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保持自我本色

许锡良:保持自我本色

记得高中毕业之前,我是一个性格极其内向的人。我从小学、初中到高中的同学对我的印象无不是一个词:内向。这种情况,一直到我高中毕业上了大学之后,才有所改变。有一次,我在中学任教时的同事遇到我高中时的同学,互相说到了我,当我的同事说我很善于表达时,我同学说:“不可能,我与他同学三年,都没有听到过他说过话,甚至都没有怎么听到过他的声音。”我的同事说,现在不同了,可会说了。确实是的,在整个中学都没有听过我说话的同学,肯定远不止这位女同学,许多同学与我同学三年,甚至都没有听过我说话的声音。而现在听说我是国内教育领域内有一定知名度的演讲家,许多同学都不太相信。

其实我的改变就在于我高中毕业那年读了美国著名成年教育家戴尔.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这一本书。那时高考已经结束,在家等待成绩,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在书店里看到这本书就买下了,当时我拿到这本书阅读的时候,简直是不能够放下,一口气读完。我觉得这本书所说的一切都是句句打动着我的心。每一个问题都切中了我的要害。因此,我开始按照书中提到的那些建议去做。比如学会微笑,学会记住别人的名字,学会对别人感兴趣,学会主动打招呼,学会倾听他人讲话,最重要的是学会保持本色的自己。其实本色的自己是可以开口讲话的,因为,我的书面表达能力一直是不弱的,只是没有能够转化成口头语言。现在经常有学生、父母要我向他们推荐适合的书籍,我都会在第一时间推荐戴尔.卡耐基这本曾经改变过我的性格的《人性的弱点》,而且这本书并不是一本读完之后,就可以放在一边不管的书,这是一本需要不断反复阅读,反复体验,边读边做的书,因此,自读过这本书之后,这本书一直是我手头必备的工具书之一。有些书,不是你只是用眼睛去读的,而且是要在实践中体验才能完成的。

以前,一直在老师的号召下,向这个学习,向哪个学习,学习的结果,就是感觉自己几乎处处不如人。只有向别人学习的资格,而自己竟然无一技之长可以让别人学习。我正式开口说话是在上大学之后,虽然那时的口才绝对算不上好,但是,毕竟已经开口说话了,而且在公众场合也开始战战兢兢地说话,说得虽然不太好,但是,毕竟打破了十几年的这闷葫芦了。

大学毕业,开始在一个农村中学教语文,语文这门课本身就是要说话的。其实我当时的普通话说得并不标准,按照现在的语文老师的要求,其实我当时的普通话是不太合格的。因此,上课时不时有学生纠正我的发音。因为,我任教的中学所在地,是一个外来人口密集的地区,大家日常交流用语就是普通话。而我是在上大学之后才开始用带有浓厚家乡口音的普通话交流。

一个人从模仿别人到发现自己,从学做别人到接纳自己和做自己,再到努力做最好的自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我觉得这是一个逐渐深入的过程。没有长期的体验与感悟是不太可能的。一个人的自卑感,是从学习别人与模仿别人,恨自己不是他人开始的。现在想来,其实所谓的教育,只是让每个人成为他自己,发现自己,接纳自己,然后成就完美的自己。如此而已。

但是,完成这样一个角色可不容易。我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在当大学教师之后。当大学教师之后,我发现,中国这个社会,对任何一个职业都有一套成熟的规训的办法,这套办法就是让你成不了自己,更不用说成为最好的自己。当大学教师之后,教学、阅读与研究都有一套考核办法,这一套办法就是让你有话不能说,有东西不能写,有思想不能展示于人。整天就是检查、评估,科研积分,项目、课题研究。总之是这一套规训术,让你无法展示一个人的本色,更不要说成为最好的自己了。这些方面的禁忌实在是太多了。有时一言不慎,得罪了学霸,更是会死得很惨。但是,为了生存,必须是要评职称的。而中国的所谓职称,其实就是让你异化成为一个机器。富有个性的人,很难在这个机器里生存下来。从助教、讲师到副教授,一路下来,我发现,我日益在往一具僵尸上靠拢。不要说让自己成为自己,就是连自己成为一个人都有困难。生命便这样一年一年耗费过去了,如果让自己完全适合当下的评价制度,到退休的时候,也许会有一个高一点的职称,但是,这一生也就如有前辈那些已经退休了的老教授们一样,一生教学,却连一句自己的话都没有说过;一生研究,却连一点自己的发现也没有;一生写作,却连一句人话也没有留下来。人,不能够就这样被潮流裹胁,看人眼色过完一生。我是一个有强烈表达欲望的人,而且我有丰富的思想想要表达。但是,按照目前的体制,我如果我亦步亦趋地走下来,这些表达的机会都没有,在中国的学术研究领域,也是充满了官本位气息与学霸氛围。如果你想从这里获得一点好处,就必须学会隐藏自己,自己想说的话,永远也不要说出来,直到那些老学霸完全退出江湖或者干脆退出这个世界。如果那样,一个人的创造高峰期也就过去了。

好在在我接近40岁的时候,互相网开始大显神威,个人表达阵地的博客开始兴起。我觉得我有机会与能力摆脱那些约束人的框框了。开通博客,这是一个人在社会中充分展示自己,暴露自己的机会,按照老规矩,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因为,这样无疑让自己不加掩饰地暴露在权威们面前。但是,我还是选择这样做。

我从2006年3月5日开通博客,开始在网络上表达,几乎每天一篇长短不一的文字。一直到现在几乎没有过大的中断。在这个过程中,想说就说,百无禁忌,心情愉快,其实过得是很痛快的,这段时间身体也好了许多,以前的许多职业老毛病,比如失眠、肩周炎、颈椎、腰椎病也不治而癒。人的病,许多时候只是心病,而心病许多时候只是憋的。有地方表达出来,内心的压力就得到了释放。因此,对自己越来越满意了。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有自卑的感觉。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可以替代自己呢?再不会有第二个人了。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最好的自己。中国儒文化最可恨的地方,就在于把明明是各具特色,无可替代的每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按照官位大小来排列着,然后分出三六九等,然后让每一个人都压抑着、自卑着,让大家在压抑与自卑中互相忌恨、互相残杀。在儒文化里最缺乏的就是互相尊重的意识,一个中国人只要出现了另一个人在自己的环境中,立即就要与他比个高低,然后排出尊卑的秩序来。中国人常常在白人面前低眉顺眼,百般迎逢,谄媚折腰,但是,一旦在非洲的黑人面前就百般凌辱欺诈与压迫黑人,黑人排斥非洲的华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奇怪。你自己做了什么,得到什么报应,这是世界最自然不过的法则了。一种不会尊重的文化,自然也得不到别人的尊重。

我要表达的全部思想就是破解中国传统文化之谜,尤其是中国儒文化究竟为中国人带来了什么。中国人的千年苦难与屈辱与这种儒文化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我深入研究,慢慢梳理,切身体会,所研究出来的东西要在中国主流媒体发表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些东西一定会有价值,只要中国人想过一种有尊严的幸福生活,就不能不正视我的研究。此时被忽略、打压与抑制是最正常不过的了。一个人不能够在等待别人的施舍中度过自己的一生,你必须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要在自己生命临终的时候才感觉这一生白白虚度,许多想说的话后悔没有说出来,许多想做的事情后悔没有做过一次。

在儒文化里生存的中国人,习惯了在功名利禄里跌打滚爬,记住的只有功名利禄,而常常忘记了自己其实离死亡并不遥远。有一段话用来描述长期受儒文化毒害的中国人再恰当不过了:“他们急于成长,然后又哀叹失去的童年;他们以健康换取金钱,不久后又想用金钱恢复健康。他们对未来焦虑不已,却又无视现在的幸福。因此,他们既不活在当下,也不活在未来。他们活着仿佛从来不会死亡;临死前,又仿佛他们从未活过。”在一片瓦釜雷鸣之时,一声黄钟大铝尤其显得珍贵;在一片万马齐喑中,杀出一匹嘶鸣的黑马是何等重要;在千士之诺诺中,一士之谔谔有多么必要。

在《人性的弱点》一书中,戴尔.卡耐基引用美国思想家爱默生的文章《自我信赖》的话说:“一个人总有一天会明白,嫉妒是无用的,而模仿他人无异于自杀。因为不论好坏,人只有自己才能帮助自己,只有耕种自己的田地,才能收获自家的玉米。上天赋予你的能力是独一无二的,只有当你自己努力尝试和运用时,才知道这份能力到底是什么。”因为,卡耐基说,一个人最糟糕的是不能成为自己,并且在身体与心灵中保持自我。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是一个崭新的自我,为此而高兴吧!善用你自己的天赋,这是别人所不能够取代的。

 

2013年6月8日星期六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