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己:教育实话——从两个故事说起

王国己:教育实话——从两个故事说起

有一个华佗开药的故事是这样讲的:华佗的医术非常高明。有两个病人,一个叫李延,一个叫倪寻,都得了头痛发热病,找过很多医生也没治好,于是来找华佗。华佗经过细心诊断,给他们各开了一个药方。给李延开的药方是发散药,给倪寻开的药方是泻药。他们俩一看,心里就嘀咕起来:都是一样的病,怎么用药完全不同呀?便问华佗这是什么道理。

华佗说:“吃药要看具体情况,你们症状相同,可是得病的原因却不同。倪寻的病是从内部伤食引起的,李延却是从外部受寒造成的。病因不同,当然用药就不能相同了。”

两人听了,便放心服药,病果然很快好了。

华佗开药的故事总结起来无非一句话:对症下药。

《论语》记载了孔子的一个教育故事是这样说的:子路问:“闻斯行之?”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翻译为现代汉语就是: 子路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吗?”孔子说:“有父兄在,怎么能听到就行动起来呢?”冉有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吗?”孔子说:“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公西华说:“仲由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吗?’你回答说‘有父兄健在’,冉求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吗?’你回答‘听到了就行动起来’。我被弄糊涂了,敢再问个明白。”孔子说:“冉求总是退缩,所以我鼓励他;仲由好勇过人,所以我约束他。”

孔子的教育故事总结起来也是一句话:因材施教。

这两个故事表面上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实际上这两个故事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对教育的启示实在是太大了。生命的个性特征,决定我们的教育不能搞一刀切。表面上看起来同样的问题,同样的症状,能不能用专家、教授、上级部门的一纸行政指令来解决呢?不同的学校,不同的教师,不同的学生,完全用成绩或者某一个因素的量化来进行评价和考核,得出好或者差的结论是否科学呢?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一刀切的做法,让一些学校的问题被遮蔽,同时又让某些学校天然地处于劣势;让一些教师本身存在的问题被遮蔽,又让某些教师天然地处于劣势;让一些学生的问题被遮蔽,有让某些学生天然地处于劣势,造成层出不穷的教育矛盾和问题。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得到深层分析和解决,只会引发教育上更大的纷争和矛盾,最后只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这是教育的有志之士一直比较担心的问题。这种情况不是一县、一市的问题,而是整个教育体制的问题,整个教育大环境的问题。说穿了,教育评价机制存在弊政,懒政的问题。改革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现象,在教育领域同样存在,而且大面积存在。

民勤的教育发展到今天,随着就学儿童数量的急剧变化,可以说到了转型的关键。无论从社会到教育行政部门都应该看到理解这一点。随着中央的关于教育的政策要求的陆续出台,可以预见,政府对教育的财政投入会加大,社会对教育的要求会提高,家长对教育的关注度只会越来越高。面对高投入,高要求,高关注的新形势,作为教育部门和每一个教育工作者都必须拿出相应的对策,才能够满足社会对教育越来越高的需求。精品教育的理念会越来越深入人心,个性化教学会成为常态,自助餐式的教育服务会走进民勤教育,点餐制选老师会成为学校新的发展方向,教育评价机制必须发生全面而深刻的变化。教师要能够像华佗一样,对面同样的表面症状,为不同的学生开出不同的药方,为学生的生命成长和发展提供优质服务;要像孔子一样,能够因材施教,在大班化教学情形下无法全面实施的因材施教将在小班化教学中得到全面贯彻。

有人认为,民勤教育资源将会剩余。我认为这是一种不必要的担心。基于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现在大班额的问题将得到解决,严重失衡的生师比将得到均衡,学生享受到的平均教育资源率将大幅上升。大家想想,我们现在一个班动辄七八十号人,用小班化15–20人的标准,一个班本来应该是三到四个班,这意味着什么?教室拥挤,宿舍拥挤,一个课桌上堆满了各种书籍,学生写字时需要在各种书籍中挪腾出一点空间才能够放得下一半折叠一半铺展开来的作业。如果我们的人均教室面积能够再扩大一倍,学生写字的舒适度,使用书本的舒适度是不是会大大提高?我们的桌椅都是高度一致,大小一致,无论多高的个子,无论多大的块头,都使用统一规格的桌凳,这对学生的身体发育造成了多大的危害,谁都不知道。诸如此类的问题,只有在教育资源相对充足的情况下,才能够得到解决,才能够真正为学生的发展提供优质的服务。说到这儿,似乎应该说说我们的教育城。关于教育城的修建,我以前的文章中发表过一点观点。我认为,是县委、政府对教育的高度重视下作出的一个正确决策。以上分析,我们会发现,我们的校舍面积就目前来讲,容量太大,容量太大以为着什么?大家有机会来看看一中下课、集会、考试时,上下楼梯的学生如何拥堵;来看看教室里七八十号人的拥挤程度,来看看食堂里就餐时的拥堵程度,就知道,我们如何用极其薄弱的教育资源承载着民勤人对教育的深深期盼和渴求!这些问题的解决,就是要靠教育城,要靠新的教育资源来分担这些盼望和渴求。我认为教育城的修建不会成为多余,不会成为有些人认为的那样,修起来就开始闲置。这是对民勤教育发展的趋势缺乏理性分析的缘故。

华佗能够开出不同的药方,是因为华佗掌握了非常丰富的医药资源,如果华佗只会开去痛片,估计这两个人至少有一个会病痛加重,甚至因此丢了性命。孔子能够面对两人相同的问题作出完全不同的指导,是因为孔子掌握了足够多的教育艺术,否则这两个学生中至少有一个会因为孔子的知道犯下更大的错误,甚至因此毁了自己的一生。民勤教育要大发展,大繁荣,就得为未来的教育准备下足够多的教育资源。优质的教育资源之树上才能够开出优质教育之花来。

需要我们注意的,就是在民勤教育转型的关键期,无论是教育城的修建,教师队伍的打造,还是教育投入的方向等等这些教育资源的准备,应该既能够要满足转型完成前对教育的支撑,又能够在转型后满足教育的需求。换句话说,教育城的修建得有前瞻性,当教育转型之后,能够改造为新型教育所要求的样子。

备注

民勤指民勤县,位于甘肃省西北部,河西走廊东北部,石羊河流域下游,东、西、北三面被腾格里和巴丹吉林大沙漠包围。南依武威市凉州区,西毗镍都金昌,东北和西北面与内蒙古的左、右旗相接。总面积16016平方千米。总人口29万人(2004年)。

民勤概况

自然环境:民勤县位于河西走廊东北部,石羊河流域下游,南邻武威市,

西接金昌市,西、北、东三面被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包围,总土地面积15907平方公里,耕地面积95.57万亩。境内沙漠戈壁和盐碱滩点91%,农田绿洲占9%。平均海拔1367米。地势平坦,土层深厚,集中连片,不仅便于机械作业,而且有发展农、林、牧业的巨大潜力。民勤光热条件好,气候温和。年均降雨量只有69.9毫米,年均气温9.2℃,全年无霜期210天。

[1]行政区划:辖18个乡镇,244个村民委员会。人口情况:乡镇总户数5.87万户,乡镇总人口24.70万人,乡镇从业人员11.43万人。六通情况:有241个村通电,234个村通邮,234个村通电话,241个村通公路,148个村通自来水。文教卫生:有各类学校294所,教师3330人,在校学生68651人。有医院、卫生院89所,医生2072人,病床783张。经济指标:2004年,限额以上工业总产值17845万元,农业总产值(现价)128537万元,农作物总播种面积93.52万亩,粮食作物播种面积33.09万亩,农民人均纯收入2968元,粮食总产量167600吨.财政总收入4788万元,财政支出20580万元。

名优特产:有黄、白蜜瓜、黑瓜籽、红枣、棉花、甘草、锁阳、苁蓉、枸杞、发菜等;民勤甘草久负盛名,尤以“铁心甘草”被视为珍品;有被誉为“沙漠樱桃”的白茨果。旅游景点:有红崖山水库、圣容寺、沙漠公园、沙生植物园等;人文类旅游资源主要有圣容寺、瑞安堡、镇国塔、明汉长城,生态文化园等,红崖山水库是亚洲最大的沙漠水库。经济基础:民勤地域辽阔,土沃泽饶,素有“塞上奥区”之誉。改革开放以来,民勤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艰苦创业,励精图治,经济和社会事业蓬勃发展,综合实力不断增强,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农业连续10多年获得丰收,已初步建成粮油、棉花、瓜籽、甜瓜、糖菜、林果、蔬菜、畜禽、药材、小杂粮等十大商品基地,并配套完善与之相应的批发市场和龙头加工企业,形成农工贸一体化的农业产业化经营机制。

1997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880元,80%以上的乡村实现了小康目标。工业生产立足资源优势,以深化改革、加强管理为动力,重点发展糖类、轻纺、食品、建材、煤炭、化工、农机、农副产品加工等八大产业体系,开发出了一批具有地方特色的名优新特产品,部分产品已打入国际市场。乡镇企业突飞猛进,速度和效益同步增长,总产植年均递增40%以上。近几年,科技兴县,教育“普九”、邮电通讯、精神文明建设、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等多项工作先后获得了全国和全省的先进。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