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相信还是怀疑?

许锡良:相信还是怀疑?

  龙应台说:硫酸不能烤蛋糕,让孩子怀疑不是目的,目的还得让孩子相信一些什么。这是有道理的。但是这个话也只适合经过对铁幕般的谎言进行了漫长解构并且解构成功后的台湾来说的。对于谎言仍然大有市场的一些地方来说,对于一块红布蒙住了人们的双眼几十年的国度来说,这样劝说可能还过早了一些。在谎言与造假成为日常生活与工作的必需品的时候,学会怀疑远比学会相信更为要紧。严格说来,如果是谎言造成的铁幕的背景下,怀疑也不容易,多少铁幕的打破,也是掉过了多少青春的头颅才得以打破的。另外,难道解构的过程只有破坏吗?当我们拆穿一种谎言的时候,难道不是同时也把一个真相竖立了吗?其实每一个解构的后面,都有相应的建构在悄悄地进行。解构与建构,怀疑与相信,也不是界限分明,一清二楚的,而往往是彼消此长的。硫酸即使不能烤蛋糕,但是足够摧毁谎言,这其实也是一种可贵的东西。毕竟摧毁了谎言,并不等于同时要完成烧烤蛋糕的任务。问题是,当人们从谎言中猛然醒悟过来的时候,往往不容易再相信什么了。被残忍欺骗过的人,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滋味的余悸。人们一旦被怀疑的情绪笼罩的时候,即使是真相呈现在眼前,也已经不会有人再去相信了。历经过“文革”巨大谎言的中国人,急速地滑进了道德败坏的深渊,人与人不再有相信,不再有友情,与亲情。一切都被功利的精明算计所取代。人们什么也不相信了,只相信那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且人与人之间的一切交往都被功利地算计着。

  教育究竟是让孩子学会相信还是让孩子学会怀疑?看似简单的一个问题,可是实际上是不简单的。长期被谎言所控制的孩子其实学会怀疑也不容易。他们常常丧失了最起码的判断力,甚至连人作为生物的本能都已经丧失了。这就是我们常常是好学生,好孩子的评价标准。十三年前新疆克拉玛依电影院的那场大火,烧出了人心的尺度,烧出了人性的丑恶,也烧出了中国教育的悲哀,那些天真无邪的孩子们被一句常常听习惯了的“让领导先走”的话,钉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他们甚至连一一头牛,一只羊的生物本能都丧失了。如果拿着一个把火在牛与羊的面前一晃,无论此时此刻有多么好的青草饲料的诱惑,恐怕都无法挽留住这些牛羊,使他们不去逃命,在危险面前一切生物的本能就是逃命。但是,我们的教育却能够把孩子奴化到这样一个可怕的惊人地步,实际上他们连一头牛与一只羊的本能都被教育没了。反倒是两个平时调皮不听话的坏孩子,在看见大火扑来的时候,他们谁的话也没有听,只听了自己最简单的直觉及凭着自己尚且保留完好的生物本能,就得以安全撤退,而且毫毛无损。他们是一种谎言教育的漏网之鱼,正因为这些在我们平时看来是不成功的教育的产物,是失败教育的产物,这些需要改正的差生的行为,在关键的时刻,他们反而能够全身而退。这两个孩子按照我们的教育标准,既不光荣,更不伟大,还不懂得尊敬领导,远远不能够与赖宁相比,但是,这些孩子的天性得以保存,他们的性命也得以保存。如果我们的教育面对这些的悲惨情景,仍然千方百计地让孩子们去相信,那将是多么残忍啊。忠诚的教育事业与冷血的摧残有术之间常常只有一线之隔,甚至连一线之隔都不存在。他们就是那样赤裸裸地融合为一体。有一种情况,让孩子学会怀疑也是不容易的,那就是在全民笼罩在谎言中的时候。但是谎言终有一朝是在破灭的,相信得越久,相信得越坚定,破灭的时候就越痛苦。破灭后的虚无感与幻灭感就越强烈。我想还是让孩子学会怀疑开始吧。世界上的事,凡是以强烈的怀疑始的,往往反而以坚定的信念终;反之,以坚定的信念始的,往往要落入被怀疑甚至被破灭后的幻灭感,那将是人生中最为痛苦的事情。现在的中国社会正在被诚信的大炉烘烤着,人们因为失去最后的诚信而活在痛苦之中。一个华南虎照片被政府正式发布新闻,却引来了无数的质疑,有这种的结局的原因并不复杂,那是因为之前政府喊狼来了的时候实在是太多了。当我在七十年代末听到当代诗人北斗的诗,那一连串的“我不相信”发出那震耳欲聋的呼声的时候,还有著名女诗人舒婷的那句“沿着江岸,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正煽动新的背叛,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这是极其痛苦的从伪崇高中被良知唤醒那一刻的绝望的呼声。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决定了我们打破谎言之后的幻灭的痛苦必然到来。这一声,其实已经注定了,中国必然会有这样一个痛苦时期的。因为,这种谎言的市场与制造谎言的机器,仍然在大行其道。

  面对如此纷繁复杂的中国社会,一曲流行歌曲:“雾里看花”,“给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其实这后面蕴藏了多少的无奈。中国什么时候能够从真开始,去考虑一切的改革措施,那么什么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我相信人的天性是求真,知道真相,并且追求真相是人的天性。但是长期在谎言中生活惯了的人也常常被自己的谎言感动得热泪盈眶。我记得当今中国的“新教育”的倡导者朱永新先生曾经著书立说,侃侃而谈,列举了无数个中国教育缺什么,但是说到底,可惜最为关键的“缺真”,他却丝毫没有提起(或许不敢?)。这注定了当今中国的一切教育改革,无论打什么招牌,其必然走向的悲剧命运。因为“真”是教育的生命,是人的生命的基石。说到这里时,我又想起了龙应台先生警告的:硫酸不能烤蛋糕。是的,解构并不能够解决问题,但是,一个从不敢面对“真”的民族,其实无论解构还是建构,无论是相信,还是怀疑,都已经牵扯不上了。海外有这样说我们华人:这是一个被上帝遗忘了的民族,甚至说这是一个被上帝诅咒了的民族。我坚决不相信中国人会有这样的宿命,但是,如果连“真”也不敢面对,那么只好暂且认同这个评判。生活与教育当然并不仅仅是只有“真”那么简单,但是,如果没有这个“真”,那么一切都没有了。

                2007年11月26日



标签: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