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 :“总不能生活强奸了你,你就给他生个孩子”

咪蒙 :“总不能生活强奸了你,你就给他生个孩子”

“快乐学才该是我们的成功学。不以快乐为目的的生活都是虚度光阴。我的情绪分为高兴、很高兴和非常高兴。”咪蒙在她的专栏集《守脑如玉》序言里这样总结。你信吗?又不是得道高僧和归隐圣人,真的可以与痛苦绝缘?事实上,她把捍卫自己的快乐放在第一位,她开发了一套独家的快乐哲学,甚至在脑子里形成了一条熟练操作的流水线,用来过滤烦恼、分解焦虑。她说没心没肺的人才是进化论的胜利者,而没心没肺的最高境界就是,深知世界的复杂、多元、荒诞、矛盾、无序,却依然选择欢天喜地、笑看风云。

奶奶自杀、大伯砍死亲儿子,她像活在电影

每一位跟咪蒙相处过的人,都会自动下一个定义,这24小时脸都笑烂了的傻冒,肯定是从出生到现在就一帆风顺,人生最大挫折就是眼睫毛又掉了两根吧?

等她写了一篇《我的爸爸,要结婚了》,讲自己从初中开始,父母吵架,妈妈被爸爸的情妇暴打,13岁的她拿着菜刀去砍人,目睹爸爸和家里的小保姆在床上调笑,父母离异又复合、复合又离异等一系列狗血事件之后,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很多人说,当读到她说“很多时候我的固定食谱,就是眼泪拌饭。咸咸的,味道还不错……有时候放学回家,想到家里支离破碎的惨烈局面,骑着自行车,两行眼泪背叛了地心引力,被风吹着往后狂飘,挺喜感的”这样故作轻松的话,更觉得心痛。这时候,她却安慰一脸沉痛的其他人,还好啦,我只是父母离婚、爸爸准备再婚而已,又不是我出了车祸高位截瘫,没那么严重,别难过!

按照常规判断,她的家人都是奇葩。外公有很多情妇,跟外婆的妹妹暧昧多年;奶奶常年哮喘,有一次发作太厉害,直接用剪刀夹一团棉花塞进喉咙,自杀了;爸爸的哥哥用斧头砍死了自己的亲儿子……别人都觉得这些太像电影,而咪蒙也感叹,请把我从电影里拽出来!

如果你被厄运包围,那么,你要沉溺于其中,从此萎靡颓废下去,还是跳出来,想办法控制这种痛苦?柴静在《看见》里就提到她的领导陈虻说的,痛苦不是财富,痛苦就是痛苦,对痛苦的反思才是财富。

父母离异,是我的错吗?不是。我如果难过下去,对他们和好,有帮助吗?没有。我如果乐观起来,带动妈妈也变得乐观,是不是更好?她让眼泪滚回泪腺,乖乖地读书,考上研究生,找个自己喜欢并擅长的工作,写书,延续妈妈的作家梦——“只有我自己变得强大,才能保护妈妈”。她每天给妈妈讲好玩的段子,她是妈妈的心理医生。她的没心没肺,是基于一种理性的判断。咪蒙甚至认为,奇葩的家族反而拓宽了她对复杂世界的忍耐力和理解力。

“总不能生活强奸了你,你就认了,还给他生个孩子。不要甘于被生活强奸啊,我们也可以主动强奸生活嘛。”咪蒙最近在网上看到这两句任性又粗糙的话,很喜欢。

“我是真喜欢被做手术的变态”,坏事变趣事

“我喜欢被做手术。”多么简单的几个字,当咪蒙用饱含真诚的娃娃音告诉医生时,刚才还居高临下冷艳高贵的医生立刻柔软了,“我接触过一万多个病人,你是第一个这么讲的”。字里行间都听得出知遇之感,之后这位医生奔走相告,整个医院沸!腾!了!这样一个快乐的热爱手术的患者的存在,对医生来说多么稀有。

“我是真心喜欢被做手术的变态。消毒、戴上氧气罩、麻醉,医生说,想睡你就睡一觉吧。一觉醒来,手术就完成了,感觉自己变成了新的人。你们不觉得身体被打开,放入或掏出某个东西,再被重新组装,很神奇很萌么?”说完这句话,她仰望天空,摆摆手,“上帝别误会啊,我不是想断手断腿得大病哈,随便来个切阑尾什么的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咪蒙把这段话发上微博,好几位粉丝留言感谢她,有一位说:“你知道吗?我下个月就有个大手术,本来惶惶不可终日,看了你这条微博,突然觉得做手术没那么可怕了。”

其实她真的是每天吃饱了饭没事干翘首期盼着自己被推进手术室吗?也不至于,只是,如果一定要生病、一定要进医院,那么,何不发掘一下这事的乐趣。这是她惯有的逆向思维。比如她成天嚷嚷着要去整容,旁人说,这么老了整容,就算变美了也美不了几年啊。她说,好处是,就算失败了也丑不了几年了呀!前段时间有人搜集了所有关于她的负面评价,并动用淫妇、荡妇等重磅词汇,到处长篇累牍地骂她,她看得非常感动,“难道我也有专属的方舟子了么”?

任何事都是有两面性的。不要因为痛苦的一面很显眼,就自动放弃了积极的一面。心理学上有种说法,叫史华兹论断,坏事有多坏,取决于你自己。这一点咪蒙体验得最深刻,以前她也悲观过、痛苦过,那种时候总是遇见坏事,等自己想通透了,快乐了,就总是遇见好事。

为什么有些人显得运气特好,有些人显得运气特坏?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做了一套实验,表明运气和你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相关,幸运儿总是发现事情好的一面,所以形成良性循环。

每周读两本书,是她治疗自卑的唯一方法

痛苦的根源不是来自于外在,而是来自于对自己的不满。只有真正爱上你自己,你才能够得到有质感的快乐。如果快乐是房子,自我满足和成就感就是承重墙。有这个打底,别人讽刺啊、挑剔啊、讨厌啊,根本不值一提。

爱上自己这件事,咪蒙花了很多年才完成,中学、大学阶段她都非常自卑,因为胖、因为矮、因为不喜欢自己的一切。她试着分析自己最重视的是什么,自己最羡慕的别人的优点是什么?是聪明,是有知识,是有思想,那么,她努力培养自己的优点。“我迷信王小波的话,人与人之间是不平等的,主要是知识的差异。”就此她找到了自己的快乐之道,快乐是什么?快乐就是进步,今天知道的知识比昨天多,就安心了。

看书是她治疗自卑的唯一方法。每周坚持读两本书,做读书笔记,觉得句子可口就顺便把一本书都背了。最近,当她打开四年前读过的一本书,发现当初画下的重点写下的批注都显得幼稚时,她说,“原来这就是进步,原来快乐就是长成这个样子”,这四年,虽然自己的创作力没有进步,但对文字的鉴赏力提高了。木心就说,鉴赏力也是会衰退的。

“我并不是鼓励每个人都要变成学习狂,以知识来衡量快乐。”咪蒙说快乐的秘诀在于找到你自己最在乎的事,明白你要什么,你喜欢钱,就去赚钱;你想变得美貌,就去老老实实地美白、减肥。

明白自己不要什么,不要的就让他们滚远点

明白自己不要什么,这很难。因为大部分中国人连自己要什么都没想清楚。“自己不要什么”是更高层次的问题。为什么很多人总是不快乐呢,因为他们什么都想要,钱、权力、美貌、智慧,哪样都艳羡。仇富是最广泛的情绪。如果你不曾羡慕,你就不会觉得别人在炫耀。

可是,一根筋的人才比较容易快乐,什么都想要的人就容易纠结。咪蒙说,其实快乐就是删繁就简的过程。只要不是自己最喜欢、最在意的事物,就让它们滚远点。比如她真心不喜欢关注日常小事,油价上涨啊、肉价上调这种事,进不了她的脑子,她喜欢廖一梅所说的:“钻进柴米油盐里,你就陷入了时间当中,时间立马会在你身上发生流动。如果你生活在时间之外,时间自然就管不着你了。要想永远保持年轻,也许应该生活在生活之外,时间之外。”

基本上,咪蒙就是个生活低能儿。顶级路痴,在餐馆吃饭上个厕所都会迷路;从来不知道自己银行存折的密码;家里刚买了套房子,想了很久都不记得楼盘名字是什么;给报纸杂志写稿子,永远搞不清谁给了稿费谁没给;连自己每个月赚多少钱都一概不知……不是她有钱,她欠了一屁股债,但是,她不愿意花时间去想这些事,所有时间和精力都要放在自己最喜欢的事上,看书看电影在网上晃荡,她生活不能自理,也懒得自理,这样她不会有任何日常的烦恼。

遇到坏事时想,三年后你还在乎吗?

大学的时候,咪蒙丢了个开水瓶,哭了,觉得自己太粗心太大意;刚毕业,丢了个手机,哭了,觉得自己怎么这么衰;开了博客,被网友骂几句,哭了,觉得这些人怎么上来就人身攻击……咪蒙说,自己不是没小气过,没计较过,只是年龄大了,脸皮厚了,可以熟练地对坏事分级。很多以前觉得天大的事,现在看上去简直微不足道,慢慢地,可以快速过滤掉负面情绪。她舍不得拿时间来痛苦,人生太短了,必须挥霍在享乐上。经过长期对自己洗脑,她对痛苦越来越迟钝,她都怀疑自己的痛感神经坏掉了。

学者钱纲就说,要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单位上看自己。从2023年、2033年来看现在的自己。咪蒙觉得这很管用,遇到难过的事,想一想,三年之后,你还会在乎吗?如果不会,那么赶紧PA SS。

柴静在《看见》里说,人生的悲欢就是被身边几个人决定的。这实在太精准了,不要让那些你不认识的人,网友、餐厅服务员、公车上的大妈,左右你的情绪,把自己变得强大变得可爱,让身边的人快乐,这就是最大的成功。至于其他人,关你屁事。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