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静雯:回顾香港经验,前瞻家庭教育服务方向

林静雯:回顾香港经验,前瞻家庭教育服务方向

非常感谢今天有机会让我在这里跟大家谈谈家庭教育。

想起家庭的时候你们想起什么?想起家庭教育时候,又想起什么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到底怎么样看家庭,我希望你们想起的不是问题,很多时候我们一想家庭就想起很多问题,现在家庭里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还有很多家庭解决不了的事。我自己本科毕业以后第一份工作就是做家庭(生活)教育,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后来也做学校里的社会工作,香港学校里很重要的社会工作是做家庭工作,每个学校都有学校社工,做学生工作,也做家长工作,我自己做了几年学校社工,也做了几年家长工作。香港家庭教育发展的比较早,1979年就已经有了,到现在已经有很长的发展历史了。1975年时,年轻人有很多问题,所以请了退休的中文大学吴梦珍教授作了一个研究,推出三个服务,第一就是家庭生活教育服务,第二是学校社会工作服务,第三是外展社会工作服务。我觉得几年以来做的好的方面也有,做的不好的方面也不少,今天利用这个机会跟大家谈谈。

我们自己也有一个服务目标,香港很特别,很多服务都是政府给钱的,政府给钱后要求我们做点特别的事,目标很清楚,我们跟着这个目标做了29年了,现在再看这些多年以来我们做的事,我发觉做错了几个地方。

谬误一:从前一直在做家庭教育,但是什么是家庭教育呢?现在把家庭教育等同于父母教育,家庭教育应该不单是父母教育,因为家庭教育应该是比较大的概念,很多时候都是做父母的工作,2000年时候做了一个研究,教育局让我帮忙做的,我做了一个统计,做家庭教育工作的,差不多80%以上都是做父母工作的,做其他工作的不多,父母里主要是做母亲的工作,2000年以后才慢慢开始做爸爸的工作。我觉得家庭不是妈妈的家庭,家庭也不单是父母的,家庭里有很多很多人,为什么家庭教育就只做父母的教育呢?我自己也有一点反省,很多家庭教育以孩子为中心,这么做我觉得没有错,但是也有一个不太好的情况,很多课程内容都是说父母怎么样帮孩子,父母一定要帮孩子,这点我同意,但是我觉得是双方面的,不是单方面的。我也做家长辅导工作,针对家庭教育我有一个看法,现在出现的情况就是孩子以自我为中心,觉得父母为孩子做的事都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我自己有个反思,我觉得家庭教育不但是做家长的工作,应该做双方面工作,家长工作要做,孩子的工作也要做,父母跟子女的工作要一起做。在香港很多时候希望做平衡小组,家长是一部分,子女是一部分,父母要明白子女,子女也要明白父母。而不是一方面的,因为你为他做的越多,他就觉得你应该为他做的越多,有时候体谅是双方面的,父母要明白孩子、尊重孩子,孩子也要明白父母、尊重父母,否则父母做的越多,孩子就越不知道怎么做,孩子要体谅父母,我自己觉得是一个整体的教育,不单是父母的教育。

谬误二:就是我们非常推崇专家,早期做的时候,很多家长觉得做家长不需要学,我们要努力告诉他,需要学习如何做一个好家长,做家长要有一定的知识、方法和技巧,我们用了很多方法,让他们明白家长不容易做,需要学习,在香港有很多父母学校,我觉得这是好的方面,不好的方面就是家长越来越觉得自己做不来,这是我的一个感觉,我们让家长自己找方法,解决孩子的问题,我们不教他们怎么做,他们问我们怎么做的时候,我们告诉他们,这是我们的答案,他们自己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他们自己的答案,结束以后我们也做评估,请家长观察有没有改变,也跟他们谈话。我们跟他们谈的时候他们希望我们针对每一个问题给一个答案,他们觉得我们没有给他们答案,虽然他们自己找到了答案,他们觉得这样做不好;另外他们觉得我们最好教他们应该如何做父母;我们问家长为什么觉得我们讲的是对的,他们说我们没有知识、没有文化,你们是博士,又是专家,比我们具有更多经验,我们来就是希望听取专家的意见,有很多很多这样的看法,他们觉得我们应该多说一点。家长觉得他们的经验没有专家的经验好,专家听了很多家长经验以后有他们自己的意见,但是专家的意见是专家的意见,他们听了以后不一定能够用的好,他们自己的经验更适合他们,但是家长觉得他们做的不好,这也是我们另外一个反省,家长们对自己没有信心。我跟家长谈的时候说专家不一定是对的,家庭有很特别的地方,用这个方法教孩子可以,但是另外一个家长不一定用的来,因为孩子不同,这个方法用在这个孩子身上可以,用在另外一个孩子身上不一定可以。我在另外一个小组里带的是单亲家庭,我觉得很多时候他们做不了父母,不是不懂得怎样做,是因为他们自己有很多经历,所以他们做不了家长,我现在有一个感觉,做家长工作,不单是做技巧的训练,更重要的是整体教育,不单是技巧的教育,现在我自己有很多想法,专家意见太高的时候,就会让家长有去权的感觉,这也是我这几年比较大的反思。

谬误三:家庭有责。我们经常把家庭教育放在父母肩上,现在做父母很难,做孩子也很难,父母真的很难,有效的家庭教育不单单是父母做的,需要很多人一起做。我去年做了一个贫穷家庭的研究,香港政府觉得贫穷家庭问题特别多,让我做一个研究,我访问了一万多个家庭,发觉有一点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更多的是结构的问题,香港有很多结构问题,在贫穷家庭里,很多父母上班时间都在14小时以上,很多中产父母工作时间很长,没时间教育孩子,不能因为你的家庭情况而告诉老板要回家看孩子,如果这样老板会怎么样想你,社会压力很大,不同社会有不同价值观念,我们的价值观念是把家庭放在比较低的位置,我自己觉得父母的角色是其他人代替不了的,父母一定要跟孩子交流,很多问题不是家庭的责任,也不是家庭的问题,可能是社会结构的问题。我自己觉得不能单单靠父母,我们要做父母工作,除了做父母工作以外,还要多做一点,因为有很多外在因素,很多家庭问题同时也是社会的问题,也是教育的问题,也是制度的问题,几方面要同时做,否则家长会越来越觉得自己没用。

谬误四:从问题角度看家庭问题,我们不要从问题角度看家庭,要从strengths perspective看家庭,有时候问题出现以后不是找原因,而是找有什么抗议力,我们觉得家庭很强,有自己应付问题的方法,我们帮他找出应付问题的方法,这样比我们帮他解决问题更有效。很多时候也跟我们自己的训练有关系,我们不是帮他解决问题,我们是帮他找到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法,用比较正面的态度帮他们找到可以发展的部分,我觉得这是比较积极的态度。

谬误五:我们是从教育角度看的,这可能也是我自己的感觉,很多时候觉得你做的不够我要教育你,我问学校里负责家长教育老师对家长的看法,有些老师觉得家长没有管教子女的知识和技巧,对子女的成长认识的不够,沟通技巧不好,觉得他们表现不太好,在管教子女观念和行为上有很大差距。从比较来看,社工态度和老师的态度分别不大,唯一的分别是社工觉得家长的压力更大一点,社工跟老师的看法很一致。家长本身也有很强的无力的感觉,因为做家长真的很难。我自己觉得做家长工作要对家长多一点体谅,因为很多时候真的不是家长不想做。

谬误六:忽略。我觉得我们忘记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文化的差异,我们的很多方法都是从西方文献里拿过来的,觉得还不错,但是有时候我们觉得可能有很多文化差异,在香港提倡了很多年,可能跟你们一样,就是沟通,沟通是对的,但是西方的沟通跟中国的沟通可能不一样,从我自己经验来看,中产家庭比较容易用语言表达,对很多家长来说不一定用语言能够表达,沟通对他们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在文化方面有很大差异,我们要考虑外国管教子女的方法对我们是否有用,我们自己还没有发展家长教育方法,过去用了很多很多外国的方法,很多课程内容都是用外国的,只是改一点点,现在觉得不一定完全可以,我们要想想到底有没有用,国外是个人主义,我们是集体主义,很多方面是不一样的。另外是社会阶层,我自己感觉我们用的是中产阶级价值观做家长教育,致使很多贫困父母觉得我们说的东西离他们太远,做不来,所以他们就不来听,觉得听了也没用,我自己觉得我们是用比较中产的价值观念做家长工作,沟通是很中产的观念,文化水平低一点的人很难理解,什么是沟通,你说了很多很多,他听的时候好像明白了,但是做起来就不明白了,越做不来就越觉得难做,下次就不来了,我们做的时候要关注文化的差异。

我自己有一点简单的建议,也是我自己的看法:我们的研究小组做了很多反思,我们觉得家长教育理念基础应该是什么样呢?我们应该帮家长做,而不是让家长觉得自己做不来,让他们可以有能力做到,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方向。第二个方向,不单单是做家长的有些什么知识、技巧,而是家庭成员的全面发展,很多家长自己有很多还没有解决的事,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过去我们做了很多教育活动,从活动和教育层面来看要提升,改变应该是由内而外的过程,经过20年来的发展,我们发展的很好,我们跟家长应该是伙伴关系,应该一起进行判断,而不是我们做他们不做,也不是他们做我们不做,也不是他们教我们做,也不是我们教他们做,很多家长说你要帮我教好孩子,这是不对的,应该两个人一起做,是伙伴关系。不是一个人的事,是社区的责任,跟社区里很多问题、很多价值是相关的,所以不是一个家庭的事,是社会的事。这几年我自己也提倡这样一个看法,家长、家庭、学校、社区是分不开的,我自己在理论方面也提倡一个系统理论,家长、孩子、家庭、学校、社区从不同层面可以多做一点工作,专家不是对家长的,专家希望在政策方面有更多建议,有时候工作的压力影响家长,社会的价值观念影响家长,传媒影响家长,学校影响家长,我们可以做的是从几方面入手,不单单做家长工作,这是一条比较长的路,但是我觉得是一个方向,要从多层面介入,而不是从单层面介入,这是很重要的,我自己觉得家庭不单是要教育,家庭还需要我们的支持,社区、学校几个方面怎么支持家庭,使家庭发挥好他的功能,很多时候家庭的功能受很多方面的影响,我自己觉得这是一个发展方向。

谢谢大家!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