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炎:唐代一“虎妈”的育儿经才是正道

赵炎:唐代一“虎妈”的育儿经才是正道

   近来美国华裔“虎妈”蔡美儿在全球很红,其“育儿经”《虎妈战歌》还成了畅销书,我网购了一本翻了翻,感觉并非如媒体所说是“中国式教育方法”,而是一个中西合璧的玩意儿,窃以为,不具备普及意义。

     

   家庭教育的成败与否,有着错综复杂的因素,孩子性格、家庭背景、社会环境等等,都是决定成败的重要因素,如果做父母的一味跟孩子飙“虎威”,恐怕对孩子成长没多少好处。

   

    实际上,中国式教育方法并非如西方媒体所界定的那样,是一味说“不”。自古以来成功的案例颇多,比如诸葛亮、包拯的自律教育,《颜氏家训》提倡的家族精神传承教育等等,都是比较成功的例子,近古的曾国藩也重视对子女的教育,国内外均有学者在专门当课题来研究。因此,国内媒体在宣传“虎妈”的时候,应该拿出自己的意见,引导受众正确对待、摒弃糟粕。

    

   我来介绍一位中国唐代“虎妈”的育儿经,其事迹载于新旧唐书,喜欢书法的朋友也可找来颜真卿的《和政公主神道碑》文来对照了解。尽管相关资料不尽详实,但我们可以分析和归纳,先提出自己的疑问,然后找出答案,你就会发现,这位“虎妈”的育儿经比蔡美儿的育儿经强多了。

    

   这位唐代“虎妈”没有名字,就知道她姓韦,史书上称她叫“韦妃”,曾做过唐肃宗的太子妃,至于为什么后来没有被封为皇后,有两个原因,一是她生的儿子没有做成太子,不能沾儿子的光,二是由于权力斗争的缘故,她和老公中途离婚出家,在安史之乱中又有被俘经历,是以肃宗及以后的几个皇帝没有给她相应的追封。

    

   历史记录很简单,身份也不显赫,但是,我们从她的几个孩子(包括收养的孩子)的成长之路和所作所为来看,韦妃的教育方式是相当成功的,也很值得我们去研究和探讨!赵炎简单做了归纳,可以发现这么几条育儿经。

    

   一,教育孩子需要王道,而不是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区别,不用我再罗嗦了,历史上但凡称霸者,大多短命,而为王者却能成就功业,代代相传。所谓王道,并非一定是指做帝王建功立业,也非是指凡事高人一等或高高在上,孟子曰:“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其核心还是指一个“仁”字。

    

   韦妃教育几个孩子,秉承的就是王道逻辑,以“忠孝仁义谦让友爱”为纲,以“无偏无私、坦荡做人”为目,纲举则目张,最终落脚在如何做人这个“目”上。她的孩子们基本都做到了这些。

    

   她的儿子兖王李僴一直刻意远离宫廷内斗,能够友爱兄弟,为国戍边;她的女儿永和公主,是当时最出色的养颜护肤专家;另一个女儿永穆公主,也是个老实本分的人,驸马被人害死,她也能审时度势地隐忍;最杰出的是韦妃养女和政公主,一生行王道之事,被代宗誉为“国之鸿宝”,连直性子的颜真卿也对其极尽溢美之词。这几个孩子均得到善终,无一成为霸道的牺牲品,这在当时战争频仍、政局混乱、宫廷斗争异常激烈的时期,显得极为罕见。

    

   常说孩子是父母的一面镜子,显然从这几个孩子身上,我们看不到唐肃宗的影子,更多的是韦妃的影子。颜真卿老爷子当了一辈子的风纪官,是专门给人挑刺的,从未见他赞美过谁,却对和政公主赞不绝口,个中原因除了唐代宗交办之外,和政公主身上流露出的那种王道精神恐怕是感动颜真卿的主要原因,与其说颜老爷子是在赞美和政,不如说他是在赞美韦妃善于教育孩子。

    

   要知道,著名的《颜氏家训》就是颜真卿的祖先传下来的,颜家历代也特别注重如何教育子女,颜真卿在这样的家族环境里长大,焉能不受家风影响?这样来分析,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何《和政公主神道碑》似乎跟颜真卿性格不合这一历史疑问了:韦妃有离婚、出家、被俘等经历,不为封建皇家认可,也就不宜多加宣传,因此,颜真卿采取曲线宣传的办法,既向皇帝交了差,又通过盛赞和政,达到了肯定韦妃教育成功的目的。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赵忠祥解说的“人与自然”节目,了解一下老虎与狮子的性格特点,为何老虎被称为兽中之王,而狮子却被称为森林霸主。我们形容一个女人厉害,也喜欢称其为“母老虎”,从广义上看,明显区别于“河东狮吼”这一特例。以此而论,蔡美儿不应叫“虎妈”,而应该叫“狮妈”,其十大家规分明就是霸道教育的典型。实行王道教育的唐代韦妃才该叫“虎妈”。

    

   二,教育孩子需要自然之道,而不是违背自然本性。

    

   说白了就是依据每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表现出的不同性格特点,再采取相应的教育方法,因人施教,因材施教,这就是教育的自然之道,而不是违背自然本性的棍棒加压力。

    

   所谓龙生九等,各有不同,十个指头还有长短呢,何况孩子的性格喜好?比如,与的孩子性格内敛,喜欢哲学思辨等等,有的孩子性格好动,偏好文艺等等,聪明的家长会依据孩子的这种性格喜好制定教育计划。我们现在查不到韦妃如何教育孩子的具体记载,只能由孩子的结果来推测其教育方法的大致情形,估计不会跳出这个范围。

    

   按照历史记录的时间来分析,韦妃和唐肃宗离婚后出家,应该发生在玄宗天宝五年年底。在这一年,最小的永穆公主已经十七岁,也就是说,韦妃的三个孩子外加一个养女(绛王李佺,可能是史家记载有误),都已长大成人,性格定性、学问有成了,她成功地完成了自己的育儿计划。她的几个孩子基本都信仰佛教与道教,尤其以和政公主、兖王李僴与永和公主在这方面最为特出,这与母亲的教育和影响是分不开的。

    

   兖王李僴小时候应该属于内敛性的,在母亲的教育下,他养成了宽恕待人、不与人争的佛道之性,跟几个同父异母兄弟相处融洽,深得祖父玄宗的喜爱,德宗、代宗两朝,李僴还受到重用,到北方边疆带兵打仗。永和公主则是个典型的道家信徒,从小就能静心,母亲教她学道,笃信自然养颜之术,自己种地培植中药材。永穆公主打小就懦弱,这样的孩子很容易被人欺负,于是乎,母亲就教她坚强一些,学会遇事隐忍,不招惹是非,永穆公主后来也是这样做的,才得以保全性命。而和政公主是韦妃最成功的一个育儿成果,肃宗评价她为人处世“颇有母风”,显然不是指她的生母吴氏,因为在她三岁时生母就去世了,是韦妃把她养育大的。

    

   有唐一代宫廷斗争异常惨烈,皇族子孙一旦出世,即进入政治漩涡,稍一不慎,就会性命难保。特别是玄宗晚期李林甫、杨国忠当政,肃宗时的李辅国当政,王子皇孙经常被卷入政治风潮,动辄被软禁、废黜、砍头者不在少数。唯独韦妃所养育的几个孩子没有受到政治迫害,即便是在亲舅舅韦坚被李林甫诬陷、父亲肃宗(当时是太子)受到连累不得已跟母亲离婚的情况下,这些孩子依然得到了玄宗的庇护,就在当年,李僴被册封兖王,可以想见,他们母亲的育儿经是多么的成功!自然之道,不争即是争,无为即是为,善待别人,人则待之予善,凡事谦和,人亦和矣!

    

   三,育儿不论亲疏,重然诺,知缓急,言传之外,尤注意身教。

    

   父母身教对孩子成长的影响,在家庭教育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这已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了。就这一点来说,唐代“虎妈”韦妃深得其中三昧。

    

   唐代宗和和政公主是一母同胞,母亲吴氏生和政时染病,三年后即死去,临死前,她没有将女儿托付给另一个著名女人张良娣,而是托付给了韦妃,现在来看,这位吴氏真是目光如炬!韦妃没有辜负吴氏的托付,可谓一诺千金,把和政公主当作亲生女儿来抚养教育,甚至比其他三个亲生的孩子还要好。史称和政公主幼时对养母很孝顺,和永和公主最为知心,对其他两位弟妹亦和睦。反过来看,若养母对她不好,其他弟妹依亲而骄,那么,年幼的和政能不能做到这样好呢?显然不能,这就叫“家有黄金外有称”。

   

    当时河东柳家是望族,一代红人杨贵妃的八姐秦国夫人就是柳家子弟柳澄的妻子,而和政公主、永和公主都已经到了出嫁选婿的年纪,肃宗的意思是想让和政公主嫁给别的家族,而让永和公主嫁给柳家,韦妃不同意,劝说肃宗别忘记吴氏的恩德,就这样,和政公主才选到了一个好女婿–柳澄的弟弟柳潭,演绎出一段模范夫妻的佳话。

   

    韦妃的哥哥是刑部尚书韦坚,跟当太子时的肃宗私交很好,宰相李林甫怕肃宗继位后跟他秋后算账,就指使台谏官柳绩诬告韦坚,借机打击肃宗的亲信,希望玄宗废掉肃宗的太子身份。其时韦妃是太子妃,未来的皇后人选,也是李林甫着意打击的对象。眼看一场大祸就要来临,肃宗一家个个人心惶惶,独韦妃沉着冷静,想出丢卒保车之策,舍小我,救全家,让肃宗“上表称与新妇离绝”,也就是跟韦家划清界限。她自己遂削发为尼,住到禁中佛舍里了。母亲的这种身教方法,对几个孩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后来李僴、和政等在参与国事时,均有遇事冷静,知缓急的特点。

    

   唐代“虎妈”韦妃的结局不是太好,但不能怪肃宗和几个孩子。因为发生了安史之乱,长安很快沦陷,玄宗、肃宗在出逃的时候,根本来不及撤走所有的亲人,加上韦妃修行的佛舍在郊外,以至于韦妃陷入叛军之手成了俘虏。肃宗在灵武即皇帝位,至德二年(公元757年)率军收复长安和洛阳,李僴在乱军中找到母亲,可惜已病重,当年就病逝了。而此时的和政夫妇还在四川,正帮助玄宗平息叛乱呢。

    

   大家可以比较一下,美国“虎妈”蔡美儿的育儿经与咱唐代“虎妈”韦妃的育儿经,哪一个更科学、更适合教育孩子?笔者以为是后者。蔡美儿的育儿经明显存在着炒作极端、剑走偏锋的意思,她钻了中国目前独生子女多、家长普遍宠爱孩子的空子,利用极端炒作极端,可称一个“邪”字,如同罗玉凤利用自己的丑炒社会之丑,性质一样,希望读者们睁大眼睛!



标签: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