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宗彪:我们都是祖国的陌生人

赵宗彪:我们都是祖国的陌生人

1

我们有两个中国。

一个是电视中的中国,一个,是网络中的中国。

电视里的中国,领导很忙,人民很幸福,外国很乱。现实与网络里的中国,领导不知为谁在忙,人民为生计奔忙,外国人民很幸福。

作为中国人,我们真不知道该相信哪一个中国更真实。是我们身在福中不知福,还是我们的新闻都在“楚门的世界”里?

不管怎么说,我们不知道自己的祖国的真相,我们都是“不明真相的群众”、是“不明真相的围观者”,我们都是祖国的陌生人。

2

我们是中国人,但是我们不知道我们国家边界谈判是如何进行的,只知道签署了什么条约,但是,哪些收回了,哪些丢失了,我们一无所知。我们不知道援助了哪些国家,化了多少钱,有什么结果……因为这是国家机密。

我们是国家的主人,但是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仆人的真实情况。除了我们村委会的人,是我们一人一票选出的,别的,我们都“被代表”了。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些乡长、县长、市长、省长从哪里来,他的为人、能力、水平如何,但是,他们都成了我们的仆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实际上连户口都没有迁到他工作的主人们的辖区之内,有的,则将自己的老婆儿女的户口迁到国外番邦去了。我们是主人,但是,主人不能知道仆人们有多少私有财产,因为,这也是国家机密。

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政府是如何开支的。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家底究竟有多少。我们不知道一年里有多少人犯罪,有多少人被判处死刑。我们不知道现在传得沸沸扬扬的王立军事件是怎么回事。我们只知道黑箱里整天在雷霆万钧地响,但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的三公消费究竟是多少。我们不知道以后我们的养老金的明天会怎样,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未来究竟是什么……

3

不是我们不想知道,不想明白真相,而是不让我们知道真相。

本来,新闻是以提示真相为目的,它有责任和义务为读者提供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我们有的只是宣传,没有新闻。我们宪法上言之凿凿的“言论自由”,不过是看上去很美的一纸空文。

本来,政府是为选民服务的,公务员们是靠我们养活的,我们的衙门中,到处可见的也是“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大字,但是,一个“刁民”想了解某个事件的真相与实情,想问一个局长的办公电话,恐怕同想上月球一样地困难。

本来,上网也是了解事件真相的重要渠道,但是,在中国,网络也是宣传。任何与上级不一致的言论,都会被屏蔽和删除,如果得罪了土皇帝,可能还会被拘留、警告、跨省通缉或追捕。

本来,台港澳都是中国领土,我们都是一国同胞,但是,他们出版的一些介绍大陆真相的书,却不能进入大陆,看他们的书,也象做贼一样地偷偷摸摸。

我们除了小道消息,我们还有什么?

只有猜测和谣言,只有谎言与恐惧。

一个国家,当大部分人是不明真相的群众的时候,怎么让人相信,他们是国家的主人。

4

当说真话需要勇气,揭示真相需要去外国领事馆依仗洋人支持的时候,这个国家还是我们的吗?

5

我们是中国人。我们却是围观中国的看客。

我们起哄,我们嘲笑,我们冷漠,我们痛哭,我们诅咒,我们呐喊。但是,我们都不明真相。我们的国内的重要消息,都是出口转内销。

中国是我们的祖国,但是,我们都是祖国的陌生人。

——我们的身份,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那么,在上位的人们,是否就全部知道真相吗?

也未必。

愚民的结果,必然是愚官。

我们的公仆们会相信官方的统计数据吗?

一个只想听到颂歌的官员,听到的就只会是颂歌。

皇帝说马,肯定就是马。

皇帝说鹿,肯定就是鹿。

当年的秦二世,最不喜欢听到坏消息,所以,谁告诉他真相(“天下大乱”,“烽烟四起”)谁就吃刀板子,最后,他听到的,便全是“形势大好,越来越好”和二世同志“伟光正”这样的“盛世放歌”了。

不明真相的主人占绝大多数的国家,也就是不明真相官员占绝大多数的国家。

这是互为因果的。

不知真相,我们如何判断?

不知真相,我们如何选择?

不明真相,我们如何有未来?

我们的中国是否处于“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之境?

6

中国是谁的中国?谁是中国的主人?

100年前的中国,是满清的中国,是爱新觉罗氏皇室权贵们的中国,我们都不过是草民,连奴才都算不上–只有汉人的官员,才有资格称奴才。

现在的中国,究竟是谁的?

是“打江山”们的后代?还是我们全体国民?

当一个公民有权利了解到所有的真相,我们才有资格被称为国家的主人。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拥有我们的祖国,不让自己成为亲爱的、可爱的祖国的陌生人?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