定距离。“我更多的是希望老师和学生走得更近一些,老师代表学校来跟学生沟通。这在传统学校里面是比较缺乏的,其实每一个老师都应是一个有效的沟通者,让学校的文化、培养目标,真正渗透到教学过程中,而仅仅靠少数几个学生和校长对话,还是解决不了问题。所以从我的角度,我更多的是希望老师们和学生沟通。”

    学生与校方间交流与民主决策机制条例(十次修改)(讨论稿)

   以下事件议事委员拥有60%投票权,校方拥有40%投票权

    生活类问题

    1.生活物品供给的调整

   包括但不限于:①宿舍热水供给时间段的调整②教学物品供给的调整

   2 .部分生活设施的开放时间的调整———凡不涉及学校员工工作时间调整,需要学校直接经费支持的事件

   包括但不限于:①宿舍热水供给的时间段的调整

  学习类问题

  不涉及规定学习时间的决策

  包括但不限于:①教师额外加课 ②教师组织的学习活动

阅读延伸

熊丙奇:教育部应该举行学生“圆桌会议”

  摘要:据昨日《南方都市报》报道,5月15- 16日,深圳中学校长王占宝连续两天召开“圆桌会议”,与会的全是学生:学生媒体记者、学生会成员。在会上得到深入探讨的是关乎学校的办学理念和治校方针,关乎深中“公民教育”这一宏大话题。

   据昨日《南方都市报》报道,5月15- 16日,深圳中学校长王占宝连续两天召开“圆桌会议”,与会的全是学生:学生媒体记者、学生会成员。在会上得到深入探讨的是关乎学校的办学理念和治校方针,关乎深中“公民教育”这一宏大话题。而引发这一话题的,是正读高二的学生罗善文日前发表的一篇万言书——《我,深中,教书育人》。

   这样的讨论,或许只有在深中才可能发生,因为这所学校有这样的传统。放在其他高中,学生们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权力”和校长探讨办学理念的。(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然而这样的讨论,也深刻反映出我国高中教育的困境。讨论的起因是该校由于更换了校长,校长治理学校的风格大变,引起学生不满。这其中有两方面问题:其一,为什么一所学校换了校长之后,办学风格就大变?这样的学校能形成自己的办学特色、办学风格吗?其二,学生们对于办学理念的讨论,会影响这所学校的走向吗?众所周知,我国的基础教育学校,当前都处在应试教育困境中,过去多年来,有一些学校尝试着“突围”,但效果并不理想,深中前任校长的离去,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应试突围”的失败,任何基础教育的教改,都逃不过“升学率”的魔咒。

   对于第一个问题,深中的新任校长试图寻找答案。就是建立该校的“基本法”。据媒体报道,对于深中的未来,王占宝说,学生可以质疑学校,甚至形成制度,校方和学生之间有明晰的权力界限,而深中正在探索这样一种机制,诚如其所言,就可让学校在制度的保障下,逐渐形成办学特色和风格。

   而对于第二个问题,不管是深中,还是其他所有中学,恐怕在当下都难以找到答案。如果我国的考试招生制度不改,基础教育的所有改革探索,都将是“戴着镣铐跳舞”,最终不得不回归“应试体系”。

   任何教育环境中都有应试,这没有错,可是,如果将一次考试的成绩作为升学录取的唯一依据,这样的教育环境就会使所有学校采取“升学教育模式”培养学生。不幸的是,我国正是采取这种方式。而在美国、加拿大等国,中学实行学分制,学生可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课程学习,因为其考试升学制度实行的是自由申请入学制度。学生参加的统一测试,一年可举办多次,学生也可参加多次,选择最好的一次成绩去申请,而这一成绩在大学的评价体系中,只占25%左右的权重。这样的升学考试制度,就让中学教育从应试中解放出来,可以充分自主教学,而学生的个性和兴趣则得到最大限度的发展。

  所以,要回答第二个问题,需要 组织学生参加圆桌会议的应该是国家教育部,要充分听取学生们的意见,切实推进我国考试升学制度改革。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