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质:用历史的眼光看待今天的教育变革

张文质:用历史的眼光看待今天的教育变革

张文质 教育学者,家庭教育研究专家,生命化教育发起人。长期植根学校教育与儿童发展的研究,在全国做过上千场教育讲座,见解新颖深刻,影响广泛。是中国第一部中小学《生命教育》教材的主编,也是中小学课程化家庭教育教材《新父母教程-N年级孩子》的主编。目前苏州市有90万个家庭在使用该教材。

南都讯 记者欧伟 由深圳市教育局和南方都市报主办,深圳市教科院和南都教育联盟承办的深圳教育论坛,将于12月6日上午在深圳市中小学艺术教育基地举行。本次论坛主题为“新时代下媒体职责与教育改革创新”。教育学者张文质和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南都深圳平台C E O陈文定将作为特邀嘉宾进行主题演讲。其中,第三届南都教育改革创新大奖评选结果也会作为重磅环节揭晓。在论坛举办之前,南都记者对张文质进行了专访。

南都:当今教育迎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北有“京派”,东有“浙派”“苏派”等,深圳教育也提出打造“深派”。你个人对深圳教育的发展水平及特点有何评价?

张文质:深圳是我除了家乡之外最频繁来访问的一个地方。我常常为这里的教师培训、教师阅读、学术探究方面所表现出的极高热情所感叹。深圳教育一直走在中国教育变革与创新的前列,我觉得她的最大优势,在于对未来发展的敏感和积极的回应。深圳教育的发展,是和城市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她也在慢慢形成自己的传统。教育要有根,要有文化的积淀,需要整个城市慢慢形成更好的社会共识的基础。

南都:近年来,深圳在教育领域的改革创新有不少探索,例如集团化办学、多体制办学等。你认为当前乃至未来的教育改革与创新,应该关注哪些方面?

张文质:教育面临两个重要命题,一个是公平,一个是质量,像集团化办学,确实对解决这两个问题起到了一定作用,未来的教育改革,也将是重点围绕这两个方面来展开。但是要注意,教育变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文化变革的一部分,它的发展总是比较缓慢的,在这个过程中要有足够耐心,慢慢形成文化积淀、成果,而不是一步到位,不能太急切焦躁。

我们评价教育,可以分为当下的评价和历史的评价。当下的评价很好做,历史的评价是需要时间印证的,因此更显厚重。拉开时间的距离,也许更能清晰地看到、我们所做的一切是不是比较恰当的。所以我们需要一种历史的眼光,来看待我们的今天所进行的一切变革,这是一种审慎的态度,也是为了让我们的教育更好地前行。

南都:由于升学压力大、社会竞争加剧等因素,现在的家长普遍很焦虑。今年以来,有关“课外培训”等教育话题一度成为热点。你认为学校、家庭、社会、媒体等各方,需要如何合力共建一种健康的舆论,为孩子的成长营造健康的教育生态?

张文质:在教育快速发展的时代,所有家庭都对教育抱着非常大的期许,因此大家也有特别深的担忧。教育的问题,往往不是一个孤立的简单的事件。尤其是我们身处一个众声喧哗的舆论场,所有问题在顷刻之间都会产生极大的社会连锁反应。

为什么我们的家长会有如此深的焦虑?因为教育的问题从另外一个层面,也是家庭的问题,是文化的问题,是社会的问题。我们往往把责任推给学校,其实家庭是教育之根。家长的焦虑,往往也是与亲子关系的健康状态有关。所以我们强调重视家庭、家风,很重要的是重建一种新的家庭生活。在孩子成长早期,母亲对孩子的意义是任何人无法替代的,这种亲密的亲子关系,奠定了孩子的生命基础。

在家长普遍表现出深度焦虑时,主流媒体提供更专业、理性的声音,就变得特别重要。媒体对话题的引领,要更丰富凌厉,更深入地对教育问题进行探讨,有自己的立场。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