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杨澜:对话家庭教育

俞敏洪、杨澜:对话家庭教育

2012年11月10日,“第五届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著名青少年心理专家、国内学习治疗创始人之一宋少卫就家庭教育问题对话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敏洪,以及资深传媒人、阳光文化基金会董事局主席杨澜。

持人:宋少卫(著名青少年心理专家、国内学习治疗创始人之一)

嘉 宾:俞敏洪(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杨 澜(阳光媒体集团主席,阳光文化基金会主席)

宋少卫:各位来宾,亲爱的朋友们,非常荣幸成为这一次对话家庭教育的主持人,我是宋少卫。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们国家的经济、科技、军事、体育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关乎我们每一个家庭的教育,却成为中国人的痛。这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家庭独自的困惑,而是我们整个社会、我们整个这几代人所要共同去思考、去解决的话题。现在我们隆重地请出今天对话的两位嘉宾。有请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敏洪老师,阳光媒体集团主席、阳光文化基金会主席杨澜女士。有请两位。

首先我想请问俞敏洪老师,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已经成功举办五届了,那么作为创办人,您在第一届举办时候的初衷和目标是什么?五届举办下来,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和思考?

俞敏洪:我办这个家庭教育的初衷,就是希望有一天我能跟杨澜坐在一个舞台上,今天终于实现了。(全场笑声)其实办这个家庭教育论坛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们当了父母以后,突然发现当父母真的很不容易,而且发现当父母老是犯错误,所以就希望跟家长来分享这种当父母的不容易和所犯的错误。在这个过程中,我希望把教育专家、中小学老师和父母一起卷入,来共同探讨孩子培养这个话题。

宋少卫:我接下来想请问杨澜女士,目前的网络和电视节目方面出现了很多问题,很多家长都在抱怨,就是说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网络和电视已经成为家庭文化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但是这适合孩子们看的节目越来越少,那么我想请问您作为一个传媒行业的知名人士,您是怎么看这个现象的?另外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您在自己的家里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杨澜:的确,我们今天的父母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大概网络这件事真是是我们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就突然要面对了。我是很鼓励孩子们要读书,然后去旅行,去体验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所以基本上我不太让他们看电视,他们好像也在电视中找不到太多适合自己看的,小的时候看喜羊羊,后来我就坐在那儿陪着他们看。终于有一天他们说,“妈妈,你太幼稚了,我们实在不能再继续陪你看下去了。”后来,我就终于意识到,他们过了这个年龄了。在这之后,就是上网的时间越来越多,一个是他们几乎所有的功课都要在网上完成,有的时候他们就通过网上去看一些他们喜欢的,在电视上没有播出的卡通片、电影,跟同学们聊天,所以他们一坐在电脑前面,我就开始慌张,我相信很多家长可能也是。如果你要老问,他们就说你难道不信任我们吗?但是的确有的时候不太信任。所以后来我就发现,我必须承认自己的这种局限性,所以我就跟孩子们有了一个交易,我发现做父母就是要不断地跟孩子做交易,进行谈判。比如说我就跟他们谈了,从眼睛的保护、身体的发育,颈椎的成长,还有学习等等各个方面,我就说能不能够礼拜一到礼拜五咱们不看网上的,不玩游戏,他们同意了。周末、礼拜五晚上、礼拜六、礼拜天能不能够只玩一个小时?他们也同意了。所以,在这种前提下,我就充分地尊重他们的选择,如果他们待在电脑前,我就跟自己说,不要去问他,他一定是在做作业。这你要知道,其实我并不知道正确的答案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大家是怎么做的,反正最后,我只能选择相信和信任他们。

宋少卫: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觉得有的时候平等去尊重孩子,可能比我们给他一个决定要更有意义。接下来我想跟两位探讨一个话题,就是家庭教育的基础是什么?我们知道教育的目的是文化传承,那么我们身边的教育却在空前地强化知识,很多时候我们的文化不知不觉流失了,那么在这种前提下,教育就必然会变成干巴巴的说教,失去它的艺术性。其实教育可以很美的,教育本身是可以很美的。那家庭是社会文化的一个基本的细胞,在这个细胞里,我们的家庭教育是要以家庭文化作为基础,那这方面呢,我想跟二位交流一个很有趣的话题,也就是我选了三个关键词,第一个是稳定和谐的夫妻状态,第二个是平等、尊重的亲子关系,第三个是融合统一的价值观念,希望两位从你们的原生家庭和成长经历,选择其中的一个关键词,谈谈自己对家庭文化的感受和理解。

杨澜:这么有体系的问题,必须从俞老师开始。

俞敏洪:我更加没体系,在这方面。先讲一讲刚才说到的网络问题,这是现在所有家庭一个特别大的问题,我知道我的朋友中间的三种状况,其中有一种状况走得比较极端,就是家里连电视加电脑一概没有,坚决不让有,就是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就把除了烤面包的机器以外的电器都消灭掉了。我觉得这个不妨是一个方法。

杨澜:但是,恐怕做不到,越来越多的学校的作业都要求他们上网,寻找资料或者是上传。

俞敏洪:是从小孩子一出生到小孩子6、7岁左右,这一段时间他就全部消灭掉。我这个朋友的理论就是他认为孩子晚用电脑、晚看电视,完全不会影响孩子智力的发育。那么,这个过程当中,他做的就是让孩子多玩智力玩具,包括搭积木等等的。

杨澜:玩魔方。

俞敏洪:对,再加上阅读,这就是朱主席所倡导的阅读。结果孩子长大以后,非常健康,眼睛也不坏,读书水平也很高,想象力还很丰富。这其中有一个重要过程,就是阅读增加孩子的想象力,因为要把文字转化成形象,而看电脑、看电视它是直观的。

杨澜:但是,我能作为一个母亲,诚实地提出这种教育方法的一个问题吗?

俞敏洪:那当然。

杨澜:这样会极大地影响这个孩子在班里的社交,就是当班里的孩子都在说他们热衷于看的某一个卡通片和一个游戏的时候,他无话可说,他只能坐在旁边继续看他的书。

俞敏洪:对,这个是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他没有两全之策嘛。还有一种,就是你的这个方法,给孩子限定时间,这其实是最好的方法,但是也会有一个问题,就是父母对孩子的威望和控制力的问题。很多父母控制控制,最后就控制不住孩子了,孩子就撒开了,这是比较危险的。比如说孩子到叛逆期的时候,他就把房门关起来,坚决不让你进去,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看了多少小说和电脑,在这种情况下,父母有可能失控。控制得特别好的父母,能够指导孩子使用这些电子设备的父母,也能把孩子管得非常好。最怕的就是从一开始他就失控了,孩子从小时候开始玩电脑和玩游戏机不加控制,最后就入迷了这样的情况。

杨澜:你能回答主持人的问题吗?

俞敏洪:好的,我跟你讲一下这个问题吧。坦率地说,刚才讲到的三个状态,全部有是最好的状态,但是大部分的家庭,三个状态一个都没有。我认为像你说的和谐的夫妻关系,可能杨澜有深刻的体会,但是我没有。跟孩子的亲密的交流、平等的交流,这一点我还是能够做得到,但是我正在平等交流的时候,我老婆常常要插一脚,就会变得不平等了。第三个是统一的价值观念,基本上属于在我这儿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我跟我老婆的价值观完全不一样,我认为孩子在全班最后一名挺好,她认为第一名是最好,我认为要吃菜,她认为要吃肉。我认为要徒步野营,背几本书出去一路行走世界,但是我老婆要把他放在家里补课。很多时候都是为了孩子成长,但是矛盾就解决不了,甚至有的时候要动刀子的地步。

杨澜:这个得说婚姻得如何维持。

俞敏洪:不管如何不统一,但是夫妻关系还是能够存在的。

宋少卫:俞老师提出了很多负面的问题,我们听听杨澜老师从正面的角度谈一谈。

杨澜:说点有用的。

俞敏洪:我说的很有用,最后的结论就是夫妻打架很正常,但是夫妻关系不要随便断掉,因为再找一个,结果可能也差不多。

杨澜:你需要上一下李希贵校长的戏剧课。我好好回答主持人的问题,我觉得你刚才说了三个问题,我认为恰恰缺少了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我认为对孩子的教育最重要的是他们看到自己的父母是如何做人的,做人也不光是道德层面做人,就是说父母在怎么样过他们的人生和日子,所以我认为无论是长年在外应酬工作的父亲,还是能够多花点时间陪孩子的母亲,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让孩子看到,你是一个充分享受自己人生的人。

俞敏洪:对,我同意。

杨澜:其实,我作为一个职业女性、一个妈妈,我有过很长时间的困惑,这种困惑到现在依然存在,当我收拾行李要准备出差的时候,我觉得我做了一件对不起我孩子的事,后来我发现我不能在负疚当中过一辈子,因为我爱我的工作,而且我觉得必须要说服我自己这样做的好处在什么地方,后来我发现,其实我一直是很小心翼翼的,甚至有点很巴结的,低声下气的跟我的孩子。他们小时候,我就一直问他们这个问题,妈妈是不是出差太多了?是不是应该减少一点?你是不是感到妈妈不在乎你?或者说你能知道妈妈特别特别爱你吗?我一直在不断地去得到他们的反应,最后他们说,太烦了,你该出差就走吧。当然这是一个玩笑,但是我是想说,其实每一个妈妈都很在乎我们是否做到一个妈妈应该做的,而且我们跟我们的妈妈的确不同,我们真的有一份职业。我也去问过很多在职业上很有成就,跟孩子待在一起的时间不如家庭主妇那么多的妈妈,我发现他们的孩子大多数都成长得很好,他们不缺少爱,因为他们的父亲、母亲一直在告诉自己的孩子,我多么地在乎你,爱你,如果你有任何事情需要我,我放下一切事情也要来到你的身边。同时,我觉得对一个孩子更重要的是看到一个母亲或者一个父亲,他们如此享受自己的工作,享受自己的人生,他们如此的充实,他们见到这么大的世界,带回来这么有趣的故事,而且他们能够在我遇到困惑的时候,给我一些指导。比如说我儿子,他现在已经16岁了,所以他开始慢慢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他看到社会的一些不良现象,一些腐败的、一些教条的东西,他都很有自己的批判思想,他需要一个同样有独立精神和批判思想的母亲跟他对话,而不是一个母亲一直在说,你到底要吃红烧肉呢还是烧带鱼呢?我觉得孩子到了一定的阶段,他需要跟父亲、母亲他最亲近的人进行思想的碰撞和交流,他的思辨能力开始产生,在他的一个独立的思想开始形成的时候,他需要一个有相当实力的伙伴,而那个时候如果我们仅仅满足于只是成天赖在他们身边,而不能够给他们思想的养料和情感付出的时候,他们会感到不满意。所以作为一个母亲,我的感觉是,首先我应该过一个非常充实和快乐的人生,这样让我的孩子看到,那样的人生是可以做到的。

第二个说到夫妻的关系,其实我觉得这种和谐挺容易达到的,就是基本上现在爸爸们都不管,所以这样就和谐了嘛!

俞敏洪:在孩子面前和谐。

杨澜:在孩子面前比较和谐,同时我跟我先生说,如果我们要吵架,我们就要关起门来。有一次,我跟我先生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是因为我们俩之间的事,我觉得就把孩子吓着了。后来那一天晚上我和我先生两个人来到我们孩子的房间,我们用一种平视的角度,我记得当时是单腿跪在地上的,因为孩子当时就站在地上,我们应该跟他平视。我们说爸爸妈妈刚才做了一件非常错误的事,就是我们在你面前那样的一个争吵,而且用了很不雅的语言,我们想跟你说,大人有的时候也会做出一些很愚蠢的事情,比如刚才我们做的事情就很愚蠢,我们两个真诚地向你道歉。后来孩子就接受了我们俩的道歉。

俞敏洪:当时你们两位已经和好了?

杨澜:我们非常真诚地跟孩子说,真对不起,我们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但是请你原谅我们。第一个,爸爸妈妈彼此之间还是相爱的,只是刚才这个意见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争执;第二个,爸爸妈妈永远都爱你,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惊吓和伤害,对于我们刚才这么愚蠢的行为,我们真诚地道歉,这么处理我觉得对我们孩子的成长很有好处。

宋少卫:实际上是你们协调和解决好了夫妻关系之后,才会有能力去处理孩子的问题。

杨澜:不,当时我和我先生情绪稍微稳定一下以后就说,哪怕我们还会继续争论下去,让我们先去面对孩子。所以其实并不是我们俩已经把那个问题解决了,而是说我们都意识到我们做了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我们先要跟孩子把这个问题先解决,在这之后,我们俩还是比较注意,如果真的要发生争吵的话,我们一定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但是我想,我觉得那件事情以后,起码我们控制了这个对孩子的伤害不会很大,不会让他们从小对于夫妻关系也产生一种不信任感。

宋少卫:其实我想说的是,对于家庭教育来讲,很多的家长都在寻找一些巧妙的方法,甚至很多人跟我说,最好能有一针灵,一贴就止痛这样的方法,但是实际上这个方法是不存在的。更多的家长思考的是,你的家庭文化是什么样的东西,当然有俞敏洪老师这样的父亲,有杨澜女士这样的妈妈,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家庭的榜样。
  
杨澜:你不知道,这事你永远不知道。除非在若干年以后,当我的孩子们已经不在我的管辖之内的时候,你去问他们,有可能得到像刚才李校长说的,就是摆脱了行政的约束以后,跟你说一句真话。所以我觉得做父母最大的乐趣和最大的恐惧就在于,你真的不知道,你做的是不是足够好,是不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你自己做得是不是足够好?直到有一天孩子长大了,他可能跟你说,妈妈,我觉得你很称职,你很棒。所以,我对那一天充满了恐惧。

俞敏洪:在你自己能够理解的范围之内尽力而为,比如说夫妻之间,你说的家庭的三个基础,没有一个家庭能做到这么完整,但是我觉得有一点,不管夫妻之间意见多么不同,但是最高价值观必须基本一致,比如说做人方面,教会孩子善良,教会孩子助人为乐,教会孩子真诚,这些东西跟这个你对孩子的知识培养没关系,哪怕孩子永远是班里最后一名,但是这前面几点做到了,他一辈子就不会太差,因为他会变成一个被人欢迎的人。这是最重要的。

杨澜:但是也不能老是最后一名。

俞敏洪:没关系,我觉得。

杨澜:真的没关系?

俞敏洪:早晚有一天,如果说他真的建立了这些基础,他就会往前走,他可能成绩不是特别好,但是他未来做人可能就冲到前面去了。他虽然学习不是特别好,但是未来做事业有可能就冲到前面去了,因为他有人脉嘛,对不对?这个很重要,另外就是父母做事上,其实也是为孩子做榜样,做人、做事都是一个榜样的过程。比如说杨澜的孩子就独立性比较强,为什么呢?他们夫妻两个都比较有独立性,做事情比较有独立思考能力,他们有独立的事业,所以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就学会了,自己要有独立的事业,自己要去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这些东西都是耳闻目染的,跟你天天训孩子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很多父母就是朱主席讲到的,自己在打麻将,却训孩子要学习,自己在看电视,告诉孩子不能看电视,这个东西都是不管用的。

杨澜:我还想说的就是,因为过去的父母们在知识和学习方面对孩子的付出和要求都是比较多的,比较高的,那现在大家已经越来越多的知道,孩子的能力不仅仅是考试的能力,还有社交的能力、独立工作的能力、探索的精神、思辨的能力等等。我其实想说,我觉得作为父母,在孩子未成年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他们控制情绪的能力,就是所谓情商,可能还包括社会交往的能力。但是我经常看到有一些母亲因为爱子心切,特别焦急,然后用一种歇斯底里的方式对孩子咆哮的时候,我觉得那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示范,因为你在那个时候,已经让自己非常负面的东西完全不加节制地去宣泄出来的话,我觉得可能会把孩子是当时压制下去了,但是他将来也会用这样的一种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情绪,将业无论是他谈朋友,还是处理同事之间的关系,还是将来对自己的孩子,可能都会陷入一种潜意识的习惯当中,就是说,我要用这样的一种方式,不管对方能否接受,我只要把我的情绪宣泄出来,我只要为你好的,一切都是正当的。我觉得情绪管理的能力其实是在孩子小的时候应该要去培养的,我不认为很多的父母意识到了这个方面。

宋少卫:对,实际上这就是我们在营造的一个家庭文化的氛围。家庭文化的氛围里面就包含了每一个成员的人生态度传递出来的声音,甚至有的时候就是一个目光,我看孩子是怎么看的,我是用欣赏的目光,还是在想这家伙又要出什么状况。我们作为一个家长,如果想要教育你的孩子,就要去为他营造的一个家庭文化的基础。

现在进入我们的第二个话题,就是关于家庭教育的内容,同样我选了几个关键词,因为现在的很多家长,他们一般喜欢这样来评价自己的孩子或者别人的孩子,小的时候会背多少唐诗、多少英文单词,会表现什么样的才艺,长大了以后读什么样的中学、什么样的大学等,但是我们家庭教育究竟要教给他们什么?什么是真正有用的?两位都是阅人无数,我们怎么去衡量一个人的成功?您最看重哪一点?我选的关键词是,一,文化知识,二,兴趣爱好,三,生活能力,四,行为习惯,五,人际交往能力。

俞敏洪:这个好像一个都不能少吧。

杨澜:对,我也觉得。

宋少卫:最看重的一个呢?

杨澜:那就没有。因为我们在面对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不能说,你就发育胳膊吧,腿就不用长了,必须要一块长。

宋少卫:但是每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您的孩子的时间也是有限的,你在培养他的时候,你一定会不知不觉的有所偏重,请问您偏重哪一个?

俞敏洪:我觉你刚才说了五个中间至少有三个是是日常行为中间所带出来的,它跟时间没有关系。真正耗时间的就是文化知识。兴趣爱好、生活能力,都是不用刻意安排时间去做的,是融入到他自己的生活中间去的,兴趣爱好是生活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宋少卫:但是如果您过度的重视文化知识,您的孩子就没有时间了。

俞敏洪:所以我说的很简单,文化知识要不要有呢?肯定要有,但是原则上就是尤其是在他上中学以前,只应该占到他自己时间的,比如说醒着的时间的1/3?我觉得就够了,其他的兴趣爱好、生活的自理能力、行为,还有一些其他的包括读书,都是一种兴趣爱好,跟文化知识没有关系,文化知识我们把它界定为是教科书上所得到的那些东西。如果这个孩子对物理特别感兴趣,他一头扎到物理中去了,这个物理花的时间就变成了他的兴趣爱好,而不是他的文化知识。所以在我看来,其他的四项中除了文化知识,就是孩子喜欢不喜欢,某种意义上都必须要进入,并且要达到中等水平,这是我自己的要求。剩下的其他的各方面都应该顺应孩子去进行日常的培养,绝对不是说我今天要培养你的兴趣,明天我们花时间培养你的文化知识,后天花时间培养你的交际能力 ,这个是不可能的。交际能力是孩子从小看着父母或者跟着父母跟别人进行交往的时候,或者鼓励孩子跟别的孩子进行活动参与的时候慢慢培养出来的东西。

杨澜:我看出来了,这是一个父亲。父亲一般在哲学的高度统领家庭的孩子教育问题,但是他缺少比较具体的内容,因为他实际上什么都不管。我能回答这问题,因为我有过纠结,首先我想说的是,马克思说的一句话是很对的,一个社会是不是一个好社会,就是看是不是能够促进一个人自由而全面地发展,所以我认为评价一个家庭教育的最终,就是看你是不是能够让孩子自由而全面地发展,所以肯定不能说只长胳膊不长腿。但是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我们遇到的这种机会是不一样的,就是有机会成本,比如说是让孩子周末去奥数班,还是让他去运动?他是要学钢琴,还是要学画画?是去上那个戏剧班,还是去学校的乐队去打鼓?这个就需要家长起码帮他一起来选。可能是因为我从小自己读书的一些习惯吧,我不认为那些课外的辅导班有那么大的用,而且我常常认为,因为上了课外的辅导班,他上课就不够认真听,所以我的孩子没有去上奥数班,我也没有给他们做任何学校以外的,跟知识相关的补习,那么多时间干什么呢?我认为需要去锻炼,大家去看看自己的孩子,特别是看看自己家的男孩子,他的骨骼,他的肌肉,他真的在发育吗? 有一次我们几个政协委员一块写了一个提案,现在也得到了很大的社会的呼应,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体制已经非常堪忧了,无论是爆发力、耐力还有力量本身,我们都全面低于日本。所以我想说的是,一个民族当它的体魄,它自己处于天地之间,它处于顶天立地的时候,它的体魄是什么样?我认为跟它的精神力、意志力,它的活跃程度,它的创造力直接相关,而我们现在学校已经把孩子的体育课减到只有正步走了,我觉得是非常可怕的。孩子们在太阳底下站十几分钟就晕倒了,十几岁的青少年应该最有活力,可一个个驼着个背,背着个书包,戴着个眼镜,脸色煞白,瘦不零丁的,特别是我最看不下去这样的男孩子,将来你怎么吸引女性啊?我跟我的孩子说,如果你因为没有去奥数班,没有得100分,只能得85分,我认了。因为我觉得你不需要去知道那么难的一个问题,但是我需要你去锻炼,我需要你正常的健康的发育,然后在慢慢长大成人的时候,是有着一个健康的骨骼肌肉,有着非常有活力的这样一种生命的状态,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应该特别给孩子去培养的。

俞敏洪:这个我是完全同意的,因为孩子的身体健康跟他热爱生命的程度是成正比的,一个不健康的孩子,病病殃殃的孩子,确实会让他对生命的热爱程度降低。就像一个有病的人,他不可能奔放,是一样的概念。我们小时候,尽管没有体育锻炼,但是天天在田野中间跑,跑到最后其实身体素质还是相对比较好的,所以能扛得住现在比如说做新东方等等这样的这么艰苦的状态。我曾经说过,对孩子的教育要进行性情教育,实际上就是包含了孩子热爱大自然,到大自然当中去奔放,包括热爱体育运动,这些都是性情教育的一部分。昨天罗厅长说中国教育方针是正确的,叫做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但是中国这个教育的现状是非常糟糕的,就是因为只有智的方面。

杨澜:智也不全面,比如说思辨能力、探索能力、提出问题的能力还是不够的。

俞敏洪:对对对,我们的智只是死记硬背知识,研究能力、学习能力、独立思考的能力的这个智都没开发出来。几乎所有的中学、小学基本上都取消了带着孩子去春游或秋游,当然一方面是学校本身的问题,但是更重要的是家长的问题,比如说孩子出去玩,只要有一个孩子出事,家长能把这个校长基本给整死。

宋少卫:今天说的是家庭教育最重要的内容是……

杨澜:我的家庭教育就是我周末要给孩子充足的时间去出汗,去进行体育锻炼。因为我陪着他们一块儿去出汗,所以我觉得我们就有了在体育运动当中建立起来的哥们儿的友谊,这也是非常好的一种亲子的活动。你刚才说到的业余兴趣爱好,这也是很多家长困惑的,我也犯过错误,我儿子5岁的时候,我就逼他去练钢琴,钢琴老师是一位非常和蔼的一位老太太,她问孩子,你为什么要学习钢琴呢?我妈妈让我学的,孩子这样回答。孩子学了四年的钢琴,非常痛苦,而且我也冲他很歇斯底里的叫过,学完四年以后,他说妈妈我想把钢琴砸了,我说还挺贵的,咱别砸了吧,那咱就不学了吧。他真的是不喜欢钢琴,但是到了我女儿这儿,她就喜欢钢琴,所以我就发现,哪怕是同样的父母,同样的家庭,孩子的天性真的有它的神秘之处,你必须要表示敬畏。我儿子他就喜欢画画,他喜欢视觉的东西,很有天赋,女儿就喜欢弹钢琴,弹钢琴也不是仅仅是一个去练习自己手指的一个技巧,他们音乐课的老师特别好,他让孩子们五个人一组回去写一段曲子,表现一个快乐的情绪,就因为她自己要创作一个曲子,她在钢琴上待的时间,比她被迫要去练习的时间多得多,而且她充满了乐趣。所以我在想,即使在个人的兴趣爱好方面,第一个,我觉得父母的职责是去发现他们的兴趣,让他们尝试不同的东西,鼓励他们按照自己的兴趣去发展。另外一个是在兴趣发展的过程当中,让他们在创造中去学习,而不是仅仅地去练习和背诵。

俞敏洪:每个孩子的兴趣确实不一样,比如说我儿子小的时候喜欢坐电梯,从一楼坐到顶楼,再从顶楼坐到一楼,他始终没搞明白,怎么坐在一个箱子里就到了顶楼。稍微长大一些,他喜欢搭积木,喜欢做乐高,从几十块到几百块,现在到上千块了,我就愿意让他保持这样的兴趣,所以我就一盒一盒的乐高给他买回去,你爱怎么搭怎么搭,所以我认为他最后即使学习不成,最后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技术工人。

宋少卫:那最后我们的一个话题,有一位博友他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他说两位都是儿女双全,对儿女的教育有何不同之处?是否认可男孩穷养,女孩富养这样的理论。

杨澜:你说这理论哪儿来的呀?俞老师同意吗?

俞敏洪:我搞不清楚,因为现在你要想把孩子穷养,有一个办法,给他拎到山里,再也不回去了,完了他被一个贫下中农捡到了,最后就只能是穷养啊。之后你偷偷地给这个贫下中农的家里,好象这个不太容易做到。但是我觉得实际上已经不存在穷养和富养这个概念,对孩子一种品格的培养和对于财富正确的价值观,我觉得这个是时代性的。就像刚才提到干家务活的话题,孩子要不要干活呢?我觉得父母应该让孩子干活,比如说起来以后把房间收拾干净,把被子叠好,房间的卫生甚至家里的卫生,他可以帮着打扫。但是我也碰到极端的父母,明明有洗衣机在那儿,他还让孩子自己洗衣服,这个就过分了。这会让孩子感觉到了一种虚假,既然洗衣机可以洗得很干净,你别让我用手搓着洗,不符合现状的教育是不能做的。但是培养孩子优秀的习惯,比如说条理性,把家里收拾干净我觉得这个是可以的,其实是一个习惯的养成的问题。比如说孩子要什么你就给什么,孩子想买什么你就给他出钱,到最后就到了不可控的状态,孩子长大了自己乱花钱,你已经控制不住了,因为那个时候他有反抗能力了,你不给我就不回来,你不给我就自杀给你看,你不给的话我就跟你吵架,像这种情况一旦出现,父母就没办法了,我碰上很多这样的父母。为什么呢?从小宠孩子,宠到太过分的地步了,所以要培养孩子的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什么叫适当的去花钱买东西,买书,而不是说浪费地,像中国出现那么多富二代,一买车买几十万、上百万,我觉得这就是培养孩子的扭曲的财富价值观,就会出大问题。

杨澜:我很同意这是一个财富价值观的问题,我觉得男孩子也不能穷到,让他觉得以后唯利是图。我们看到有一些人在成年以后走上歧途,包括有一些贪官什么的,我觉得是因为他们小时候过于穷,以至于他身边的人都跟他说,有钱是最重要的事,当官是最重要的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可以不择一切手段。那我也看到,有些家里有点经济条件的孩子,把那个女儿娇宠到那种傲慢、无知、无礼的一种程度,谁愿意娶这样的女孩进门啊?其实无论是穷养、富养,我觉得这个都不是问题的核心,问题的核心是,你让他们从小把钱、情感、价值、精神能够放在一个相对合理的位置上。我作为一个母亲来说,我觉得孩子不管是今天父母是穷还是富,孩子将来要去经营他的人生,所以,我给他们最重要的一个理念是,18岁以后,妈妈把你们大学的学费都交齐了,你们就是你们自己过日子了。我的儿子暑假去做实习,到一个博物馆去打工,跟工人们一块去拆木块,然后钉钉子挂画,然后做笔记,做记录等等的。人家不给他钱,因为是高中生,中午就有一顿饭必须在外边吃,他班上有一些同学去吃披萨,甚至吃更贵一点的寿司一类的,他就说我还没有挣钱,他就去买了一个五块钱的三明治吃了。回来以后,我就对他大加表扬,我说你要算算,如果你现在大学毕业,你一个月可以挣多少钱,如果你一顿午饭花40块钱的话,意味着你根本养不活你自己。我会跟他们经常算这样的账,让他们知道,今天他所享受的物质生活并不是他将来一开始就能够挣到的。另外一个,我认为很重要的是,孩子要有抗挫折的能力,因为无论父母怎么全能,你不可能预设到他们将来会遇到的一切的问题。他们将来会遇到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他们自己犯的错误。所以我觉得让一个孩子学会怎么样去面对挫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种能力。我女儿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回来哭了,然后我说为什么哭呢?她说班上大家选班干部,她得的票是比较高的,这时候就有一个同学说怪话了,说某某某她能当上班干部,不就是因为她的妈妈很有名吗?这一下伤了她自尊心了。我后来就想了几种方式,第一个,我就是安慰她,第二天我带她去找老师,或者找那个小朋友,跟他说说道理什么的,后来我觉得不行,因为我不能够每一次都帮她解决她遇到的真实的问题,她必须要自己去面对,所以我就跟我女儿说,我说,首先我非常理解你很不开心,但是我想处理这件事你有三种方法,你自己选,第一个,你就不当这个班干部了,这样你可以向这些同学显示,我根本不在乎,我根本不稀罕当这个班干部,你们有什么好说的呢?这是一种选择,明天你就到班上跟老师说,我不当了。第二,我说你就去找这个同学,跟他吵一架,就说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知道我得了多少票吗?你这么说我是什么样的道理,如果你没有道理,你要向我道歉。这是第二种方法。第三种方法,就是你就还做,你也不能一开始说服这个同学,你就做,做到下个学期的时候,如果大家还投票让你当这个班干部,那么他也就没话说了。最后我女儿哭哭啼啼地想了半天,说妈妈,我选第三种吧!我觉得很好,所以我还有一点骄傲,我是觉得我们不可能替孩子解决所有的问题,如果我们帮他培养一种思维方式,能够让他将来用一种比较恰当的方式去面对一个陌生的甚至是有敌意的环境的话,那个是我们对他们最好的教育。

宋少卫:谢谢杨澜女士的精彩谈话。时间的关系,我们对话的环节就要告一段落了,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跟俞老师和杨澜女士。

俞敏洪:我今天是衬托杨澜的智慧的。

宋少卫: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相信我们今天到现场的每一位朋友,都从俞老师和杨澜女士的谈话当中学到了很多,体会了很多,关于家庭教育的一些方法和内容,包括我们应该怎么样去面对孩子所出现的问题,用什么样的心态,让我们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思考中国家庭教育的未来,谢谢两位!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