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优势交换的生存法则

许锡良:优势交换的生存法则

有一次,我正在上儿童文学课,讲着科学文艺中的科幻小说,正讲得起劲,学生也听得入迷的时候,突然闯进两个工作人员,手里拿着表格,说他们是学院里的教学督导员,要清查人数。这是两个班合班上课,有一百多人,如果一个个去点名,我这个课就无法上了。其实,我从来不点名,但是,每次上课的人数都非常整齐。我相信一点,如果你课堂内容是有吸引力的,学生自然不会逃,而有些学生要逃自然有他逃课的原因。

对于课堂里的不速之客,我感觉很突然,内心感觉颇为不爽。因为事先没有人通知我,说今天有什么课堂检查活动。再说,如果要检查,学院里每个教室都装有摄像头,可以到监控室里核对人数。我不知道学院花了那么多的钱弄好的监控室,这个时候为什么反而不用了。我看着到得十分整齐的学生,然后对督导员说,我们这个班已经到得很整齐了,请不要再打扰我们上课。这样突然闯进他人的教室是不够礼貌的。请学会尊重他人。结果督导员说,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我说我们这里的任务你们已经完成了。我们要上课了,如果一个学校总是安排人员,突然闯进他人的教室,这样的安排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对他人的劳动也是不够尊重的。到这时,督导员才极不情愿地退出了教室。

结果,督导员一出,我这样一个普通的行动竟然赢得了学生满堂的掌声。可以想见,一个学校如果既不相信学生,也不相信老师,整天把学生和老师当成监控的对象,那种感觉无论是谁都是不舒服的。你得把他人当成人,相信学生是爱好学习的,相信老师是敬业爱岗的。只要所学的课程不是垃圾课程,而是对人真的有帮助,学生是有学习热情的。而对于一个执着于课堂,把与学生探讨交流当成一种乐趣的老师来说,那样的检查与监督也是对他的一种侮辱。因为,人是有主体性的。学习更不可能是靠被动点名所能够完成的。一个学校不是把整个学校的风气引导到教学与研究的风气上来,而是只会动用行政资源去控制,这怎么会有效果呢?如果把老师与学生当成训兽的对象,那么怎么指望他们能够像人一样有尊严?我转身问学生,来学院这么久了,可否听到过一场精彩的学术讲座?可否有过一次读书活动?学生们摇头。

确实,在中国的大学,有些课就是应该学会逃才行。美国的大学开设那么多课程,而且学生有充分的自由选择,即使如此,当年比尔.盖茨,乔布斯这些人还要逃课甚至中途退学。在中国的大学,一些课程的开设,完全不顾及学生将来的前途,老皇历念了几十年,毫无新意,也不管这些东西对学生将来有什么帮助,只是用考试来吓唬与为难学生。这完全是在浪费孩子们的青春。

既然涉及此类话题,我便对学生说,一个人偶尔逃一次课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关键是你要懂得自己需要什么,想做什么,有什么优势,懂得自己的天赋在哪里。你逃课可以,但是,你逃课必须明白逃课之后所做的事情必定是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逃课之后,你去了图书馆读着让自己入迷的书,或者去某个地方学习某种自己向往已久的本领。比尔.盖茨当年逃课并且退学是有自己的梦想的。因为他不喜欢学法律,而想做计算机软件方面的研究与开发。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必定是优势交换的过程。未来的市场经济里没有谁可以靠权势不劳而获,必须拿出自己的优势本领在社会各行各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为社会服务,才能够换取自己的生存资源。

因此,在校的学生,就要有生涯设计,对于自己活着的意义,有什么让自己痴迷的东西,自己有什么天赋,优点与长处,要做到心中有谱。即使一个人在技能方面可能毫无所长,就像当年法国的大仲马那样,什么也不会,结果他发现自己非常擅长写作,后来终于成了法国第一流的作家。有些人在具体事务上一无所长,但是,这个人很可能是做领导的材料,他可能极擅长人际沟通,有非常强的亲和力,能够把社会资源与人气聚集在一起。人,出自造物主时是好的,一到人的手中便变坏了。我们要学会时时倾听一下来自自己生命深处的声音。从前一些学生,整个学习生涯规规矩矩,完全没有自己的主张,也没有自己的兴趣,只知道考高分,到毕业了,却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想做什么,想做一个怎样的人。要老师推荐工作,老师问他想做什么,他说,做什么都行,只要有一份工作,这样的学生可以说是很失败的。因为,他一直在一种驯服的教育下成为了一个只为别人而活,只会按照别人的指示活动,而完全没有自主意识的人。这样的人,在将来的市场社会中就会迷失自己,自己也没有优势可以与他人交换。

在学校里学习,一定要培养自己的优势。所谓优势,就是在某一领域里有自己强烈的兴趣,有自己的特长,将来利用这种特长与兴趣,选择自己的职业,这样,你所做的事情就是自己喜欢的事情,一个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既做得好,又做得不累。这样才会有职业幸福感。一个人在社会中的职业与专业,应该是他的优势所在。拿出自己的优势与人交换,你才会得到社会的承认。别人才能够获得你的优势服务,你自己的价值才能够得到实现。整个社会,如果每个人都是拿自己的优势进行交换,那么,整个社会的财富与优质服务就会大大地增加。这是一个现代社会里非常朴实的道理。

一间要学校办起来,就是要时时想到的是学生。学校就是为学生服务的地方,但是,许多学校把学生当成动物在看管着,管得很累,效果却很糟糕。大学尤其是要用学术思想来引导老师与学生,一个大学老师忙于买职称论文,学生忙于应付检查与评比,他们都从来没有成为过知识共同体,从来没有为解决一个问题而激动过,也没有体验过一次智慧被启迪的那种感觉,他们的心智始终是封闭的。这是中国大学普遍存在的现象。最后,我向学生推荐印度电影《三个白痴闹宝莱坞》。看看印度的大学生们现在在想些什么,我们有什么差距。

 

2012年12月29日星期六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