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许锡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人的生命是一种非常奇妙的现象,生命有不能够承受之重,也有不能承受之轻。人们常常可能会基于完全相反的理由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生命不能够承受之重下,厦门的陈水总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且选择了拉一大车人来陪葬,他所受的教育是唯物主义的教育,根本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所有的罪恶都在自己生命结束的时候就结束了。其实,这是一种可怕的价值观与人生观,然而,在中国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人中,有着类似想法的人又有多少呢?那将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

然而,还有一种情况,却是生命不能够承受之轻,这也会要人的命。生命不能够承受之轻,就是感受到了自己的生命无意义,软弱乏力,这样的情况倒不是因为物质上太贫乏,太困难,而是相反,是因为在物质上太丰富,感受生活太过于容易。比如当今中国的官二代、富二代,几乎不受什么挫折,就能够坐享其成,一切在出生的时候就有人替他安排好了。这个过程看似顺利,其实也是一种痛苦,这就像是猪八戒吃人参果,不等细嚼慢咽,品尝滋味,就把人参果吞进了肚子里。一切显得太顺利了,然而,在他们的生命中是缺乏色调的,内容也是空洞的,在这种情况下,人其实也容易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或者通过制造麻烦来显示自己的存在,许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李双江将军的儿子李天一那样顺利,上天赋予了他那么好的条件,他仍然要做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其实,每个人的生命都要顽强地证明自己的存在,并且维持自己活下去的欲望。李天一那样的生命其实是苍白的,因为,一切都有人替他安排好了,他的生命意志的,他的自由与自主选择权利都被剥夺了,他甚至连体验另一种生活的机会也没有。有时他们不得不通过干坏事,来引起舆论的关注,以显示自己真实地存在着。在中国聚集了世界上最多的有权有钱的坏人,其实常常是这种生命不能够承受之轻造成的。备感生命无聊虚空的人,不是去自杀,就是去制造麻烦与灾难。因为,中国人的精神家园是荒芜的,在挣扎着活下去的时候,没有时间去感受这些,但是,一旦衣食无忧,甚至丰衣足食的时候,人们体验到的除了物质,还是物质,这个时候要想不无聊也是不可能了。在西方,因为人有信仰,人的生命无论轻重,都有上帝在照看着,这样才能够真正做到穷而志坚,富而有礼。

这个周末去珠三角某发达城市上课,以前每次都有Z博士来接待,他总有问不完的问题,讨论不完的话题。但是,这次竟然没有见到他。Z博士年轻有为,相貌英俊,一路读书都是非常顺利的,从大学、硕士、博士读的都是名牌大学,在读期间就娶了年轻漂亮的妻子,妻子在澳门特区做公务员,他所工作的城市离澳门又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毕业之后又很快当上公务员,不到两年又成为了院长助理,学院特意为他成立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工作室,同时主持三个重要项目的工作,不到三年,就在当地买了两套房和一部车,把父母都接来住了。这样的条件就是我工作了近30年也是望尘莫及的。上帝似乎特别关爱某些人,把世界上一切好的东西都堆积到某一些人身上。这是我三年前,第一次见到Z博士时从内心里冒出来的一个念头。那时Z博士刚刚从国内某名牌大学博士毕业,年仅28岁,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人生充满希望,前途不可限量。他从本科、硕士、博士一路读下来,都是非常顺利的。小伙子虚心好学,待人彬彬有礼,令每一个第一次接触到他的人都会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然而,这次去上课,当我问及Z博士的情况时,负责接待我的领导似乎已经很不愿意再谈及他了。吱吱唔唔、闪烁其辞,几句之后,说是他已经离开了这里。当时,我也不好再问。现在想来,我却不知道当时领导说他已经“离开”的含义不是调走另谋高就了,而是已经离开了人世。事后我打听了几个当地人,才知道他已经去世了,是在今年春节前在自家居住的高楼上跳下来的,跳楼前10分钟还给他要好的同事发了短信,表明活着没有意思,准备选择离开人世。至于原因,应当不是工作上的,而是他个人私人生活上的。至于个人生活上有什么原因,Z博士只在遗书中提到了,而看过遗书的人又很有限,而且出于对死者的尊重,也没有公布细节,总之是感觉生活没有意义,空虚无聊,才会选择走这条路的。

听到消息之后,我立即上网查Z博士的相关信息,竟然没有丝毫关于他自杀的信息,当时没有任何新闻媒体对此作报道,在网上也没有留下一点丝蛛丝马迹。在网上关于Z博士的新闻,都是他成立工作室挂牌仪式时的照片,还有他下基层作教育调研与考察的新闻。最新的关于他的新闻是去年年底到一间小学作调查研究,工作人员对他前呼后拥,俨然是一颗即将腾空而起的政治明星,看了令人心生羡慕忌妒恨。

人的生死永远是一个谜。有谁能够想到像他这样一切顺利,切都被提前安排好的美好前途,竟然会走这条路呢?太顺利的人生,其实是难以经住一点点挫折的。中国人常常犯仅仅从文凭上认人才的错误。Z博士过于顺利的成长经历其实反而是害了他。其实,年轻的时候真要成才,还得先以平常心,默默地在平凡岗位上做点实事,这个年龄是容易犯错误的,也是要允许他们犯错误的年龄。一个人一出来工作,就被推到这样耀眼的高度,使他处处显得压力过大,事事谨小慎微,而在生活某些方面又缺乏关爱与帮助,甚至必要的提醒。有人猜测说Z博士妻子在澳门做公务员,他可能有一次在澳门赌场输了一大笔钱,感觉对不起组织的栽培,也无脸见人了才选择走这条路的。其实年轻人犯错是正常的,如果他不是身上有这么多的光环,有这么多组织的关怀与重托,而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也许他会选择坚韧顽强地活下去。输掉的钱还可以再挣回来,自己这么年轻,有什么了不起呢?可见,有时年轻人过早地栽培,人为地制造新星,可能对他的成长反而不利。真正的人才,一定要放到一个真实的环境中去锻炼,以平常的心态去做出贡献,让事实说话,就像真正的千里马必须在自由奔放的环境中自然产生一样。人造神童,人造人才,领导关怀,刻意培养,其实在一定意义上都是在害他,因为剥夺了他真正成长的机会。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太顺利的人生,常常容易造就一个完美人生的错觉,当事者有时对自己一生顺利,却做了这样一件蠢事,耿耿于怀,久久不能释怀,因此就想不开了,不能够接受一个不完美的人生,不完美的自己。其实,人生本来就是不完美的,这个社会,这个世界都是不完美的。接受不完美的现实,仍然选择坚韧顽强地,甚至卑微屈辱地活下去,尽自己力所能及的那份责任,这才是真正男人的勇气。有一句话说,一个真正成熟的男人,常常为了理想选择卑微的活下去,而一个幼稚者常常为了理想选择高尚的死去。而在我看来,Z博士选择的死甚至为了理想都谈不上,他真的把培养他的组织和领导置于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也把自己的父母双亲害苦了,父母双亲只有他这个宝贝儿子,虽然已经结婚,却没有留下自己的后代,父母双亲现在已经年近古稀,现在只有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也不知道老人将怎样了却自己的余生。

2013年6月18日星期二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