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512,我们为谁激情?

素颜格格:512,我们为谁激情?

  今天是512,我没写文章,只是在校对、修改这篇我写于三个月前的文章。我之所以没有发出来,我就等今天,因为也许只有今天这个日子,这篇文章才能得到小小的重视。我写过一篇《死人堆起的凝聚力》,我批驳玉树地震捐款的做秀,我甚至反对捐款。我写过《音乐与生命》,其实我只是想说国人的生命被如此轻贱,音乐不过是个幌子。我写过《黑暗下去》,很多人质疑我为什么看不到光明。其实我不是冷血者,如果没有我今天这篇文章,我也不会那么写。今天正值512,我就用这篇文章来告诉大家,我为什么有那么多看似消极、黑暗甚至冷血的观点,如果你还想反驳我,请你看两遍。

   汶川大地震给中国人一个极大的爱心舞台,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几乎90%的人都捐了款。就在这样一个几乎是全民参与的爱心大行动中,汶川地震共募得资金652.5亿元,中央地方各级政府安排专项基金1287亿元。而如今两年过去了,这些灾民在如此庞大的救助资金支持下,他们的生活怎么样了呢?还是让我从王海清说起。2008年12月底,志愿者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理县一个山寨发现在这海拔3000米的高山上,竟然还躺着未得到持续有效治疗的两位地震重伤者,76岁的陈光彩和31岁的王海清。陈光彩震前就有病,地震吓瘫了没钱治,躺在床上7个多月了。王海清身下都是褥疮,住的是窝棚,浑身都是腐烂的臭味。他是地震时被房子压倒,脊椎受到重创,下身瘫痪,丧失行动能力,妻子见他瘫痪了,就带着孩子跑了。地震后王海清被送往州医院进行救治,应急期后又治了40多天,由于无法承担几千元的医疗费,不得不离开医院。被人发现后,王海清终于在今年1月23日再次被送到阿坝州医院,但费用仍然是自理。这次,志愿者为他捐了4000元的住院费。而此时陈光彩老人因为没钱治疗已经死了。

   如果仅仅是一个个案,格格不会废话,但迄今为止我要告诉大家的是,目前王海清这样无人负责的需要康复的人员高达7350人。两年了,他们并不算严重的伤因为没钱治疗,而被迫回家,如今愈染愈重,很多人落下残疾甚至死亡。中央政策不是完全负责他们的灾后医疗吗?他们为什么没人管?不错,中央的规定,512到12月31日为应急医疗康复期,这期间所有费用国家全免。于是就在11月,10000多重症患者被通知到12月31日,所有的医疗费用停止,动员伤员回家,若想治疗全部自费。于是这些无家可归残破身子的人不得不离开医院。四川华西医院,此后就一个伤者也没有了,骨科医院一个也没有,省人民医院有几十个,成都第二人民医院有一些。而现在最大的康复中心竟是绵竹市人民医院,这是一个县级医院,之所以这里面还有伤者,是因为有香港福幼基金会的资金支持。

   中央政府为什么规定到12月31号,因为2008年6月29日四川上报的《四川省地震伤员医疗康复网络建设方案》信誓旦旦地说:四川省医疗卫生系统内约有医院康复科和可提供康复服务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684个,床位6951张,从业医师2705名、护士1891名、康复技师703名。这在中央看来,1万患者,7000床位,5000医护人员是足可以应负的。然而,事实是四川提供的床位只有772张,医护人员总计1278人,收治病人3700左右,而另外6000余人则分散在县、乡、社区甚至家庭进行治疗,可想而知治疗的结果。就这样原本可以大面积康复的伤员如今7350人无人负责,他们不是人啊。更叫人恶心的是,四川民政厅说这事情归卫生厅管,卫生厅说这事情归民政厅管,弄到一起两家说:中央没政策,等。这一等一年半等残、等死了若干,他们命贱啊!就算目前治疗这7000余人也不过2200万,而这2200万都说没钱,还要等政策。为什么虚报?为什么当初300万的志愿者,9个月后只剩下5万人?就一句话,没钱。在灾区倒塌或者重度裂伤的住房重建计划中,什邡、安县的都是分批次划拨给灾民的,也就是建好基础的30%,然后建一层有一部分钱。如果没钱建的,对不起,分文没有。如果反对我说轻贱生命的人、总是能看到光明的人请你去四川看一看!

   钱哪去了?首先关于652.5亿元民间捐款,国务院下达文件规定,这笔钱可由这些地方性公益组织自行安排使用,但是很不幸这些捐款中的大多数,最后仍然交给政府部门去使用了。这一比例究竟有多高,高达82%啊!也就是说我们的捐款500多亿归了政府。地方政府强行规定非定向资金必须要求转入政府财政账户。而这些接受捐款的组织只有把大部分转入了政府账户,自己才可以对受捐资金留有一些自己使用,政府大头,捐款机构小头。即使那些不用转入政府财政专户,但也仍然由政府统筹使用,然后从这些民间组织报账。甚至就连这些公益组织募集来的定向资金,也都要强行转入政府财政账户,由政府按照捐赠人的意愿来使用。而在一些承担了灾区援建任务的省份,当地政府用于对口援建的资金中,竟然一半以上来自社会捐款,只有不到一半来自政府财政。还有些省份,这一比例甚至更高。就这样,这块全国救灾捐赠资金的大蛋糕被瓜分大部分后,只剩最小的一块,流向了中国红十字总会、中华慈善总会和16家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只占整个救灾捐赠资金的约11%。截至去年11月,全国捐赠的652.5亿元中政府直接受捐约占58%,约379亿元。这笔钱,毫无悬念地,由政府部门来使用。剩下部分的199亿元由慈善机构做援建,这中间的差额是这些组织的手续费。因而一个能获得三五百万元资助的项目,能获得一二十万元资金,已经非常可观。

   政府的钱哪里去了?从北川政府110万买陆地巡洋舰开始,映秀等17个乡镇春节期间凡是带长的统统红包,最少的8000元,最多了30万,平均6万。除了各级官员大肆贪污腐败以外,还有一大部分作为地方政府财政小金库,慢慢花。还记得“笑脸书记”吗?全国人民哭了,书记笑了!为什么笑得如此开心?答案是:几千亿的救灾款到时一下来,我们官们就肥得流油啰!截至去年11月底,审计部门移交纪检处理的贪污挪用救震款的案件共有146起,涉案人员162人,最小的涉案金额14亿元。也就是说贪污挪用个几亿元的说服教育一下就可以了,管不过来了。这中间的手段五花八门,重复申报是常用手段,明明公路冲毁10公里,能报20,而且还重复,多的的资金当场瓜分。四川省崇州市旅游局、交通局各自上报通往九龙沟和鸡冠山景区的47公里公路受地震损毁,重复申报12.3亿元,这些钱被瓜分一空。就连对点救助省份的官员也大捞特捞,而他们的方法是抬高物价,用中央和地方政府财政资金购买赈灾物资时虚报物价,从中攫取大量资金。天津红十字会和陕西民政厅购买145辆照明灯车时,价格比同型号产品贵40%,四川省医药公司购买两种消毒液时,价格亦比震前贵32%。

   触目惊心吗?光明不?我们捐的钱都去哪里了?

   我们的钱都被“以官为本,以权为贵,以势为尊”尊贵去了!

   我们的钱都被“只唯上,不唯实”唯掉了!

   我们的钱都被“上梁不正下梁歪”歪空了!

   我们的钱都被“上级压下级,下级骗上级”压没了、骗光了!

   我们的钱都被“跟着感觉走、摸着石头过河”走丢了、摸空了!

   我们的钱都被“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亡了!

   我们的钱都被“做人要做应声虫,做事要做假大空”彻底空了!

   我们的钱都被“满口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嫖没了!

   这就是好五倍的天朝大国,就这样的好五倍每天还有那些五毛傻逼大讼赞歌,还有一些汉奸狗腿子往毒瘤上撒麻药,一心让老百姓更接近死亡却得不到真象。这就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抑或特色?再看看那些令人作呕的粪味报道,这完全是一个二律背反的世界!谁说的在天朝党恩下做鬼也幸福?谁又关注过灾区困难家庭的状况?谁对地震后陷入困境的地震伤员家庭有过了解?2200万,挽救7350条鲜活的生命,代价大吗?抗震救灾纪念馆1.32亿封顶了!还假惺惺的公布5000万。四川官人正在酝酿修建造价23亿元的博物馆,原因就是这些赈灾款实在没有办法花,忒多了!如果放几年花,自己怕退休了!

   我曾经也是个有爱心的好孩子,我也是把自己的家底分三次都拿去给四川灾民,我只想让他们得到一丝安慰。可是我的几万元如今成了官车的轱辘、二奶的小费、管二代的学费,这叫我如何安心?为什么玉树地震我一分钱都没拿?我不想杀贫济富了,我不想把我的智商也捐了!那些还崇尚你们的组织多伟大、组织捐款就是好的人,你们睁开眼睛看看!你们的组织伟大吗?那些周涛们、朱军们塑料味的煽情还会要你们热血沸腾吗?他们为谁煽情?为什么在英美政府绝不接受民间捐款?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强制搜刮民间捐款?你们的钱捐的伟大吗?你们的智商捐出去多少?那些看到光明的人为什么不看看这些?这就是当今的中国,这就是一个严重精神分裂的时代。那些所谓的精英,对上无人格、对下无人性、自身无人品。个个处在三重精神分裂状态下,典型的三无产品。在这一群王八蛋的统治下竟然有人跟我叫嚣光明,竟然有人动员我爱组织,竟然有人咆哮这不是轻贱生命,岂有此理!

   说心里话,我们能捐款都出自一种激情,我敬畏激情,因为它至刚至猛,它能要我们瞬间不顾一切的掏钱释放我们的爱心。可是有谁想过,我们的激情有多少是被煽出来的?我们的“凝聚力“是多少白骨堆积起来的?又有谁想过至刚至猛的激情能长久吗?今天还有多少人惦记汶川?还有多少人关心你的捐款的流向?你们不觉得捐款到头来是助纣为虐吗?有没有人想过理性的爱才是最长久的?我没给玉树捐款,因为我理性,因为我知道两年后的玉树就是今天的汶川,那时候也许我可以亲自拿着钱送给那些切实需要的人,难道这种爱不更实在、更长久吗?

   我们曾经那么激情的掏出自己的生活费,如今都是为了谁呢?

   512的逝者们,你们安息吧!官人说得对,你们是幸福的,你们的在天之灵看看活着的下场吧!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