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红军:郑晓江教授为什么会自杀?

邝红军:郑晓江教授为什么会自杀?

娃哈哈1911:听了郑晓江全国生命教育年会的讲座,听了十分钟没听下去,感觉并不像一个真正搞哲学的人,性格略急,心态略浮。记得有一个教授说过,真正的哲学家是不会自杀的,我深表认同。不是在寺庙里剃度过的都可以成为高僧,很多事情都要讲一个缘份,缘份未到,即使竭尽全力也未必会有好的结果。

据媒体报道,2月17日7时左右,江西师大教授郑晓江跳楼身亡。郑教授从事生死哲学和生命教育研究,曾说”我们拥有生命的权利,但是没有放弃生命的权利,每个人都应珍视生命”。鼓励学生积极面对生活,但却没能普度自己。

一个大讲特讲生命和生命教育的教授,对自杀“说三道四”的教授,却在自己56岁的时候自己从18楼跳下了?一个研究死亡哲学的学者到底为什么选择死亡,谜底是什么?

有人说“参透人生,领悟人生意义,在得道一刹,舍身成佛。”也有人说“终于把死亡研究透了——死亡就是解脱。”

有人指出,“就中国这种现状,不做贪官,不做豪强,普通的老百姓活多久都一样。”“社会太黑暗,实在鼓不起继续生活的勇气了!”“教育不去行政化,肯定有不开心的地方,无奈。”

还有人指出,“自己知道的道理太多,或许又被自己知道的知识所打败,人啊,还是糊涂些好……”“开导别人的人,不一定具有开导自己的能力。”“入戏太深”。

以上说法和解释都很有道理。不过,我感觉还可以进一步探讨。今天一整天都在看郑晓江教授的文章和演讲视频,我找到了答案:

郑晓江教授沉浸在人文想像中,对科学和政治文明(赛先生和德先生)作选择性的漠视、反感和排斥,因而看不到自己在现代文明(包括政治文明)中的位置和应有的追求,自己大讲特讲生命和生命教育,结果反而自己自杀了。

很多人文学者生活在乌托邦精神世界里,对商业文明更是反感和漠视。在他演讲的一段视频中,郑教授对市场经济很有意见,以为很多祸害是市场经济造成的。商业文明和市场科学被贬斥,这是对市场经济的抹黑,也是对公众的误导。我感觉郑教授有很多观念很混乱,很糊涂,很成问题。

人文学者的这个毛病非常凸出,应该从他身上更多地反省自己。人文学者更多地是自杀,而追求政治文明(科学)的人更多地是被杀(包括被暗杀),这个现象很值得琢磨。

我知道,这个社会有太多悲天悯人者难以承受的东西,你越探究真相,越是被刺痛、震慑、摧毁,却越是欲罢不能。可是,郑教授,您怎么就这样走了呢?哪天见到马小平老师,您怎么跟他说?

有人说“郑教授,为人很好,学识渊博”。为人好不好,给人印象怎样,是另一个问题。我这里的重点是想回答一下他常常以自杀案例为反而教材,可是为什么自杀了。

有人说“他的自杀也许是追求另一种生命质量的方式”。在我看来,没必要把一个人的自杀神秘化和浪漫化。这种把自杀神秘化和浪漫化其实反映的是科学理性的缺失。

有网友感慨:“这样的人居然成为教授,可见中国的教师队伍多么混乱。”有朋友提醒:“慎言,死者已已。”其实,我没有对死者不敬的意思,相反,我十分敬重郑教授。可是,如果不能在他为什么自杀的问题上作探讨,他的死不能引发相关问题的深入思考,那么,他主动选择死亡的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PS:看他的演讲视频,都看不到“生命在场”。只是读自己早先准备好的PPT,而不是“脱口而出”地讲话。那些话不是从他自己头脑里自然而然地出来,更不用说是从他的灵魂深处出来了。

阅读延伸

邝红军:爱惜生命

郑晓江教授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位生命教育的倡导者,这位那么看重“珍惜生命,创造辉煌”的大学教授,却选择了从18楼跳下(警方已经排除了“他杀”,据称18楼的围栏有13米高,因此,这里认定他为“自杀”)。

郑晓江教授的离世让我想起了吕日新校长。虽然他没有给我上过课,但是,我对吕校长是比较了解的,我觉得,他是一位好校长。我读初中和高中时,他正好是临武一中的校长。而且,他教物理,教的正是我们这一年级。2001年吕校长到广州任职,我也读完大学本科后到广州继续接受教育,2004年参加工作后,我和吕校长的距离就更近了。

今天在网上看到羊城晚报采写的关于吕校长的报道(题为《开学了,失去了好校长——广州六中校长吕日新》),我知道吕校长工作很敬业,很卖力,但是,老实说,这个报道给我的印象是为了工作连命都不要似的,把工作看得比命还重要。据我的了解和体会,吕校长是非常珍视生命的,比如他喝酒就很节制,喝多了伤身。

吕校长是一位好校长,他的离去非常可惜,知道他去世时,我很悲痛。在他去世前不久,我给他电话,他说没什么大碍,不要去医院看他,没想到过不久就走了。我觉得,媒体在记述一个“好人”时,不应该以“有牺牲的人才是好人”“豪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道德原则来报道。人理性地利己,包括尽可能地保重自己的生命和改善自己的处境和生活,这并没有什么不好。这是人之常情。

工作(劳动)是为了保重生命和提升生命的质量,如果工作(劳动)和生命发生冲突,无疑应该以生命为重。

吕校长和马小平老师(深圳中学)都是因为绝症而提前离开这个世界。可是,郑晓江教授却说不清是为什么提前离去。虽然不明白他早早离去的细节和确切原因,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马小平老师的生命比郑晓江教授的生命更有价值,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

附:

开学了,失去了好校长——广州六中校长吕日新

广州六中校长吕日新,身患肝癌却扑在工作上,拖着瞒着,手术当天还在开会……

今天,开学第一天。

广州市第六中学的学生回到学校,熟悉的校园、熟悉的同学,一切都没有变。唯独,不见了那位总是特别忙碌、唱歌特别好听的校长吕日新。

“他去世了?!”很多师生都是今天才知道校长已身患肝癌一年。在异常寒冷的大年初七,这颗教坛明星陨落,年仅51岁。

潇湘汉子广州“发光”

“吕日新的去世,是广州教育界的一大损失!”新老教师们都这样说。

吕日新是湖南宜章人,1999年被湖南省政府授予“中学物理特级教师”称号,2001年获“全国优秀教师”称号。在湖南临武一中任校长期间,他带领这个原本普通的县级中学一跃成为湖南省重点中学。2001年5月,他参加广州市教育局面向全国的招聘,于同年9月调入广州市第六中学任副校长。2007年1月吕日新成为六中校长后,一手抓教学质量,一手抓办学特色,使六中在强手如林的顶级名校中的综合排名稳步上升,顺利地通过了全国示范性高中复评验收,成为广州市第一个全国示范性高中。

昨天,六中的开学典礼非常简短安静,德育主任李颖沉痛但坚定地鼓励全校师生:“古书有云:‘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日新’精神告诉我们,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每个六中人都应该自强不息日新月异!”

拔下吊针继续忙干活

吕日新在2007年春节发现肝有不适时,病灶只有米粒大小。“这病好好保养,本来不会致命的”,老师们都这样议论。但对自己的病情,吕日新一个字也没跟同事提起。“我只是略略感到他好像有心事”,细心的书记罗耀新想起,“但他一直拖着,拖过了高考,过了示范性高中评估,过了校庆,到了去年下半年,吕校长才去做手术。”手术的事一直保密,手术当天上午吕日新还在学校开会,直到妻子来学校一催再催,才把同事们吓了一大跳。

即便如此,吕日新仍不肯休息,甚至家也少回,常常是从医院一拔下吊针,就直接回学校。眼看劝不住他,学校的行政干部只能抢着干活,“吕校长一讲完一件事,我们三个校级干部就悄悄分工,抢在他前面去做,但就算这样也拦不住他,他真的很倔!”罗耀新心疼地回忆。

在六中的论坛上,一篇篇学生的悼念帖如泡在泪水中一般心酸。

“吕校长自己太不注重身体。有一次中午我经过校长室,看到他居然在泡速食面!”

“上学期的某一天,爸爸突然跟我说,听说吕校长病了,挺严重的。结果第二天我却见到吕校长来巡堂了,貌似没啥事。想不到如今……”“爱学校,爱别人,唯独不爱惜自己”———这是和吕日新同一备课组的物理老师张泽宇对他的评价。办公室主任杜丽莎观察到,在吕日新重病期间,大量的抗癌药物已损伤他的肠胃,不能正常饮食,“为了节省工作时间,他不肯走十分钟回家吃饭,就一个人在办公室悄悄泡牛奶喝”,杜丽莎说。

一句遗言都没给妻女

整个春节,吕日新都是在重症病房度过的。“原本想回老家郴州过年,可没想到……”吕日新的妻子庄小琴泣不成声。今年的雪灾让回家的路特别艰难,更让吕日新的人生路走到了尽头。

大年初一一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吕日新突然伸出手抓住床边蜘蛛网一样的针管和仪器管线,嘴里浑浑沌沌地说:“六中的网线怎么这么乱!”一会儿又抓起早已关闭的手机一通乱按,一会儿家乡话,一会儿普通话地念叨着:“六中的操场怎么没搞好?”“快上课!快开会!”……

庄小琴拉着丈夫的手,多想让他对自己说句话,可直到去世,吕日新都像往常一样,心里装的只有学校,一句遗言都没有留给妻女。

“当初认识他,就是看上他有事业心。”吕日新出生在教师之家,随着事业的上升,他越来越忙,一到周末,就让妻子带着女儿回娘家,自己则回学校加班。

“有时我会有点‘恨’他,为什么别人都说他这好那好,我和女儿却享受不到?你是物理特级教师,却从没有辅导过女儿一道物理题!”庄小琴望着丈夫的遗像,似乎他还能听到。庄小琴泪流满面:“忘不了,你在结婚那天,给我唱的歌:林中的小路有多长,我们漫步多少年……依然爱着我……”

参见:金羊网-羊城晚报  本报记者 王倩 实习生 罗潆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