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师报忽悠了如皋教育人

中国教师报忽悠了如皋教育人

教育毒瘤、媒体败类、手段卑鄙、道貌岸然、乃国法不容!教育巨骗、传销手段、洗脑高手、欺上瞒下,忽悠全国读书人,《中国教师报》不除国无宁日。《中国教师报》现以雷振海、李炳亭为首的所谓“合法组织”,(介绍:雷振海,陕西人氏,自古以来从未从文,专业人事主管,通过关系接《中国教师报》创始人刘堂江的班,然而一夜之间却变成了“著名教育家”(自我炒作、实属媒体黑客),再次利用“枪手”联合山东文艺术出版社出书《教育问道》系列,继续忽悠……李炳亭,山东人氏,年轻时做了几年的小学代课老师,却嫌弃工资低、不务正业,南下海南经商,又因经营无道,加上其人不地道,导致其血本无归。于是李炳亭再次返回山东老家,求生。恰逢《中国教育资讯报》改名《中国教师报》,刘堂江、杨伟广等人在全国各地打着灯笼寻找区域代理加盟商,于是李炳亭代理了《中国教师报》山东站。然而在李炳亭的三寸不烂之舌、忽悠之下、大显奸商之本性,山东站时来运转,奇遇(得知)《中国教师报》原首席记者茅卫东正准备前往山东省聊城市茨坪县杜郎口镇杜郎口中学采访“聊城市教科所提炼与打造并向全国推广的336教学模式”,于是李炳亭积极陪同茅卫东首次前往杜郎口镇杜郎口中学,后来自然就出现了“杜郎口中学是李炳亭打造的、336教学模式也是李炳亭提炼的……”

试问一个只代了几年课的小学代课老师而且是极不合格的,有何能力有如此学术?当然《杜郎口风暴》、《给传统课堂打零分》、《高效课堂22条》等等都是出自“枪手”之手,而李炳亭只是娴熟背诵、灵活拆拼罢了,再加上山东人天生拥有的口才优势,能吹会道、于是便出现了现在的《中国教师报》伪课改、伪学术,真真假假,难辩真伪?现状可想而知……雷振海于2010年7月入主《中国教师报》即拉拢李炳亭入伍,立即推翻原采编部,排除异己,开除与逼走三大才子“原采编部主任王琰、副主任李茂、杜郎口中学336教学模式报道第一人——首席记者茅卫东。雷李二人,同流合污,夺取经营权、架空经营策划部主任杨伟广,随即非法融入民间资金,共同炮制《中国教师报》香山会馆“独立王国”。然而时隔1年不到的雷振海如今威风八面,高调出入,犹如突然腾空出世的“齐天大圣”一样会72变法,在一夜之间,中国教育救世主突然降临,影响力胜过袁贵仁部长,现雷振海与李炳亭的气场已超越当年的“李宏志”,一切战绩均得益于李炳亭的上窜下跳、拼命扇风,真可谓“人抬人高”!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山东文艺出版社社长李宁就是李炳亭多年经营的死党。雷李二人、貌似老实善良人、自称教育人,不同场合、睁眼呼喊“忠于党、忠于人民、一切为了孩子,从油锅里捞孩子;教育不课改、中国教育没希望、中华民族没希望”的伟大口号,实为乱臣贼子、欺世盗名、投资倒把,以课改为幌子,忽悠民间资金,非法融资千万,用于挥霍和租用民房改造维修成为拉拢腐蚀全国各级教育行政官员的聚集窝点——自封称为:《中国教师报》香山会馆,名义上是:《中国教师报》读者俱乐部。

自喻专为:中国课改提供全程学术指导与帮助,同时和各级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各类学校广泛签署合作《协议》。在此特别声明提醒:1.《中国教师报》只是教育报刊社的一个最小的业务部门,16个人的团伙,基本为社会闲散人员,均通过市场招聘会或从《中国教师报》山东站召集而来,平均年龄25.5岁,而且《中国教师报》编辑部根本不是独立法人单位,所以《中国教师报》与各级单位签署的各项《协议》均不具有法律性质,均为无效合同。2. 《中国教师报》所颁发的所有“奖项”及《荣誉证书》、《聘书》也均无任何意义,如同白纸,实则为《中国教师报》自我炒作。3. 《中国教师报》现广征各类特约记者,实为非法行为,胡编乱造、自娱自乐。因为只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才有权限征集各类特约记者,而且各类特约记者必须持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统一印制及颁发的《特约记者证》才能行使职责,否则所有活动均为非法活动。4. 《中国教师报》在全国各省份几乎无记者站,均为代理加盟商,为了方便操作,坑蒙各省份教育主管部门及广大教书人,自吹自擂,召开各种假设的《中国教师报》全国记者站站长会议或新闻发布会议。5. 《中国教师报》编辑部虽在报社大楼里办公,但却是大楼里唯一的不是事业编制的业务部门,是中国教育报刊社体制外的业务部门,所有人员均为社会闲散人员,高低不齐,长短不一,均经过雷李二人刻意培训包装而成,(包含:李炳亭本人虽为《中国教师报》操盘手,也无任何编制可言,根本不是什么领导,纯100%包装而成,就一临时工、造反派、投机分子,勾结利诱雷振海阴谋得逞窜入采编部控制经营权,就为谋财堵窟窿)。以上五点,请广大教界同仁互相转告,可以咨询律师或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以及中国教育报刊社内部工作人员,以免上当受骗、受到牵连,影响仕途,害人害已,伤害人民。

如今《中国教师报》团伙诡计多端,分工明确,隐于水下,难以识破,在7月3日竟然把本市(南通)如皋市教育局局长金海清邀到北京参加所谓的“开馆仪式”,以名利诱惑,重拳出击,使金大局长无比兴奋,误以为寻得知音,造福如皋,却为假象,犹如水中捞月。《中国教师报》以雷振海、李炳亭为首的团伙一贯实行“先公益、后下手”的原则,高调忽悠,又假以“课改中国行”的名义大举公益之旗,在全国海捞不义之财、愿者上钩,准备于2011年8月9日—8月11日奔赴南通如皋市、南京建邺区开展系列前期铺垫工作,也就是为后期在江苏捞钱设圈套,做伏笔。在此请广大教育人尤其是南通如皋教育人、南京建邺教育人,瞪大自己的智慧双眼,明察秋毫,看清一切,通过行动来阻止即将到来的灾难!请如皋市的金海清局长、建邺区的易善平局长不要图“虚名”,来联合《中国教师报》团伙共同坑害本地政府领导和老百姓。据该报某领导透露:2013年《中国教师报》必解体、必亡,2011年7月份之前《中国教师报》以大败而收场,源于自雷振海、李炳亭二人继位起2010年8月即定位在河南忽悠,先来个9个整版连续报道“炮制的”《郑州变法》,想效仿“商鞅变法”震动华夏,结果却是连郑州本市也没有大反应,因为李炳亭毕竟不如才子茅卫东等人,只会粗糙的3斧子:“轰炸、轰炸、再轰炸”。最终哪知河南人民更智慧老道,只管吃住,不提其他,结果《中国教师报》雷振海、李炳亭团伙分文未进,自搭笑脸与路费,还贴啦啦队。

几十次回合下来,节节败退、再加上《中国教师报》部分所谓的大省省站(加盟代理商)纷纷退出,《中国教师报》雷振海、李炳亭团伙不堪重负,已累计亏损千万元,窟窿太大,急需资金堵上,现人心不稳,但雷李二人仍然故作轻松,“脸打肿装胖子”,在背地里却思来想去,唯有江苏省一是有钱;二是重教育。但苏南(人民精明)难进;苏北经济一般,骗取大钱不容易;唯有苏中南通市如皋恰似小上海就设计搭上局长金海清。再有就是南京市建邺区位于省会城市,忽悠教育主管部门的突破口,就瞄上了局长易善平。《中国教师报》雷李二人惯用伎俩,一是以课改共同体,免费共享资源、二是以区域教育共同推进均衡发展、三是以香山会馆相邀,共同商讨教育大计,目标进网后再逐步下手,达到终极目标。

江苏教育始终以开放式发展的态势,面对教育界同仁。但发展的是本身还得靠内因,所以无论是南京建邺区教育局还是南通如皋市教育局还得靠自己,不要拿老百姓的钱不当钱花,说实话:无论南京市建邺区还是南通如皋市都不算富裕,所以请金海清局长、易善平局长不图虚名、立足本职、加强区域内学校校本研修、师资建设、带领本区域教书人自强不懈,振兴教育,发展本土,造福乡亲,比啥都强!您的局长位子是靠你的勤奋努力、党性良知,而不是靠《中国教师报》团伙的忽悠、捣鼓干起来的。所以请您珍惜位子、远离毒瘤、远离《中国教师报》的腐蚀!拒绝肮脏、拒绝《中国教师报》的虚伪!洁身自好,天道酬勤,避免“近墨者黑”,切切实实服务一方教育,造福于人民、幸福惠及孩子。

请各级党政领导、教育主管部门、广大教书人共同参与,网路跟帖、转帖,充分利用网路舆论监督,保一方平安!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