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理:中国人应有资格享受比“分数平等”更高级的平等

林明理:中国人应有资格享受比“分数平等”更高级的平等

自北京大学实行“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招生制度改革开始,高校自主招生的类似改革措施就引发很多争议。平心而论,北大等高校自主招生改革的初衷还是应肯定的。在以分数论“英雄”、以升学率论“办学成就”,学生被教成一个个考分数的机器的情势下,北大的改革不能说没有创新意义、进步意义。但是,正如网友们所提出的那样,在目前公权腐败无所不在,各级各类学校几成权力附庸的环境之下,这样的改革将会结出怎么样的果实,当不难预见。

其一,中学校长的诚信与操守能否不负社会公众的期望?我们不否认有将诚信与操守置于头顶的中学校长,这样的校长将秉持公正公开的原则严格选材。但勿庸讳言,正如很多舆论所担心的那样,眼下这样的校长将不大可能是大多数。

其二,中学校长的精力与能力能否担当起准确选才的重任?被北大“相中”的有资格“校长实名推荐”的中学,不会是只有几百人的小学校。北大看中的被冠以“重点”的各类中学,学生数动则两三千、三四千。这样的中学,校长当然不可能具备掌握每一个学生的基本情况因而精确选才的精力与能力,何况,在现有的权力体制、管理体制之下,校长们差不多也就是官场中人——事实上重点中学校长们也都有相应的级别,几乎所有的“重点中学”校长,都必须具备“外引”“上联”、迎来送往的能力,这几乎都要花去校长们大部分的时间。

也就是说,名为“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其实,要挑选出几个供校长推荐的对象,首先得依靠全校老师的发现与评价,要靠学校设计并切实实行一套科学合理、公正公开的推荐制度。而在当前师德师风被社会普遍诟病的情势之下,有几个学校能真正做到这一点,公众有理由充分存疑。

其三,中学校长的责任与勇气能否抵挡得了权势的逼迫?这也是舆论普遍担忧的。简单举个例子罢。顶头的教育局长、市长或书记有个“篮子”希望获得“照顾”,哪几个中学校长敢顶住压力?不主动奉上已经是十分难得了!某些校长还巴不得拿出自己掌控的资源邀宠献媚呢(看看山东济南某校长硬要美女教师为某局长陪酒,好色局长肆意骚扰,被女教师掌掴,而后女教师被停职一事,引得舆论哗然,我们就可知一二了)。

北大方面似乎也料到了会有一些“意外”,于是便拿出“推荐名单将公示一周”的“绝招”,似乎一公示,便可以杜绝所有暗箱操作、应对所有质疑了。但“公示”能有多大的效用?公众早已从“最年轻市长”周森锋当年大学论文抄袭被揭露之后仍安然无恙、沈阳律师温洪祥要求沈阳有关部门公开“招待费”讨个没趣等等事实,看清“公示”之类把戏的真正效力了。何况校长们要在对学生的主观评语中不露痕迹地偏爱自己所要关照的对象,以应付“公示”,本来就是小菜一碟!

如此看来,似乎仍然只有“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最能保障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最公平、真实、有效的了。在舆论的质疑之下,据说,入了北大“法眼”的南师大附中、南开中学、巴蜀中学,推荐的将都是按考试排名的年级第一者。然而,著名杂文家、江苏省特级教师、南京师大附中吴非(王栋生)老师几年前就在《南方周末》撰文指出过,“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实际上只是低层次的“平等”(大意)。

道理很简单,“以分数论英雄”所导致的应试教育,强力扭曲现代教育的育人本质,它压制个性,扼杀灵气,泯灭创新,加剧学生身心负担,学生们被教化成了一个个考分数的机器。它让我们的孩子、家庭、民族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诺贝尔奖至今与中国大陆无缘,我们的教育“功不可没”。

难道我们就只能,就只配“享受”这样的低层次“平等”?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享受代价少一些的平等?名博杨恒均博士曾撰文介绍过,国外很多大学和中学的校长也都有推荐学生上大学的类似决定权,“他们可以对学生平时的成绩打分,给学生的综合素质下评语,直接影响学生可以进入什么样的大学,是否可以拿到奖学金”。为什么这些国家校长的类似举措很少受他们的国民质疑?为什么这些校长可以放心地不受干扰地只需凭良知和责任公正下笔?为什么这些国家的以学习成绩结合学生品德操行、身体素质、爱好特长、社会实践等内容综合考核录取的方式能获得国民的认同与支持?

杨恒均还说过一个例子,一位中国移民澳洲的家长试图行贿孩子的中学老师,希望老师能够给孩子的平时成绩打高一点。因为澳洲的高考录取看高考成绩与平时的成绩,平时的成绩主要由老师根据学生平时的考试决定。该家长试图影响老师给自己的孩子打分,在中国应该很“正常”,在澳洲,送钱者却被澳洲老师告发了,并遭到起诉。在我们这,会有多少这样的老师?会有哪个纪检监察机关对这类案件“感兴趣”?在一些地方,官员贪污受贿“两万元”甚至“五万元”都可以“免于处罚”了!

于是,我们不得不逼问一个问题:让我们,让我们的学生能与世界大多数国家的人民那样充分享受到少付代价的较高层次的“公平”的条件究竟是什么?答案是,需要对公权力形成强力有效的监督与制约,需要让公权力彻底在阳光下运行。而此一前提,则是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因为,世界上不会有天生自律廉洁的公权力,“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没有这样的改革,没有通过政治改革以建立起民众对于公权强力有效的监督制约,没有真正树立宪法与法律的公信力,那么,任何单兵突进式的教育改革都将难免折戟沉沙的命运!我们所能享受的,也就只有低层次的“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何况就是这样的“平等”,也早已受到不断的侵蚀!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