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墨 :“好爸爸”的思考

吴墨 :“好爸爸”的思考

人活一世,谁不想活得轻松自在无忧无虑潇洒开心幸福万年那是彻底的脑子进水或脑残。但要达到理想或是梦想,今天非得有个好爸爸不可。

说到“好爸爸”马上就联想起风云人物李启明“我爸是李刚”的名人语录,实际上仔细琢磨琢磨分析分析,李刚根本算不上是个理想中的好爸爸,充其量能算做一把小小的能遮点风雨的破雨伞而已。如果真是好爸爸真是一把遮天巨伞,屁民们岂能知晓李公子醉酒驾车撞死女大学生的事儿?比起真正的好爸爸,李刚的差距不是一点点,是差得很远很远。差距在哪儿?还是个头矮小权势更小,说到家才不过是个小城市里的区级公安分局的副局长能是多大一把伞?往大里说也就是个副处级吧。想想看,中国的副处级现今有多少,就是国家编委怕是一口也说不上个子丑寅卯来。副处级,乃当今公仆沧海一粟耳,多如牛毛,怕是铁道部动用全部运力十天半个月也拉不完。这点小事都摆不平还闹得沸反盈天惊动朝野自己还痛哭流涕……啧啧啧啧,整个一个严重的能力太有限,这能算是“好爸爸”?

何谓“好爸爸”?驰目国际,那些托生在阿拉伯世界的王子们呱呱一落地就拥有无尽的财富,成人后漂亮女子可着劲的挑,非但如此一生可拥有几个漂亮美女,逛遍世界名城,看见中意喜欢的商城之类随便开张支票就是它的新东家;更滋润潇洒的还是我们的近邻,二十七八岁就是金色的太阳,就是大将军就是社稷的接班人,即将登基领导几千万人奔向光明幸福的明天。这些财富无尽特权无尽的王子们太子们如果说“我有一个好爸爸”还比较恰如其分名正言顺,那个高呼“我爸爸是李刚”的在此等面前是不是羞得钻老鼠洞?扯得有点远了,就说当今中国,李刚依然不能算作好爸爸。儿时的一些事儿就知道了爸与爸的差距,上小学班里有个同学父亲是个干部据说一月挣一百好几,衣着光鲜老师爱得时常拢在怀里,并有事没事地常去他家里走访,学习不怎么地却委以班长,有出头的事儿总叫班长代表。穷孩子总是愤愤不平说谁叫咱爸不是干部。现如今依然是干部吃香,只不过一般没职没衔没权的大头兵小青年没戏,“好爸爸”当属有权有势一族。八十年代末电视机价格实行双轨制利润巨大,一般小官员弄上两三台已属本事非凡,而当时高层的一位公子开口就是三万台,厂长嘴里连吸凉气还是不得不给……现今公务员考试,有的城市就有内部精神,处级干部子女只要考过初选线就能进政府上班,原因是犒劳苦功高的中层们解决他们后顾之忧。不但平头百姓没门就连处级以下的干部们也框在了门外。无能爸爸、普通爸爸和非普通的好爸爸的差别立马显现出来。这才是个和李刚一样级别干部待遇,那地市级厅局级再往上级别的待遇呢?

回过头来再说说“好爸爸李刚”,纵观事情发展的全过程给人感觉这个李刚官场素养亟待提高尚在启蒙阶段,处理和平息事态的能力和水平太有限,官场技艺稚嫩得不能上桌面。试想,平素如若教育儿子有方,关键时刻那一嗓子就不会是“我爸是李刚”,而会是“你知道我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我是XXX!”这是常在新闻中出镜的某大人物的公子。如是这样,这一嗓子是啥动静?是还敢把这撞个女生的小事捅出去?谁吃了十个豹子胆也不敢叫撞人的家长到央视哭哭啼啼的丢人现眼。就是李刚官小点,也不至于让这等小事给吓破了胆乱了方寸,从事发到上央视露脸有充裕的时间运作此事,发动各种资源和优势就能把这事的经过和性质“澄清澄清”,大不了就是两个女孩儿路上疯跑狂奔根本不听喇叭不停的警示瞎呼呼一头撞上遵守交规行驶的车头上,司机刹车不及很无奈被女孩撞上,司机下车后立即抢救伤者并说“我爸是李刚,市公安局长,叫他派警车开道立即送最好的医院抢救……”。司机何错之有?说司机醉酒驾驶那是认错了人,当时是送一个醉酒的哥们儿回家;说我爸是为了节省宝贵的抢救时间何错之有?家属和屁民们面对如此负责的肇事方父子感激还来不及,还能有什么不满?此事还能嚷嚷起来、惊动四方?现在的社会,什么事在“运作”之下都能发生戏剧性的变化,这样一番运作,李启明撞人就可变为无辜地被女孩儿撞到车上,继而连忙下车叫来父亲一同把伤者送医院的“见义勇为”的壮举,媒体也能大肆炒作一番。想想当年陈希同的公子是如何风光的,这点小风小浪对陈公子算个屁!

……

朋友这个笑料有点太对不起逝者也有点太损太过分。但不意味这等事情就空穴来风信口开河。仔细翻翻这几年的“新闻”,这个“设想”并不陌生。能做如此大事者自然是实力非一般,小百姓就是能想到,有资格有条件能付诸实施吗?

这些年这个社会那个“权”字越来越变得伟大,有权走遍天下无所不能,有权通吃一切;权大办大事,权小办小事,无权什么事也办不成。仿佛文革中臭名昭著的“老子英雄儿好汉”又回到人间。老子混成了事,儿子理所当然地高人几等坐享其成,高考、考公务员、做官、提拔等等无不处显示“爸爸”的作用和重要,名副其实的“官二代”阔步走进人们的视野,成为社会不可小觑和忽视少壮派,且这势头来势凶猛势不可挡。这些人不但占据着金融、电讯、烟草等高薪高福利垄断行业的位子,在公仆里的比重也在逐步扩大,再过几十年有可能一家几代爷爷爸爸儿子孙子头上全有乌纱帽,一家老少乐呵呵比谁的级别高职位大,这种清一色的官员之家和官吏“世袭”有多大的区别呢?这个饱受几千年苦难和洗礼历经无数沧桑和变革的国家这会儿该不能重走回头路吧?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很多“好爸爸”,能为他们的儿女提供非常优越的物质生活,但儿女要当官,对不起,去竞争去,选民不认你老爸是谁只认你的才华,有才能代表民意就给你投一票,无能谁会理你。美国布什父子俩分别任两届总统,但绝不是老布什传给小布什,是小布什自己奋斗的结果。无论你是谁,出身如何,和你当总统没有必然的联系。当官的儿子即便是总统的儿子,你行国家和选民就认可你,社会需要国家需要的是才能,不是出身。这点,就是先进文明民主社会和落后野蛮独裁社会的根本区别。官帽,需自己努力,而绝非“上下传承”和世袭。

我们的社会应该说法律还是比较健全,各个方面都有一套貌似比较完善的法律法规,但问题关键是法律是否真正在发挥着作用。今天到底是法大还是权大,是法管着权还是权管着法,权和法到底谁领导着谁,谁人能说个清楚明白?现实生活中所闻所见,常常是以权代法、权就是法、权力高于一切权利至高无上……和已颁布并实施的法律南辕北辙,法律常常成为权势的御用工具或是遮羞布抑或是成为一张废纸。对权势者有利,需要时拿出来严格按法律办事,对权势者不利不需要时锁进抽屉形同无有。但对小百姓违法的事却钉是钉铆是铆毫不含糊,刚性无比。可悲的是,现实生活中当法律和权利发生冲突时,法律往往如同羔羊一般可怜和温顺任由权力摆布蹂躏和宰割。是法律的悲哀还是时代的悲哀?

今天“官二代”们如此崛起,实乃当今社会的一大败笔。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