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难再出贵子(3)

寒门难再出贵子(3)

周周的工作

就是这群孩子工作了一个月之后,大多开始隐约的知道,这个群体有可能留下的只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因为在这里实习,多少了解了商业银行的工资,待遇,相对其他单位还是很有诱惑力的,就这样开始了。和小胖那样的理智派很少,当然这种理智来源于父辈的见识,父辈的能力和经济能力和人生智慧。这种孩子很少,就那么一个,大多数孩子,也包括我们这群成年人,都会为了一个飘渺的希望,希望自己比较幸运,去努力去争取。也就是从这些孩子中,我获得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思维。如果有能力一定去争取,因为既然大家都说这件东西好,既然世俗的认知都认为它是好的,那么它一定是好的,不要去自认为自己能够自己打拼出另外一个天地。如果全面衡量觉得这块蛋糕争取不到,立马要转换思维,不要做自己力有不逮的事情,因为努力了,争取了,你的条件达不到,最后伤心还是你自己。这一点很重

要,也不知道是出于好心善意,还是出于什么,差不多每个孩子,开始知道我手里有名额,当然这件事,目前只有我和副行长知道,只有两到三个,从那天开始我的办公室,和我的手机开始忙碌起来。刚开始被要走的几个孩子,自然是拉着家长,拉着银行的同事,开始一次次要约我吃饭。这个是自然,人之常情,我知道我自己那点权利,只有两个名额,这个我谁也不想得罪,就一直开拖,找个理由告诉给我电话的人说:我没有这个权利,我也要听一大推这个孩子如何如何好,也许他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孩子。接着也有孩子的家长,开始直接会找到我的家,提着东西,呵呵,鉴于我手里那点可怜的权利,这礼物我没法收,即便能收,也不想这样,因为我觉得我确定一个孩子,那么就意味着另一个孩子要去满世界的面试,心有不忍,呵呵。。这时候,当狼多肉少的时候,就完全体现出一条定律:小狼怎么样,完全取决于老狼。周周一个女孩,家就是本地的,母亲在某物价部门担任处级干部。这个女孩子家教不错,穿着打扮很时尚,重要的学过芭蕾舞气质很好,有点那种很女孩的感觉,很有礼貌。我对这个女孩子最大的印象就是:家教一定很好,总是那么不紧不慢。当这个消息流传到周周的时候,让我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孩子不错,只是一个很微不足道的条件,要爸爸或者妈妈很不错才是绝对的硬性条件。

实习的第三个月,我接到了行长的电话,是大头一把手的电话。告诉我周周表现很好,必须要我把实习说明给她写好,我这时候耍了点小聪明问行长:我对这个女孩子没有什么印象,长头发,短头发,是哪个啊?行长说了一句,那个样,就是那个周周的女孩子,反正不是长头发,就是短头发,记住吧她的实习报告弄好,就行!哈哈,事实上行长也不认识这个女孩子是吧,为什么行长直接打招呼,后来副行长给我说到,周周的妈妈的是物价部门的处长,通过关系找到银监局的某位副局长,这位副局长直接给了行长电话,大头只有点头的分,既然硬性条件够,别的都不重要。第一个,这是第一个,后来更是听说,这个名额确定了,周周填了工作合同,周周的妈妈,爸爸,和银监局的副局长,我们银行的几位行长,喝了一顿,挺清楚是周周签了正式的合同,人家才请客啊,小弟级别太低,这种高级别请客,没小弟啥事。找工作,好工作,搞定一把手,如果主管部门和本单位一把手打招呼,几乎十拿九稳,说不准单位还得巴结你。从此周周去了六楼,分行办公室,主要负责和政府部门的联系工作,当然这里面其决定作用的是什么,大家明白不能在明白了。周周现在我的同事,找了个省政府的小伙在谈恋爱,小伙子也是那种家庭,呵呵,在下看来前途一片光明。当然周周的也有下插曲,就是实习的时候和同学恋爱了,哈哈,让其妈妈找了那个男孩子……自然就是几个月的恋爱……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