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别让你的孩子成为巨婴

许锡良:别让你的孩子成为巨婴

——在佛山悦谷教育社区家庭教育沙龙上的发言

尊敬的各位爸爸妈妈,大家辛苦了。今天是星期天,大家放弃了宝贵的休息时间,让我们有这个缘分,相聚在悦谷的学习沙龙。

刚才,我们看了视频。林妙可这个案例,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林妙可在08年的时候光彩夺目,可以讲是万世瞩目。但今天,林妙可已经两次被分别被北影和戏院刷下来了。这个视频是她应考之前的一个采访,我们可以看到,她确实跟九年前有非常大的差别。

从视频来看,她现在变得的确不太具备一个一流艺术家、一流演员的角色。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呢?我认为,这里面蕴含了很多的亲子关系、孩子成长规律的奥秘。这里面,我认为存在着一个误区是什么呢?孩子过早被关注,过早地被抛到一个万世瞩目的舞台上来了,成为社会过度关注的目标。

成为这样一个目标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孩子的成长过程,需要一个慢慢地自然涵养的过程,她的生命成长需要一个静静的自我成长的空间。一个孩子,一旦过早地成为一个万世瞩目的目标,她整个生命成长的生态都被打乱了。自此之后,这个孩子,从小就活在别人的眼光中,凡事都喜欢投其所好,而没有了自己的个性和主张。一个孩子从小就失去了童年的天真、好奇、烂漫与丰富的想像力,那么这个生命就意味着没有充分打开的机会。这也是我十年前就撰文坚决反对人造神童的内在原因。

大家知道,无论做什么事情,要成就精英人才,要做出杰出成就,都要有过人的地方。有过人的地方,无论做什么,它一定有一个共性,这个共性就是要有自己的主张,要有自己的个性,用英文来说,就是要有自己的idea。你是谁?你要做什么?你有什么样的意志?童年的经验为一生奠基。生命之花需要慢慢绽放。去活出属于自己的独特个性来。

但是,林妙可是活在这样的一种情境下,她完全活在别人的眼中,按别人的意志,看着别人的眼色来说话、行动。而且一直都在用乖巧的方式和形象去讨好和她相遇的每一个人,特别那些有权威的人:领导、家长、师长,以便获得他们的认同与赞扬。

这样的成长,孩子在很小的时候,是很讨人喜爱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身份已经发生了改变,身体已经发展了,但是心理还是停留在八九年前,甚至几岁时候的那个样子。那时的表面辉煌容易给她造成一种错觉,希望自己永远都不长大,都按照那时的模样生存下去。这就是心理学上所说的“巨婴症”。理想、自主、责任、担当和坚毅的品格,在这里没有得到有效的培养。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我们也看到,类似的案例很多,比如前几年的李双江。他的儿子叫李天一,我常常开玩笑说,他这个名字就没有取好。“天一”——就是天下第一的意思,这个可怜的孩子,一出生就被赋予了太多太多的期望。因此,他也是从小上电视台,在万人瞩目中频频登台亮相,而且全家去全国性的电视台介绍他们的教育方式。但后来,这个孩子在16岁那年,就走上了犯罪道路。

这里面蕴含了什么奥秘呢?我想,这里面暗含了亲子关系、孩子成长的一些规律,这些东西往往是我们的盲区,这些盲区是值得我们去探讨的。现在看来,我们家庭教育的偏差就在于过早地开发挖掘他们智力与才能的一面,但是,他们的情感、态度、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及人己的处理,学会平等礼貌待人,学会尊重人等方面却被忽略了。

今天的话题从这里开始,我先开个头。今天的沙龙是大家共同参与的,我们只是引话题,做个点评。

我们在座的有些父母是非常成功的,有非常多的成功教例。比如今天在座的,我多年的好朋友、421医院的龚俊梅博士、龚医生。她的孩子一直就非常优秀,我们从教育孩子出发,很多年就一直这样走过来的,她的孩子从三年级开始,就邀请我去关注、去指导。其实,对我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等下,我们可以请她谈一谈育子方面的经验。

我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家庭里的辅导员,还有两个侄子侄女在我家,我自己的孩子今年六岁,幼儿园还没读完,接下来也是漫长的人生的探索过程。这里的学问是非常大的。

做父母、做优秀的父母,永远没有尽头,谁都不敢说自己是专家。但我有一个底线,我觉得我的孩子,不希望他的成长过程被过早打扰,希望他能够按照他自己的生命轨迹去走下去。我要教给他的只是一直守护在他身边。守护什么呢?守护底线!比如说,哪一些是待人接物的起码的文明礼貌、还哪些社会的底线,哪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一定要纠正的。底线的基础上,再谈谈自由发展他的个性。

我觉得,先让他成为一个平凡的幸福的人,关注他的身心健康,学会为人处事。一些基本的做人做事的原则是要在生活中,通过具体的事例来教育他的。至于将来他有什么成就,会有什么发展,能够成为什么专家,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们作为父母、作为老师的,不可能培养天才,培养神童。但是每个人、每个学校、每个父母、每个家庭,都有能力培养一个正常的、健康的孩子。

这是我的一点感想。我不能说太多,我们还有这么多的专家。刚才黄杰老师讲到这个话题,我也说几句。

我觉得,首先,亲子观非常重要。不要把孩子当成自己的私产,也不要把孩子当成累赘,孩子应该是你这一生中造物主给予的最好的回报,有这个心态是非常重要的。还有,他不是你的私产,他的生命属于他自己。他来到这个世界,和邝老师说的一样,对他来说是被抛到这个世界的,完全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实际上,是你们今生今世的亲子缘分在这里,所以,应当以一种感恩的心态来看待自己孩子的成长,这种取向、这种认识、这种情感,非常重要。我们经常谈感恩都是要让孩子学会感恩,可是,对父母学会感恩从来不提。其实感恩是相互的、平等的。事实上,你感孩子的恩,从而对孩子真的有恩,孩子自然会对你感恩。

刚才黄杰老师说,有些人把跟孩子在一起,对孩子的守护和陪伴,作为人生中最好的享受,而不是看成很心烦的一种责任、义务和负担,这都是以这种观念为前提的。比如说你看到孩子哭,哭是孩子生命中自然的一种表现。你的孩子一定要学会哭,哭是他成长中必要的环节,他的情绪需要宣泄,他有心理上的愿望需要表达。你老是说不准哭,哭了又会怎么样呢。你不让他哭,把他憋在哪里,他心理迟早会出问题。他哭完以后,就很轻松了。

所以我的孩子哭了,我就让他哭,我太太就不容易接受。我说你让她哭她又不会哭坏,哭好了、哭完了,他就好了,就轻松了,给你一个笑脸,陪你玩了。你就让他哭一会儿,没有关系的。我的感觉是,每天无论多么累,只要跟孩子在一起,全身心都放松了,所有的疲劳和烦躁都没有了,哪怕一进门看到他哭,这个哭也是对我的安慰。

但是你也不能堵住她的嘴吧?其实我们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我孩子小时候也经常哭,有时候我会抱抱他,陪着他,其实也不会一直哭。

然后我要讲到电子产品,我觉得,现在有个误区:“孩子玩手机iPad,一定会把孩子弄坏。”我不是这样看的,我的孩子一岁半就用手机上网,他在两岁的时候就跟妈妈说:“你的支付宝密码是多少?我看中了一个玩具。”我觉得,电子产品其实你的孩子是不能避免的。如果几十年前,这个东西可能是一个问题。但是,现在我们每一个人,包括每一个成年人都生活在电子产品的世界里,都在移动互联网中,你要把它避开、要把它隔开,这是不现实的。

第二,你的孩子成长以后一定会用到这些东西,既然这样,为什么要避开呢?我的孩子我就深深感觉到,上网、微信,这些网上的东西,我们要和孩子一起分享,在分享过程中去指导和引导。

我每天回家,我孩子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爸爸回来了,吃过晚饭,然后我们父子俩躺在床上,在网上找几个好看的视频。他最喜欢的就是,自然界的蝴蝶呀、各种动物呀,我就找给他看,看了以后给他介绍这个是哪里才有的,这是非洲才有的,这是南美洲才会有的动物。他就会问,非洲在哪里啊?南美洲在哪里啊?北极远不远呢?于是开始了无限的遐想。其实为人父母,最喜欢、最享受的就是这个时间了。与孩子在一起,陪伴着孩子一起成长,一起学习,这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你会觉得自己依然是很年轻的。

如果随便丢一个手机给他,当然学好、学坏你是不能选择和控制的。但是,你和他一起来看的话,你就能够选择。你能跟他讲解,扩大他的视野,在他不认字的情况下,他能够知道世界有这么宽阔、有这么丰富,将来真的可以去看看、去了解一下。其实这些电子产品本身无所谓好坏,世界上的东西在于我们利用和开发的过程,引导的过程,没有天然的绝对好或绝对坏的东西。

就孩子上网这件事情来说,你放任他,他肯定是有问题的。学会开发与利用是很关键的。学会如何利用电子产品与网络成为孩子学习成长的工具很重要。

还有一个问题,比如说青春期的孩子,我们最喜欢说“叛逆”,什么叫叛逆呢?叛逆就是说他不像原来那么听话了,你先假定了一个必须服从的标准在那里。但是我们反过来看,他为什么一定要听你的话?他有自己的主张,有自己的个性,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循着他的个性、尊重他的生命,在这个前提下加以指导,一起陪伴成长,就不存在叛逆的问题。

叛逆就是你有一个坚强的意志,一定要他来服从你,结果他不服从,不像原来那么乖了,这个时候我们讲“他叛逆了”。真正意义上的青春期并不存在一定会有的叛逆。“叛逆”是针对什么样的教育方式,和什么样的亲子关系才会产生的。这是我个人的意见,先讲讲这些想法,谢谢大家。

刚才黄杰老师讲到传统文化,我是二十年关注这方面的,比较有一点发言权。

我非常赞同黄杰老师和黎牛老师所说的,就是我们如何看待孩子的学习。我觉得,我们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走入了一个误区,就是过分地关注于一点。如果说过去是科举考试,金榜题名,获得功名,然后功名利禄,世代轮流不止。那么,我们现在又聚焦在分数上了,延续了这种应试教育。但人的成长是综合的、立体的、丰富的,人是这样的一个生命体,所以一定不能脱离自然,不能脱离社会人际关系,不能脱离我们的日常生活。

所以,所有的学习,都要从我们孩子的经验与体验出发,在经验上提升,在做中学,在孩子们的经验视野范围之内,他才能学到真东西。所以说科举考试并不是一个考试形式问题,还涉及到一个知识的真伪的问题。当年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就将科举考试的那些死记硬背的考试内容定为“伪知识”,完全无益于孩子的生命、生活与生产技能的提高。

美国教育家杜威说,孩子的学习要从做中学;陶行知也说,孩子的学习一定要在他的经验基础之上。所以,为什么我们黄杰老师要说,摇头晃脑地背诵圣贤之书干嘛?那个东西离他很遥远,他的生命没有感受。

这里,我们误解了学习。我认为,我们中华传统误解了几个东西:一个是,认为孩子读书学习天然是不愿意的,所以我们特别强调刻苦勤奋。但事实上,真正意义上的学习,他是孩子与生俱来的、生命中的本能,孩子他的好奇心、他的想象力、他的探究欲,这就是最好的学习。可是,如果我们一不小心通过背经呀、死记硬背呀、强迫呀、教条啊、灌输啊,就把这些最好的学习本能破坏了,所以,很多孩子不愿意学习,就是这个原因。

还有一个呢,说我们的孩子不愿意劳动,所以我们要教育他。其实,从我跟我孩子陪伴下来,我认为,孩子与生俱来不但爱学习,也是爱好劳动的。我的孩子刚刚会走路,就要加入我们做家务的活动,一起拖地板。如果你不让他拖,他还会哭。我就发现了,孩子的本能就是爱劳动的。

现在,我的车买了一年多,我都没有去外面洗过一次车。不是为了省钱,就是留了这个机会跟孩子一起劳动。把车开回来,我说今天洗车,孩子就高兴得跳起来了。一起洗车的时候他还会说:“你们不要洗得太快了,要留一点给我洗。”他拎着一个小水桶,他一定是冲在最前面的。我觉得,在一起劳动,在一起这个过程,也就是一种享受。

我觉得,孩子真正要学到的东西,一定是在他的生活范围内,在他的感知经验范围之内。不要脱离孩子的经验与体验,弄得太玄,比如,“道可道、非常道”,还有 “圣人训,弟子规”等等,你让他背出来了又能怎么样呢?“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他又知道是什么意思呢?你还不如让他具体地干一件事情,让孩子在做中学,在自己的经验中学。

孩子通过具体做一件事情,他体验到的那种愉悦感、那种情感的满足感、还有人际交往的欲望,都得到了满足,在这个过程中,他才会变得自信。他的动作技能、他的感知认知技能、以及各方面的能力才会相应地得到提高。所以,我们不要脱离生活经验。孩子的生命,他的生存、他的生活、人的认识过程,一定是通过这些可感知的地方、可触摸的地方才能得到成长的。

我们对孩子,也不要有包办的态度,也不要怕孩子犯错。孩子一定是通过做的过程中犯的错误,才知道应该怎么做。从不犯错误的孩子,他是不会成长的。也不要怕他摔跤。一开场,邝老师说我们有一个误区,孩子跌跤了,父母就去扶,不但扶,还要拍打这地板三下,责备这个地板太坏了。

我的孩子一岁多的时候,有一次被撞倒了,撞在了桌椅上,撞在了一个角上,挺重的。他哭闹不止,我就说:“你看看是不是把桌子撞坏了?他被撞得比你更痛!”他就不哭了,说:“是吗?他撞了也会哭吗?哪里撞坏了吗?”然后,他就慢慢学会了关心他人,懂得了周边人与事物与自己的关系。

人与人是一种交互关系、相互的关系,你不要让他只关注自己,也要让他学会跟人家相处。过度被关注这种感觉,如果过于强化,最后可能变成完全以自我为中心,不顾及他人。延伸到人际关系上,也是以自我为中心,心中就没有他人。这种人际关系延伸下来,微妙的、细小的这些细节里面,其实蕴含了一种关系,一种心理基础。

2017年2月26日上午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