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军:社会阶层真的已经固化了吗?

吴军:社会阶层真的已经固化了吗?

教育可以改变命运吗?

我今天要讲的主题是“教育改变命运”,这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一个观点,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但是,有时我们看到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首先说大家相信它的地方。我在《文明之光》中里讲过一个励志故事。

英国有一个从小没有上过学的穷苦工人,他到十几岁都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但是他一直很渴望学习。每到下班的时候,别人都去喝酒,而他则利用下班时间去自费接受了英国的公立教育(给穷苦人的教育)。两年后,他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21岁那年,他学会了写信。后来,他和一个大自己很多岁的女仆结了婚,生了孩子。然而不幸的是,他的太太去世了,他只能自己把孩子养大。

因为他在矿上工作,经常发生矿难,他就研究发明出了安全灯。但是,当时英国一个叫戴维爵士的科学家,也发明了类似的东西,为了争夺发明专利,他们打了很多年官司。由于戴维博士的名气太大,结果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样看来,我们的这位主人公运气真的很差。但是,他本人却不在意这些得失,一直安心做自己的事,还和儿子一起上学念书。他的名字叫史蒂芬森,在历史上被称为火车之父。我们今天火车的系统从铁路到机头等都是他发明的。

这是教育改变命运的一个很好的事例。我想大家小时候一定都听过很多类似的故事,所以,我们选择相信教育可以改变命运。

让我们再回到现实中。今年年初,网上到处都在热议关于北京学区房的事。一对清华北大的夫妻在北京买不起学区房,所以就离开了北京,搬到一个二三线城市了。网友说清北的毕业生都买不起学区房,将来孩子还要上清华、北大干什么?

好像从这个角度讲,教育也没有改变命运。

再给大家讲一个例子。有很多年轻人是出生在小地方,甚至是农村,家庭环境不是很好,父母辛辛苦苦供他们在大城市读了一个二本学校。然后他们毕业后也未必能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也许勉强可以找到一份所谓的“白领”的工作,收入却可能还没有一个保姆多(在北京一个保姆月薪6000多)。

一方面我们说教育改变命运,但又发现出现了“教育无用论。有人说教育一定是出了问题。问题是出在学校社会家长,还是出在学生呢?这些原因可能都有,但更重要的可能是我们需要从另外一个角度和眼光来看待这个问题。

刚才在活动之前,常青藤爸爸来采访我问到的一个问题。说现在教育资源不足是不是我们市场化做的不够,市场化开放了,有竞争了,教师的工资高了,一定的教育问题就解决了。我说“不,你不要太相信市场化”。

教育资源不平衡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并不仅是中国的问题。从在今天的中国,,三线城市里一个像样一点的中学,可能教育水平比30年前很多的北京高中都好,教师的水平高、实验条件也好,但现在依然有中国最好的大学、最好的中学,你的孩子可能还未必进得去。

我记得我读清华的时候,清华大概一年从全国招了2200人,大家基本上都是凭高考分数进去的。有一些个别的,比如计算机比赛拿第一名的人也可能进入清华,但这样的学生一共不超过二三十人。所以,在当时来讲,全国大概有2200人能上清华,我前段时间看了下清华的招生数据,现在有3400多人、不到3500人。

每年基本上都是这个数量,(和我那个年代比)看着好像多了一点,但还有一个统计数字,只有55%是参加高考进清华的;剩下45%有各种各样的:比如有奥运冠军、比如奶茶妹妹,因为健美操加了很多分。还有一些是自主招生,还有一些因为得了奥数金牌,等等。而真正考试进来的占55%,大家可以算一下,55%乘以3500人,还没有我当年高考的时候进入清华的多。

也就是说,虽然我们整个的教育水平不断地上升,但教育资源永远是个金字塔情况,最顶尖的这些永远很难进,这就是现实,大家必须要认清。有些家长说我一定要让孩子上清华,可能会把孩子弄得很辛苦,而且即使孩子上了清华,也并不等于将来就如父母所愿成为那样的人。

第一版《大学之路》上市的时候,新东方的校长给我做了一个节目,俞校长说我们北大还有很多卖肉的,并不是说卖肉不好,但这显然不是家长所愿。所以,你一定要清楚教育的目的是什么。(参见:俞敏洪:我们的教育“大道”究竟应该怎么走?)

阶层真的已经固化了吗?

现在,大家还有一个抱怨是“阶层固化”。如果教育不能改变命运的话,那我们阶层是不是固化了?阶层固化”这事得这么看:向上的通道必然艰辛,向下的大门永远打开。所以,你也不能说一定固化,因此有些时候不要抱怨自己没有走上去,你维持了现有的阶层可能并不差,没有走上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去年,我在罗辑思维开了一个专栏,有一个读者给我留言说他从一个小地方来,在北京上了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工作,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抱怨这个社会怎么不公平,有人拼颜值、有人拼爹等。我给他回信说:这个社会不欠你任何东西,你从一个县城来也好、农村也罢,到了北京,已经是人生很成功的一步了,某种意义上你应该对自己满意,不要对自己太苛刻;另一点来讲,你有自己的特长,你努力学习、你用功、你肯吃苦,这就是你的优点。但世界上资源有各种各样,长得漂亮也是一种资源,拼爹的爹有本事也是一种资源,更何况有些时候你不要光看到自己的独立,实际上那些富二代很多并不是都在打游戏。

比如从阶层说,好比社会阶层从第一层到第一百层,你从第八十层现在上升到六十层已经是不错的事了,不要指望一下上升到第五层,在第五层的人资源比你不知道多多少,他可能只努力20%,比你努力100%能做的事还多,这就是现实。所以每个人应该对教育,对自己有一个比较客观的预期,这才是比较好的。

我刚才讲的史蒂芬森的故事当然存在,在今天的中国也照样存在,但这种故事在英国几百年来,说来说去还是这个故事,证明这种人是不是很少?

所以,教育确实重要,但如果你指望因为成绩考好了,将来社会一定要给你什么,这可能就想错了,教育远比在社会上往前进一层、两层要重要得多。我在清华当班主任的时候也发现了这种情况,很多人心态上慢慢会变得不健康,实际上他就觉得自己独立了半天,很多得不到结果,就不好好读书了。

其实很大程度上,最后并不是考试成绩决定了你最后成功不成功,用我的话说(有时候开玩笑说),你的命运早就注定了,而教育本身就是要让你的命运变得更好一点。

“大富靠命,小富靠运”

在古希腊神话中,宗教里神叫做“almighty”,意思是万能的、无所不能的。但在古希腊神话中的神有时候连人也打不过,即便是万神之神的宙斯,他也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他背后有三个命运女神在控制他。其实很多时候你得认命,人怎么能过得比较幸福,很重要的就是“你认这个命”。

讲一句俗话——“大富靠命,小富靠运”,也许你觉得这是“宿命”,等我讲完你就知道我说的其实不是宿命。很多人如果从小的教育只停留在考试成绩上,可能将来会有一些比较倒霉的“命”,所以在那个时候,你的命就定了下来。

刚才我跟常青藤爸爸也讲了,何谓通识教育,说白了就是学校让你们将来做事能做得更好,命更好一些。

再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有个女孩子长得漂亮,找一个老公嫁了,嫁了之后发现老公是伪富豪(没钱的),欠了一屁股债。这个女孩子自己辛辛苦苦工作了半辈子,把老公的债给还了,又被某个投资人给骗了,演戏演了这么多年,最后自己的钱都被骗了。我开玩笑说“这事就是她的命”。有人说为什么?我说很简单,就是不读书、圈子又窄,别人都能看出来是骗局,她都看不出来,那不是倒霉吗?为什么倒霉,因为你不读书。

前两年上海有一个叫做“金融大鳄”的人。前几天我见到他,他问我:“2000年的时候我不知道比马云富多少,但今天我的钱就没怎么涨,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他是小学毕业,所以我说因为你不读书。他说读书有什么用?学《数学之美》又有什么用?我说你数学学了多少?他说我现在会算数就够了。

他是一个炒股炒得还不错的人,当时他很自豪地给我讲:我只会算加法,因为我就想财富不断增加,我不会做减法。然后我说:你倒霉就倒霉在这了,为什么马云2000年的时候还没有你有钱,现在钱比你多很多?因为马云是做乘法、你在做加法,马云每年的财富增加50%乘以1.5,乘十几年下来就是不得了的一件事,你天天就在那做加法。

他重仓的几支股票中,一个是长虹,他曾经是长虹第二大股东;互联网公司的股票一支没有,中国互联网的复合增长率在过去的20多年是20%,也就是说投一个中等水平他还能拿到这个回报。他是今天炒点股挣100万,明天亏50万,反正来来回回比如,今年最后收入1000万,这和马云做乘法是没法比的。

那阵子他还是乐视的一个大股东,现在不是了,幸好不是了。我跟他说你自己不读书也罢,你还害了你孩子。他说我有钱,我送我的孩子到一个最好的学校,当时他特自豪得跟我讲说“我的孩子从小就会画K线”。炒股的时候你一样没有出息。

柳传志教自己的孩子一定不去炒那点股,挣那点小钱,你做成一家大企业比你天天画K线挣小钱重要,你自己就那点格局,画个K线、挣点小钱。所以,过去马云没起步的时候,你比他有钱,现在你已经不如他了,你还教孩子这样。

父母的格局是孩子的第一个起跑线

我从来不相信起跑线一说,如果有起跑线,父母的格局是孩子的第一个起跑线。不是孩子的智力,是父母的格局。也就是说你哪怕有钱,到了智能时代以后,可能你遇到过几次很倒霉的事,你一辈子的钱就没了,然后的生活就会很糟糕。

所以,一两次的好运是帮不了人的,世界上任何人不可能永远是坏运气。有人跟我说“我们家祖上有哪个朝代的状元,或者说有个姓张的说我们当时是河北清河张家”。我说你不用给我讲这个,活到今天的所有人没有五十代贫农的,五十代贫农的人早淘汰了,我们活到今天的人祖上全是王侯将相,或者你的亲戚是王侯将相。

那么,就说明人永远有好运的时候,也有恶运的时候。在美国,所有中了千万以上大奖的那些人,基本上不出十年都变成了穷光蛋。只有一家人例外,中奖后跑到一个小镇隐姓埋名过普通工薪阶层的生活。

这说明,一两次好运是帮不了你忙的,同时人也不会总是坏运气。运气这事很重要。所有成功人士,总会感谢说“老天爷特别照顾我,给了我好运气,所以成功了”,并不是吹牛说,我一定比别人强多少。而那个事干不成的人,则会怪自己是坏运气,说自己怀才不遇,只是运气差一点,自己本事大的不得了。

从这两件事你可以看出来,人如果能够正确认识自己的话,这件事你成功的可能性要大很多。

我博士毕业的时候,当时候的校长叫布罗迪,他给我们全校毕业生做了一个演讲,我到今天还记着,他就是讲运气的。他说“你们之所以能走到这一步,很大程度上是你的运气好,你要感谢这个运气,你自己要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他讲了一个故事让我印象深刻。

在美国密苏里州的一个小镇中学,有两个学生,一个学生是“高富帅”,另一个是“屌丝”。当时学校最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布朗小姐非常喜欢那个“高富帅”,在毕业典礼的时候,布朗小姐亲了他。“屌丝”觉得老师不公平,老师说“你们将来要是像他一样有出息,我照样会亲你们一下。“高富帅”一直很努力,毕业以后就进入大学读新闻系,后来在新闻界很有名,还得了普利策奖。1945年,他被杜鲁门总统任命为白宫新闻署署长,可以说很成功了。

而另外那个“屌丝”运气就没那么好了。因为家里穷他没有读大学,之后换了很多次工作,感情也很坎坷。但他坚持半工半读。后赶上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他就去参战了。因为比较勇敢,被选去炮兵学院进修。出来以后,一战结束了,他丢了工作,退役回家,开了一个小店,结果还关门破产了。可以说运气真的很差。

但是,他一直在坚持读书,退役后他在大学里又学了法律,就在当地谋求了一份公职,也不是什么高职位,那时候他已经快40岁了。到50多快要退休的时候,他才刚坐稳了自己的职位。

那时候当地一个众议员退下来了,要补选一个众议员,他就代表民主党参选了,但没有人愿意支持他,所以他排名第五。这时候他的好运就来了,前四位因为某种原因都不能参加,民主党只好支持他,他就选上了众议员,从此就从政了,众议员后来又选上了参议员。

1944年,罗斯福决定第四次参选总统,他知道自己活不过4年,副总统必定是自然上位就成为总统了,当时最适合跟罗斯福一块竞选的人是当时的副总统华莱士,但华莱士是一个倾共产主义的人,和苏联的关系走的太近了。所以,华莱士就被排除了。由于“屌丝”一直很谦卑,口碑比较好,他被选中当了副总统,连他自己都很意外。1945年,罗斯福果不其然去世,他晋升为总统。

他就是杜鲁门。而那位“高富帅” 平步青云一直其实都是他在提拔。

所以,人一辈子不会都是坏运气,也不会都是好运气。

教育确确实实能够改变命运,不要指望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史蒂芬森,从最底层一下子到最顶层,认识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认识清楚自己的目标,教育是一个途径。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