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昌有:领导

柯昌有:领导

下午开了个会,主要感受来自“领导”。当它是个名词的时候,让人有些发毛,这没有对涉及到的人不敬的意思。当它是个动词的时候,意味着要说很多话,做很多事情,有决断和责任。今天体会,这是需要表达技术和勇气的,但很多人只有表达技术。

发言的是校长,不是副的,我关心的是与“教育”相关的内容。语气是绵延的,容我先按顺序摘录些记下来的句子,再来说道。“没有高考,就没有今天;只有高考,就没有明天”“要鼓励学生多参加社团活动,建议团委放宽对学生社团规模的限制”“年级主任是教学质量的第一责任人”“学科质量的责任人是科组长、教师”“不能外行指导内行”“科组长要切实发挥作用,将科组建设纳入生活的一部分”“教育质量的外显是人的健康成长,也包括成绩”“教育不仅仅在课堂,也在校园内”“教学工作是学校的中心工作”“一定要抓风气,注重德育”“重点抓优秀学生培养”“首先是尖子生,要跟全省比,跟六校(与我校联考的兄弟学校)比”“全考重点,没有突出的,工作不咋地”“老师要自信,为什么不自信呢?相同条件下,学生能更好,你为什么不努力呢?”“重点班关键在临界生,班主任心中要有个数,不单单是多少个,也是质量”……我所记录的就这些,存在听力有误或断章取义,责任在个人。

当时我想,如果我以前某些呆在大学里研究教育的老师,如果听到这个发言,可能会认定素质教育在缓慢地进行。我也承认,如果就学生的发展而言,这个校长至少比我高中的校长认识要好得多。即便这样,我也认为,比一个内地小城市的教育“好的多”不一定意味着不可以更好。何况,就我个人的感受,这“好得多”要大打折扣,甚至不一定真的“好得多”。站在需要“进一步”的立场,我展开这次讨论。

真切的感受是,我似乎懂得了领导的某些技术。我先入为主地认为,领导说话是有技巧和手段的,并试图理解其技术。先说学生的德育和全面发展很重要,让人有点感觉,然后急速转入教学,谈谈成绩,含蓄指出学生没教好可能是教师不努力。这一刻,显示关注程度的轻重缓急,甚至没怎么提重点班临界线后面的人,那可是好几百人啊。言语温和,不急不火,该引起注意的都有。

其实,我还试图理解年级主任对此的领会,因为跟我直接相关一是科组一是年级。首先,年级主任的难处在于,是“教学质量的第一责任人”,又“不能外行指导内行”,把自己的厉害交给别人,难免不放心,所以用各种“督促”掌握主动权的居多。这样,“内行”的教师、备课组自然没多大自由和创造空间。何况我校年级可以决定你跟着上高三还是下高一,如果认为上高三很重要,难免被迫“享受”年级干预专业领域。

其次,对于“全面发展、素质教育”,年级较好的领会可能是,要搞好成绩,同时全面发展也不落下;较差的可能就是,健康发展那是虚的,成绩是看得见的、实的。年级主任说出来的可能还是前者,因为后者是千夫指,但实际是不是明眼人都知道。可悲的是,我的年级主任行动容易让我主动想到后者。尽管我觉得他很多操作不符合我对教育的认识,但也没法、应该说是“没资格”跟他探讨,因为他也顶着“教育”的名义,而我这个年轻人还不太懂得,该多学。我设想,不能说的原因还有一个(也是更模糊的),我若指摘他便可说“我不是也说要全面发展,重视德育吗?”我不得不承认,他说过类似的话,只不过我们所谓的“发展”“德育”不是同一个意思,然而又能怎么解释呢?我仿佛看到一个跟我有类似观点的主任去跟校长理论,校长估计也是这么说吧,从此往上基本都可以沿此想象。我也仅仅是想象,因为我不太可能找主任说这些,主任也不太可能跟校长显示自己对教育的认识(他不一定懂,不一定敢)。

但这么想是有点意义的。我似乎发现了领导的“艺术”或“智慧”。不管是真的认识到了,还是假装,实的、空的都要说一些,要说的全面,任下面去揣摩。反正这里怎么都有,四平八稳,坐等下面立功或者受罚。对于我来说,领导有些贪心了,因为他什么都想要,只要能证明自己领导有方;领导也有些太不负责任了,能够轻松实现多个目标谁不想啊,但要是目标和目标之间有了冲突(比如“成绩”和“全面发展”,当然领导一般假定是不冲突的),谁来提供答案?谁该坚守一些看不到或者不太明显的价值?由于没有明确归属,所以大家都到那个容易看得见的目标下挤独木桥。

在大环境没怎么改变的前提下,深处学校教育漩涡中的领导略分三种:一是啥也不说或直说,一切绕高考;二是啥都说,还是绕高考;三是啥都说,也看重高考。按逻辑,还该有第四种,切实为了全面发展,但我没见到,认识有限。三种领导中,二、三是分不太清楚的,我悲观地认为第二种占绝大多数。教育改革雷声大、雨点小,很多人怪制度,这些事情的解释之一可能就在这了,难解的是,还真不知道该归咎于哪一层,所以笼统责怪制度。但很多人都觉得有问题,所以批评是不会断的。

个人觉得,领导受责也是应当的,这不仅仅为我批评他们提供合法性,更重要的是我认为领导是有义务决断出什么是更好的方向,否则至少在他人模棱两可的时候坚定地站在更好的那边并保证在公事中追求更好的行为少受折磨。也只有这样,整个制度才会有良性发展,领导者要明白:拿着权力是要有担当的。之所以造成需要勇气的尴尬,也是由于领导群体自己对某种正当的缺席造成的。我不希望领导只研究表达技术,也不希望个人只能靠勇气去坚持改变。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