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林柯:述职批判

杨林柯:述职批判

  一年一度的全民大述职又开始了。

  提到述职,我的心情比较复杂,只能写一句诗来表达我此刻的心绪:但借钝笔驱陋心,潇潇雨雪斑马鸣。

  我觉得,述职是官僚主义作风治下的形式主义的文化遗存,从两千多年前的周朝就有述职。据《孟子•梁惠王下》记载:“诸侯朝于天子曰述职,述职者,述所职也。”也就是说,述职就是诸侯朝拜天子,向天子陈述自己履行职责的情况。这种以权力为中心的评价对后世影响很大。明朝也搞述职。据历史记载,朱元璋洪武年间,每年都要进行述职。到时,明朝朝觐的官员要带上“事文册”(述职报告)和“记功文册”(政绩报告)先报布政司、按察院,再报吏部、都察院,最后考核答辩。经过这些程序后,朱元璋将朝觐官员分为三等,上等称职无过者赐坐宴,中等称职有过者赐立宴,下等有过不称职者站立门旁,不赐宴,宴会散后才能离开。

  从周朝算起,2000多年过去了,可述职还是保存里下来,我们不能不感叹权力文化的逻辑力量。到现在,我们依然沉溺在这种务虚的工作狂欢里。

  说到我们的述职,那可是每年都搞,轰轰烈烈,白天准备写,晚上加班评。有上交的纸质打印文件,还有手写的供领导部门审查的手写文件,述职有“德、能、绩、勤”四个方面,你述完以后由评委或其他教师给你打分,然后评出先进,前几名还有奖励。

  这样的评价竟然不仅能够存在,而且还能存在这些年,看势头还要存在下去,据说是响应上边的号召,遵行上边的指示。我不知道大学部是否也让教授们述职。

  其实,对教师的评价有多把尺子。首先是教师的自我评价,每节课上得如何,成功还是不成功,还是凑凑合合,自己最清楚,了解自己的莫过于自己。其次是学生,学生是教师的第一服务对象。学校总说“一切为了学生”,那么,评价教师的外界对象,最有发言权的应是学生。第三才是外界的评价,这个评价只是社会学指标,主要是人际印象,关系、待人接物甚至长相等都可能成为主要因素。可现在抛开自我评价与学生评价,把外界评价作为关键评价,这合理吗?况且评委中有理科教师也有文科教师,文理科的相互评判,有什么价值依据?这种相互评判的资格首先要受到质疑。如果强行评价,那只能是一种评价的暴力。

  就说量化指标中的道德评价。道德说穿了是面对自己的,是良心评判,是由内而外的,要表现在日常的言行上。道德不是打别人的棍子,而述职评价抛开日常的立身行事,仅凭嘴说说就给别人打分,不知道有多少合理性。

  中国文化根本上是道德文化,缺少科学与理性,这种文化浇筑的人格也缺少科学与理性色彩,述职的道德审判就是这种文化在新时代的生活表现。

  另外,中国人缺少真正的宗教信仰,因为没有上帝概念,便无所畏惧,而政教合一的官文化体制又使官员们以神的面目出现,他们想以神的面目审判世人,不像有宗教信仰的西方人,心中有上帝,内在有法度,要对上帝负责,无需对一个外在的偶像或世俗权力负责。因为上帝早把律法植入每个人的内心,所以康德才会说:“让人敬畏的是头顶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律。”道德是建立在信仰的基础上的,如果没有信仰,道德自然难以建立起来,而外在又有他人的道德评价,这就有意让人玩道德的技术化,伪道德自然大行其道,乡愿人格就会成为集体的无意识。述职似乎是这种伪道德的催化剂,因为只要日常搞好关系,述职会说话,应对好外在的道德检查就行了。这样,述职以自己的社会学关系学评判代替了良心审判,成功地颠覆了平时努力的成绩,让那些只会干活不会说话的人成为述职的玩物。

  其次,这种述职践踏的是人的尊严。对于威权政治,只有让每一个人都不顾尊严才便于统治。因为一个有尊严的人会敌视外在对他尊严的剥夺。虽然温总理说要让每一个人有尊严地活着,学校也说要让每一个教师活得有尊严,但在评判官面前,每个人都是没有尊严的,因为自己的人格、良心、尊严竟然要由别人去打分,面对这种地位与权力的不对等,作为弱势的教师有何尊严可言?尊严是一种人格的高标,最低也是一种平等,当人格不受尊重,尊严只能是空谈。

  其实每个教师的价值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种价值是一种软价值,而这种软价值竟然要由人硬性定价,使人感觉好像自己变成了一堆货物,价值没变,但价格要由货主去定,自己毫无办法,一不小心被人降价处理了,你也无法埋怨货主。但人毕竟不是货物,是有精神、人格和尊严的时空存在,这种硬性评价只能挫伤纯真的精神。

  我也想到这个人格独立,如果没有政治地位独立、经济地位独立,人格不可能独立。中国人的人格依附症就是没有政治、经济地位的独立,在一个群体价值观社会,自己的身份要靠体制确定,自己的形象要靠别人手里边的镜子去映照,而社会这面镜子往往是哈哈镜,自己手中没有镜子,即就是有,社会也不认可,因为社会是一个市场,它有自己的价值标准。

  有部电影叫《站直了,别趴下》,但站直了可不容易,站直比趴下要承受更大的风险,而趴下比站直可能获得更多的利益,这就是我们许多人愿意趴下的原因了。

  比如述职,是有价的,发述职费,就像给皇上磕头下跪后,皇爷给赏钱,况且磕头也不累,还可锻炼身体,据说对颈椎有好处,那就述吧。这就是我们的人格分裂——一面批判它,一面又得依附它,真是爱恨交加,这似乎是知识阶级的宿命:一方面被文化糟蹋,另一方面又不断糟蹋这种文化。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