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文高:受教育权不能因“低分”而被剥夺

丁文高:受教育权不能因“低分”而被剥夺

昨日政协分组讨论中,省政协委员、广州大学教授杨木壮建议高考将375分设为“最低录取线”,低于375分不录取。他说,低分考生不适合读书,不是说素质低,而是更适合干其他工作。(1月26日南方都市报)

“高考是改变人生的一场战役”,相信经历过高考的人对这句话深有体会。当然,并非通过高考读了大学,就会有一个锦绣前程和美满人生,太多的案例可以佐证。不过读与不读,是自己的选择,起码不会有规定说低于375分便不能读大学。

杨教授解释了其观点,首先低分考生能读的大学,许多是收费昂贵而师资薄弱,不免要给家庭造成负担;其次,低分考生大学毕业后,技能欠缺,难以应付就业竞争;最后,这种情况下的学生容易“眼高手低”,从农村跑到城市,不利于社会稳定。

杨教授的此番论述,看似为了大多数低分学生考虑,实则大失偏颇。“低分学生等于贫困学生”这样的逻辑并不成立,“寒门多出秀才”的现象并不少见,富家子弟不见得考试成就一定优异,倘若划下“375分”的门槛,那些有条件读“昂贵大学”的学子该如何是好?而大学的就业压力,绝非只存在于“低分学生”,重点大学的学生一样就业难,这已是社会的普遍现象,况且,何以见得“低分学生”大学四年就不能练就一身本事?至于“不利于社会稳定”,更是无稽之谈,哪里有证据说农村学生造成社会不稳定?难不成农村学生就必须待在农村?杨教授何以对农村大学生偏见至此?

在现代社会,接受高等教育应该是人的基本权利,分数高低只能学校“择优”的方式,之所以有“低分学校”的出现,无非是为了让更多的学生圆大学梦。而读不读大学,走什么样的道路,应该是每个人都有的选择权力,旁人可以引导,但绝不能简单粗暴地为其设置“路障”,这不仅践踏了他们的基本权利,或许还会断绝他们可能的精彩未来。

而要解决高等教育的诸多问题,绝非一道“375分”的红线即可。降低大学费用,增强大学教学质量,提高大学生就业率,牵扯到社会方方面面,只有从源头出发,进行教育改革,才有可能让高等教育真正实现其本质目的。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