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申:中国教育之“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

许国申:中国教育之“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

   中新网12月28日电,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28日表示,目前,中国已建立起从学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较为完整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言一出,舆论大哗,有称其“和百姓的感受相去甚远”的,也有称“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经济困难失学”为病句的。“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诚哉斯言!

  

   由袁部长的“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我想到了2011年7.23温甬铁路特大交通事故发生后,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面对记者提问时说的“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有人将该句式称为“高铁体”,继而大家争相仿句,一时蔚为壮观。我想袁部长的“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也可称之一“体”。称什么“体”好呢?陈丹青曾创造了一个新名词——“国务院语言”,“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是典型的“国务院语言”,可惜这个名称太长。怎么办?我想还是称“袁部长体”好了。

  

   仿“高铁体”造句易,仿“袁部长体”造句也不难,下面是我想到的几句,网友可以大显身手接续长龙——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天才不被扼杀;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没请过家教;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没进过培训班;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有时间上图书馆;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会主动进实验室;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有一个完整的休息天;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不比父母起得早;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不比父母睡得晚;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不吃补品不吃药;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不感到睡眠严重不足;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不感到读书压力太重;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不曾因为考试想过自杀;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不想长大后移居国外;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不想做官;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不想杀贪官;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家庭不为孩子的读书纠结;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家长不为教育日夜烦恼而揪心;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不整天乃至晚上给教师“点名”;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不三天两头检查教师的教案;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不把教师分成三六九等;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不搞“量化考核”;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不靠“数字管理”;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教师不为分数悲苦;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教师不跪着教书;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上报的材料不造假;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没有“名师”;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没有寝管员;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没有“校警”;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没有政教处;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没有一本厚厚的校规;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班级没有繁琐的班规;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校长不是官员;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负责教育的官员是教育家;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里面没有商店;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会让学生自由地进出校门;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校的食堂不“社会化”;

  

   中国教育,“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孩子不曾受过英语的折磨;

  

   ……

  

   当然,袁贵仁部长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并没有只为“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而报喜,他还坦言,一些难点问题尚未有效解决:大城市义务教育阶段择校现象依然突出;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问题;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和农村留守儿童教育困难;“乱办班”“乱收费”现象时有发生;对学术不端行为的查处机制尚不健全。袁贵仁部长认为,所有这些教育改革深层次问题单靠地方或者一个部门很难突破。——其潜台词是:这些问题的存在与解决都不是教育部的事,尤其不是我教育部长袁贵仁的事。

  

   ——且不说当前我国教育“尚未有效解决”的问题远不止袁部长所说的这些,单就“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问题”,袁部长领导下的教育部难道真的没有能力解决吗?

  

   我不相信!

  

   袁部长是“临危受命”的,当时大家都曾对他寄予厚望;可是现在,我们却只能用他创造的“袁部长体”给他的工作做个总结——

  

   袁贵仁部长——“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当前中国教育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他会解决。

  

附:

  

没有一个学生因经济困难失学,谁是“睁眼瞎”?

        梁石川

   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28日表示,目前,中国已建立起从学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较为完整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中新网12月28日)。

  

   报道称,袁贵仁表示,扩大资助范围,从2010年秋季学期开始,中等职业教育免学费覆盖范围从农村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和涉农专业学生进一步扩大到城市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受助学生440万人,占在校生的22%。中职国家助学金覆盖学生的90%。另外,增设新的项目,学前教育从今年秋季学期开始,由地方建立资助制度,对在园家庭经济困难儿童、孤儿和残疾儿童予以资助,中央财政予以奖补。

  

   与此同时,建立普通高中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制度,每生每年1500元,惠及482万名学生,占在校生总数的20%。提高资助标准,2010、2011年,两次提高中西部地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费补助标准,达到小学每生每天4元,初中每生每天5元。2010年秋季学期起,普通高校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从原来每生每年2000元提高到3000元,国家助学贷款年发放人数和金额分别突破100万人和100亿元。

  

   袁贵仁还说,一年多来,认真落实“以输入地政府管理为主、以全日制公办中小学为主”的政策,努力解决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问题。2011年,全国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公办学校就读约79.2%,比2010年增长了12.7%。2010、2011年,中央财政共安排79.6亿元奖补解决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较好的地区。

  

   就此,袁贵仁得出这样的结论:“目前,我国已建立起从学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较为完整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

  

   虽然没有看到袁部长说这话时,面部是啥表情,不过它却实实在在地把石川给逗乐了。照实说,不管袁部长这话是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28日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听取国务院关于实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工作情况的报告说的,还是在其它场合也这么说,石川都以为,这句话说的都有些言过其实,石川不想我们这位管教育的部长是管教育的“睁眼瞎”,但最其码,他在说这句话时候,缺乏在基层的调查研究的。

  

   对此,石川甚至以为,这种“不打草稿“的讲话,是袁部长从秘书手中接过来(讲话稿)就念了。进一步完善资助政策;努力解决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问题;切实关心和解决农村留守儿童上学问题,关心和支持特殊教育,这些政策与提法和做法都非常好,真正落实到位了,基层贫困家庭从个中受益,的确让中国的教育能够更上一层楼,也真正让现任北大校长这样的业界精英在批评“美国教育是一塌糊涂”时,能挺立腰杆,列出数据,真正堵住国内民众的悠悠众口,羡慕死那些还处于战乱及和中国有仇的国家,岂不是中国幸甚。

  

   话是这样说虽,在中国的基层农村,甚至在城市当中,因家庭贫困收入不稳定,无法保障学生入学就读的人群却大量存在,如果袁部长不信,石川愿陪袁部长先从云贵高原,再到戈壁乡村,然后再回到城市,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坐“土鳖子”车,要么骑马,要么坐11路用步量,这种时候,我们或许会发现,原来在一些地方,许多的民众生活还相当困难,他们的孩子不仅上不起学,一家人的生计都是问题,个中甚至还会出现,国家财政所拔发的救助贫困失学儿童款子,还被生了六指子的人挠去了一块,一些家庭与孩子连咸菜与玉米糊糊也吃不上,这种时候,石川想袁部长再做报告时,定然心境就大不一样了,甚至还会发生动怒撕掉秘书点灯费蜡写出的讲话稿,自个来的事。(文/梁石川)

  

儿童失学:“基本做到”不能承受之重

  北国网-时代商报

  

   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28日表示,目前,中国已建立起从学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较为完整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

  

   联合国今年7月宣布,由于贫困和战乱等原因,全球共约6700万适龄儿童无法接受小学教育,联合国将这视作一种“严重威胁”。如今,我国已基本做到无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这让笔者怀疑报道是不是断章取义,在查阅了教育部官方网站后,我打消了报道是否真实的疑虑。

  

   然而,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这种说法和百姓的感受相去甚远。笔者的农村老家,就有因家庭贫困而失学的儿童,这样近在眼前的例子,大概很多人都能举出。在网上随便搜索一下,儿童失学的新闻之多,可以刺痛我们的眼睛。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的资料告诉我们,中国3亿儿童中未入学率近1%,失学儿童总数近300万。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全国流浪未成年人有100万,这些孩子,显然不可能边流浪边上学,也不可能全部都是在寒暑假才出来流浪。在这么多铁的事实面前,“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的结论是如何成立的呢?

  

   从逻辑上分析,袁部长并不是谈“中国没有失学孩子”,而是谈“没有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换言之,可能还有失学儿童,但失学原因并非“经济困难”。确实,有一些孩子是因为厌学而不读书,有些农村家庭是因为信奉“读书无用论”而让孩子辍学打工。但即便如此,我们仍然不能否认儿童失学的原因之中,家庭贫困是最常见最普遍的一个。300万失学儿童都是因为经济困难之外的原因而失学,和家庭贫穷毫无关系,这说得通吗?

  

   不难发现,“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这个事实判断虽然看上去很美,但却是一个模糊的表达,缺乏数据支撑。“基本”是什么意思?辞典上有几种解释,一是“根本的”,二是“主要的”,三是“大体上”。第三条解释放在袁部长这句话中比较通顺,一般人对“大体上”这个概念,也很难说清楚到底指多少,可能达到60%以上都能称之为“大体”。如果是这个意思,我们也只好说袁部长的话“基本上”、“大体上”是没错的。

  

   可是,如此模糊的“正确”说法,除了让一些官员盲目乐观、自我陶醉,让一些网民围观逗乐、讥讽嘲笑,此外还能有什么意义呢?这些年,我国在保障儿童不失学问题上做了很多工作,有成绩就要用具体的数字说明,用模糊的数字,不仅掩盖了存在的问题,也可能会掩盖成绩——成绩不用可信的数据来说明,谁又会相信呢?

  

   就在今年6月,袁部长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说的还是“努力不让一个适龄儿童少年因家庭经济困难、就学困难或者学习困难而失学”,半年时间不到,“努力”的目标之一就已经实现,让人如在梦中,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从袁部长的这番话中,我们看到了有三大失学原因:因家庭经济困难失学、因就学困难失学、因学习困难失学。“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这种神话,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归类不当而导致的错觉?比如有的孩子家庭既困难,自己也存在学习困难,将这类孩子归到后一类,也并非什么错误。设若以这种方式来成全“无因经济困难而失学”的观点,恐怕和当年堆积稻谷以求亩产万斤的狂热相去不远。

  

   笔者仔细查阅了袁部长的报告发言,在他说出新闻由头那番话之后,并没有提及因为“就学困难”及“学习困难”导致的失学儿童数量是多少,没有这种补充说明,大家会错误理解意思,毕竟,普通百姓并不太懂失学原因的分类问题。在资助困难学生这个主题上,我们不能只是选择性提出一点,而不及其余。这么做,恐怕让人感叹多少有点文字游戏的意味。总而言之,“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无法承受救助失学儿童这个主题之重,准确、全面地告诉我们,还有多少救助失学儿童的工作需要做,正视存在的问题并努力解决,才是百姓愿意看到的。(责任编辑:赵婧宇)

  

赵茂盛:病句“基本做到没有一个”折射出啥?

  

   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28日表示,目前,中国已建立起从学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较为完整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基本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中新网12月28日)

  

   教育部长,做为主管全国教育工作的行政长官,他的发言不仅代表政府对教育领域情况的认知,而且主导着今后中国教育规划的走向,其发言的可信度和逻辑慎密度都相当高。日前,教育部长在做教育工作的长期发展规划报告中,一句“基本做到没有一个学生因经济困难失学”的表述,却遭到网友一面倒的口诛笔伐,有网友直言:“部长很矛盾:没有一个学生,那就是100%,但又不敢肯定,所以基本做到。严格地说,这是一句病句”。想一想,部长之言,确实是前后相矛盾的“病句”,“基本做到”也就不存在“没有一个”。然而,部长的这句“病句”,是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做教育工作长期规划报告时出现的。这种前后矛盾,含糊其辞的言辞,不仅表现出教育高层对救助失学儿童缺乏信心,背后也就说明,目前的教育处于,有目标和规划,但实施起来缺乏相关保障和监督机制。折射出有些官员,喜欢做表面文章求虚,而不去调查研究务实的浮夸作风。

  

   即将过去的这一年,由媒体披露出的,教育工作中频发的,诸如,进城务工人员子女上学难,农村留守儿童失学,校车频发的安全事故,一哄而上合校引发的失学悲剧,贫困农村学生吃不起饭等等问题,证明,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之言,只不过是臆造中的凭空想象,是仅仅将教育规划和目标,落实到了口上和纸上罢了。在网路和信息化高速发展和普及的当代,是否存在因经济困难而失学的现象,不用去调研也可通过众多媒体报道证实,何以出现官员调侃民众嘲弄自己的“病句”,无疑存在两个方面原因:一方面是迫于考核工作政绩的压力,需要放大自己管理范围的工作成效,来稳固拓展今后的仕途;另一方面就存在,工作中缺失调查研究,实事求是的作风。说明了,某些官员已经脱离实际,脱离群众,脱离了最基本为人民服务的意识。

  

   其实,这种喜好表功而忽视民意的浮夸作风,最近频繁发生,如中国社科院与中国人口宣教中心近日发布的报告称,70%的中国家庭觉得比较幸福;国家统计局最近发布报告,称中国小康社会实现程度已经达到80.1%等之类的,忽悠社会和民众感受的睁眼瞎言论,都折射出某些官员和调研决策机构,无视社会和公众诉求,频频通过言过其实的空谈,刺激和挑战社会民众视觉,其产生的负面影响,不仅会伤害到群众,而且会让民众逐渐丧失对政府公信力的信任。奉劝那些不顾民意的官员和研究调查部门,既然是在让纳税人供养,就需义不容辞的深入群众中调查研究,尊重事实,将实际情况做为自己工作的出发点,去了解、分析、反映和解决社会中存在的问题。否则,当所谓的代表某个部门的言论,仅仅成为欺骗民众和社会的谎言时,不仅成了群众茶余饭后的笑料,还会终将被社会和民众所不齿,成了舞台上搞笑的小丑。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标签: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