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厌恶的教育

令人厌恶的教育

——十则实例拷问中国基础教育

自己有两个孩子在小学读书,一个正在上五年级,一个正在上三年级,但对一个父亲来讲,这五年其实是一个叠加的效应,也就是说,就好像是已经有八年的时间了。这“八年”的时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积蓄了太多的情绪,总结一下,是应当的了。一则是为自己,二则是为孩子们,每每想到这里,总是在心中想,还能继续再这样下去吗?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俗话说的好,事实胜于雄辩,举几个例子,让有机会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尤其是有孩子在中国的学校里上学经历的家长们和我一起来品尝这其中的滋味,一起来阅读评判。

一则: 记得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拿着第一次在学校的考试卷子回到家,其中一道题(我至今还是记得非常的清楚)是将相关的东西用圆圈画在一起,比如学习的东西,当然是要将橡皮、铅笔盒、尺子之类的东西圈在一起了等等类似的内容,但是当我看到女儿的一道题被老师判为错误的时候,我就不得其解了。这道题是,将可以吃的东西画在同样的一个圆圈里,女儿将一只鸡也圈到了里面,但是,老师却判这道题是做错了。

评论:拿到老师判过的试卷,我百思不得其解,一个人在书房伏案良久,忽然恍然大悟,原来这只鸡还没有退毛,是不能算在可以吃的行列的,因此被老师判错。当自以为悟出了老师判题道理的我要给女儿讲时,女儿却给出了自己相当坚定而且颇有道理的回答,老虎狮子吃鸡的时候也不用去掉毛啊!此话说的我真是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是啊,要是真的较起真来,这道题本身也没有说明这些东西一定是人吃啊! 我当时在想,当一个父亲在家里被孩子用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直觉问倒的话,孩子们是不是在学校里也敢问如此同样的问题?而要是把老师问倒以后,日后对孩子又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和影响呢?

二则: 一日,老师又打电话给我,说了一件我不会记得的事情,但有一点肯定的是,又是孩子在学校出现了大错不会有小错不断的状况。说到一半,善于总结的老师突然话锋一转,说:平时孩子学习总想走捷径。我当时在想:这是什么意思?因为我不理解所以我不能回答。

评论:走捷径是什么意思?上网查了一下:捷径–表面上是指近便的小路;但实际比喻能较快地达到目的的巧妙手段或办法。

“捷径”也表示人们在想问题做事情的时候,寻求更简洁的办法和更快速的途径。当然这只是积极的一面,但对于孩子的主观能动性不是一定要以一种积极的心态来看待吗?老师也是自己常常的这样讲。在孩子的幼小心灵中,捷径就应该是一种探索的欲望和冲动,对成年人来说,捷径就是创新。世界上任何一个富于创造的人都是想走捷径的,纵观世界皆此道理。

三则:女儿做作业,写一句话,“弯弯的小河,长长的小路”,老师检查后,被判错误,因为语文课本上写的是:“ 长长的小河,弯弯的小路”。女儿问我:为什么不能是“弯弯的小河,长长的小路”。我哑声了。

评论:对教育稍微有点感悟的人都会明白,这样的教育结果只能是让孩子们从小打下一个深深的烙印,解决世界上的问题只能有一个所谓的“标准答案”。

而这样做的结果就只有一个,扼杀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而一个没有想象力的孩子,其未来只会是一种没有斑斓色彩的生活;大到一个国家,没有想象力就不会是一个光明前景的国度,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四则:有一个女儿在班级里学习不是最好的,上三年级时,有一段时间她常常的回家再写作业,我颇为不解地问她,因为家里的另外一个女儿每天回家的时候就已经写完了作业,所以我说:“你怎么每次回来才写作业? 在学校里有早读时间,午读时间,下午还有自习的时间,这些时间都是可以写作业的啊。”于是我就试着和这个女儿交流一下。 “你在学校里的这些时间都在干什么?”女儿就说:“班长在这些时间不让做作业”。我说:“为什么?”女儿就说:“班长就是不让做作业。”于是我就给老师打电话说明这个情况。可老师一接电话的反应,却让我颇有感触。老师一听就不假思索的说:“不可能”。 我说:“这是女儿的说法,班长不让在自习的时间做作业”。此 时老师又马上语气肯定地说:“班长不可能讲这种话”。听到这里我仍然耐心地给老师讲“请老师还是过问一下此事”。第二天,放学回来,我问了女儿,这件事老师是怎么说的。女儿说,老师问我的时候正好有一个同学在旁边证明了我说的是对的。针对这件事情老师没有给我任何的反馈,但女儿从此以后基本上都是在学校里做完的作业。

评论:为什么老师在接电话的时候的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绝对的不可能”呢?我想:无非是老师心里的惯性思维在起作用,因为老师的逻辑就是:班长是学习最好的学生,而最好的学生是不可能撒谎的。把一个学习最好的学生和一个学习稍差一点的学生放在一起做比较,差一点的学生一定是那个说谎的,这就是老师的惯性思维逻辑。另外当一个学习稍差一点的学生向老师反映情况时,老师不会相信,如果要让老师相信你说的话,那就必须找一个人来证明你自己是对的才可以。当另外的一个学习好的学生向老师讲任何事情的时候,老师可以不加以任何的调查,就会完全的相信,这就是一个老师的强盗般的思维方式。

事后我又从另外的一个侧面给孩子讲了一个道理,就是你要是想讲一件事情,如果想说明自己说得正确的话,找一个人来证明一下自己的正确,是最好的办法。

我也是一个做教育工作的人,这让我想到了一次中国学生和美国学生在一起开小小论坛时的不同表现,我们的学生每每操着大人的口吻纵论国内外的大事,而美国的孩子们评论的都是自己身边的“小事”。在我看来,我们的孩子是在表演,那么你说的话就不是从你的内心深处流淌出来的话,就是“假大空”的话,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得到老师的表扬,才能有突出的表现;以我的经验来讲,往往学习好的学生比那些看起来学习稍微差一点的学生,说起话来,更喜欢捡老师爱听的说,做起事情来更喜欢在老师的面前故意夸张一些的比例要大。我有一位在大陆大学教书的台湾 籍教授,在经过了几年的大陆教学生涯后,一次颇有感触地对我说:“大陆的孩子在为人处事上,怎么这么复杂,真厉害,有时连我这个教授也自叹不如”。美国的孩子看起来讲的都是小事,但这些小小的事情无不是孩子们自己内心的真实的反映,哪怕这些事情显得还是那么的稚嫩,但只有这种真实内心的反映才会培养出日后内心强大不左顾右盼随行就市的品德力量,而在人生的长河里,品质将会是一种成功的巨大力量。

五则:女儿在一二年级的时候,学习做作业总是要有人陪,到了三年级,有了很大的改观,学习不用陪了,作业不用检查了,自己做就可以了,作为我这个父亲,顿感轻松了许多,也颇为满意。到了期中开家长会,自己还在其他的家长走了以后,有意地留了一会儿,想能有一个机会和老师交流一下近来孩子的学习情况,以勉励孩子。但当我刚刚颇为得意的说出,近来孩子学习比以前用功了,作业都自己做而不让我检查了的时候,顿见老师横眉圆睁的好像孩子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似的,马上不假思索且斩钉截铁的对我讲:“她不让你检查作业,一定是有什么问题,你一定要检查。” 听到这些对孩子的评语和如此大相径庭的建议后,我顿感语塞,作为一个家长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评论:当任何一位家长满怀希望及热忱地想将孩子的一段时间的点滴进步表现,与老师进行交流的时候,老师的另类且出乎意料的反应,让我们这些家长真的是有“打掉牙往肚子里咽”的感觉,有点时候真是想重生一次地来代替孩子们上学,真的不忍心让孩子们在这种环境中继续下去,因为这样下去的结果就是孩子们将会变得不再进取,不再自信,不再阳光。

六则:秋天又到了,学校里要组织孩子们放风筝,而风筝是一定要自己做的,我以为这样的动手是我们的学校里应该大力提倡而且要经常做的。头一天放学的时候,孩子兴致勃勃地告诉我此事,要我帮着做一个风筝,我愉快地答应了。于是,吃过晚饭,我们急忙找了一些工具和材料,两个人进行了分工协作,费了一番的周折之后,一只漂亮的风筝就做好了。为了明天风筝更加顺利地放飞,我还特地找了一个盒子,女儿精心地将风筝放在里面生怕有半点的折损,然后女儿就带着十分的满意,十分的期待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放学回家,我高兴地问女儿,今天我们的风筝是不是放得最棒!可女儿颇为沮丧的对我说,因为作业没做好,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去写作业,所以就没有放风筝。

评论:写到这里,作为一个父亲,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我的反应,当时我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不为别的什么事,就像其他所有的父亲一样心疼自己的孩子,我永远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一个老师可以轻易地夺去孩子那么盼望,那么期待,那么不易得到的一次开心的机会,难道老师们就不能体会那些不能去放风筝的孩子们(有几个孩子)的心态吗?难道老师们就不能换位地把学生想成自己的孩子,哪怕是一点点的换位思考吗?难道让孩子们在室内修改几道“郁闷”的题目真的比在阳光下孩子们的欢快笑声更急切更重要吗?非也!但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能为自己的孩子做什么?

七则:我和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的老师较上了劲。放学后,女儿拿回了一张语文的考试卷,其中写的“高兴”的反义词是“伤心”被判错误并扣分,老师改成了“难过”。我百思不得其解,又因为怕自己拿不准,所以就上网查了一下,找到了“高兴”的反义词有:悲伤,哀伤,哀戚,悲惨,悲哀,难过,难受。

评论: 对于老师给的答案,我无从评价,因为我不知道这是老师的知识面缺憾的反映还是老师完成的是一种教育的定式。但无论如何,在这样的教育体系下的受教育者在未来的发展中都将是不幸的,因为在这般小小的年龄中就开始了这种成百上千次的重复的、局限性的练习来锻炼孩子们的思维,如果他们的这种狭窄的思维成为一种终身定式的话,这将不只是未来一代个人的损失,这更是一个民族的灾难。女儿在小学之前是在一个不错的由台湾人举办的幼儿园接受的早期教育,在幼儿园时期,老师觉得孩子非常的聪明,创造力极强,阳光,活泼,自信,当然就是有点调皮,凡是聪明的孩子有几个不调皮的呐? 但是,当你的孩子一旦跨入一个体制的教育后,再好的幼儿教育被体制教育一洗刷也就完了。

八则:因为特殊的家庭原因,小一点的女儿在三岁以前不太会讲中国话,所以有了这样一个过程,在对中文的理解上,和同龄的孩子有了一点差距,而这种差距在刚开始在上中国的小学的时候,就有了一个比较,应当坦率的说,开始对于中文,尤其是书写还是有些吃力的。 记得一天,正在出差的路上,突然接到老师抱怨的短信一则,大约讲孩子的书写不行,写字那么吃力,而且写了后面就忘了前边等等一些抱怨的话。我看后深思了一会,给老师发了一个长长的短信,大意是,孩子中文基础稍差,要慢慢地来,语言文字的学习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当文字积累到一定量的时候,通过文字之间的联系,孩子是会慢慢地掌握的,我在这个长长的短信里,还提到了我学习英语的经验来证明这些。

评论:老师的责任是什么?一千多年前韩愈在《师说》中曰: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也就是说,老师不只是简单的教书匠,还要教授学生为人处事的道理与主动学习的可贵品质。教师要真正做到“传道、授业、解惑”,在良好的品德的基础上还要具备:“爱心、耐心和责任心。

教师要有对学生的爱护和关怀。教师的爱心,应当有一种为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对学生从心底里深深的理解。教育是心与心的呼应,是爱的共鸣。教师,如果不对学生倾注她(他)的爱心,也就没有什么教育了。

九则:  有孩子上学,时间就像是在煎熬,终于迎来了期末,正当心中暗暗地期盼着孩子们再过几天就要迎来考试,然后就是一个愉快轻松的假期的时候,接到了老师的一个长长的短信,其内容是关于语文期末口试的,详见短信内容(一字不差):“ 1月7日开始我们进行口试,口试的范围是语文书里的要背的课文和诗句:P8(第八页,以下雷同)、P9、P27、P32、P49、P64、P69、P81、P90、P98、P99、P102、P114、P131-132P,以及K9(第九课,以下雷同)、K21、K22、K23,这些要背的内容也是期末考试要掌握的知识点,不但要会背,凡是学过的生字,都要求会写。”

评论:看到这些让孩子们背诵的内容,我感到非常的茫然:第一,这么多的内容,孩子们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背过;第二,背这些东西除了要考试,还有什么用? 第三,孩子们背过了这些东西,除了这些所谓的“标准答案”,以后他们还能有自己对知识的理解吗?更进一步讲,孩子们能否保持自己对知识的独立的理解及思维吗?我看此事有点悬!

十则:考试完了,孩子们也轻松了,两个大一点的女儿,也早已飞到了欧洲的银色世界去享受他们从阿尔卑斯山上快速滑雪高山俯冲的激情感受。所以只好老爸前往学校去拿那些成绩还有假期里所需要做的事情及各种在本学期里所取得的奖励。这些东西都被老师放在了一个塑料袋子里,翻开一个袋子,各种东西都在,一个女儿得了三好学生;检查另外一个女儿的袋子,对于各种东西都在,但独独缺少了孩子所盼望的那张小小的纸片—一张三好学生的奖状。按照道理来说,孩子考得不错,三门功课—语文98.5分,数学97分,英语100分,这个水平按照道理是可以得到“三好学生”的称号的,于是,我就硬着头皮给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老师像往常一样地反复讲了许多我记不住的理由,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名额有限,这个理由我记得非常的清楚。

评论:当听老师说了“三好学生”名额有限的情况时,我只是给老师讲了一句话,我说:我不是为了孩子来争这个“三好学生”的,我只是认为,当孩子信心满满地认为她完全可以得到这个荣誉而没有拿到时,我需要告诉孩子为什么没有得到,我只是要这样一个理由。不管对孩子做何种解释,我认为都要从维护孩子的进取心为出发点,不能不了了之,否则就不是一个好的父母,也不是一个好的教育者。另外,名额,又是名额,在成人的世界中,在体制内的环境中,我们一生遇到过多少次源于“名额”的限制,但让我依然感到异常惊讶的是:“名额”这种东西这么早的就降临在孩子们的身上了,可他们的路还有那么的长。。。。。。。。。。

终于写完了这个长长的博文,顿感如释重负般的轻松,对中国教育的几年感悟,就像我自己又回到了学校里再一次地接受教育,而这样的一个轮回,让我体会得尤其沉重、尤其伤感、尤其无助,这样的结果不是一个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所真正能体会到的。而无助的感觉才是最为悲哀的,因为无助所以无望,这是每一个个体在与一个体制抗争中的亲身经历和必然的结果,所以我们又能做什么呐?什么也做不了。

前几天一位同样做“蒙台梭利’’学前教育的朋友问我,现在的家长是不是被中国的教育“绑架”了,我的回答很干脆,是的,是被绑架了,这个词汇很贴切。它“绑架”的不是升学,不是分数,不是名次,而是一颗不愿让孩子在委屈误解中成长的一位普通父亲的心!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