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高考改革是不是“三季人”在当道?

教育部高考改革是不是“三季人”在当道?

当上主管教育副市长的老同学蒋某今天来京出席某教育机构主办的2013年高考改革会议。据说会议是讨论高考分省命题和“异地高考”改革问题。作为老同学,我宴请了他们。席间还有几个北京教育界同仁。谁料关于高考改革到底是全国统一命题好还是分省命题好问题,蒋某和我的北京朋友争论上了。

北京朋友坚持全国统一命题好。指出第一,高考分省命题风险加大,高考的安全性受到质疑;第二,命题质量下降,高考的权威性受到挑战;第三,不利于人才合理流动,有违社会公平原则;第四,命题成本明显加大,造成社会资源的严重浪费......

蒋某坚持分省命题好。指出第一,符合国家教育改革发展的基本精神;第二,符合我国高考改革公平、公正的原则;第三,符合精简、高效的选拔原则。同时,分省自主命题,更有利于发挥地方优势,突出地方人文特色、服务地方经济发展,促进地方课程开发……

作为东道主,我也无法回答高考到底是坚持分省命题好还是坚持全国统一命题好,看着他们面红耳赤争论不休的样子,又没有一个结果,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我只好到网上查一查,谁知,这一查,更加麻烦,网上也争论着呢。看样子咱们若真要个结果非得上教育部去,由教育部来决断了。

其实现实生活中,很多问题本来就是罗生门,辩论起来各有道理,很难分出高下。这种情况在社会中普遍存在。生活中,人们出于各自不同的立场,思考问题往往关注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不注意别人的视角,但这个世界上似乎还有比你所关注的事更重要。由此,我不由想起“三季人”的故事。

有一天,孔子的一个学生在外边扫地。有来客,问他是否孔子的学生,学生说是。于是来客就向他请教一个问题,他问:一年有几季?学生一听,不假思索地说:有四季啊。那人说:不对,只有三季。学生又说:怎会不对呢?春夏秋冬,当然是四季。来客还是摇头说:不对,只有三季。两人最后约定去问孔子,如果有四季,那么来客向学生磕三个头,要是有三季,那么自然学生就得向来客磕三个头。 两人来到孔子跟前,把事情说明了。孔子看了看他们俩,说:一年有三季。学生在师傅面前不敢造次,于是乖乖地向来客磕了三个头,来客欢欢喜喜地走了。过后学生很不解,问孔子。孔子说:你没有看到来人全身是绿的吗?他是蚱蜢啊,蚱蜢春天生秋天死,他的生命只有三季。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冬天,你跟他说四季,他能明白吗?你先吃个亏,说三季,他满意地走了。你要是继续跟他说四季,哪怕是吵到晚上也没有结果啊。

这就是著名的孔子“三季人”故事。大家也许马上会想,这个故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其实是真是假并不重要,很多时候我们都花太多时间在考据真假上了,事实上这个故事对我们有什么用,这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三季人”来说,一年缺了四分之一,其论点肯定是偏颇的。用这种理论去决策办事,一定会违背客观规律。现在我们很多政府部门决策者,也颇具“三季人”风格与“三季人”作派。

也许教育部现在是“三季人”当家吧。对于万众瞩目的高考改革问题,大家明明都知道的全国统一高考命题好,他却偏偏要搞分省命题,从而挑起群众斗群众;大家明明都知道取消“异地高考”好,他却偏偏要搞分省按户籍高考,从而挑起不同省区之间的矛盾;大家明明都知道多轨制、多样化的考试好,他却偏偏要实行高考“一考定终身”;大家明明都知道大学教育是教授治校,自主招生好,他却偏要搞官僚治校,行政等级划分模式;大家明明都知道平民教育,提高民族素质是教育发展之道,他却要搞精英教育、垄断教育、特殊化教育……

还是让我们来揭开这些教育系统“三季人”的面纱吧,他们不是别人,就是当今教育部门特殊利益集团。

今天教育领域的特殊利益群体主要有三个,首先是各级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大到教育政策、规划的制定,小到高考大纲、内容、教材、教师资格、专业设置、各种评比等,都由他们决定;甚至,本应属于高校和学校内部的事情,教育主管部门也要插手。当然,这里的很多环节,都存在着各种环环相扣的利益链,为他们谋取部门和个人利益提供了空间。

其次是各名牌学校及其教师。在现行优质教育资源还很稀缺的情况下,名牌大学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变着法儿招揽各地优秀生源,从而壮大自己名牌声誉,以便从今后的招生和分配中捞到更多的实际利益;名牌中小学可以利用自己的垄断优势,到各地招收尖子学生,从而借此提高学费、择校费、赞助费、补课费……最后将此公共资源变为自己的特殊利益而中饱私囊。

再次,是各类富裕阶层、权利阶层人士。他们也是既得利益者,热衷于追捧精英“名牌学校”,享受垄断“优质教育”。正是他们运用金钱手段和权利魔掌,为当今高考精英教育特殊现状推波助澜。

在利益集团当道的精英高考体制下,在中国的大学里,只有大楼、大官而缺少大师;在中小学里,导致择校费、赞助费、借读费、补课费收费成风,平民教育成为笑柄。更有甚者,精英教育择校之风,居然刮倒了学前教育阶段,中国的父母们不得不从孩子两三岁开始,就得为分一杯精英教育“羹汤”而提前卖命......

高考改革涉及千家万户,关系到社会公平正义。综合考量,逐步恢复全国统一命题显然利大于弊。至于各高校人才培养方面的差异性,完全可以通过逐步完善高校自主招生制度来解决。笔者认为,国家建立以统一考试为基础的多轨道、多样化的考试模式,让学生可以自主选择考试,从而像西方学生一样同时收到多所高校的录取通知书,可以自由选择就读的学校,这才是高考改革之道。

也许是“三季人”思维作怪吧,蒋某身居偏僻湖南县域,对全国教育现状不甚了解;北京朋友身处首都,对地方教育不屑一顾;笔者脱离教育系统多年,对当今高考向来不够关心;而教育部领导身处高位,口喊教育改革要面向平民化,却整天为利益集团“背书”……

我们谁也不是什么都懂的圣人,更别说我们在明辨事理时经常还会碰上不讲道理的“三季人”。当一个手握权力、财大气粗、威风凛凛的教育部“三季人”站在你面前为特殊利益集团利益辩护争论时,你唯一的做法是当面妥协自己的观点,唯心附和他的“高见”,然后想办法尽快逃之夭夭......

值得庆幸的是,中国高考改革今天我们终于看到了希望。“异地高考”在全国近20个省份今年不同程度地放开。虽然相对于全国912万的高考总人数,今年的“异地高考”考生只有寥寥4500名,仅占千分之五的比重,但是,我们还是看到了高考改革“破冰”的希望。这也许是今年最振奋人心的高考改革消息。

然而下一步“异地高考”改革到底如何真正落实,特别是北京、上海、广东、天津等高考优质生源聚集地如何面向全国考生敞开大门,进一步说,中国高考制度如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公平公正,我们还得看教育部接下来的戏怎么唱。也就是说,今天的教育部到底是不是“三季人”当道,我们将拭目以待。

文:野渡自渡人 来自 凯迪社区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