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校合作的实践与思考

家校合作的实践与思考

11月10日,“第五届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学校教育分论坛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论坛上,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岳晓东、深圳市滨海小学李唯、中山市石歧小学校长李筠瑞、上海徐汇区机关建国幼儿园党支部书记、园长张敏薇就学校和家庭教育问题作深入探讨。

主持人:现在我们社会很大一个问题就是形成共识,我们教育一个很重要的困难就是好的东西不能够有效的归于教育,这跟我们以前教育上的误区,没有把人的思想意识做结构化的分析有一定的关系。我们认为人的这种思想意识要想形成共识,达成一致确实是很困难的,但是他从宏观到微观他是有一个结构的,我们原来把这些结构混淆掉,最上面是思想,思想主要是对大问题的看法,再往下是道德,家庭美德,职业道德,社会公德,个人品德。

下面我们按照会议的安排进入对话环节,对话环节下面邀请到我们几位对话的嘉宾,请他们上台,第一位是深圳市滨海小学的校长李唯校长,第二位是广东省中山市石歧小学的李筠瑞校长,还有一位是上海市徐汇区机关建国幼儿园园长张敏薇园长,欢迎。

主持人:今天讨论的问题大家有一个基本的思路,我们围绕家校合力,面向孩子的未来,我想围绕着这么几块,这样一个逻辑来讨论,第一个就是说现在家庭和学校在合作上,主要有什么问题?第二个是有什么好的做法,什么样是有效的,第三,着眼未来来看,我们应该倡导什么,哪些地方需要加强,主要是家校合力,目前,从各位的实践中感觉,有些什么样的问题?

李唯:主持人说的这个事件,当时南都报也做了采访,我是这样看这个问题的,实际上这个家长的这种言论代表了很多的社会上很多一部分人的看法,实际上他是把家庭教育跟学校教育置于一个对立的角度,把孩子交到学校了,就全部是学校的责任了,孩子是好是坏都是学校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好像家长给孩子的都是好的,那么不好的都是学校的。在教师当中有的时候很无奈的说法,孩子好就是遗传基因好,孩子不好就是老师教的不好。让学校办学理念一种价值观就是能够被家长来认同,在我这么多年教育教学生涯当中发现了实际上有的时候家校的对立,它并不是真正的在价值观上有对立,而是他们之间缺乏沟通,他们之间有误解的东西在里面,作为我们首先就是要通过一切的渠道来建立这个共同的价值观,家校共同价值观,所以在学校我们有很多的渠道来加强沟通。

主持人:您觉得家长和学校之间最主要缺乏沟通,我们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搭建沟通的平台。请教一下李筠瑞校长,我们的石歧小学在这个方面做了哪些工作,主要的做法和主要的表现是什么?

李筠瑞:我们学校是中山市教育局的直属学校有着70年办学历史,家长都是当地的,这一片地区都是政府机关的人员比较集中,所以家长的群体素质比较高,2002年的时候我就提出了打造学生的教育,成就孩子的幸福人生,在我们学校做了课程的改革,包括作业的分层控制,教学加强针对性,还有开展丰富多彩的校园活动,尽量让每一个学生,不同的天赋,不同的潜能都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但是在我们实施的过程当中,我们发现了来自家长的这种不理解,不支持。举几个例子,我们学校要参加很多的这种市里面组织的比赛,比如像少先队的比赛,还有一些体育项目的比赛,我们主队当初就遇到了很大阻力,家长都是认为我的孩子参加这些的训练,对升学没有任何的好处,并且占用他很多的课余时间,所以挑选了人以后,校长就会接到很多家长的纸条,要退出这支队伍。第二个事例就是我们有一个班主任发现了一年级的学生,经常交的作业都是家长代他做的,后来了解情况,家长就理直气壮的跟老师说,他说是啊,你们不是经常跟我们家长说,要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吗,孩子把做作业看成是很痛苦的事情,不愿意做,我就帮他做了。类似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素质高,不等于说他在家庭教育方面都有很科学的方法,有很强的能力,甚至这些家长有可能因为自己的这个成长是比较成功的,事业比较成功的,他还会更有自信,甚至是觉得自己的方法应该是最好的。在2006年的时候我们就启动了千名家长上学堂的活动,希望来提高家长对于家庭教育这个方面的认识。

主持人:您的做法是千名家长上学堂,分批还是什么年级的?

李筠瑞:我们的形式很多,首先一个就是我们课程学习,课程学习我们学校就是根据家长的这个实际情况,还有我们实际情况,来编写了我们的校本家长学校的教材,一到六年级的,6本,作为家长学习的教材。第二个就是专家讲堂,定期的邀请家庭教育方面的专家学者来为我们的家长做讲座,而且这个讲座是有针对性的,针对不同群体的家长,比如说像隔代教育的,有些小孩是祖辈来带的,针对这一批家长对他们做一些帮助,有针对单亲家庭,离异家庭的,也有针对事业非常成功,企业家,还有针对不同性别的讲男生的教育,女生的教育等。还有就是我们开展了一些比如说像亲子活动,家长沙龙,家长互相分享的,还有就是邀请家长来做客座教师,为学生开设一些课程,还有就是学习交流常规都有,还有一个就是特色的互助联盟,我们觉得家长的家庭教育是实践性非常强的,理论学习对家长来说是很重要,但是实践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这个互助联盟就是组织一些同一个小区,或者是同一个年级,或者是同一个班的家庭教育比较成功,有经验的家长来去三对一,或者是四对一,二对一这样来帮助一些在家庭教育当中出现问题的家长,手把手去教他们,帮助他们。两年前我们借助了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来举行全校老师都参加的一个高级家庭教育指导师的培训课,我们是全国第一家学校来实施这个全员培训的学校,并且成立了家庭教育的咨询中心,随时来接受。

主持人:你们感觉培训以后效果怎么样?

李筠瑞:老师们在家长面前底气更足了,而且对家长的帮助更有效,更直接了,我们觉得这个做法非常的有作用。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张园长,幼儿园的学前教育也是家庭和专业的教育机构最开始沟通,我们感觉幼儿园的家长都觉得自己是天才,到了小学,尤其是到小学高年级以后,家长才承认我的孩子在某些方面优秀,某些方面达不上,从您的实践来看,从幼儿园阶段刚刚做了父母的家长,需要做一些什么样的引导才能够使他更好的为孩子成长做指导?

张敏薇:我是上海市徐汇区机关建国幼儿园,我们是华东保育院的前身,我们这个幼儿园应该说来自各自家庭,家长各方面的层次很高,对老师来说,真是一个挑战,但是目前现在出现了一个什么样的问题,现在很多家长都是独生子女,他们自己也是独生子女我们在分析说,家长是独生子女,孩子是独生子女,我们的老师也是独生子女,三独,现在正是面临这样的问题,所以家园合作对我们幼儿园来说真的是至关重要的,我举一个例子,很多年以前,我曾经有一个家长,1997年我们开始搞环境教育的研究,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建立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和谐的关系。但是社会教育是什么呢?升学压力对家长来说,希望是做很多的数学题,认很多字,这样对家长来说才是放心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就好多年以前碰到一个家长,幼儿园毕业以后,到了小学,然后去了两个月回来就质问我,他说张园长,我觉得你的理念很新,但是到了小学不管用,人家家长都学了很多很多东西,确实我的孩子知识面很广,素质也很高,但是现在就是比不上别人了。到了三年级以后他又来了,戴着大队长的标志来了,他说现在我知道了,能力比学习更重要。让家长进入到你的学校,你要让他跟你形成共同的价值认同感,这是很重要,我就在反思我们过去所做的工作当中缺陷是什么,我们在家园合作当中,其实合作不是新鲜名词,很早就有,家长委员会也是很早就有,但是家长参与到学校的工作还是被迫的,比如老师说,家长我们现在要做什么事情,你要配合,我们要带什么东西,你们一定要让孩子带,家长就是你学校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真正的家长和幼儿园形成共同的价值认同感,在当中是缺乏的。还有我们可能合作又缺乏一种计划性,可能是很随意的,今天搞一个活动发一个通知给家长,你来就来,不来没有关系的,所以在幼儿园和家长之间产生了一种矛盾,然后我们就在反思我们的工作,我们就重新思考我们的定位,2009年组织了我们家长义工团,我也到香港台湾去培训了一段时间,我们就重新修正我们这个管理体制,我们从机制建立开始,就是建立我们家委会的章程,建立一整套家委会的体制。让他有一个研究事情的地方,你不能老在门外去研究,我们也有家长的办公室,让家长真正参与到学校的管理,举一个例子来说,凡是跟孩子切身利益挂钩的事情,家长有判决权,比如说我们每个月都有一次家长参与我们伙委会的工作,每个月我们花掉了伙委会多少钱,我们必须让家长明确知道的,包括每个月推出的新的菜,新的点心让家长来品尝,家长觉得合适不合适。

包括家长参与到我们的学校网络当中,我们也家委会的网络,也教委会的网络,幼儿园有主题式的教育,我们每个主题家长都事先会知道,然后在每一个主题过程当中,有一些教育内容也许是老师不能及的,老师不是万能的,比如说有一些涉及到孩子的保护眼睛,保护牙齿这些可能医生家长他比较权威,我们老师跟家长会一起设计这样的课程,由家长来给孩子上课,叫做家长助教,他直接参与到课程的管理当中,包括我们有亲子的课程,现在我们妈妈参与的活动比较多,幼儿园都是女老师,今天上午听到一个专家在讲,一个爸爸能胜过一百个校长,我觉得听了我很有感触的是什么呢,我们正好在筹建爸爸俱乐部,我们觉得要发挥爸爸的作用,因为现在妈妈管的比较多,老人管的比较多,我们要发挥爸爸的作用,我们现在正在筹建这个工作,我们觉得要保证家长的资源运用到学校当中,来弥补学校资源的一种空缺,学校不是万能的,家长有很多的好资源要进入的,我们除了学校的亲子活动,我们每个班都有自己的亲子活动,比如说前一段时间万圣节,因为我们是中国学校,我们不会搞西方的节日,我们大多数搞的中国的节日比较多,但是很多家长是海外归来的,他们组织他们班级的孩子去搞这种活动,他们搞得非常好,我们觉得现在的家长都是独生子女,很年轻的,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家长,我自己也在反思自己,我说我生一个孩子,我反思我有教育的缺陷,如果我有第二个孩子,可能我会教育的更好,我会填补我之前教育的不足,所以家长进入到这个当中以后肯定有不少的困惑,我们现在正在设计一套家长培训的课程系统,比如说小班家长有什么,中班。这样提高了家长的一个育儿水平,这里面形式多种多样,有讲座式的,有论坛式的,有网上学习的,还有家长之间的沙龙的,我们现在正在做这件事情,我觉得家园合作配合我们学校发展是非常有好处,现在我几乎听不到家长的投诉了,因为他融入我们当中来了,让我们老师有更多的时间来投身于教育事业当中。这是我的体会。

主持人:张园长讲了一个关键词就是参与,家长参与到学校的工作当中来,但是参与到什么程度,这又提到了一个话题,北京发生了一件事情,你讲这个心理干预,心理危机干预,也是去治疗的一个过程,但是从你实际接触的案例当中,学校,家庭,孩子,怎么样能够和家庭更好的发现,更早的发现这些问题孩子所表现出来的这些苗头,这样就把干预前置,效果会更好?

岳晓东:我简单说两句,今天共同探索与发现,咱们是牵手,是共同创新,我们加强学校跟家长沟通只是一路大家都在做的事情,我们怎么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做出新意来,及时发现学生存在的问题,这些事情,我想就是我们搞这样的论坛所能够带出来的思考题,所以我就想说这些。

主持人:好,谢谢,刚才我强调参与的家校合作里面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家长学校的教学也好,管理也好,参与到什么程度,北京有一所名校,今年上个月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个很有名的小学,兼并了另外一个小学,想把五年级所有的学生都移到那个小学去,这两个小学实际上是不一样的,但是家长不干,有数百人一百位左右的家长有七八天在学校门口打着标语,最后学生作出了让步,这个事情实际上很生动,很深刻揭示了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家长怎么样参与,参与到什么程度,因为你要把孩子挪到别的校区,这是一个很重大的事情,他们认为别的校区条件环境不能达到他们的期望,这是一种形式上,人际上的参与,还有一种是决策上的参与,国外认为家长可以参与到学校的,或者是幼儿园一些重大决策,但是现在在我们国家在这个方面还有比较大的差距,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李唯:刚才您说这个问题非常好,现在我们谈家校合作,好像就是让家长参与到学校里面来,最后跟着学校的指挥棒,好像就是这么一种潮流,但是我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觉得作为学校来讲也要警惕一种倾向就是我们不要觉得家长就是没有老师会教育孩子,不是说你成为老师,你大学毕业你站在老师的这个讲堂上,你就比家长会教育孩子,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作为老师本身应该警惕的,家长和老师是互相学习,共同成长,我们会把我们在这个学生在学校里面很多东西及时的反馈给家长,家长及时反馈给学校里面,这是一个平等。既然我们讲家校合作,我们就要让家长参与到重大事件的决策当中来,好像刚才这位园长说了,就是说他们正在筹建这个爸爸俱乐部,我们学校父亲俱乐部已经有四年了,那么我们为什么去搞这个和父亲俱乐部,因为我们开家长会的时候发现了来的家长基本上都是妈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知道爸爸一句表扬胜过妈妈十句表扬,我们肯定更在乎这父亲对我们的肯定,如果父亲不参与到孩子的成长过程当中来,他如果不参与就没有办法去肯定,他不了解。所以我们也因为在家庭教育这个方面做的很多这种卓有成效的工作,我们也被中央文明办全国妇联共同评为全国示范家长学校,我一直有着二十多年教育教学经验,教学工作,我一直在提醒自己在家校合作的道路上你一定不能是高的姿态,一定要放下身段,一定要跟家长平等,让他们真正的体会到能够参与到学校的决策当中,才能建立很好的家校合力机制,才能建立更好的共同的价值观,这是我的看法。

李筠瑞:凡是跟孩子的切身利益挂钩的必须要让家长参与其中,我们2007年的时候,有一个小学给我们了,我们去装修了,一般的学校就是假期里面装修,开学了就搬迁了,我们有的家长就提出了现在有环保的问题,油漆问题,对孩子身体伤害的问题,家长都提出了的,如果我们随随便便过去的话,我相信也是不得了了,家长要开锅了,因为现在家长真的很重视环保的问题,所以我们真的开了几次家长委员会考虑这个问题,到底是搬还是不搬,我们通过去勘察,去了解,通过环保局去测试,决定延期到一月份再搬,通过了家长,家长都采纳了这个意见,我们一月份的时候很顺利搬过去了,所以我觉得很多东西不要留于形式上的高高在上,我觉得理解,平等,合作,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还是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合作的,这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谢谢园长。现在有一种观点,今天上午有的专家也在讲,说这个学校教育的弱化,家庭教育的强化,我对这个观点不是很赞同,的确这种现实按照中央的说法,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确实是很难,因为刚才大家都提到了,对教育的要求,对教育的期望越来越高,所以我们今天这个讨论家校合力这个问题,觉得各位谈到了实践很多很好的做法,但是这个问题离我们理想目标还很远,我的一个感觉就是说现在家长们对于实施素质教育是赞成的,要不然他不会让孩子去上那么多课程兴趣的问题,他们也认识到光靠学习,光靠学习成绩以后在社会上无法立足的,但是这里面有一个机会成本的问题,包括俞敏洪老师也讲到了,要看这是大概率事件还是小概率事件,所以我的想法就是学校的教育和家庭教育目标是一致的,但是两个都要加强,而不是说哪个功能弱化,哪个功能强化的问题,如果你能上北大能力会强很多,我上午在北大考最后一名,将来谁谁谁也作出了很大的成绩,这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所以我想大家对这样的观点有些什么样的看法,或者是什么样的感触。

张敏薇:其实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它是目标一致,但是是互相配合的一个关系,它不存在此强彼弱,一方面发展就会影响着另外一方面的问题出现,他们各有职责,最关键一个问题就是两者必须要同步,要协调,要目标一致,并且有一种互相理解,互相支持这样的合作关系,在这样的一种合力之下,我们孩子才有可能成长的更健康,更快乐,比如学校教育部门抓减负抓的非常有力度,而且学校也基本上能够执行。如果家长的观念不转变,学校减负了,家庭又增负了,实际上孩子也不可能从繁重的课业当中解脱出来,不能够得到全面健康的成长。

李唯:实际上在深圳可能稍微情况有所不同,在深圳家长越来越多关注孩子身体发育的健康,倒不是说你一定要学到什么程度,所以他带来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迟到的孩子很多,经常是昨天晚了,哎呀,孩子你多睡一会儿,明天第一节课不要去上了,我们就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就会在这个问题上就是等于说要跟家长进行沟通,或者说跟孩子进行沟通,我们提出了一个观点就是说学习是为自己的学习负责,比如说我们强调这种责任,就是我们要教育这个孩子,让他明白,你作为学生按时上学是你的责任,不论你是什么原因,那么深圳这个学生家长经常投诉,投诉作业,不愿意让孩子做作业,在深圳小学他是有这样的问题的,那么目标是一致的,但是他又带来一个问题,因为一个班有五六十个孩子,那么每个家长对孩子的标准是不一样的,那么有些家长说只要我的孩子开心就好,没有关系的,有的家长说你的作业又少了,有些家长觉得你的作业多了,所以在这样的问题上,我就觉得在我们学校来讲,怎么样能够做到你这个小学阶段,比如说一年级你是什么样的标准,要跟家长要沟通,要达成一致,那么仅仅是目标一致,都是希望孩子身心健康,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还要有阶段性的一些细化的一些目标,我是这样看这个问题的。

主持人:时间也差不多了,在做简要总结之前,我先澄清一个观点,现在我们主要是城市的教师,校长,我们在城市学生,但是从人口来看独生子女大概是在总人口当中占30%,还有城中村的,我们不要把独生子女这种特性强调的太突出,我想这个是今天在论坛上听了很多专家讲的,需要纠正的一个观点,我简要总结一下就是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形成合力,对孩子的未来发挥正向好的作用,今天应该说开了一个题,破了一个题,讲了一些我们思考和做法,我想最重要是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是期望孩子能够健康成长,能够成才,能够对社会有能力作出自己的贡献,最起码能够成为一个社会有用的人,然后能够成功,这个是我们所讲的一种幸福的体验,能够体会到人生的价值,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每个孩子都是可以成功的,如果引导得当,教育得当,都是能够体会到幸福的成长,所以我讲家校合力,面对孩子的未来,都有很多问题需要去研讨的,也有很多的好的做法需要去发掘,去推广,那么今天借助新东方第五届家庭教育论坛,作为一个开端,希望能够对各位有所注意,下面让我们大家对几位嘉宾精彩发言表示感谢。谢谢大家我们这个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