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与特权

精英与特权

生命生来就存在差异,加之后天各自在不同方向上的努力,在不同的平台上便会诞生各自的精英。

社会精英因自身在某些方面更为突出的能力,往往也能换回社会更多的回报。因此,社会精英也往往享受着比常人更多的荣誉、财富和权利。人们在欣赏精英的才华的同时,往往不会看到精英承担的社会责任和义务,而是更看重的是他们光环之下的特权。

看到秦始皇巡游时的场面和威仪,项羽说道:彼可取而代也!刘邦感言: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陈胜则叹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不是在追求和仰慕社会精英们身上的才华和能力,更不去关注他们为之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也无法体验社会精英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而都是在试图自己强大之后拥有更多的特权。

追溯李天一的成长历程,四岁时就被选为申奥大使,可以说一路在特权之下成长。李双江在做客《鲁豫有约》节目时却说“儿子得到了我们好的遗传”“孩子总归学不坏,我们带给他的东西都是正面的”。李双江曾带其出演,但因相貌平平、才质一般,并未受到好评。李天一在美国读书时就因小问题与同学大大出手,并扬言:“你敢到中国来,我就捏死你,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正是一路在特权的庇护之下,李天一才为所欲为,先是打伤他人,后又轮奸英语教师,现在又发强奸案……“我爸不是李刚,我爸是李双江!”,特权之下似乎什么都可以摆平:年龄可以改,房子可以送,户口可以改……

我们看到,如果特权没有法律和制度来约束,如果特权之下没有自觉和自律,那么特权就会成为洪水猛兽,就会形成对社会的危害力量。

社会精英之所以拥有特权,是为了让社会精英更加便捷的奉献和服务于社会,让更加优秀的才艺、品德、智慧等畅通无阻的传递到民间,而不是将这种特权变为私权。不能看清这个问题,也就不能承担起历史和人民交付于社会精英以权力的使命和责任,也就无法引领民族和时代的发展和进步。

我们看到我们的老一辈革命家周恩来正是看清了这个问题,才能总是能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才赢得了国人和世界的尊重。周恩来总理自小立志“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在拥有了权力之后不是在为自己谋取私利,而是站在新的岗位上为国家奉献着更多的力量。他的袜子和睡衣总是补了又补,在那个积贫积弱的年代,为社会树立了良好的榜样,让在风雨飘摇之中的中国燃起了民族大团结的篝火。

现在中国人比以前是富裕了,但更多的人在自己拥有了权力和金钱之后不是在想怎么更好的奉献和回报社会,而是想着怎样更好的满足自己的私欲。社会精英如果没有了对社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我们整个中华民族将失去希望。

从表哥到房姐,从成克杰到雷政富……无不拿权力作为自己致富的敲门砖,在拥有了权力和金钱之后为满足自身私欲再去追求更高的特权,而从不去想怎样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和金钱更好的去奉献和回报社会。

用法律和制度来约束精英们的特权,加强社会精英的自律性和自觉性,重塑社会精英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才有民族发展的未来。

社会精英的价值不在于人们给与他的社会地位和他对社会权力和财富的攫取能力,而在于他对社会的贡献和对社会的推动。

特斯拉Nikola Tesla1856年7月10日,诞生于前南斯拉夫克罗地亚的斯米良,他父亲是一所教堂里的牧师,自小就在基督教的家庭里长大。1880年毕业于布 拉格大学后,于1884年移民美国成为美国公民,并获取耶鲁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名誉博士学位。他一生的发明多不胜数,就如: 1882年,他继「爱迪生」发明直流电(DC)后不久,即发明了交流电(AC),并制造出世界上第一台交流电发电机,并始创多相传电技术。 1895年,他替美国尼加拉瓜发电站制造发电机组,致使该发电站至今仍是世界著名水电站之一。 1897年,他使马可尼的「无线传讯」理论成为现实。 1898年,他又发明无线电摇控技术并取得专利(美国专利号码#613.809)。 1899年,他发明了X光(X-Ray)摄影技术。其他发明包括:收音机、雷达、传真机、真空管、霓虹光管……等甚至以他名字而命名的磁力线密度单位(1 Tesla = 10,000 Gause)更表明他在磁力学上的贡献。他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也是引导人类不断走向光明的一生。

杜邦家族在依赖航运和经营军火发家之后,并没有用这些钱来消遣挥霍,而是不断地投入到科技研发之中。在他们的共同推动下才有了尼龙、富特龙、原子弹……的发明。正是在这些新兴社会精英的推动下,才改变了传统的资本运营模式,使得依赖人才和科技不断创造新的社会财富并不断推动社会向前发展成为可能。

中国的富豪和权贵本应作为社会的精英去引导中国人民不断走向富强和文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据《经济观察报》报道(2月23日)《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2)》两位主编之一的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王辉耀表示,最近三年中国人经由投资移民致150亿美元流失海外。中国的一些权贵和富豪来,将子女通过投资方式移居到海外,其真正目的也不是为了教育,而是为自己将资产移居海外做铺垫。因为,一旦子女到了国外,有了公司、有了账户、有了所谓的项目,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资产转移到国外了。有关方面的调查显示,中国亿万富豪中,有移民倾向的达到了60%以上。如果这一调查变成现实,那中国将会有多少财富白白地流到国外呢?中国人用双手创造的财富被外国无偿占有,又如何对得起中国的广大民众呢?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前些年通过非正常手段将财产转移到国外以及移居到国外的“中国人”,这些年,很多又以投资的方式、投资者的身份来到国内,通过投资项目争取各种优惠政策、享受各种优惠条件,进一步掠夺和摄取中国的财富,剥夺中国人的利益。对这样的移民者和投资项目,是否该接纳甚至给予相差的优惠政策,值得好好思考。

虽然通过几十年的快速发展,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似乎已经成为了世界强国。但是,从人均来看,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仍然发展水平较低。从这个角度分析,中国尚不具备资本、资产、资金外流的条件与资格。更重要的,由于富豪和官员们向海外移民的倾向太过严重、太过急迫,也说明中国必须在这方面有所防范、有所控制。特别是前些年房地产市场的过度发展、资本和金融市场的过于混乱以及地方政府给予了富豪们太多的政策与利益空间,加上腐败总量盛行,部分官员的非法收入过多,相当一部分富豪与官员的财产形成过程,是以剥夺和掠夺国家利益、公民利益为代价的,是不能容忍与接受的。

目前中国的财富增长方式还没有摆脱对土地、资源、人力的依赖,还没有实现通过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来实现财富增长的可持续增长方式,社会精英们的责任可谓任重道远。只有强调精英的社会责任在于对社会的奉献和推动,重塑社会精英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用法律和制度来约束权贵们手中的特权,才会有民族发展的未来。否则荫护在特权之下的精英们和他们的子女就会被假象所唆使,让特权成为洪水猛兽,形成对社会的危害力量。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