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韩寒的反智已经到了荒唐的地步

许锡良韩寒的反智已经到了荒唐的地步

1、让一个人转变看法,常常是逻辑、证据与自己的人生经验、常识、常理发生了共鸣的结果。在严密的逻辑推理与大量的事实证据面前,如果不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或者利益相关者,都应该会有相应的判断力。韩寒伪造的证据,不仅仅发生在以前,而且还发生在对他质疑的当下。而且当下表现出来的证据比历史证据更有说服力。

2、只能够说,韩寒作为一个不学无术的顽主,已经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他不仅不愿意读一切的书籍,而且连人家为自己代笔的作品——那些小说、博客时评政论都不愿意亲自读一遍,然后作一点点备课的工作。比如《三重门》的书名究竟是什么?小说中的主人公究竟有什么样的性格特点?自己读了如果不懂,问问代笔人,其实也可以有一个说法,不至于临事而迷,连个自己的书名都解释不了。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当2000年在央视韩寒被人问得哑口无言之后,五年之后的2005年在广州中山大学附中再次被现场的学生问到这个问题,韩寒还是以“我不知道”、“我忘了”、“你们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这样的话来搪塞。这要是换一个人,即使自己是一个不学无术之徒,但是,这点功课还是得做做吧?可是他没有。就那样一直玩下去。

3、我第一次读方舟子质疑韩寒早期作品《求医》的文字,我感觉方舟子的推理是有道理的。一家九十年代后期上海的大医院也许还保留一些七十年代的某些迹象,不可能那么多的迹象都保留在这家医院,而且还是上海一家市区的大医院,又不是七十代医院风貌展览厅。这是有说服力的。何况,生于八十年代,写九十年代末期的求医的事情,为什么放着九十年代现成的医院风貌不写,非要模仿七十年代的医院呢?而且那时作者韩寒远没有出生。根本不可能会有这样的体验与印象。更何况,这在文章中完全没有必要啊。因此,我信了。

还有一点,我也信了。那就是关于浑身发痒的描述。前面在校医已经诊断为“疥疮”,后面又只是描述为“痒”,而且全身莫名其妙地痒。恰好我在初三与高一这段时间也得过疥疮,那种痒的滋味我也尝过。凭自己的经历确认方舟子所说的疥疮的病症特征与痒的特征是正确的,疥疮的痒,不会浑身奇痒而又不能够指明具体地方。这种痒肯定不是疥疮,但,是不是肝炎,这个涉及医学专业术语。我问过内科医生,她说肝炎病人早期症状中确实有这种可能,但是,也不是每个得了肝炎病的人都会有此症状。

4、仅这么一个证据显然是远远不够的。还有一系列的证据链。署名韩寒的文字常常会有一种“文笔癫痫”现象,这也是我不信的地方。人的表述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老道,除非又到了“老小孩子”的地步,但是,即使那样,那也已经是七老八十之后了,许多人即使在这个年龄,也是头脑清醒,思维敏捷的,比如袁伟时老先生。而至今尚且不满三十岁的韩寒,连壮年都称不上,怎么会退化得这么快?而且又不时“文笔癫痫”?反复无常?

5、比如,一个来自武汉某大学,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如果”(网名),曾经是多年的铁杆韩粉,这样作出自己的判断:“我不得不相信常识和逻辑。14岁的韩寒发表了《小镇生活》(见: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128954&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可他那时怎么可能以第一人称(一个从大学中文系退学的人),写些大学中文系的轶事?这分明是他爹的经历嘛。他和他爹都说《求医》和《书店》是纪实作品,但那分明是描述70年代的情景,83年出生的他难道TMD会玩穿越?他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杯中窥人》,网民们已将它翻了个底朝天,那分明是一个作弊的产物。他那《上海小瘪三的臭虫之门》(《三重门》),他说是他写的,怎么连书名的意思都不知道?当中掉那么多书袋、模仿钱钟书、秀那么多英语,可他又否认读过那些古书和钱钟书作品,他那英语菜鸟级水平又怎能运用那么专业的英语?灵感可以变得迟钝,但文笔不会退化。可是,十几岁时他文笔那么老道,二十几岁时文笔又退化到了小学生水平,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韩寒?看看他2006年10月前的博文吧,这分明就是小学生水平记的流水账嘛,怪不得代笔门爆发后他要将它们从博客上删除,请看《韩寒2006年10月删除以前的精彩博客鉴赏》(见:http://www.lko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44130)。而07年之后,他文笔又突然好了起来,难道文笔也会发癫痫症?老子被他骗,耻辱地成为韩粉,就是因为只看了他08年之后的博文,要是翻看他06年10月之前的博文和看过他的《三虫门》和早期的其他作品,就会发现他文笔癫痫。”

我对此深表认同。一个人的灵感与才气可能会退化,但是,写作的文笔只会老道,而不可能会退化的。而且退化之后又重新勃发生机,发生逆转,那更是不可寻常的。这种情况的出现,也许可以解释为奇迹与偶然,但是,如果每个人现象的再现都要归为奇迹与偶然,而方舟子每一个解释都是那么地符合常识,那么谁的可疑性更大一些呢?这是不难分清的。

6、说爱因斯坦有高深的思想,却不善于在大众面前说话,即使说话也是令人发昏,那是根本不读爱因斯坦文集与传记的胡乱发言。爱因斯坦不仅发表了许多公开演讲,而且这些演讲通俗易懂,却又思想深刻,表达流畅,却语言简洁精要。一个人作品好,思想好,不一定能够口头表达,这是有的。但是,那应该是他无论说什么,口头表达都不好。可是,韩寒不是这样。谈他熟悉的赛车、女人话题,他表达相当流畅,甚至是口若悬河,可是,如果谈他的作品、文学话题与社会话题,他就完全变了一个样,常常是一问三不知。这能够说得通吗?这只能说明他对自己的作品不熟悉,对文学不熟悉,对社会问题没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人,即使口才很好,也不可能对自己不熟悉的东西滔滔不绝地畅谈。这个道理就与你不可能从你的空口袋里取出钞票来一样的道理。

7、一个再不好学习的差生,用十年时间读自己被人代写的作品,那个难度还不是很大的。可惜,韩寒太不好学了,他的文学常识,他的写作水平,竟然仍然停留在十多年前那个初中差生的水平上。那个证据是他自己现场提供的:

“石老师,我是韩寒,借用我爸爸的微博登陆一下。感谢你公正的态度,因为一个公共打假人物如果要确定一个作家有代笔必须要有证据,这是重大指控。而且从世界的共识上,如果方舟子没有证据,却提出和确认这个指控,而所有作家都是无法自证的。这其实从刚开始就剥夺了写作者的言论自由,因为无法辩解。所以在全现今世界范围内都不会有这样的指控存在。谢谢,新年快乐。”

这样的文字,没有人构陷他,也最不可能代笔。细读之后,做过二十多年中学语文老师、大学逻辑学、教育学教师,现在仍然在研究教育现象的我,立即判断出,这样的文字确实还是初中差生的写作水平。这让人怎样信服?

2012年2月27日星期一

 

 



标签: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