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学校的学习与社会的学习有什么不同

许锡良:学校的学习与社会的学习有什么不同       

记得比尔·盖茨曾经这样告诫在校的学生:你的学校可能已经作出优等生和劣等生的分法,但人生并沒有。在某些学校里,他们已经废除了所谓不及格的分数,只要你想找到对的答案,他们就会給你无数的机会,但这跟现实世界里的情况可是一点都不像。

这个观点,可以说一语道破了学校的学习与社会学习的根本差别。分析这段话,可以得出学校的学习与社会的学习的一个根本差别:即使是外国的名牌学校,以主动构建与动手实践为主要特征的那种校内学习,也仍然存在着与社会学习的根本差别。这种差别,常常导致一个学校的优秀学生,在社会上却变成了一个平庸的职业员工,同样,也可能使一个在校的差生变成一个卓越的创造者。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谁提出的问题,又是怎样去找到那个答案。

学校的学习,常常是不带着问题来进入的。所有的教科书与教师的课堂,都是以标准与权威的答案出现的。学生在课堂上,只要认真听讲,认真阅读教科书,就能够获得在考试的时候拿到高分的答案。因此,在学校的学习,使用最多的能力就是记忆力,也就是要你记住,记住,再记住。遗忘等于差生,记住等于优生。

但是,在社会上,所有的问题的答案,都需要自己去找,而且寻找的范围,远远不只是在书上,这个时候,所遇到的事情,所看见的现象,所听到的信息,所有的体验,所遇到的各种人物……都可能是你要寻找的问题的答案。

在学校里的学习,即使有问题,也多是由教师提出来,或者由教科书提出来,那些问题在提出来之前其实都已经有了标准与权威的答案,接下来的事情,只需要你去认真领会,反复记诵就可以了。这些问题,在人类历史上可能是一个问题,但是,在你的生命世界里其实未必是一个问题。也许,你的思想兴趣,根本就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些问题,而且对这些问题根本不感兴趣。

然而,在社会上,所有的问题都需要由自己提出来。即使是别人提出来的问题,你需要经过你的认真思考,反复体味,才能够真正变成你自己的问题。在社会上,每个人遇到的问题可能都不一样。这里带有个人的具体经历与独特体验。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常常因人而异。有些问题是因为你的认识角度而产生的,有些是因为你的视野与见识而产生的,有些是因为你自己独特的体验而产生的,到了社会上,在你的人生之路上,已经很少有普遍性的问题了。几乎所有喜欢动脑筋的人,都在提出自己的问题,并且在提出自己的问题的时候,都在不自觉地尝试着按照自己的知识经验与思维方式,以及价值取向给出相应的答案。这就是问题即答案的真正内涵。

因此,到了社会上,已经由学校的别人向你提问到你向你自己提问题,由教科书与教师给出标准与权威答案,到你自己去寻找适合自己生存的答案。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像那个古老寓言故事《小马过河》里的小马一样。遇到一条河,是过还不过?如果你去问松鼠,它会告诉你河非常宽,非常深,而且水流非常急,过河是一个风险非常大的冒险行为,而且还会举出它每年有多少同伴在这条河里淹死的案例来。道理与事实摆出来是那样确凿无疑。

可是,如果你去问水牛,水牛会告诉你,河水很浅,它每天轻松要过很多次,而且无论水多大,多急,都是很安全的。每个人在社会上都可能会遇到小马式的难题。无论松鼠还是水牛给出的答案,都不会是小马的标准答案。每个人都必须以自己独特而具体的生命方式去感受与体会自己遇到的每一件事情,然后给出自己的答案。

学校里的学习,错了,还可以再改正,直到答案准确完整为止,而且学校里的老师也都希望你是这样学习的,所以学校也一再给你重新学习与考试的机会。只要真正理解了,掌握了学校课程里所要求的那些知识与技能,学校就会对你开绿灯,而且丝毫不影响对你的学习水平的评价。

然而,在社会上就不是这样的。在社会上,每一件事情,你只有一次机会。做好了,则顺利迎接下一次机会,做坏了,则机会永远就向你关闭了。在学校里,你犯了错,还可以有改正的机会,在社会上,你犯了错即使改正了,人家对你的看法仍然不会改变。你有一次撒谎行为,就很难再获得别人的信任。除了你自己的父母,在社会上,几乎没有人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许多时候,你犯了错,都不一定会有人给你指出来,更不要说给你纠错的机会。如果自己悟性不高的话,这些错就保留在你身上一生,然后用这些错误去消耗你整个人生。逐渐演变成为一个失败的人生,痛苦的人生。

学校里的考试,除了开卷之外,考试的时候是不允许偷看的。即使是开卷,也是在规定的范围内与时间内抄答案。但是,在社会上,所有的知识信息都向你开放,图书馆有浩如烟海的书籍,网络上更是有无穷的知识信息,还有无数的人与无数的事情,都可能给你提供相应的知识信息,这些都要靠你自己去寻找,去选择,去甄别,去应用。但是,不像学校里那样,有标准答案与固定的对象供你去下笨功夫。学校基本上是一个封闭的认识系统,所有的课程都是设定好的。社会上基本上是一个开放系统,所有的问题与答案都要靠自己来提出,来得出。

以上,还只是在理性认识层面。如果放开更广阔的背景来认识,在学校里,数理认知能力与背诵记忆能力,基本上就可以保证一个学生是优秀学生,然而,回到社会上,这些数理认知能力与背诵记忆力的作用是非常低的。甚至智商到了社会上,都常常是最无用的素质。

是的,社会上远比学校里要讲情感与态度,在学校里,智商高的学生总是占优势,但是,回到社会,如果你的智商没有高到牛顿、爱因斯坦的话,左右你人生命运的常常是情商。毕竟社会上,人与人打交道的能力,直接决定了你人生机会的大小。有时候,你的才能都没有机会展露,直接就以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方式被堵在了机会的大门外。

最为重要的是,社会上对你学习能力的考验,常常是以综合的方式,而不是像学校里那样以分科的方式出现。这种综合形象的出现,你有时很难作出细致的分析。每个人在社会上都会给人一种综合的印象,有初步印象,也有过程印象,还有终结性的印象。有些人你是可以选择的,然而悲剧的是,更多的人是你无法选择的,而且必须与他们密切合作的,甚至那个你非常不喜欢的人,还可能是你的领导,天天盯着你,管着你,甚至破口就骂着你,这个时候,你还不能够骂回去,只能够自己把咬破的舌头往自己肚里咽。

因此,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学校里的差生,变成了社会上的辉煌者,也有学校里的优秀学生成了社会上的平庸者。当然也有学校里的优秀学生,成了社会上的成功者。但是,有一种意见是很有道理的:学校里的优秀学生,不可能担负起改造社会的重担。原因很简单:学校里的优秀学生,十几年的学校标准答案与权威意识之下,已经很难有原创的激情。

在幼小的年龄里被改造过的东西,是要伴随一个人一生的,而恰恰是在传统学校里无法适应标准答案与权威秩序的那些人,总是带着几份叛逆者的个性与桀骜不驯的气质,具备了百折不挠的坚毅气质,反而能够做一些创造性的事情出来。这也不难理解,世界上顶级名牌大学的创建者,几乎都是原来学校的一批叛逆者。像巴黎大学的叛逆者创办了英国的牛津大学,牛津大学的叛逆师生创办了剑桥大学,而剑桥大学的叛逆者又创办了美国的哈佛大学,而哈佛的一批叛逆的师生又创办了耶鲁大学……

我们对在校学生的评价,常常恨不得所有的学生都毫无保留,毫无条件地服从学校的一切管理秩序,也恨不得所有的学生都认真记诵教师课堂上给出的所有答案,然后取得高分,为母校争光,然而,事与愿违的常常是真正日后能够为母校争光的,可能反而是当年那些难理的差生,无意中他们保留了社会学习最为重要的坚毅品质,那种坚忍不拔的意志,那种独立思考的能力,那种强烈的保留自己个性的欲望,还有那些不愿意屈从权威,不喜欢盲从跟风的个性,在学校里,有了这些品质,都很容易将一个人评定为差生,然而,只要他们不跌出社会的底线,保持了正直的品格,这样的学生才可能是社会上的杰出人才。

2017年6月20日星期二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