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尊重、承担责任、平安成长是香港人家教、家规的基本观念

互相尊重、承担责任、平安成长是香港人家教、家规的基本观念

一段流传网络的日本小学生过马路视频引发大众对公共礼仪的讨论,联想到频繁曝出的内地儿童在家长的默许甚至协助下,在飞机、地铁、餐厅里当众排泄的新闻,以及司空见惯的儿童在电影院等公共场所大声哭闹现象,或许是时候应该要反思家庭教育中对礼仪一项的重视。

不久前有人在微博上发了一个普通香港人家里的家规,裱在深橡木色相框里的一张老式的黄底红色单行线纸上,手写着包括:尊重父母及长辈;同辈之间应当互相尊重;自己的事情需承担责任:“谢谢、对不起;请”常挂嘴边;就餐时不可随意起身或离开;珍惜并爱护所拥有的一切、乐于分享,因为施比受有福等十条家规。其中引发最多讨论的是第十条:“永远记住,平安成长比成功重要”。尽管近年也有香港人抱怨年轻家长忽视子女的礼貌家教,不过结合了中国儒家传统文化和西方价值观的香港家教方式,尤其是其中对社会礼仪的重视,仍有不少值得借鉴之处,首先家规一项,就颇具儒家风范。

近八成香港家长认为在家灌输礼貌很重要

在香港的一所国际学校就读的Alison,性格活泼开朗,对老师同学都以礼相待。在学校,她说同学之间从来没有因为成绩表现等因为比较而出现过歧视或争执的情况。最近香港阴雨天气较多,一个雨天她在课间的操场和好朋友一起跳“江南style”骑马舞,她对此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或不好意思,她的中文老师问她“别的同学看到笑她怎么办?”Alison不以为然地轻轻说:“他们就在那里看啊,我们开心就好。”豁达开朗的性格,来源于自我肯定和自信,“从心所欲而不逾矩”,Alison说,这是她父母经常教导她的话。

在香港读研究生的大军说他第一次意识到香港受儒家礼仪影响深厚是和香港的同学一起出去吃饭,哪怕是平辈之间,他们也一定要等到所有列席者都到齐入座,才会开始动筷子,之前不会有任何人抱怨或者先吃。而白领张婷有一次在香港拉着行李箱坐电梯,电梯内和父母一起的一个六七岁左右的香港小孩主动帮她按住电梯门,并习惯性地等她先出电梯再出来。

香港家庭教育学院发布的有关《香港学童礼貌表现》调查结果显示,有近八成家长认为在家灌输礼貌很重要。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让香港有相当大一部分的中港家庭,即孩子的父母是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两地,等待证件批核一家团聚的时间长达数年,在这些父或母任一方角色缺席的时间里,对幼儿身心发展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中国人的儒家精神重视家庭伦理,家庭的价值在工作繁忙、城市化高度发达的香港仍然未被遗忘。

人称“阿布”的布荣辉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在柴湾长大,作为家中的老大一直忙于工作帮助家庭抚养弟妹,约20年前经人介绍认识了广州的阿萍,结婚后育有一女。在等待批核来港的三四年中,笃信基督的他放弃香港的工作,陪太太在广州和当时初生的女儿一同生活、成长。在太太阿萍的眼里,家庭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家人在一起”,一个完整的家庭,父母的言传身教的角色缺一不可,“比如教孩子不能讲粗口,自己首先要做到。教完孩子自己却做不到,孩子怎么会听呢?”阿布陪伴女儿从出生到上幼儿园,再举家回到香港开始新的生活,女儿佩玉快要过19岁生日了,善良和顺的她非常尊重严厉寡言又慈爱的爸爸。阿布也有发脾气的时候,不过他会自我反省,尽管是因为在乎孩子,也不能随便发怒破坏父女间的感情和信任。因为他明白沟通是一个家庭很重要的一部分,特别是从小开始的亲密沟通,因为“大了以后孩子反叛期就更困难了,她会觉得你在控制她。”成语“幼承庭训”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2012年是香港各大学第一年改为三三四制(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和四年大学),高考竞争异常激烈,佩玉没有考上大学,读职业学校后发现没兴趣,退学后参加工作,最近找到努力的方向想要继续念书。她之所以可以勇敢地做自己,更多的是父母的一路支持。阿萍知道女儿聪明,也希望她能上大学,但对她来说,女儿开心、健康地成长更重要。

香港家教的核心是礼貌、分享和尊重

对于香港的家庭教育里儒家精神的保留和传递,来自教师家庭的M arc认为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从小与父母同事的子女的玩耍交往,也加深了礼仪的教育影响。香港人的礼让,在他的眼里,也是保护私人空间的一个方式,“因为香港的空间比较小,造成人与人之间对私人空间的保护更加敏感”。从事教育工作的Fido认为香港家庭教育的核心是着重礼貌,要分享和尊重人等。他举例说比如早上见到人要打招呼说“早晨”,要礼让,上车、上地铁的时候要排队,让座给有需要人士等。

《父母世界》杂志曾刊登的社会科学论文《为什么美国孩子个个自信》一文中提到,一个不被尊重的孩子不仅没有自信,他以后也不知道尊重别人,因为没有人给他示范过。“人必自重,然后人重之”,孩子要学会尊重自己,才能尊重别人,才有互相尊重一说,也才会理解“礼让”和“分享”的内核是出于尊重。正如之前微博上的香港家规中的首两条,讲的都是“尊重”这个课题,还有第九条的“乐于分享,因为施比受更有福”,耳熟能详的话大概听到要生耳茧了吧,香港是怎么培养出自尊自信的孩子的呢?道理很简单,无论孩子聪明还是愚笨、听话还是捣蛋、漂亮还是丑陋、学习成绩好还是差,爸妈都爱,告诉孩子“仅仅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所以我爱你,和你是什么样的孩子无关”,就如阿布和阿萍无论佩玉的成绩、升学如何,给予人生必要的指导以后,“她健康开心就好”。

阿布所在的教会前不久帮一个在公园游荡的女边青(边缘青年)走回正途。她因为缺乏父母的关心而误入歧途,教会的人鼓励她,带领融入小组活动,重新融入家庭,现在的她懂得了周围人的关心,重拾信心,最近读完职业进修,考取了警察一职。阿布说最重要的是要让孩子了解到“你不是没人关心,是自己会不会去珍惜自己”。《为》一文里开宗明义:“孩子的自信,对自己作为一个人的价值的肯定,从根本上讲是来自父母无条件的爱。”文中描述的“有条件的爱”正是许多内地家庭的缩影,学习好了爸妈才会满意,奥数得奖了爸妈才高兴,这样的后果是“孩子心里会怀疑自己,对自己失去信心,并学着戴上势利的眼镜去面对爱与关怀”。

面对激烈的竞争,希望子女读书升学求职一帆风顺,本无可厚非,也是一片殷切之心。而除了紧张学业进展以外,香港的家长同样或更重视孩子的生活技能和人际交往能力的培养。在香港做中文补习老师的毛云,在两个香港家庭担任中文老师,她说请家教的家长也是比较望子成龙的,也有功利的一面。可是她也观察到其中一个位于马鞍山的家庭的母亲,就会要求自己的独生子做家务,如扫地、洗碗等简单的家务活,而且这个小学四年级的小男生干起家务活来“还蛮利索的”。有一次学校的团体活动和毛云学生的中文补习时间冲突了,他妈妈立即就决定让孩子参加学校的团体活动,暂停了中文补习,让毛云颇为惊讶。

从众、从家长是人性,在玩的过程中教养礼仪

当然,一些正在被遗忘、被忽视的礼仪,要重拾,并不是熟读默背几条家规就能够做到的。正如一些革新主义者所言,规矩是用来打破的。M arc的眼里,家规的存在,反而会让有的人想去违反,因为有人会反叛、去挑战,他自己也会反问:“那么多的道理,父辈们自己也会去做吗?”台湾戏剧作家、导演吴念真与儿子吴定谦在最近的采访《老子做不到,别叫儿子做!》里,就提到儿子几乎没有过反叛期,“因为没有压迫,哪有反叛?”如果规矩只是流于形式,而没有家长做模范,也只是惹人笑话罢了。

香港家庭教育学院主席狄志远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求儿童在日常生活中有礼貌是最基本和最容易做到的,如果这都做不到,长大后也自然不会懂得其它礼仪。他认为,现在很多儿童缺乏基本礼仪,主因包括家长自己也没有以身作则,成为孩子的榜样,亦没有尽管教责任:“孩子成长过程中,家庭影响最大,而家长所做的教育亦是其他人不能代替的。”某次阿布一家和外人一起吃饭,有个小孩发现席间有人没用公筷,就会问:“点解呢个叔叔唔用啊(为什么这个叔叔不用公筷呢)?”阿布只能解释说因为那位叔叔只是负责布菜,不会一起吃饭。香港人注重卫生,公众场合吃饭需用公筷,不方便却保护了体质较弱者的健康。孩子属于“敏感”人群,既对细菌敏感,又对大人说过的话、做的行为敏感而记得深,特别是身边最亲近的人。

行走在香港的大小商场大厦之间,许多厚重的玻璃门整天开闭不已,穿过的人很多都会在用力推开门要离开的瞬间回头看看后面是否有人,顺便带一下门,不致于让反弹回去撞到紧随其后的人。M arc笑说:“如果周围的人都不做的时候,自己做就会显得很奇怪”,相反身边大的群体都在做同样的行为时候,自己也会自然地跟着做。他举例道,正如电影《死亡诗社》里有一幕,教师叫学生在庭院里走路,在没有任何特定的指示下,学生原来不同的步伐后来一圈圈走下来都自然会整齐地围着同一个圈有秩序地走。“人一开始会有自己的想法,但慢慢就会受到旁边的人的影响。”人始终会随着大众的行为而从众,这是人性,但也不是不可更改的,要让孩子树立好的行为礼仪习惯,不受外围不好的影响,就需要家长、老师的及时引导。

现实中真正懂儿童心理学、教育心理学的家长其实并不多,如何培养小孩的礼仪,也许可以参考学校的做法。香港学生D erek说,从小就有类似健康德育教育的课程,课本和上课形式是用漫画和角色扮演的游戏来进行的,在玩的过程中慢慢养成习惯。有近五年中文教学经验的蔡玮玮,任职英基的白普理小学。她介绍说,国际学校采用的是活动教学的模式,以活动启发学生思维的发展。孩子的行为规范根据年级的不同包括十数条要求,最基本的包括“做一个有原则的人、有思想的人、冒险的人和会尊重他人的人”等。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