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一河:你没有权利把他拿下

傅一河:你没有权利把他拿下

在中国,无论在哪个单位,都有这种情形发生:你在台下,他在台上,他要德缺德、要才少才、却能把你呼来喝去、且强词夺理,使你屈辱而又不得不从,因为他在台上,他有这个权力。

我评职称那段时间尤其愤怒:我要文章有文章,要成绩有成绩,要学生及家长口碑有口碑,所遇非伯乐,处处有小人,小人是领导养大的,领导就是最大的小人。小人“高级”了,我没份了。我知道咎由自取、失败在个性——不向领导低头,不写总结,不填表应付检查,统统成我目无领导的证据。我一旦“高级”后,不为名求,不为利往,果然清净多了。

现在我感觉下一代同样将面临我的危机:孙女要上幼儿园了,上小学、中学、大学,要准备多少银子,找多少关系?求几个爹告几个奶?每当看着孙女无邪灿烂的笑容,我的心里发紧。

北京开“两会”,一个代表说,一位司局级老领导的女儿,只最后一句话便取得了整个家人同意她入外籍并嫁给外国人。这句话是:“爸爸您将来再不用为您的外孙在国内上幼儿园、小学、中学求人了”。

求人,是中国特色,比邓小平的特色理论还要有生命力。中国人从生到死,处处求人。

求来求去,求的是权力。有权力就有尊严,没权力则没尊严,绝对权力带来绝对尊严,失去权力必然失去尊严。和绅,富可敌国,但新皇帝一上来因为政治需要取了他的人头及财产。

同时我们看到,在西方发达的民主国家,孩子一出生(甚至是母亲的肚子里)就有了权利,权利与生俱来,有权利就有尊严。一个人只要遵守法律,按章交税,有合法手续,经过合法程序,办任何事情就能平等地享受到社会资源,从而保证了社会的公平。这就是制度的保障啊。

那位前高官的女儿之所以要出国嫁给外国人,就是因为自己的家庭已经失去了权力,所以“誓将去汝,适彼乐土”,到一个不“求人”的民主社会里,好好生生过日日,自由自在做个人。中国人要做人,其实只是做奴才还是做奴隶的区别。第一,从人;第二,求人。不从人连求人的资格也没有。

今天的形势越发严峻了。政府官员在公开场合高谈阔论:学校是政府的。政府想在哪里建学校就在哪里建,想怎么建就怎么建,一个教师无权干涉。教师的工资是政府的。如果不听话,不砸烂你的脑袋,敢砸掉你的饭碗。不信试试?众所周知,教师一年有两个假期。可是有谁知道,教师“绩效工资”的百分之四十四,在假期的三个月里没了。它被政府吃了。这合法吗?这合理吗?然而无人抗议。

谁也不傻!装傻装到底的傻子在台上,他不怕。只要跟对了人,只有是为党说话,跟政府作对就是恶,跟领导过不去就是找死。老百姓也不傻:“我们已经过河,他们还在装着摸石头。”权力耍流氓,谁也没办法。

中国的教育在世界上是最最成功的。第一是培养那么多装傻的人,第二是成功地掩盖了历史真相,一些真相揭露得太晚,还有不少真相根本就不允许你揭。谁想揭,不是被抓,就是被精神病,被失踪了。譬如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三千万人的真相;譬如苏联解体是因为共产党太腐败、太专制的真相;譬如台湾民主社会的真相,等等。即使你知道真相了,他们来个“坚决不搞西方那一套”,你奈其何?最好的情况是,已经觉醒而既有资本又有能力的人移民了。老百姓是移不起的,动不了的,台上的力量把老百姓稳定了。

于是,我讲《祝福》,讲《孔乙己》,讲礼教吃人,讲科举杀人,不怒祥林嫂不争,不讽孔乙己无能。我也就是一“阿Q”。即使你鄙视的人,因为他在台上,你就得从他,甚至去求他,你没权利选举他,更没有权利把他拿下。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