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伟:作为家长,我所亲历的法国精英教育

刘学伟:作为家长,我所亲历的法国精英教育

刘学伟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旅居法国30余年。

看到观察者网在不间断地对比讨论东西方教育之优劣,本人作为一个旅居法国超过三十年,子女成功通过法国精英教育体制成材的家长,倒是可以介绍一番亲历。如果要先一言以蔽之,那就是:在法国,要想爬上教育宝塔尖,绝不会比在中国容易。

法国的精英教育制度,其实和中国现行的制度很像,那就是:“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这一点与美国常青藤名校那个难以捉摸的“综合录取”相比,倒是让中国人容易适应得多。法国的教育共和传统非常浓烈,三项原则高悬门楣:义务、免费和非宗教。

义务,很彻底。举个例子,假设你是偷渡的移民,本人没有身份,带着的孩子到了入学年龄,你随便拿一张比如住家的水电费收据证明你住在附近就可以到学校申请入学。相反,如果你的孩子到了入学年龄不上学,邻居可以举报,警察会找上门来。事实上,这里的入学率应当是100%。一些移民不关注子女学习,但肯定不会阻挠子女上学。童工?那是不可思议之事。让学龄儿童在街上游荡?那就更离谱。

免费,是可以一直延续到大学毕业的,且包括那些最著名的大学。当然收费的学校也不少,但那是一条为有钱人家的子女特备的只能通往“钱途”的捷径。膳食费用等都按家庭收入水平分许多等级,最低的当然是完全免费。每年8月份,政府还会为广大收入较低的家庭发放入学补助。数量明显超过必须。一些孩子多又对子女学习不上心的家长,甚至会挪用这笔补助去买其它东西。曾经有人提议不给现金,给只能在超市购买文化用品的代金券,却未能在议会通过,说是侵犯了公民的消费自由和家庭隐私。

非宗教在法国也贯彻得很彻底。哪怕是教会办的学校,学生也没有义务去上宗教课。事实上,法国人,尤其是年轻人,虔信天主教的并不多。家长选上教会学校,也就是冲他们更好的教学质量,基本没有宗教考虑。倒是犹太人也有初级的教会学校,他们的宗教文化传统由此传承。至于伊斯兰教,没有听说办有教会学校。他们的宗教教育如何进行得如此卓有成效,本人不清楚,也在本文主题之外,不予论及。

下面按学生的年龄,以一个家长的视角,来逐一论及法国的各级教育体制。

幼儿园、小学和初中

这里的幼儿园可以说完全没有教学任务,但在照看孩子的同时,也会教儿童养成正确的生活习惯,比如如何吃饭,如何穿衣服。还要学会有秩序地玩游戏,与小伙伴相处等。但绝不会有先去学习小学一年级的课程以便将来取得学习优势这样的任务。

法国的小学五年制,都是社区学校,就近入学,并无特别著名的小学,也没有需要住宿的小学。当然有教会办的私立小学,不过除了虔信天主教的家长,一般无人问津。富人区的小学由于经费充裕会更好一些。但法国人似乎并非从小学就开始拼教育资源。

法国的初中四年,高中三年。小学中学加起来,和中国一样,也是十二年。

从初中开始,就有重点学校出现了。也有更多的私立学校出现。到高中,到大学,私立学校就更多了。但是在法国有一个与美国或英国截然不同的特色,就是公立学校始终占据主导地位,有很多非常好的公立学校,最好的学生基本都能被公立学校收入囊中。法国能做到这一点,当然是花下血本。先具体介绍一下我儿子在小学和初中的放羊式生活吧。

那个时候,我们居住的社区是一个多种族混居的地段,就近入学的小学那就像一个联合国,各种肤色的儿童都有。下午早早就放学。从来没有家庭作业。孩子在家就是玩耍而已。孩子的生活过得真是快乐轻松,无忧无虑。那个时候我们到法国还不久,忙于自己站住脚跟,对孩子的教育,真的是关注不够。不过以他的天分,应付这里一直到初中毕业的功课,绰绰有余。到他上初中时,我们自己的事业开始发展,家也搬到别墅区,把儿子送到一所就在本地区的小有名气的教会私立学校。要交一点学费,实在不算太多。因为私立学校一样享受国家提供的教育经费。他们自己收的那点学费,也就是拿来锦上添花。

我儿子在那里的学习,和小学一样轻松无比。从来不做家庭作业。暑假两个多月,书包也是不会被打开一次的。上课的时候,经常望着窗外开小差,用老师向我们告状的说法是,上课的时候,他的心思经常“marcher sur lalune,在月亮上走路。”(这是一个形容人心不在焉的法国成语。)但如果把他叫起来答问,他总能答上,老师也没办法。有一年,他因特殊原因两次错过考试,被记了两次零分。我们作为家长去找老师理论,希望不计入平均分数。老师当我们的面一算,说即使这样,他的平均分依然是全班第一,让我们不要介怀。

在初中时,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语文老师出了一道作文题,叫做《从小以来,你得过的最好礼物是什么?》我儿子写到,他五岁的时候,父亲(就是我)送给他一台电脑。他如何把它的各个部分连接起来,接上电源,然后开始玩。他说那就是他从小以来得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老师给他打了一个很低的分数。我们看后觉得不合理,就到学校去找老师理论。老师说,孩子没有说实话。如果他把他得到这件礼物的年龄写成八岁,就可以的高分。我们告诉他,我的儿子其实已经留有余地。事实上,五岁的时候,我给他的并不是一台装好的电脑,而是一堆电脑零件。当然是我指导他把一台电脑装起来。那时候,他还没有桌子高,是坐在地上组装的这台电脑。当时老师的表情可是莫名的惊诧。

到了初四,(他们这里倒过来叫,这里指初中的一年级。)我们发现他的成绩一直遥遥领先,稳居全年级第一,就萌生了重点培养的雄心。从这时起,我们才开始研究法国的精英教育体制,寻找名牌学校。

我们发现,住在巴黎,哪怕是近郊,都可以享受许多的特权。最主要的特权就是,法国最好的高中一多半都在巴黎。而高中学生并未成年,还是要就近入学的,因此一般住家不能离学校太远。在高中阶段,法国公立学校的住宿位置非常稀少,除非你成绩极为优秀,又家居外省,最好还要家境贫寒,否则你无法申请到住校。

在法国巴黎有两所在世界上享有盛誉的公立高中,分别是路易大帝高中(Louis le Grand简称LLG)和亨利四世中学(Henry 4)。这两所学校在欧洲的声誉,就像北大、清华在中国一样,当然它们只是中学。大概就跟英国的伊顿公学、西敏公学齐名。但是它们是不收学费的,唯分是取的免费高中。

在法国读到初中毕业后,国家并不会组织统一考试,因此各个学校的分数是完全无法通约的。LLG和Henry 4 招生办的老师告诉我们,只要你的孩子在所在学校是头名二名,就可以把材料递上来,我们自然知道那些不同学校的一、二名之间的差异。学生除了提供平时成绩,唯一比较特别的是要自己亲笔(不能用电脑打印,学校说通过笔迹,也能观察学生的心性。)写一份申请信,内容是:你为什么要申请上这所学校,将来准备从事什么职业。你要努力展现自己的野心,还要说得头头是道。这样的高中和中国的特色大学(比如艺术院校)一样,也是头批招生,头批放榜。我们为他投报的偏重文科的亨利四世中学并没有录取他,可能是因为他的文科成绩不如理科理想。孩子天性随意,不看重分数,不喜欢的功课比如化学和生物就不上心。

熟悉教育的人都知道,仅凭考分选取学生的确有很大盲目性。分数与能力不符的现象永远都会有。但是如果不凭考试分数,事情就会太复杂,在基础教育中,比如人人面试就完全不可行。不过法国人也有很多办法来弥补这个明知的缺陷。

关于排名,法国从初中就有。成绩单上标明每门功课的分数和总分的班级排名。还有条形图画出每门课和总分的分数分布情况。最后毕业时的分数还有全年级的排名。各个学校,高中、大学的排名那是应有尽有,蔚为大观。比如哪个预科学校毕业生都考取了那些精英大学都会有详细数据。预科以后考精英学校的数万学生的分五个等级的大排名,也在网上公布。总之,他们是把排名这个功能运用到了极致。

高中阶段

所幸的是,理工科排名还在亨利四世之前的大路易高中垂青了儿子。他也不负所望,在这所学校里取得了相当不俗的成绩。

开学第一课,校长讲话,我们都去听。记得最清楚的一段话是:“你们都是花中选花选来,在你们原来的学校,你们都是第一第二。到了这里,一切都会重新排名,很多的第一第二,就会排到中游下游,甚至最后一名。但是我们不会放弃你们中的任何一名,我们会力争让你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能以合格的成绩毕业。”如果用我们中国话说,那就是:“这回的秤杆上有了秤砣,多少优等生都会变成劣等生。”

从理论上说,这两所高中都做到了这一点。他们的高中毕业生,都能100%地通过国家组织的高中毕业会考,取得业士学历。如果哪一年,这两所学校,有一两个学生通不过业士考试,那可就让整个学校蒙羞了。

这两所学校都有数百年的历史,比如LLG,那就是从路易十四的时候就开始了。这位雄才大略的国王还亲自到这所学校视察过。在校长办公室里,留有一张描述他来时情形的巨幅油画。我没有进过这个办公室,但在他们学校的宣传画册上看到过这幅画。数百年来,法国的精英人才,包括总统、部长、各业领袖,40%出自LLG,40%出自Henri 4,出自其它学校的,全部加起来占余下的20%。LLG在高中阶段一个年级有8个班,一个快班(人称“大头班”),6个中班,一个加强补习班。我儿子在高中三年,够格上中班,在班上一直排名前三。

这个学校的学习风气自是极好。人人都很优秀,个个都很努力,没人抽烟,没人喝酒,没有调皮捣蛋分子。唯一要忧心的,就是功课不能落后。儿子自然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吊儿郎当,得起早贪黑,每天做功课到很晚了。不过他还是能抽出不少的空来玩电脑,也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了他做到门门功课都优秀。

由于这是免费的公立学校,除了买饭票,我们并不需要花钱,就是出一些钱,通过网络找一些顶尖学校的大学生给他做过一些课外辅导。他说,那些都没用。但我们也就是花钱买安心了。

还有一件事我要解释一下,就是他从五岁就开始玩电脑,到了上高中时,对网络之类的东西,已经很有心得了。我们家里,公司里的网络,到LLG的电脑俱乐部的网络,都是由他架设。公司里遇到了技术难题,都叫他回来解决。我的一个真正的高级电脑工程师的朋友看了他15岁时为我们公司架设的网络之后说:“他已经是半个工程师了。”

他在五岁以前,玩lego玩具。五岁以后,就玩电脑。一直心无旁骛,专业思想,可是绝对巩固,从无动摇。但他并不像太多的孩子那样迷上电脑游戏。他用电脑玩了些什么,我们并不清楚。总之我们看着他不让他迷上游戏就是。

而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直到大学毕业甚至三十四岁,都没有想好这辈子做什么,还在不同的专业职业之间跳来跳去,自然会浪掷很多的青春和金钱,也让自己的职业成就大为受限。因为一辈子专攻一业和和东一榔头西一棒,所能取得的成就,显然大不相同。

这里并不像美国,必须要有很多的才艺和社会活动资历才能考上好大学。因此中学时代学生除了参加一些学校的社团活动,也就是一心只读圣贤书,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他们一个班有40个学生。其中华裔占四分之一。要知道,华裔学生的在全部大巴黎地区同龄学生中的比重,只有2%,这就是12.5倍的超常比重了。

到了高三(这里也是倒过来称高一),对于优秀的高中生来说,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报考大学预科了。

大学预科

这里还得解释一下法国高等教育独特的双轨制。法国高中毕业举行全国会考,有85%的学生可以及格,获得业士学位。业士学位获得者中90%的人便以此为资格,向各大学申请入学资格,一般都会被录取。而另外的大约10%的最优秀的业士则会选择进入预备学校学习两年,然后参加极其严格的竞争淘汰式考试,最终进入为法国培养精英人才的工程师学校和商校的人就更少了。

法国的业士成绩分四等公布。分别叫做très bien、bien、assez bien和passable,译成中文就是特别优秀、优秀、良好和及格。前三等也就占全体业士的10%左右。其他90%的人,也就是以及格成绩毕业。而这些有好评语的学生,就有资格去申请上预科了。

这类精英学校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叫做Grand Ecole。直译就是“大学校”。这个名字真是取得莫名其妙,因为这种学校的规模通常都只有几百人,每个年级,就招一两个班,不会超过100个人。而普通大学的规模都是以万人计。而国家提供的办学经费,按人头算,精英学校则在普通大学的10倍以上。

预备学校都戴帽在一些最有名望的高中之上,拥有优先招生的特权。报名从每年的1月份开始,录取最迟在7月份结束。国家为它们组织一次提前的统一招生(不过国家并未为它们组织提前高考)凭高二三个学期(法国一学年分三个学期)和高三头两个学期的成绩,共五份成绩单加上学校的评语作为录取的依据。

从2003年开始,为法国精英学校培养人才的预备学校统一招生,实行了在精英学校的统考中成功施行数年的新办法,利用现代网络技术手段,减少高分低就、中分落榜等现象的发生。

2002年以前,录取的流程与中国现行的高考类似,学生准备一份材料,填报最多6个志愿。学校签注意见后,由招考中心组织按学生志愿的顺序,从第一到第六依次投档。每一个学校可保留档案15天进行研究,若不录取则档案转到下一个志愿学校,直到最后一个志愿,若都不能录取,则该生落榜,但最后还可以去报考普通大学。

这个制度的最大缺陷是,恰到好处地填报第一志愿太过困难。报低了当然可惜,但报高了则不但第一志愿不被录取,第二志愿已成第二轮,若是好学校人家大体第一轮就已招满,就很可能轮到高分垫底甚至中分落榜了。

以下是从2003年开始实行的新办法的实施要点:

一、从1月7日开始到3月20日止,学生就可以在互联网上向他感兴趣的学校申请报名表。每一个学生可以在两个专业方向上各申请6所学校。学生同时准备一式12份材料(内容为成绩单和学校评语复印件),然后通过就读的学校把材料同时转给填报学校。每一个学校就可以立即开始研究所收到的每一份档案。

二、从4月22日到5月21日,学生填报一份总报名表,把12个志愿依照自己中意的顺序排序。这时可以取消其中的若干志愿,但不能再添加。

三、6月3日到6日,全国招生办公室在互联网上放第一榜。通知学生第一轮填报的12个志愿中,依自己排定的顺序,列出愿意接收该学生的学校的名单。这时,每个学生有四个选择:

马上接受第一榜的结果;保留第一榜招收的机会,同时等待更靠前的志愿的第二轮放榜;放弃第一榜的结果,等待第二榜是否有更好的机会;放弃所有的志愿,不再竞考预备学校。

四、最后,招生办还会放出第二、第三、第四榜,以替补前一榜因有人放弃而未招满的学校生源名额。

这个新办法的改革使得学生能同时向所有的志愿投档,而校方根本无从知道学生报考了哪些学校,也不知道本校是该生的第几志愿,当各学校按照自己习惯的方法给学生排序后,把录取名单报回招生办,招生办按学生的志愿顺序用电脑对号入座,那些最有名望的学校大体都能如愿以偿,把最好的学生拿走。二流以下的学校则必会发现那些它们原本最中意的高分考生原来没有把它们学校报成前几位志愿,因此不可能来本校上学。因此它们只好降低分数线,再发第二榜。对那些第三流第四流的学校而言,则要等到第三榜,第四榜,直到招满为止。

对学校而言,新办法有利有弊。最明显的弊端是必须处理的学生档案量大大增加。越是名校增加量越多。不过既然是用电脑处理,再多的名录,又能让机器多转几分钟呢?第二个弊端是,哪怕是对第一流的学校,第一批录取名单公布后,也会有不少学生不来。这个办法对校方的最大好处是,能找到水平更整齐、也更有意愿的考生。

对学生而言,这个改革的好处就更多了。第一,可以壮起胆子去报考以前生怕够不着给摔下去的好学校。因为即使它不录取也不会妨碍其它学校录取。第二可以同时报考数所声望相当的学校。第三,第一榜中如果名次靠后,还可以耐心等待,在第二榜第三榜第四榜中,由于别人的放弃,很可能有机会更上层楼。

在正式报考预科之前,老师都会根据这些优秀学生的实力、偏好等综合条件,对学生做出十分确切的报考指导。这个指导意见,通常都十分精准,八九不离十就会变成现实。

我儿子由LLG保送上了本校的预科。他当然也经过了上述程序,但都是形式,因为早已说好,第一榜第一志愿就会录取了。

LLG的大学预科,与它的高中本部规模相当,更加鼎鼎大名,LLG出身的高中毕业生,都只有1/3能进入本校预科,而且在预科中成绩并占不到优势。余下的名额1/3来自法国其它的高中的最优秀生,1/3来自世界各地,包括中国。

这个预科由国家统一规制,分数学物理(简称MP)、物理化学(简称PC)、和其它经济文化类好多个专业。其中只有最最顶尖的学生,才有资格学第一分类数学物理(MP)。我儿子有资格进入LLG的MP专业,但在里面的学习成绩就是中游了。这里是法国第一预科第一专业,集中的是全法国甚至许多欧洲和北非国家精锐学生。前面说到,在高中阶段的LLG,亚裔还占强大优势。不过一到预科,这个优势就荡然无存。他所在班级50个人中,就只有1.5个亚裔了(那半个是混血儿)。

在这数年之中,他每天夜里都在凌晨1-2点之间才能睡觉,而早上6点40分就得起床,然后坐地铁赶20公里路程去学校上课。其艰苦的程度,绝不亚于中国的高三,而且是好几年。我们当然给他反复说中国的谚语:“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他在LLG呆的时间,比哪个学校呆的时间都长,学到了极多让他终身受益的东西。他除了读书外,还积极参加社团活动。到预科时,凭着超常的技术实力,他曾同时担任电脑俱乐部、摄影俱乐部和各俱乐部联合会的三项主席。如果是在美国,要考常青藤名校,这个资历会很有用。但是在法国,用现在中国通行的网络用语就是,然并卵,他考取工程师学校凭的全是考分。

精英大学

法国最好的五大精英名校,是 Polytechnique(多种工艺学院)、Ecole Normal(高等师范学院)、Central(中央理工学院)、Pont et Chaussée(桥梁和公路学院)和Mine(矿业学院)。每个学校一年只招两个班100人左右。

法国中学生每届有60万人左右,其中只有10%,大约6万人就读各类预科。两年以后,国家为预科生组织专门的全国统考。这个统考按水平分为五个联考。最高的一个联考由上段所述五个学校联合主办,然后等而下之。之所以要有五个联考是因为这个宝塔尖太尖。6万人若都参加第一个联考,有太多的人会得0分。若都参加最后一个联考,则有太多的人会得满分,因此无法给成绩合理排序。一般而言,学生按自己的水平选两三个联考参加就行了。

法国的精英学校共有数百所,最顶尖的规模都只有数百人,目标是培养领袖级人才。次一等的规模可以达到一两千人,目标是培养仅次于领袖级的最高级人才。专业则大体分三个方向。占比高达80%的是工程师学校,就是工科。这类学校一贯能拿走绝大部分最优秀的学生。而且其中最优秀的基本上都是去国立、免费、甚至倒付奖学金给你的最好学校,但你必须要有足够好的分数才能考上。第二类是商科。这些学校都是私立,都需付费,按等级每年八千到一万五千欧元。不过你只要考得上,都有银行愿意提供助学贷款。第三类是纯理科和纯文科,包括政治外交。理科院校以巴黎高等师范为代表,它能招到全法国最优秀的理科尖子,和多种工艺学校一起,这两所学校不仅不收学费,还要给每个学生发放不菲的工资。唯一的条件还是要高分。法国的政治人才主要靠两所学校培养。第一所是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 Po)。这个学校规模很大,还有多所分校。超过了一般精英学校的规模。主要培养的是本科生,是法国各级公务员和外交官的主要来源。第二所是国立政治学院(ENA École Nationaled’administration)。那都是博士级别了,学生都是已有若干年从政经验的优秀年轻官员,其性质十分接近于中国的中央党校,培养的那就都是实打实的政府高官了。反观美国,似乎根本没有这种类型的学校,也不知道他们的官员都是从哪里来的,标榜的学历,好像就是哈佛了,但那是一所无所不包的综合大学。

为了陪儿子去设在多种工艺学校内部的第一联考的考场,我们驾车去了该校的校园。虽然远在巴黎南郊,但的确是个世外桃源。数所不高的教学楼宿舍楼分布在大片绿茵中,教员们则是一家一栋小楼,围绕着教学楼分布。依照当时他的成绩排名,知道他极难有机会进这里,可能我们这一辈子也就有这唯一的一次机会进这里了。这所学校军事编制,每人发有军装和佩剑,参加军训。每年的国庆游行,都会走在军事方队的前列。那种荣耀,真是万人欣羡。

第二,尤其是第三场联考的规模就大得多。记得第三场考试的仅一部分在巴黎东郊的万森公园中举行。黑压压有大概两千人。放眼看去,90%以上都是深浅不同棕色头发的欧洲人。余下的多数是黑发白人。是犹太人还是阿拉伯人就无法凭外貌分辨。再次是黄种东亚人。数量实在不如我期望的多,而黑人就更是凤毛麟角了。

总之,在欧洲,亚洲人已经很努力,很出色。但是比起在美国的亚裔,还有很大差距。我想,这个差距在旅欧的亚裔的努力下,会在以后的一些年头明显缩小。

我那儿子选了前面三个联考参加考试。在第一个联考中,排名1000上下,在全体同届考生中,已经是前0.15%,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那五大名校就与他无缘了。

早在高中毕业时,他在LLG时,他的数学老师就告诉我们:“你儿子的实际工作能力远强于他的读书考试能力。不用担心他的考分稍差。他会有一个极好的职业生涯的。” 事实证明,这位老师说得一点不差。我们当时也是有这样的预期。但看到他的考试成绩不是真正一流,自然还是不会开心的。

我儿子实际考上的是法国所有电脑行业的工程师学校中排名第二之Ensimag(École nationalesupérieure d’informatique et de mathématiques appliquées 国立高等计算机与应用数学学院)。

这个学校坐落在紧靠阿尔卑斯山的名城格勒诺贝尔(Grenoble)。该学校的内部运作我们知之甚少,只能重点介绍我们还能观察到的他们这个制度的一大特色,就是组织大量的到企业中的深入实习。

从上Ensimag开始,儿子在我为他提供的大量实践机会中积累的经验优势再次显现,而他的相对劣势比如文科生物化学等都不再学。他很快在学校崭露头角。工程师学校的学业一共三年,他第一年就当上了学校的学生示范企业中的技术部长,同时在学生宿舍区的(600个床位,600台电脑)的网络管理机构中凭水平当上了首席工程师。在二年级时,他甚至主持制定了这个 600台电脑网络的技术改造升级工程的全套设计。到头来,这套方案,让宿舍管理当局拿去转让给了一家专业公司。他们的考虑显然是这样,学生们吃的是流水席,过两年,这一届学生走掉,哪里再去找一个和他一样够水平的学生来自行主持这个600台电脑的网络?他主持的网络得到学生们的超级拥护,以至有300名学生联名写信给更高当局,要求由他为首的学生团队而不是那家专业公司来负责这个网络升级工程。

一年级毕业之时,儿子就已经以自己的创意竞得了一家美国互联网巨头公司的一个外包程序编制权,暑期3个月就在家中工作,也挣到了好几千美元。

他还参加过数次有关Linux的国际学术会议,甚至有份在会上就自己的课题发言,据说还颇受欢迎。说给业内的人都不相信,因为他还只不过是相当于中国大学3-4年级的学生而已。

这第二年的实习,时运不好,竞争加剧。就是Ensimag的学生,也有一多半都只能找到国内的企业去实习,有些甚至是免费的,就是有实习工资,也都十分有限。我儿子还是到这家公司申请实习。申请过程长达两个月,前后经过5轮电话口试,5轮淘汰,儿子终于胜出,自然绝非幸至。总之他拿到的是他们学校本年度,本专业的最高实习工资。而他这年实习的总评语竟是Super Star!

第三年他在这家公司的实习,长达半年之久。他做出了很杰出的工作,独自挑头一个项目。在最后的总评中,几乎所有的分数都是满分。

那年9月,他还在Grenoble的Ensimag参加了自己的硕士论文的答辩。事后他告诉我们,主持答辩的老师认为他的程序编得极佳,但论文的撰写不合规定,主要是没有开头结尾和足够数量的引文脚注,就是一个赤裸裸、光秃秃的程序。最后给他的成绩居然仅是及格。我儿子认为只要编得出好程序,那些形式主义的东西都不要紧。他说:“我只要真正的分,白给的不要。”

他的这种特立独行,自负狂妄,已经让他,后来也还让他栽过好几个不算小的筋斗,然后才懂得收敛一些。更多的他与这家公司有关的其实很精彩的故事,就不在这里说了。这里只补充一句,还是经过种种周折,他终于如愿以偿,到这家公司当上了工程师。

欧洲一样存在严重的高端人才流失

可以说儿子从高中开始就接受了全法国几乎最优秀的公费教育。在快要毕业时,我很明确地看到,他毕业后一定不会留在法国工作。我曾问他,你就这样拍拍屁股离开法国,不觉得有些愧疚吗?他说了两个理由。第一,法国的任何法律都没有限制像他们这样的人毕业后立刻离开法国到外国就业。他这样做是完全合法的。而且欧美国家互相培养高端人才,早已成为惯例,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第二,法国为高等科研人员提供的个人待遇和科研经费都远远不是世界一流。法国的科研人员似乎得把一半以上的时间花在争取有限的科研经费上。事实上,一毕业就离开法国的高端人士多了去了。当然也有人喜好法国的福利制度和极多的假期,宁愿少拿工资也要留在法国。我也不能否认还有许多人才应为热爱法国而留在法国。否则法国也保不住世界最发达国家之一的荣衔。

看来高端人才流失的现象也不仅是发展中国家才有的专利。或许法国可以这样安慰自己:我们总还是为这个地球村培养了一些有用的人才,他们反正跑不到地球以外去。这样当他们有重大的发明创造时,我们也总是可以间接得益的。比如互联网,不管它是被那些科技精英们在哪里发展起来的,不是全世界的人都得益了吗?

关于免费经济新哲学

下面我还想讲讲我儿子的人生哲学。

从高中开始,他就迷上了免费操作系统Linux。我们曾经很担心,这个免费的系统,将来能给他提供足够大的饭碗吗?在他上预科时,我们曾认真地讨论过这件事。他给我们的解释让我大开茅塞,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们这一代以前的人所没有过的人生哲学。我曾和他说,“居里夫人放弃专利,结果到头来还得向利用他的免费技术发财的资本家祈求资助去购买一克镭。” 我儿子回答:“可是她现在住在先贤祠!” 这并不能让我信服。他又说:“你知道什么叫‘Economie de(of) Don’ 吗?”我说不知。他开始解释。Don就是捐献物。比如献血就叫Don de Sang(blood)。Economie de Don就是免费的经济,不是用钱来计算的经济。我说:这不就是慈善事业吗?那永远都只能是正常经济的一个附属物。他说不是这样,免费经济的最杰出代表不是慈善事业,而是Linux。Linux的精神不止是免费,还有自由开放。英文free就有这两层意思。自由开放是说源代码完全公开,没有版权,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和自由修改增加,这修改增加的部分依然要遵守免费、自由开放两个原则。

这似乎不符合“人(或企业也一样)总是要谋私利的” 这个人类社会的万有引力定律。可是事实是,Linux系统不仅在社会上站住了脚,且已经对以Windows为代表的传统商业模式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在服务器方面,它甚至占据了超过半壁江山。那么谁为Linux的研发提供经费呢?是以Google为代表的各大商业公司。他们出钱发展基础系统,研制应用程序,再和另行研发的自然不会再 free的相关硬件、维护服务等一起打包出售。这样就绕出了free的陷阱,但是还是提供了一个和Windows系统完全不同的免费自由精神。

相信大家都注意到,自有互联网以来,世界变了一个大样。无计其数的以前价值不菲的服务现在都变成了免费,或近乎于免费。这就是Economie de Don为人类提供的伟大变革。比尔·盖茨的Microsoft之所以被排挤在这个互联网的主流之外,就是因为它至今还没有足够领会Economie de Don这个新经济形态的精髓,否则它的Windows和Office决不会卖那么贵,世界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盗版。事实上,所有的Linux精英都在以Google、IBM、Sun等为代表的大公司或甚至同时在著名大学任职。他们都有不菲的收入,根本不用担心没有好饭吃,牺牲掉的只是一部分资本的利益,而得益的则是广大消费者。

我儿子想要去做的,就是这个Linux或Economie de Don的精英。在为人类提供免费或低价的有效甚至优秀的服务的同时,并不需要牺牲自己的个人利益。请注意:与古往今来的所有经济形态不同的是,这个免费经济新哲学,显然缩小(旁路bypass)了人类创造的数字上的GDP,但是它同样显著地增加了人类的实际乐利。(想想你从互联网中得到多少利益,你又为它支付了多少费用?比如:E-Mail、IT电话、网上阅读、BT下载……利/费两者之间有比例吗?)

我甚至不由得想到了中国古人的梦想:“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 中国古文中还有一个词,叫做 “民胞物与”。这些境界太过崇高,实在不像那些最多也不过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所能服膺的,然而他们真在践行。他能在大多数人意识到有这么一个哲学或新经济模式存在之前,就领悟到这个哲学或经济模式的价值,还是很不容易的。

从这里,我还生发出一些更远的政治想象。即社会精英与普通民众的关系,甚至民本与民主的关系。这个免费经济模式,显然是由那先不过几个,至今也不过几百个几千个Linux精英在推动,直到今天已经有了如此巨大的规模。这回广大民众实在只是在乐不滋滋地被动地享受着精英们提供的巨大利益。我相信,消费者(包括个人和企业)谁也没有事前幻想过—或为之斗争过:国际长途电话,或海量的传真,应当免费。然而这在今天却成了千真万确的事实!这和比如福利经济在左派民众的长期斗争中成长截然不同因为它很民本(为了人民)却很不民主(人民并没有在其中做主)。

总结

现在我可以把法国的教育体系和中国的、英美的做一个综合的比较了。

西方国家的直到初中毕业的教育体系,我觉得实在乏善可陈。最大的问题是太过松懈,太过放羊。那些所谓素质教育、快乐教育的说辞都经不起实践的考验。中国的孩子无论哪个年龄段出来,到西方国家的学校学习,都普遍显示明显的竞争优势,这是中国教育尤其是中小学教育制度效力不差的铁证。PISA测试和那个BBC的纪录片已经说得很清楚:“中国的学生的水平,平均比西方的高三个年级。” 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妄自菲薄。

在LLG时,为了给我儿子开小灶,我们曾想到旧书店去给他买习题集,向他的老师征求意见。老师说:“你就去买七八年以前(换算到今天,就是十几年前)的教程就行。这些年来,数理化的课程难度在不断下降。现在的学生,已经完全做不出来当时的题目了。”

这就是对西方快乐教育效果的一个明确的实证,也是对西方整个形势的一个太过形象的、严酷的隐喻。从高中阶段的教育开始,西方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实行了双轨制。平民和精英走完全不是一条路。在这方面,法国搞得最制度化。具体情形已如上述。大家应当看得到,这个精英教育的方式,并不是快乐教育那一套。

当然唯分是取也有很多漏洞,但是这显然最公平也最可行。所有的漏洞,也都有办法弥补。比如我儿子的好些重要考试的分数并不理想,但这并没有妨碍他被保送进LLG的预科,虽然他没能进一个最顶尖的精英学校,不过最终也并没有妨碍他找到一份好工作。

我的一个亲戚的孩子也有类似的经历。他的初中成绩全年级第一,但申请亨利四世学校被拒绝,然后被分到一个很差的学校。家长持成绩册抗议,被改分到一个好得多的学校。一年以后,他再次在该校取得全年级第一的成绩。他拿着新成绩再次去亨利四世扣关。这回“芝麻开花”,让他插班进去。在那里一年以后,取得班上前三的成绩,并被选为班长。今年他满18岁,以特优成绩高中毕业,放弃本校推荐读预科,直接去了巴黎政治学院。

相比之下,美国式的“综合录取”实在太过复杂,太过主观。尤其在中国人口众多,教育资源有限,且人情关系如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的具体国情下,根本不可能普遍公正地施行。

法国用公费办出那么多一流的精英学校,完全不要钱,就要分,这是一种比美国的学费高与天齐的精英高教制度伟大得多的共和精神。在这里,平民百姓的子女,只要够聪明,够努力,就不会被钱挡住前进的道路。这一点,我觉得中国学得不错,或者还可以多学。

法国的教育制度还有一个极好的地方就是看重实践。从初中开始,就要求孩子出去实习一周。到高中、大学就更多。比如医学院的学生,有一半的时间都要在医院里度过,完全不是只靠死读书本知识就可以拿到文凭的。

其实法国,乃至整个西方的学校,还有一项中国需要学习的重要东西,就是他们的公民教育,相当于中国的政治课。他们关于意识形态的灌输也很猛烈,但并不生硬。可能还是他们那一套更加的周延,简单地说就是更有软实力。这里的孩子长大以后,几乎个个都对那一套心悦诚服,不相信外面还会有更好的价值观体系。当我向他们解释我观察到的这套价值体系的诸般漏洞时,他们都普遍表现出一种充耳不闻(夸大一点就是被洗脑后)的状态。虽然眼下西方的经济如此艰困,也一点也没有动摇他们的意识形态的稳固性。这一点,值得深思。

不过,价值观也真的不是仅来源于学校和家庭,因为社会不停地变化,可以向好,可以向坏。我要补充的,就是这里也有世风日下的倾向。比如我的一个朋友的妻子告诉我,她的已经成年的女儿告诉她,将来她一定不会要孩子(结不结婚就不知道了)。理由是:“Enfant, c’estchiant, comme moi.”这个 chiant 是一个字典上查不到的口语形容词,意思是烦人的和令人不快的。这句话译成汉语就是:“孩子,这是一个烦人的玩意儿。”尤其是她的那后半句:“就和我一样。”真有表达力,但是让我震惊莫名。

至于独立思考的精神,我觉得在初中以下根本没有多少用处。那些知识哪里还需要你去独立思考。简单的勾股定理,有哪个初中生可以独立思考出来?或者初中就要学的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就是到了大学,又有谁可以独立思考出来呢?样样都要独立思考,你还需要课本做什么?当然到了高中,到了大学,尤其是到了研究生阶段,独立思考就越来越重要,甚至无比重要了。在这个方面,中国的从高中开始的教育体制,的确比较薄弱了。

我觉得,中国也应当向法国学习,搞更成规模的双轨制,这样好钢用到刀刃上,肯定更有效益。才能一般的人,也可以学到谋生的足够技能。

现在我再一次引用我的那段“低山浅水说”,作为本文最后的哲学结论。

我们可以把人类社会的真正平等比配成物理学上的热死寂。在那里一切都会失去动因,而绝不会是一个理想社会。当然笔者也并不反过来认为的经济、社会和政治不平等越大越好。笔者认为理想自然在自己一贯主张的中道,在取得一个理想的,合适的差距。这样才可以得到效益和公平的最佳折中。经济共产主义和政治共权主义都认为人类发展(至少理论上)的终点应当是绝对的平等,即使是实际上终究达不到,也要努力无限趋近。就是说:所有的山都要尽量地搬走,填到海里去。理想境界,终极目标,就是一马平川。笔者认为这个发展的理论终点是达到一个最恰当的动态均衡。在那里,适度的其实还是相当大的差距才是理想模式。山不要太高,水也不要太深。但必须有山有水,错落有致,水要有处下泄,人要有处攀登,才会是一个现实的、美好的人世间。

教育如此,经济和政治亦如此,人民全体拥有全部的政治主权,拥有全部的财产主权。但这种拥有事实上并不可能也没必要变成“算术平均”。当然政治主权的过度不均衡,同财产主权的过度不均衡一样,也不符合全体人民的长远利益。教育权利也是如此。我们要追求和掌握的,是那个恰到好处的相对的均衡或不均衡。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