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可:致中国人民大学附中的公开信!

辛可:致中国人民大学附中的公开信!

人大附中诸君:

因好说三道四,在下名声不佳,素为谦谦君子不齿。但此番致信贵校,绝无叩门卖骂的意思,仅就贵校如火如荼之读经诵典活动,有一二不解者,求教于诸君,愿不吝赐教!

一、教育的根到底何在

贵校搞读经诵典,宣称欲寻教育之根。言外之意,我们的根不见了。诚如斯言,中国教育早就把根丢了,而且被阉割得很彻底,类似魏公公。把根留住的确是当下教育界的急务。

至于何谓教育的根,诸位的解读我不敢苟同。贵校诵经读典阵中大将、特级教师于树泉认为,根就是阅读。这话看似合理,其实近乎扯淡。既为学生,何时又不阅读呢?如果诵经读典才算阅读,岂非咄咄怪事?

所谓“教材不是书”的高论,即便抬出林语堂站台,我也断难认同。连领导讲话、明星写真都是书,为何教材不堪如斯?标新立异应有个限度,无需卖弄白马非马的可笑逻辑,并据此得出诵经读典才是真读书的荒谬结论。

个人以为,所谓教育之根,无非是学生的人格塑造与智力培养,中学教育尤其如此。前者就是培养独立人格和合理的生活方式;后者无非训练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沟通能力、表达能力。

欲达此目的,就学校而论,落实为人师表可也——告诉学生该怎么做,然后做给他看!而中国的学校教育,既不能教给学生正确的方法,更欠缺以身作则。灌输仁义道德当然可以,但为人师者必须做给他看,否则只能事与愿违,培养出一堆流氓伪君子。

要考察教育行为是否恰当,关键看它是否有助于学生的人格塑造和智力培养。而我们正好是反其道而行之,所谓螺丝钉、接班人云云。考察贵校的诵经读典,恕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是闻声起舞以迎合这场旧文化的逆流,拿学生为白老鼠,取悦当朝罢了!

为了以壮行色,贵校抬出某些名人出来站台,如钱理群先生等等。且不论学问高低,仅就为师而论,钱先生实在不算楷模。看看其门生中某些寡廉鲜耻的败类,以及写着钱先生隆重推荐的诸多地摊货,便一目了然。钱先生讲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批评还是自我批评,国人自有公论!诸位请一个失败的教育者来站台,无论如何都欠缺说服力!

二、无厘头的推荐书目

退一步讲,就算读经诵典真有把根留住的神奇疗效,也要看是什么经典,用什么药。如果是葵花宝典,就算炼成了东方不败,何根之有?可拜读贵校给初中生开的书单后,实在让我不胜惶恐之至。

贵校推荐给初中生的图书,大多冠以经典之名。恕我鄙陋,类似《大秦帝国》《苦难辉煌》《猎杀中国龙》等等,实在够不到经典的标准。特别是《大明一哥王阳明》,不用读,一看题目就像个地摊货。至于毕淑敏、卡耐基等成了经典心理学家,真是闻所未闻。读这些经典就能把根留住,个人深表怀疑。

至于《红岩》《长征》《解放战争》《决战朝鲜》《西路军》等大作,红则红矣,专则未必,遑论经典!中国的历史书,文言也好白话也罢,有水准的多了,何必如此?私下揣度,不过是追求政治正确罢了,对学生未必有营养,甚至会产生很负面的影响。事实上中国教育之所以烂,追求政治正确功莫大焉,这不是把根留住,而是引导学生挥刀自宫!

更可笑者,在诸位推荐的书目中,竟然有老庄、《菜根谭》《传习录》《射雕英雄传》等等。我从不否认老庄作品的文化价值,问题是老庄作品是否适宜初中生阅读?老庄作品是成人读物,读懂需要相当阅历,初中生行吗,此其一;老庄作品有很消极的一面,似乎无益于引领青年人积极向上,此其二。千百年来,恕我孤陋寡闻,古圣先贤无人主张孩子们读老庄,更别说《菜根谭》!

《传习录》是心学经典,看似平常,其实不然。个人科班出身,学问不算太烂,虽读过好几遍,至今有点不得要领,遑论初中生!《菜根谭》玩得很花哨,不过是教人明哲保身、耍滑头的教科书,大人看看尚可,怎么能推荐给初中生?至于武侠小说,胡适先生视之为下流!为何,所谓“侠以武犯禁”,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能纵容国民以江湖义气之名行违法乱纪之实。文人笔下的侠客,不就是无法无天的流氓吗?难道中国还欠缺这些玩意,需要诸位从娃娃抓起?

试问,诸位开书单时,有没有认真评估过作品的价值以及是否适宜初中生?如果只是按照个人好恶,把一些不太适宜、甚至地摊货塞给学生,到底是有助于“加强人文沉淀,涵养大家气质”,还是引导他们误入歧途,自欺欺人!

个人以为,天下最难的事,莫若给人开书单。经常有读者来信,让推荐点书,我只好说:宁可请阁下吃饭洗脚,开书单免了,我算什么东西!从贵校推荐的书目看,诸位确实勇气可嘉,但也仅剩勇气而已。特别是给青少年开书单,真的应该谨慎小心,不可轻率如此。

据网上资料,这份书单可能是XX领导的杰作,既如此,在下只好闭嘴。我朝素有以吏为师的传统,开书单自然是领导们高雅的权力。既然是领导意志,遑论对错,坚决落实吧。至于对学生有无营养,何需道哉!只要老板喜欢,谁在乎白老鼠们的感受!

三、培养人还是折磨人

据我了解,贵校搞诵经读典,曾引起学生家长不满,一度闹得沸沸扬扬。我向来反感家长干涉学校教育,学校就应该由老师做主,那是他们的自留地。不这样,何谈尊师重教?但现实很可悲,往往是领导作孽,家长造反,老师受罪而已!

如果就事论事,家长亦非无理取闹。他们造反,为难贵校,只是基于残酷的现实——孩子的时间总是有限的,搞别的玩意只会增加负担,影响升学。这听起来确实有些不堪,不符合素质教育的高论,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无可厚非。

也许有人会说,外国的小孩课外阅读如何丰富,而我们的孩子死守着几本教科书,最终变成呆瓜,缺乏创造力等等。据此推论,读经诵典何罪之有?

拓展学生的课外阅读当然很好,问题是人家不像我朝,有如此残酷的应试体制!外国小孩的课业很轻松,基本没什么作业,自然有大量时间搞课外阅读,可我们的孩子呢?我们的孩子早被沉重的课业压得喘不过气!表面上是祖国的花朵,实际上我们经常视花朵如牛马,甚或当白老鼠对待!

要改良中国的烂教育,达到人格塑造和智力培养的教育目的,首要的工作是做减法,改变畸形的教育体制,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等把这事干了,再增加新的教育内容不迟!否则搞其他糊里花哨的玩意,不过是折磨被课业搞得晕头转向的孩子,同时折磨已疲惫不堪的可怜教师而已!

要么彻底改变畸形的教育体制,让孩子们轻松健康地成长,要么就老老实实呆着,别再瞎折腾!以应试教育扬名立万的贵校,无视学生沉重的课业负担,搞诵经读典等等美其名曰素质教育的东西,到底是雪中送炭还是雪上加霜呢?

如此无厘头的诵经读典,非但不能光大贵校的品牌,只会误人子弟,徒增天下笑。真要读经诵典,也应该先从诸位开始。据贵校开出的书单及相关言论可知,这样做很有必要。如于树泉先生所言:“对语文老师来说,孤陋寡闻是致命的”,那就赶紧找几本非地摊货认真研读,治好自己的“孤陋寡闻”病再说。

四、什么才算阅读

最后简单谈谈个人关于阅读的认识。

依诸位及某些领导的论调,国人特别是年轻人阅读不够,实在有损伟大中国梦的实现。果真如此吗?我的看法正好相反!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现在的人,包括小孩,阅读量远非前人可比,五车书何足道哉!这是一个真正全民阅读的时代。去年装修屋子,发现几个民工一有空闲,就在手机上阅读别人转发的文章,试想在以前,这种情况多吗?

一切没有诸位想得那么糟,只是阅读形式与内容发生变迁而已,比如手机阅读、网络阅读等等。以我混出版界的经验,纸质书的衰落消亡是必然趋势,但这并不说明,人们的阅读量在减少,恰恰相反,人们的阅读量正在大幅增加,远超过往。

这是技术带来的文明进步,对青少年更是如此。无论阅读量度与宽度,我辈少年时岂能跟现在的孩子同日而语?最大的不同是,他们主要通过新媒体平台进行阅读,且内容更丰富更契合个人兴趣。尽管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但从根本上讲,只会更为有效地增进他们的智力、塑造他们的独立人格。何如我辈似井底之蛙,从小被人愚弄而不自知。

既然阅读的目的是学习知识、增进智力,又何必拘泥于某种特定的形式?难道手机阅读、网络阅读就不是阅读,非要抱着一块砖头摇头晃脑不成?如果纸质书彻底消灭了,实在可喜可贺,至少会保护环境、降低PM2.5,无需食古不化鬼哭狼嚎,历史的潮流终归是挡不住的!

看了诸位“总有三五成群的孩子抱着一部大部头在专注地捧读”“离网络泥潭远一点”等等言论,我笑了,但笑得很不自然。无视时代进步,以做桃花源中人沾沾自喜,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如何与时俱进为人师表?!好在孩子们已经做好准备,以他们的方式,迎接属于他们的新时代!惟其如此,大概才会有真正的中国梦,难道这不是诸位希望看到的结果?

得罪之处,望见谅!

辛可草草于北京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