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台湾的国学迷梦

许锡良:台湾的国学迷梦

与一些朋友聊天,发现有不少朋友对台湾的发展,始终是定位于这样一个偏见:台湾的经济发展,社会道德水准高于大陆,政治民主法治化,社会人性化,这全得益于当年蒋介石败退台湾之后,把整套的中国传统文化带到了台湾,才开出这样的结果,而大陆是断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根脉,才会如此道德沦丧与风气败坏。因此,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在台湾,台湾才是真正继承与发扬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在台湾得到了验证。在中国大陆,有这种想法的人为数还不少。但是,这种判断之下却没有多少证明,更缺乏证据。

的确,蒋介石败退台湾之后确实弄过复兴国学,振兴中华传统文化运动,但是,那个时期的台湾其实是白色恐怖的台湾。专制独裁,监视禁言,党化教育,反攻大陆,整肃异己,打击自由学派人士,大搞个人崇拜。这些只要读过当时台湾大学哲学教授殷海光先生的著作就不难明白当时的情形,殷海光先生当时就是被迫害的著名学者中的一个。在党国体制之下,许多国民党高级将领都在这个时候被整肃,包括像抗日名将孙立人将军这样的顶梁柱式的人才,都被整肃,败退台湾的高级将领白崇禧突然暴亡,死得不明不白。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蒋经国于1988年去世为止。在这之前的1984年10月15日上午,美国旧金山湾区响起三声枪响,作家江南在自家后院中枪身亡,作案的凶手,系台湾 “军事情报局”委派原“竹联帮”成员陈启礼、吴敦、董桂森三人。江南命案不仅改变了蒋经国政权的命运,也改变了台湾的命运,从此,台湾逐步从威权时代朝民主时代过渡,蒋家政权亦从那时起日渐崩解。在这之前蒋经国其实早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二子蒋孝武作为接班人,但是无奈江南事件的发生其影响远超出自己的想像,只得将此事转嫁自己的儿子蒋孝武,这样蒋家准备接班的人命脉已断,蒋经国在去世前几个月宣布开放党禁、报禁,也就是李敖所说的,做了一辈子婊子,最后从良了三个月。话虽然很刻薄,对历史的评价也不太公允,但是,事实确实是如此。

可见,台湾在大兴国学,复兴传统文化的整个过程中,台湾是在走回头路,在下坡路,如果台湾没有这段为时20多年的传统文化复兴运动,台湾的民主自由会来得更快一点。台湾的近半个世纪的发展,有日本殖民统治的五十年,日本人在台湾的统治前期是把台湾当成殖民地来掠夺的,但是,后期确是把台湾当成自己的国土在经营与建设的。台湾至今受日本影响远甚于大陆对其影响。台湾即使在复兴传统文化时,也没有关闭对美国的开放大门,没有停止派留学生前往欧美国家学习,这是与大陆的“文革”不同的地方。台湾的情况与大陆相比,只是程度稍好,而不是性质上的不同。其实当时台湾复兴中华传统文化,大陆搞“破四旧”,看似两种完全不同的做法,其实骨子里是一回事。台湾是通过举中华传统文化的招牌达到思想禁锢,大搞个人独裁与个人崇拜的目的,而大陆则是通过反“封资修”和“破四旧”达到个人一手遮天,个人崇拜的目的。大陆当时“破四旧”与歌功颂德的作派,其实在精神内核里是非常传统的,只不过用了最传统的手法去反传统而已。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熏陶出来的中国国民,无论台湾还是大陆,其实骨子里是一样的。最近看当年国共两党争霸天下之战的历史。一支三万二千人的国民党残兵败将,被迫撤退到越南,被法国殖民军扣押之后,关押在集中营,结果这支部队的广东兵与湖南兵就打起来了,互相残杀,死伤无数,法国兵不得不出面制止这种丢人的内斗。即使是在战乱战败于境外,中国人也不忘记自相残杀。这支部队在总司令黄杰将军的带领下,为了能够回台湾,向法国殖民者发出抗议,然后绝食。在这绝食过程中竟然把随军的孩子也一起捎上,结果饿死了许多孩子。当时负责绝食的国民党军官这样说:现在连大人们都难保有活路,还管得了这些孩子?还不如饿死算了。这就是当时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出来的中国军人。

这支部队最终回到台湾之后,蒋介石对他们备加防范,处处歧视与整肃,曾经让300多人集体失踪。黄杰虽然官位一再上升,但是,终于为了避嫌而不敢过问这支与自己一起共度苦难的部属。这些从越南赴台的难民,为了怕他们联合起来,把他们疏散在台湾的不同地方。他们居住的地方叫“赴台新村”,给予歧视,后来才改名为“富台新村”。

台湾的今天绝不是所谓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结果,相反,是台湾在政治、经济与文化上逐渐摆脱中国传统文化的束缚才有了今天的台湾。台湾的儒学,目前仅限于学术讨论,在政治上已经没有了一席之地。仅限于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礼节与审美情趣,已经不在现实的经济中产生多大的作用。因为,中国传统文化中是绝不会有多党政治的,中国传统文化相信的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要的是一统江山,哪里有什么多党竞争,轮流执政的理念?中国传统文化,是传统农耕文化,提倡高官厚禄,禁止贸易,打击工商业,哪里会有台湾今日的国际贸易与兴旺发达?传统文化思想禁锢,言论不自由,哪里有今天台湾的开放报禁?事实上无论台湾还是大陆,只要被中国传统文化笼罩着,就不会有自由、民主、法治与人性化社会的空间。台湾得以有今天,不仅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功劳,相反,是台湾在开放的环境中借助外来思想文化的影响突破了千年传统文化的束缚的结果。中国传统文化形成的千年体制,僵化,教条,有沉重的历史负累,形成中国特有的一治一乱的历史循环,一个朝代兴起,其兴也勃焉;一个朝代灭亡,其亡也忽焉,这个历史宿命得以在台湾打破,恰恰是台湾保持开放,面向世界,吸收来自欧美日等国家的优秀文明成果的结果,台湾的政治恰恰是利用法治精神解决了普遍性的权力腐败定律,即权力滋生腐败,绝对权力绝对滋生腐败。当一个社会权力可以胡作非为的时候,要指望这个社会道德高尚,秩序良好,那是不可能的。所谓人心很坏,其实只是权力很坏。如果看不到这一点,中国大陆要走的弯路还会更多。

2013年6月19日星期三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