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继芹:求求你,给我一个编制

戴继芹:求求你,给我一个编制

  我离开原来单位的时候,老领导苦口婆心地说:“年轻人心高气傲,这我能理解,但不要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如果你离职,你的各项福利待遇都没有了,将来可能有很大的麻烦。”

  我一点都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毅然南下广州,并很快在一所国家重点旅游职业学校找到工作。但是在签约的时候,学校特别强调了一点:暂时不解决编制。当时我并不觉得编制有多么关键,就跟学校签约了。

  但接下来的日子,编制却像鬼影一样如影随形地困扰着我。

  在编老师和我聊天,常常第一句话就是:“你是在编的么?”我回答“不是”之后,他们往往会充满优越感,再意味深长地“哦”上一声。

  学校在排课的时候,容易的课程常常由在编老师来上,而难度较大的课程则由非在编老师来承担。这并不是对非在编老师的能力的肯定。因为即便是同样的工作量,在编老师的各种待遇均高于非在编老师。他们的待遇除了国家正常发放的工资外,还有学校的各种补贴,比如养老保险、住房公积金等。而我们除了自己赚的辛苦钱外,就无其他任何收入来源。就我个人而言,与我同级别的在编老师的收入每月要比我多出一千余元。

  更厉害的是,非在编老师不得参加职称评定,这就注定我们无法获得和水平相适应的待遇。若按照发表论文的数量和工作的成绩及年限,我早就应该是高级教师了。可是进校的时候是中级,我就永远只能是中级。我戏称,非在编教师就像玻璃窗户上的苍蝇,前途是光明的,但是我们没有出路!

  我的女儿已经两岁,再过几年就要上学。没有编制我就不可能成为当地人,女儿也就无法享受到本地优秀的教学资源。这对她的成长是非常不利的。

  很多和我一样的老师,因为无法解决编制问题而离开学校。而学校对于非在编老师的离开,常常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看着这些优秀教师的离开,我内心有一种莫名的伤感,感觉我们就好像是高级农民工一样。我的家已经在这里,我不能像他们一样轻易地选择离开。但我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解决编制问题。然而像我这样既没关系又不懂得送礼的人,这又谈何容易!我终于体会到当年老领导说的“很大的麻烦”。

  眼看女儿一天天长大,无编制的麻烦也越来越大。我只想说——求求你,给我一个编制!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