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杜曼闪卡,一剂迎合家长功利心理的“伟哥”

咪蒙:杜曼闪卡,一剂迎合家长功利心理的“伟哥”

前段时间不少家长来问我,咪蒙,你给孩子用杜曼闪卡么?

我知道杜曼闪卡对于家长有强大的诱惑力。深圳房地产信息网曾经有位家长发帖炫耀自己的孩子6个月大就能认识几百个汉字,天才婴儿啊,万千家长被激励了煽动了情绪沸腾了,下一秒就开始网购闪卡……

我建议家长们,在投入闪卡狂潮之前,先看看台湾脑科专家、美国加州大学实验心理学博士洪兰教授以及国内家庭教育专家萧愚对右脑教育(这是杜曼闪卡和七田真教育体系的核心理论)的批评和质疑,再来理性判断你是否真的需要给孩子用闪卡?

我反对杜曼闪卡有很多理由:

1 .杜曼闪卡是针对智障儿童开发的,你的孩子不是智障你用它干吗?杜曼闪卡的诞生源自杜曼博士对脑损伤儿童的治疗,由于他们的左脑受损,所以强化右脑,开发右脑潜能……杜曼闪卡不是没用,就如同伟哥是针对E D患者,正常人受伟哥的广告词蛊惑,当然可以吃,吃了也可能有效,但是,你做好了承受副作用的准备吗?洪兰教授认为“右脑革命”本身就是一个谎言,因为左右脑是相连的,没有任何实验可以充分证明右脑可以独立发育,脑需要均衡地发展,刻意而偏颇地开发某一边,会使整个脑的发展失去平衡。“大力开发右脑以培育智力天才”在有良知的脑科专家们看来,就是一个缺乏常识的笑话。杜曼闪卡对孩子是一种填鸭式的灌输,是死记硬背的传统教育理念的放大化呈现,针对智障儿童这是可行的,因为他们的逻辑思维不足,但正常儿童也用这套方法,相当不妥。

2 . 杜曼闪卡如果真那么牛逼,为什么欧美人压根不理?我专门咨询过几位欧美教育者,他们要么表示从来没听过有杜曼闪卡的存在,要么表示,这是早就被欧美主流教育界所抛弃的理论,仅用于智障儿童教学。儿童教育专家周合也说,“5年来,在北美最大婴幼儿学习用品展会全美幼教年会,我从没发现过‘杜曼闪卡’踪影;多次在德国、荷兰、瑞士的幼教机构考察,也没有看到这种‘视觉训练’项目,估计在国外对婴幼儿这样做,会遭投诉!”在韩国杜曼闪卡也曾经红过,那是十几年前,但儿科医生经过临床试验证明,以杜曼闪卡训练的小孩,长大后未表现出智商上的过人之处。

3 .杜曼闪卡之所以红,是迎合了中国家长急功近利的心理。在中国,早教产品赚钱要点就是“效果吹嘘”,家长们才不管“教育必须循序渐进无捷径可走”,人家拼了老命要的就是捷径。杜曼闪卡常常鼓吹的“3岁认识两千字、会10 0以内加减法”精准戳中了中国家长的死穴,跟伟哥广告所暗示的“3 0分钟不射”就是一路货色。

4 .究其本质,杜曼闪卡就是一种马戏团式的表演性教育。萧愚就说,“在儿童教育中,表演性的能力是非常具有迷惑性的。比如珠心算的孩子,计算如飞,就像神童一样;有些练过七田真的孩子也是,翻书如飞,还能告诉你书上的内容;有些孩子靠记忆表演,还频频上电视,比如春晚就有孩子背百家姓”,但是这些表演性教育,跟马戏团训练小狗数数、猴子认字没有太大区别。杜曼闪卡的问题在于,它往往割裂了记忆和理解的有机联系。有一次深圳宝宝比赛的评选,一位家长号称他利用杜曼闪卡的原理,自制了英文闪卡,从孩子3个月开始就开始训练,到孩子6岁,已经熟记5 0 0 0个英文单词,约等于大学英语六级考试的词汇量了。听上去诱人吧?但是,这个孩子连“W h a t’s y o u r n a me?” “D o y o u lik eE n g lish?”这样最简单的英文提问都回答不了,重点是他全程目光呆滞,完全没有显示任何对英文的兴趣和享受,这太可怕了。

5 .杜曼的副作用诸如:孩子看书浮躁没耐心、记住字词却无法理解。很多家长提到,孩子靠闪卡记住的是字形,却无法联想到字词所指的事物和意义。比如孩子知道“湖水”,但单独看“湖”和“水”就茫然。孩子能快速读出“床前明月光”,却不能单独认识每个字……习惯了快速浏览式的“闪卡”,孩子面对绘本时会格外心急,一本书往往一分钟就翻完,这对他们的知识积累和深度理解都相当不利。正常孩子,看到“蛋糕”这个词,会联想到蛋糕的样子、味道,而多年杜曼闪卡训练的孩子,能联想到的就是读音……

6 .有玩杜曼闪卡的时间,不如陪孩子过一次家家,读一本绘本。早期教育确实要开发孩子的智力潜能,但不应该是孤立地提高记忆力,而应该启发孩子的求知欲、探索欲、想象力、思辨力、创造力,这些才决定孩子的一生。以我跟唯唐交流的经验,我们从没用什么杜曼闪卡,就是从他几个月开始,每天读绘本,把绘本当游戏玩,当戏剧表演,现在他5岁,常用字都认识,能独立阅读,看完后可以跟我讨论,绘本中的知识他能举一反三地运用,这还不够吗?

7 .既然杜曼闪卡缺点明显,为什么家长还会迷信它?于商家而言,这关乎利益。一套卡片,只要灌上杜曼之名,可以贵上几十倍,动辄几百上千元。印杜曼闪卡约等于印钞,利益驱动下,吹点牛算什么啊。于家长而言,由于心理学上有一种“承诺一致”原则,一旦我们购买了某个东西,就会自动找证据去论证它是好的,就像我们买了某个彩票,瞬间就相信它会中奖一样。家长一旦买了闪卡,就会想方设法验证它的正确性和合理性。事实上,杜曼闪卡也不是毒药,把它当成一种游戏,偶尔跟孩子玩玩,也不会怎样,但请理性评估它的科学性。如果你能抵挡得住伟哥的诱惑,又为何不能抵挡杜曼闪卡的诱惑呢?更何况,这一次,拿来当小白鼠的,是你的孩子。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