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克飞:世上最好的孩子

叶克飞:世上最好的孩子

“在没做父母之前,我们都是眼高于顶的人。生于五浊恶世,自己干过无数错事和傻事,却一味贪图索要完美的后代。希望孩子百病不生、遇难成祥、卓尔不群。现在,我想,从另一方面说,孩子的小病小难也许是他们要交付给我们的、上天最可宝贵的示现。让我们屈下膝来,用卑微的姿态聆听他者的痛苦、接受自己的无能、洞察生老病死迷障之外的勇气、遇见自己最无私的爱。以及,相信奇迹。”

这是粲然的《你是世上最好的妈妈》中,我最喜欢的一段话。

其实,大人所要求的完美又何止身体?比如,要比别人更早学会走路,更早学会说话,更早知道“1+1=2”,更早成熟,能用抒情演讲体和官腔语言在人前表演,能在三五岁时就像个标准化大人。然后,大人站在一旁,接受其他大人的恭维,再拍拍孩子的小脑袋,故作谦虚地说:“这孩子其实还差得很远,我们也没做什么。”

在这个过程里,大人从没有蹲下,平视孩子的眼睛,问他一句“你喜欢这样吗?”

大人的期望往往贯穿了孩子的成长,可我们似乎都忽视了一点:有时,期望是一种傲慢,我们自负地制定了期望的标准,再把孩子亲手押上流水线。

所以,就如粲然所说,“孩子的小病小难也许是他们要交付给我们的、上天最可宝贵的示现”,让我们审视自己,也审视此前的种种期望。

是啊,作为大人,我们总是这样,总说做人要向前看,有时又会向后看看,说这叫总结人生。孩子就简单多了,“他既不生活在过去,也不生活在未来。每个孩子,都一心一意地生活在此时此刻。”

因为一心一意,所以他们一片至诚。在书中的一个故事里,大人与孩子一起去寻宝,大人总想丢下麻烦的孩子,独自去闯荡,谁让你这小屁孩走路慢、整天乱吃东西还爱絮叨?

后来,小屁孩救了大人,他还说:“我给我的大朋友取了个名字,这个名字既威武又雄壮,看起来无所不能,又亲切可爱。这个名字叫做爸爸。”他还说:“没有你,我就不会认识这个世界。”

这是孩子的真切,亦是大人的自省。粲然的母爱就在这自省中缓缓流淌,浓情化不开,可遇上“责任”二字时,却加速倾泻,迸溅出美丽的浪花。就像那个关于鼓肚子浪花的故事,“很多人问过她,作为一朵以环游世界为至高荣誉的浪,为什么要养孩子?鼓肚子浪花的答案是:我想看它长大。然后对它说,去吧,孩子,做一朵真正的浪,去环游世界。请带着妈妈的爱,以忍受成长旅程的无穷无尽的孤独。因为,妈妈的爱也是无穷无尽的。”

我们的责任,就是陪伴孩子长大,以爱陪伴其一生。

这种陪伴,未必是存在,而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就如书中所说,米尼的爸爸要去北京工作了,“作为妈妈,我总是反应强烈。认定‘爸爸应该天天守护着孩子,而不是追求什么子虚乌有的理想’。但慢慢地我发现,一个‘积极、阳光、有理想、心里充满爱、经常出现’的爸爸比成天仅仅‘存在着’的爸爸更重要,更让孩子骄傲。”

这种陪伴,也未必是教诲(有时,教诲也是一种傲慢),而是彼此的成长,就像我们常对自己的孩子所说的,“有了你,让我希望自己变得更好。”

何况,孩子总是一个好老师,不故作高深,不颐指气使,而是“会慷慨地把自己的食物分给流浪狗吃,哪怕它对你不屑一顾,你还是要执着地追出好远;会在街角安静地蹲下来,听瞎眼的老乞丐拉拙劣二胡,满脸崇拜之色”。

没错,你们都是世上最好的孩子,排名不分先后上下左右,让大人们“重逢本性,并想起同情和悲悯与之长存。”

 

 

 



« « 上一篇: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