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异地高考困局需加快高考改革

走出异地高考困局需加快高考改革

摘要:这两年来,高校自主招生、推荐选拔方面也有不少探索,但是,与户籍挂钩的高考招生名额分配制度,始终没有触及。

今天,是各地公布随迁子女就地升学考试方案的最后时限,就在昨日,北京、上海、广东等地相继公布了各自的方案。

综观各地的异地高考方案具体内容,有一定进步。一部分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获得了在当地考取本科、高职的权利,其他人即便不能在当地录取,也可以在当地借考,回原籍录取。当然,这还需要进一步的制度衔接,需要配套政策出台。

这两年来,高校自主招生、推荐选拔方面也有不少探索,但是,与户籍挂钩的高考招生名额分配制度,始终没有触及。

今天,是各地公布随迁子女就地升学考试方案的最后时限,就在昨日,北京、上海、广东等地相继公布了各自的方案。

综观各地的异地高考方案具体内容,有一定进步。一部分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获得了在当地考取本科、高职的权利,其他人即便不能在当地录取,也可以在当地借考,回原籍录取。当然,这还需要进一步的制度衔接,需要配套政策出台。

不过,不出所料,各地的方案,尤其是“北上广”,并不能根本解决异地高考的问题。政策制定各方仍然深陷权利公平、利益博弈和民意争讼的困局之中。

显然,这既不是国家乐意看到的,也不是地方政府所愿意面对的一种局面。改革过程中有各种不足是正常的,但是,如果一些改革措施社会效果不佳,就应该及时认识到这些不足,并让问题回归原点,从源头解决,而没有必要回避实质问题,老是在外围兜圈。

现在,从教育部门到地方政府,从外来人员到本地居民之间,关于异地高考问题讨论很多,甚至也有尖锐的对立或冲突,异地高考似乎正在让越来越多的人,和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卷入进来。各方要走出当前的异地高考困局,还需不为浮云遮望眼,要刨根问底,需要从高考改革入手。

异地高考是现行高考制度下的衍生问题。关于高考改革,《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完善高等学校招生名额分配方式和招生录取办法,建立健全有利于促进入学机会公平、有利于优秀人才选拔的多元录取机制。”这两年来,高校自主招生、推荐选拔方面也有不少探索,但是,与户籍挂钩的高考招生名额分配制度,始终没有触及。

如果,高考改革按兵不动,高考招生录取制度仍然不能与户籍脱钩,寄希望于从地方突破,不但遭遇种种阻力,难有能够被大多数接受的方案,反而副作用加大。这不但让矛盾转移,甚至呈现矛盾扩大化的态势。

从异地高考到高考改革,本质上事关教育公平,事关“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事关公民基本权利,这迫切需要高屋建瓴的顶层改革设计,需要从国家层面通盘考虑,整体推进。

尽管,从权利平等、社会公平的大原则论,保障进城务工人员子女高考权利没什么可争论的,但从现实中的种种阻力和舆论风波来看,当下不但民情非常复杂,而且社会也对此缺乏充分的共识。这恰恰需要在媒体、网络等公共舆论空间中,对此展开充分的讨论,让各方理性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真实想法。

这其实没有什么敏感的。相对于现在的状况来说,理性而充分的讨论,不会让情势变得更差而只会产生正能量,有助于各个群体互相沟通、理解、说服,有助于形成改革共识,增强身份认同。由此,政府和民众才能一起找到可以接受的政策底线,以及现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来源:新京报

阅读延伸

推进异地高考,实现教育公平

摘要:在异地高考困局重重的情况下,舆论在继续关注各地具体方案是否能够推动公平的同时,更应该增加对高考录取政策的讨论,以便厘清问题的本质,对症下药,最终迈向国人高考权利的平等化之路。

今天是2012年的最后一天,也是教育部所规定的各省市区出台异地高考方案的最后期限。截至昨天,尚有17省市区未能公布具体方案,而其中到底有多少省市区将在大限到来前予以公布,答案将在今天揭晓。当然,需要指出的是,异地高考问题最受关注的北上广三地,其基本方案都已经曝光于媒体。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舆论关注的焦点问题,都已经有了一个较完整的解答。

最受瞩目的是北京和上海的异地高考方案。按照北京市教委的说法,鉴于“北京市进城务工人员管理制度”尚未出台,北京市暂不出台异地高考方案。但官方同时承诺,上述办法通过后,北京市将争取在2013年出台异地高考方案。这就意味着北京市实际上变相推迟了具体方案的推出时间。而现有的由北京教委公布的具体方案则显示,除了要求五证和稳定住所外,符合条件者也只能在2013年参加中职考试和在2014年参加高职考试。此外,京粤都出台了“借考”政策,旨在为一些无法享受异地高考权利的学生提供“当地考试但需要回原籍录取”的待遇。对于这一让人略显无语的让步,恐怕只能说明异地高考改革的步履艰辛。

作为刚刚闹过异地高考公共事件的上海,已公布的方案以《上海市居住证管理办法》为依据,将“有梯度地”提供异地高考权利。根据相关规定,在上海市有合法稳定职业和合法稳定住所,并参加上海本地社会保险的外来务工人员可以办理上海居住证C证,积分达到规定分值的可以办理居住证A证。持居住证C证人员子女只能在上海参加中职考试,只有持A证者的子女才可以在上海就地中高考。据悉,此方案与目前上海所实行的异地高考政策并无质的区别。

主流舆论对于京沪两个高教资源丰沛地区所出台的方案难掩失望之情。这两地的教育资源再分配诉求相当强烈,但北京方案的延期和上海方案的停滞,注定要引发很大一部分人的愤懑。这一现行的微观政策要么门槛过高,要么干脆关闭大门的做法,实际上与宏观上国家所宣扬的“公平正义”产生了背离。而在人口频繁流动的今天,解决流动人口随迁子女的教育、考试问题,已经成为流动人口群体的强烈吁求,权利的不平等最终造成的或是城市认同的撕裂。

不过,一个值得商讨的悖论在于,舆论如此关注京沪的异地高考方案,实际上等于加大了对现有高考录取政策的支持。现有的按照省份录取的模式表面看是为了平衡地区差异,实际上却早已与人口高速流动的现实社会格格不入。而继续将目光聚焦异地高考上,则意味着继续认可高考录取的权力应该归于教育部,而非本该具有独立招生资格的高校。

但事实上,假如将按省份录取的录取制度淡化,转而实行高校独立招生的政策,问题的重心也将会随之转移,围绕着京沪两地优厚资源的争夺也将变得失去意义。相反,继续坚持现有政策,即便京沪在未来陆续放宽异地高考政策,但可能造成的后果便是:两地将从本地优质高校获得更多的录取名额,以缓解本地居民的抗议浪潮。

基于这样的考虑,舆论所追求的公平显然较为“简单”,对于高考录取政策改革呼吁的不足,间接造成了社会权力的上移。因此,在异地高考困局重重的情况下,舆论在继续关注各地具体方案是否能够推动公平的同时,更应该增加对高考录取政策的讨论,以便厘清问题的本质,对症下药,最终迈向国人高考权利的平等化之路。

来源:南方都市报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