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生命因你而美丽

许锡良:生命因你而美丽

我有一些朋友,无论去美国还是去日本留学,启航之前都是带着民族的义愤与爱国的情怀去的,但是后来却改变了自己的初衷,变得越来越理性了,然而这种理性有时常常就令人受不了。这种感觉就有如当年专门收集南京大屠杀的资料,并且撰写《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的美国华裔作家张纯如一样,因为,然随着南京大屠杀研究的深入,其困惑越来越深,最后竟以自杀结束生命。自杀前她与身边亲友说:“在访问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我发现不仅仅是日本人的问题,还有中国人的奴性,中国人有一种极其恶歹的心理,在世界民族中也罕见!从来没有一种人,因为不同的主子,可以作践自己的同类,到了极其残忍的地步,我原本想拿大刀砍向鬼子,可是发现需要砍的,还有自己的同胞。”

一个人发现这种情况可以说是最痛苦的事情了。我的朋友官文娜教授当年就是带着对日本人的仇恨与种种不解的困惑去日本京都大学留学,研究日本历史,并且拿到历史学博士学位的。当她用近二十年心血,零距离的切身感受,研究出了日本当年为什么可以侵略中国的时候,她发现中国人不是当初没有觉醒,甚至现在也仍然没有觉醒。当她痛恨当年的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大屠杀的时候,也同时发现了现在的中国人并没有获得多少改善。

在深圳第一期弘爱人文教育论坛暨《叩响命运之门》新书研讨会上的最后发言的是深圳邦德教育公司总裁周宝林先生,这是一个坐着轮椅来到现场的老板。当他受邀请发言的时候,我听出他的心路历程。他当年竟然也是带着民族的情绪去美国的,他同样带着对美国的仇恨与爱国的情怀来到了美国,当年他踏上美国的土地时,身上总共只有120美元,但是,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很快就攻读了哈佛商学院的课程,并且成了一家大公司的总裁。在美国他圆了自己的管理梦想。然而,不幸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他突然得了一种怪病,浑身麻木没有知觉,没有一个地方动弹得了。给他治病的医生是一个73岁的老专家。周先生浑身不能动,只有眼睛还能够看,嘴巴还能够说,然后他对老医生说:“假如我是您的儿子,您面对这样的病,您对我有什么建议?”老专家深情地把周先生抱在怀里,然后对他说:“孩子,我一生只遇到过七个您这样的病例,然而,我遗憾地告诉你,我没有一例治好过。我面对上帝十分愧疚。我没有能力替你消除痛苦。”然而,在老专家的精心治疗下,周先生竟然恢复了上半身的三分之一的肢体的知觉,至少两只手能够动弹了。周先生回到深圳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他在美国遇到的这些亲身经历与他感受的美国文化,特别是美国教育,传递到中国来。让中国人也能够感受到这种对生命的关怀,这种因你的关怀而使得生命变得美丽的故事。

今天,我让学生看张艺谋在上个世纪拍摄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够少》,看得学生眼泪汪汪,然而,当我追问学生,这个电影的结局是不是真的是喜剧的时候,没有一个学生承认这是喜剧结局,因为,暂时困难的解决,并没有真正解决中国农村失学儿童的问题,更没有解决中国农村的贫困与愚昧的问题。电影中那些愚昧、粗鲁的言行举止,还有那一望无际的裸露的地表,种种迹象都说明这个民族的生命力确实是非常强的,然而生命力强的另一面就是生命经受着无数的屈辱与苦难。当我告诉我的学生,日本早已经没有一个流浪儿童,没有一个因家庭贫困而失学的儿童,而且,他们早已经把每一个孩子当成国家的未来,而不像中国人这样把每一个孩子来到人间都当成罪孽,特别是贫穷人家的孩子来到人间简直是罪恶的时候,学生似乎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话,感觉很是吃惊。是的,中国的计划生育,其实已经走向了人类的反面。一个孩子,因为弟弟或者妹妹的出生,竟然就不能够读书,因为爸爸妈妈没有了独生子女证而被学校无情地排斥在外了。歧视,无孔不入的歧视,这种厌恶生命,侮辱人的生命的消极情感似乎弥漫在整个中国,贯穿了两千多年的时空。从郭巨埋儿,到今天的复旦大学博士生投毒杀害自己的同宿舍的同学。似乎我们的文化基因仍然在遗传着这种毁灭生命的动力。陶行知先生早在80多年前曾经说过,在中国没有被毁掉的东西,唯一被毁掉的就是人的生命。中国人用计划生育的办法毁灭生命,竟然还想着去联合国申请消灭人口的贡献奖。

我给学生所讲的所有课程其实概括起来就只有一句话:学会敬畏生命,爱惜生命。但是,要真正理解这句话,会有多困难?会有多大的阻力?我们的孩子从小就被教育要学会杀人,最少是要学会崇拜杀人多的人,把杀人的事迹当成英雄的事迹,在孩子那里一说再说。等到这些孩子有机会外出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当年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所学的都是一些谎言与骗术而已。这个时候常常是一个人最痛苦的时候。有一种教育观点是异常歹毒的,他们趁着孩子还没有分辨与思考能力的时候就把那些糊涂的思想观念强行灌输进孩子的大脑里,那种不容置疑的强力灌输,其目的就是要破坏孩子与生俱来的逻辑力与思考力,以致让孩子们认识不到自己作为一个生命的价值与尊严。他们从小就被要求崇拜偶像,那些虚幻的偶像,他们在偶像的崇拜中丧失了自己人之为人的价值与尊重,丧失了自己作为人的生命的意义所在。现在,我却告诉他们,你们的生命价值是无人能够取代的。你们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你们要学会充分接纳自己,欣赏自己,要相信这个世界因为你的到来而美丽,人世间因为你的到来而灿烂。

我一直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让那些在儒家传统文化中丢失了自己生命意义,丧失了尊严的人,重新找到自己的价值与尊严,以及自信。你们被一种价值观念毁坏了,现在你们要寻找另一种出路,把那些强加在你们身上的那些屈辱的符号撕扯掉,找出自己生命本原的样子来,每个人生命的谦卑只能够敬献给你所敬畏的上帝。

2013年4月17日星期三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