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理:内心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林明理:内心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从如何面对孩子被“吃亏”说起

我先从一个常见的如何面对孩子被“吃亏”的例子谈起。

从小到大,孩子与同学或同伴一起游玩,都可能会发生或大或小的矛盾,发生一些难以避免的争执,一些自制力不强的孩子便有可能“动粗”——骂出侮辱性脏话,或者粗暴动手打人。如果我们的孩子被骂了,或者被打了,总之是“吃了亏”,作家长的知道了,又该怎样理智地面对呢?

不少家长下意识的反应很可能是,“鼓励”自己的孩子“不要怕”,“不能吃亏”,“以牙还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如此教育看似也有道理,但如果用现代文明的眼光、用现代教育的更宽阔视野来衡量,这样的“引导”仍是不当的。从培养孩子健康品质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有更好的教育引导方式:借机培养孩子坚强耐挫的品质、平和包容的个性与强大自信的优秀品格。因为,内心的强大才是最难以战胜的真正的强大。

让我们暂时搁下培养孩子的话题,先去看看古今中外的名人们是怎样对待自己“挨骂”“挨打”的。

首先看看美国总统。当今世界最强大的美国权力最大的总统,挨骂几乎是家常便饭,而且常常还要“挨打”,不但在美国国内如此(美国的媒体几乎天天都要骂总统,白宫对面的拉法叶公园长年容纳来自美国国内外的抗议民众),外出访问更是别人刻意“刁难”、“寻骂”“寻打”的“好机会”。遭遇抗议、示威、喊口号、扔鸡蛋,简直就是美国总统的家常便饭。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的美国总统,面对这些,展现的都是一副宽宏、自信、包容的心态,与坦荡、镇定、从容的应对。

当年里根总统访问加拿大,在一次演说过程中,旁边一群举行抗议示威的人不时打断他的讲话。作为主人的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对这种场景非常尴尬。面对这种窘境,里根反而面带笑容,安慰主人说:“没关系,这种情况在美国经常发生。我想这些人一定是特意从我们美国来到贵国,希望我在此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听到这话,尴尬的特鲁多也禁不住笑了。另一个则是上一任总统(小)布什在伊拉克访问时被鞋子袭击的事件。08年12月14日,即将离任的布什在突访伊拉克的新闻发布会上,被伊拉克记者扔鞋子袭击抗议。布什侧身躲过飞来的鞋子,还不忘幽默一句:“我能告诉大家的是,这只鞋子是10码”。而美国舆论对此不但没有义愤填膺,普遍评论反而是“是美国让伊拉克人拥有了向领导人扔鞋子的权力。”——这体现的是真正强者的大度、包容与自信。这样的镇定自如、雍容大度,比起恼怒失色、厉声呵斥,然后再来个举国群情激奋、群起声讨,更能赢得世人的钦敬与舆论的赞许(可叹此后不久在英国剑桥大学,还是有了个相反的例证)。

当然,中国领导人中具备了这样气度的也有。前总理朱镕基当年访美,面对国外有人对中国知识产权和环境保护不力的批评,朱总理轻松地说:“我这次去美国的另一目的,也就是准备给美国人消消气嘛。”谈到台湾问题时,朱总理也适时来了一句幽默:“我如果到台湾,会不会被打得头破血流啊?”(《朱镕基答记者问》)朱镕基自信幽默的坦荡气度也给全世界留下了良好印象。

再举一个基督教的一个故事(注:笔者是中共党员,不信基督教,但认为这个故事同样震撼人心、极有启示价值):耶稣被犹大出卖给了罗马统治者彼拉多。当罗马人用铁链绑住耶稣的手脚,把他押往宣判场的时候,成群的犹太人涌了出来,向耶稣扔石块,吐唾沫。而这时的耶稣,只是默默念着:“原谅他们吧!他们什么都不懂!”——这体现的是真正的慈者圣者的悲悯、宽容的伟大情怀。

再看看艾wei未(诗人艾青的儿子,著名艺术家,北京“鸟巢”中方设计者)被打的故事。09年8月,艾wei未出于正义感,主动为四川那位因揭露豆腐渣校舍而遭构陷的作家谭#作#人先生出庭作证,但在成都一旅馆内被官黑勾结的恶势力粗暴阻拦,并野蛮殴打。事后老艾接收中外媒体采访时,谈起自己被打的经过,轻松坦荡又豪气冲天地说:“那一拳打到我脸上的时候,是我状态最好的时候。”——其对黑恶势力的彻底蔑视,让人唯有赞叹。另外,鲁迅小说《药》中的夏瑜的故事也值得一提。革命党人夏瑜因反抗清王朝而被捕入狱,牢头“红眼睛阿义”希望能从夏瑜口中掏出点东西好邀功求赏,夏瑜反而劝阿义说,“这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的”,不要为专制统治卖命了。阿义“很生气”,不但听不进也听不懂这样的话,于是动手打了夏瑜两嘴巴。夏瑜叹气道:“可怜,可怜!”——谁可怜?当然是又愚昧又暴虐的阿义可怜。艾wei未与夏瑜身上,体现的是真正的智者勇者的顽强自信与睿智远见。当然,夏瑜是小说中的人物,但大家都知道,那是以清末女革命家秋瑾、徐锡麟为原型的。

现在回到本文话题。毫无疑问,如果我们的孩子长大之后,能具备或部分具备那种强者的大度与包容、圣者慈者的悲悯与宽容、智者勇者的睿智与顽强,那么,比起那些一遇挑战与挫折就敏感暴跳或惊慌失措或抢天呼地或自怨自艾的弱者、蛮者、愚者,就更能走向人生未来的成功,更能赢得人生的真正幸福。

影响孩子内心强大的不利因素

但遗憾的是,毋庸讳言,中国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普遍缺乏的是培养强大内心的良好环境。

大度包容、睿智坚强、成熟自信等优秀心理品质的培养与家庭、学校的教育息息相关,但首先,以应试分数为主要取向的当今中国教育,往往缺少对孩子心灵成长的充分关注,忽略心理素质(情商)的培养。这方面已有好多论述,此处不赘。

其次,由于事实上存在的官民身份差别、城乡地域差别、巨大贫富差距与贫富歧视的影响,平等、包容、从容、自信等意识在大人身上尚比较欠缺。大人如果内心不够强大,在权力与财富面前卑躬屈膝,而在平民与穷人面前狂妄傲慢,或者爱炫权炫富(这实质上也是内心不够强大),或者面对挫折敏感脆弱不堪一击,孩子就很容易受其熏染。

再次,整个社会环境与民族文化特色方面,我们事实上也非常缺少内心强大的“正能量”。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孙云晓先生(当年反响很大的《中日夏令营中的较量》的作者)就在一次演讲中感叹说,“西方人爱笑,因为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显著较强,你就是踩到他的脚了,他还会对你笑一笑,而这一点中国人就很少能做得到”。平心而论,我们的文化基因里,一贯缺少平等与包容的因子。从古至今,不但有“天无二日,国无二主”、“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争权夺利你死我活的严酷历史留下的“文化积淀”,也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锱铢必较、“有仇必报”“血债要用血来偿”的“古训”,更有“八亿多人,不斗行吗”、批评反对我就是“敌对势力”的“非友即敌”的“斗争思想”的直接毒害。

还有,某些教科书、某些舆论过度渲染屈辱历史、强化敏感脆弱的弱者心理、鼓动排斥敌视外部文明的刻意“引导”,其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正如很多学者批评的那样,现行政治历史教科书对中国近现代史的教育,中国官媒对外部世界的报道,是存在有意无意扭曲、刻意误导等严重问题的。这造成了一系列的敏感脆弱、排外仇外等狭隘民族主义的发酵。曾经一个被热炒过的话题就很耐人寻味:据报道,从09年9月开始,在美华人华侨可以在白宫前的椭圆广场升五星红旗了。这当然也有意义。但是,不妨换个角度,如果在华“美人”美侨,乃至在华的日人日侨也要在他们的国庆日,到中国的天安门广场升自己的国旗,那中国人又会怎样对待呢(参看中国社科院日本政治中心特约研究员、美国国务院访问学者王冲的文章《假如天安门广场升起美国国旗》)?再看看“反日”游行中砸毁同胞车辆、殴打无辜民众的暴行,可见,要真正清除某些教育与宣传里的劣质毒素对孩子的不良影响,还真的有待时日。

我们绝大多数家长(包括笔者),当年就是在这样的教育和熏染中长大的,如今再来教育自己的被“吃了亏”的孩子“以牙还牙”、“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实在是“顺理成章”。

从生活细节中注意引导

强大自信、大度宽容、睿智坚强、成熟沉稳这些优秀心理品质,只要能恰当引导,是完全可以在平时的教育中培养出来的。

再回到本文开头提到的案例,孩子挨了同伴的“骂”或“打”,表面上是吃了亏,但本质上,却是先开口骂人或先动手打人的孩子在情商上更有缺陷——“他们什么都不懂”:不懂得平等友爱、尊重人格,不懂得如何有节制有分寸地表达看法、有效地处理分歧,不懂得自制,不懂得平和相处、互相包容、“求同存异”。这样的孩子才更“可怜”,更应值得同情,更应值得关注与教育。而如果挨“骂”或挨“打”的孩子对自己在同伴那里吃一点“亏”毫不在乎,或反而一笑置之,那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这样的孩子,情商的发展已经较同龄人领先一步了。

而如果孩子当时嘴上虽不说,心里却感到委屈,生着闷气,那么家长或老师知道详情后,完全可以把两者的对比分析给孩子听,相信一般的孩子都会认同上述的分析,而后解开心里的疙瘩。我们的孩子也将会在这样的磨练与教育中健康成长,变得更加宽容、自信、成熟、沉稳——呵呵,这绝不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当然,刻意的严重的伤害另当别论)。

生活处处即教育。只要有心,我们可以利用很多机会让孩子的内心逐渐变得强大。试举几例。

名人的这类故事当然具有天然的吸引力。比如上文举过的例子,我都在不同时候给孩子讲过,儿子听得津津有味。儿子还特别喜欢听幽默段子,而幽默往往是一个人内心自信强大的外在表露。我就有意选择著名作家、政治家(如马克•吐温、林肯、罗斯福、里根、丘吉尔、朱镕基等等,网络上可以找到很多)的这类幽默故事讲,这些人物的人格魅力,会潜移默化中感染孩子。

面临挫折,其实正是引导教育、培养耐挫能力的好机会。无论谁都不可能一生一帆风顺,都必然会经历挫折与失败,而青少年时期早面对一些挫折,是让孩子心理加快成熟的必要经历。考试成绩不理想、参加比赛没获得理想名次、某件事做不成功……都会让孩子有挫折感。这时候,家长首先自己不要太看重“失败”,并借机教育孩子以平常心对待挫折和“失败”。儿子因为小学时我不让他上“奥数班”(我认为小学的很多“奥数”训练是拔苗助长,很多题目进入初中后可以很方便地用方程解决的,但在小学奥数中让孩子艰涩地算来算去,不但挤占了很多运动、阅读、体验生活的时间,更让很多孩子因此害怕了数学),初中入学考试分数不突出,我把这些看作很正常,并鼓励他,你只要做“最好的自己”就行了,一次考试也并不能代表全部。儿子的信心基本上没受影响,入初中后一直都很自信快乐。

权力、地位、财富,人人都希望得到,拥有这些固然很好,没能拥有,或不尽如人意也很正常。我在孩子面前谈论权力、地位、财富,从不流露钦羡或自卑的语气或神态,也从不在孩子面前比较豪车、豪宅、排场、气派,希望能将孩子熏陶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宠辱不惊”的强大、自信、沉着、稳重的个性。

现行某些教科书以及官媒舆论过度渲染屈辱历史、强化敏感脆弱的弱者心理、鼓动排斥敌视外部文明,时时让我们家长很无奈。近代以来中国确实经历不少外来侵略,但在国际关系已有根本性变化的今天,一个真正强大自信的民族,是不该时时刻刻将自己当作“受害者”,“牢记历史仇恨”,而周围处处是“敌人”,时时以外部文明为敌的。这种心态对孩子危害巨大而且长远,因为我们的孩子长大后终究需要面对真实的外部世界,很多孩子还很有可能会出国。看看那个崇拜金正恩、去韩国留学时要用刀斧“帮南朝鲜人民消除傀儡政权”最后被递解出境的中国宋姓小伙子,看看最近香港大学那位自称来自清华的以英籍教授上课不说普通话为由上去殴打老师的大陆生,再看看事实与逻辑均错误百出的网络混混周小#平的博文受到的追捧(不全是官方,我微信圈里的朋友就有赞赏周的),你会发现这类危害绝非危言耸听。这方面的“脱毒”需要知识积累,需要耐心和细心。而只要留意,这类问题的解决还是可以找到很多同道的。比如关于“鸦片战争”、“火烧圆明园”、“义和团”、“八国联军”、“外国租界”,关于“抗美援朝”,关于“钓鱼岛问题”,关于“美国围堵中国”、“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等等历史的现实的问题,《炎黄春秋》杂志,袁伟时、张鸣、资中筠、秦晖等等著名学者根据更加真实、详尽的资料,都有了新的客观评述。教育界的一些先行者也早已在行动,比如袁腾飞、马小平(已去世)、韩军、王栋生、樊阳、杨林科,以及被称为“浙江三教师”的郭初阳、蔡朝阳、吕栋等等名师名家。他们的文章和事迹在网络上可以找到很多,还有人呼吁第一线教师和家长们率先展开更多的“教育自救”(针对的当然不止这方面问题)。这一方面,根据儿子的课程进度,我平时与他交流也不少,相信能吐掉不少“狼奶”,脱掉不少“毒素”。在小学时,儿子写过《读<揭秘:有多少中国人与英法联军一起火烧圆明园>有感》,质疑教科书上《青山处处埋忠骨》一文背景介绍,写过《原来如此》(我指导他看了《炎黄春秋》杂志2013第9期何方先生文章《中国在朝鲜战争问题上的教训》)。这都得到了语文王老师的肯定和鼓励。六年级时有一天儿子放学回家还对我说:“爸爸,我们班很多同学一说起日本人就痛恨,就咒骂,我看这是不对的。”

勇于面对自己的不足,勇于幽默自嘲,展现坦荡与乐观,也是内心强大的表现。与很多小孩一样,儿子小时候一直很反感说自己的“坏话”,但前几天回家说起,自己在参与班干部竞选时用了一句科学吴老师跟他开玩笑说过的话“开开看起来傻傻的,其实是个‘世外高人’……”,并逗得全班捧腹大笑。此后有同学故意将这句话改为“开开看起来傻傻的,其实还真是傻傻的”,儿子听了,也并不在意,一笑置之。这让我意外,也让我惊喜。

……

内心强大是一个长期内化的过程

当然,孩子毕竟还是孩子,一下子要求他(她)变得内心非常强大,也是不现实的。就如我孩子,平时考试不理想也会焦虑不安,做错事挨了批评也会掉眼泪,被人误解、冒犯也会生气,自己的积极表现有时得不到老师的及时肯定,也会难过……但强大内心的培养不可能一蹴而就,本来就是一个长期的内化的过程。相信只要家长重视,学校重视,对孩子有足够的爱心、细心和耐心,每一个孩子都可以逐渐成长为内心强大的人。

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为增进被教育者的人生成就和人生幸福,而内心强大是让人生更有成就更幸福的基本条件。如从这个角度看,能否培养强大的心理素质,其重要性一点也不亚于成绩是否拔尖、是否考取重点中学重点大学,一点也不亚于将来能否成为富贾高官。一个明显的事实是,重点中学、重点大学也有不少心理抑郁致自伤伤人的,富贾高官也有不少心理问题严重而活得抑郁不快乐的,也有自控力不强而违纪违法最终身败名裂的,即便掌握最高权力者,也有像史达林、毛润芝、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般缺少自信长年担心自己被“颠覆”而惶恐不安、草木皆兵,最后还被历史重新评价的。另外,也只有内心强大的人才敢于平视权威、藐视威权,勇于突破陈规陋俗,敢于自主创新,自由创造。也因此,强大的内心素质的养成,应该贯穿人生的始终。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