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会犯错误并不是人的缺陷,而恰恰是人的优点

许锡良:会犯错误并不是人的缺陷,而恰恰是人的优点

如果一个人声称自己信仰什么,希望别人也尊重自己的信仰,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做出一个文明的榜样来,让人从你身上看到这种信仰与某种文化对一个人的熏陶作用的成果。人们认识某种信仰或者某种文化,不是从故纸堆里去认识的,而是从信仰与接受这种文化的活生生的人来认识的。一个动辄开口骂人,满嘴污言秽语、蛮不讲理的孔子信徒,怎么能够让人相信孔子的文化意义呢?传统要靠活着的人来展现。纸上的是死传统,唯有体现在人身上的才是活传统。当我们谈传统的时候,不要忘记了,我们自己就是传统,每个人的文明与尊严就是传统的文明与尊严。

一个人靠严苛的训练可能成为某一技能的行家里手,或者通过某一种艰难的考试,但是,终究因为失去身心的自由,他不可能会有强大的内心世界,不可能会有富有灵感的头脑,更不可能会有伟大的创造与发现。即使只是一只狗,靠了艰苦的训练,也可以训练出许多熟练的技能,也可以做出许多连人都做不了的事情,但是,狗不可能会有创造力。

许多人的教育热衷于把人脑训练成电脑而津津乐道,比如那些连一个标点也不会错的默写,连一个字也不会错的考试,那些总能够拿满分的学生,其实他们许多自由的心智已经被严重损坏了。人脑一旦被训练成了电脑,那么,他既不可能会有真正的电脑那样准确的记忆力与计算力,又不可能会有天生的人脑那样的想像力与创造力。应试教育就是这样把人变成脑残的。

会犯错误并不是人的缺陷,而恰恰是人的优点。只有会犯错误的人,才可能会有创造力。说教室就是创造出来让孩子犯错误的地方是一点也没有错的。电脑不会犯错误,但是即使最先进的电脑,也没有最愚笨的人有创造力。人一旦变成工具本身,而不是会创造工具的人,那将是双重悲剧。因为,作为工具,他的工作效率不如真正的工具,而作为人来说,他又没有真正的人的那种幸福与尊严。

所有的人类文明其实只是将人从作工具使用的奴役状态中解放出来。电脑工具的发明,其实才是真正开始了解放思想。之前人的大脑大部分时间是被当成最差劲的电脑在使用着的。人类将随着各种不同工具的发明创造,人类的教育将越来越凸显出作为非工具的一面。凡作为工具人的那些功能都将交给工具去做,人就只做人才能够做的那些事情——创造与发现。

市场是展示人类劳动能力与创造力的最好场所,市场不是人类发明的,而是人类社会生存本身的需要。只要不逆人性而为,有人的地方自然就会产生市场。因为,只有市场才会让每个不同天赋与才能的人得到充分的展现。儒家文化是逆人性的,自然也是打压市场的文化。一句“普天之下莫非…….”就把一切交易的可能性都消灭了。孔子的学禄耕馁,让中国人手脑分离,并且学会了以寄生为荣。说孔子是中国的罪人,其实是一点也不过份的。

说中国自“五四”之后让中国的流氓大展宏图,似乎中国之前都是正人君子当道。然而,随便拿出几个皇帝来,就是流氓的总代表。从刘邦到朱元璋,再到洪秀全,然后再到“五四”之后,算起来,二千多年都是流氓当政。中国为什么会有如此宿命?看这两千多年来都在尊什么,甚至独尊什么,其实就很清楚了。

每当我说到这样一个观点的时候,总有人站出来说:“你这是民族虚无主义,历史虚无主义”。其实是不是虚无,这只是一个事实判断,而不是价值判断。日本人写自己的科技史,二千多年时间里几乎都是科技引进史,那也确实是一种虚无,然而,这种虚无也很好啊。承认虚无,可以轻松上阵向他国学习自己需要的东西。既然我们确实没有,那就虚心认真学习呗,笑到最后才是英雄好汉——这是日本人的态度。你竟敢说自己民族虚无?你这是汉奸卖国贼,你这个数典忘祖的家伙,你不配做中国人,我们的祖先阔多了——这是许多中国人的态度。知道了这一点,就不难清楚,为什么日本人行,而中国人就不行。

2011年12月2日星期五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