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元:大学在迷茫

杨贵元:大学在迷茫

阳春三月,某大学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新生学习指导会。

学校大礼堂内,坐着全体大一新生,还出现着星星点点的老生面孔。

主持人走到前台,先说了大会安排,大二、大三、研究生代表先后上台发言,然后由大一代表宣读认真学习的决心书。

主持人最后介绍了特邀老师,作为全会指导,老师起身点头致意,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老师张开双手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全场静了下来,老师张口大声说“继续考研才有出路,大学四年应该一直全力冲刺着考研,硕士读了奔博士,学无止境。”

突然一新生站起来问:“考研后就能解决将来就业吗?”

老师犹豫半天说:“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好一个‘走一步看一步’!?”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出了这个大嗓门,大家循声看去,只见从后排站起一位,径直朝台上走去,拔起话筒,一个微鞠躬,说:“很抱歉,先插一句:我是大四学哥,原以为,大学宽基础,共约四十门功课,什么都学了,应该什么都行。但一走进招聘会场,才发现来的都是一个个具体的企业,招的都是一个个具体的岗位,看的是岗位业务能力与日常行为品德素质,问的是“相关工作经验”和“实用就业技能”。我们是还是学生,哪有什么工作经验?我们这些文科生、理科生,哪能学到什么就业技能?即使是工科生,实验室里的实验也少得可怜,还多半都是验证书上实验,也难以成为实用就业技能?招聘要什么,我们应聘正好就缺什么,去一次招聘会、伤透一次心、降一尺自信,几次之后,我们既不敢迈出学校,也不愿踏进教室,成天漫步迷茫在校园围墙之中。”

台下毕业学哥学姐起身齐声说:“迷茫还比失业好!你们迷茫,我们失业,我们毕业就失业,一直漂在大城市。哎!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家人,原来信誓旦旦地说:大学毕业就开始一直永远让父母享福,但谁能预料到这种结果!明知大城市难以立足,但又不敢回家,一旦回家,除了父业外,家里实在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做的,况且父母也不让我们去接班;不回家,就只得还要一直依靠老父老母养着我们这代身强体壮的儿女们,做儿做女的这种‘不孝’一直让我们良心永久地困惑着、自责着、煎熬着……”
会场乱哄哄地议论开来了。台下一辅导员站起身向台边主持人做手势去按原安排主持,还没等主持人走到前台,台下又有高嗓门一出声就压静了会场,“就业也好不到哪里去!”。前排站起一位,请主持人递下话筒,转身面向会场:“我是毕业学哥,大学毕业了,总算找到了一份工作;一开始虽然什么都不会,但坚信,凭自己大学生的聪明脑袋,很快就都会了。的确,半年后,那些工作,不仅会了,而且也熟练了,不比原来员工差,但一想到他们大多是中专生、甚至于‘文盲’,至少都比自己‘矮一等’,却工资职位不比自己差,自己大学生的脸面实在是没地方搁,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无论如何也表现不出高出别人的能力优势来,大家也无论如何看不出自己的能力优势表现来。不能出类拔萃,肯定提不上去了,再呆下去,也没有发展的空间,于是就跳糟,希望跳出自己的发展优势来,但过程和结果往往都是一样的:先去什么都得从头开始学,半年后什么都会都熟练了都和其它人一样了,就又只得跳糟了。这是为什么?至今我还是不懂?敬请老师为我指导,敬请辅导员为我辅导”用右手一拍前台大喊“请,台上来指导!台上来辅导!”

全场静静地等着,好久都没人上台。

约摸十来分钟后,全场等得不耐烦了,开始乱哄哄的,“没人上来我来说”,从后台走出一位,会场又立即平静下来期待着什么似的。那女孩说:“我是大三代表,大会原定是我在大二代表后发言,刚才给学妹商量了一下,先我代表大三发言。大三了,大家都准备着考研、考研是主流,不考研便是另类、会被高校主流所排斥。再说了,找工作吧、还太早了点,不考研、又不知道干点啥,自己不比别人差、都考我也不能落下,就干脆考研准备着吧。但稍有空闲,思想就矛盾,大家都考研,上面却只招那么多,即使人人都考第一也定有多半要被刷下来;万一考上了,而教研究生的老师往往都是教本科的,老师一样,教学方法一样,本科四年都学不成就业能力,硕士博士六年下来也同样学不成就业能力,想着这些,考研又自我动摇着。哎,大三是大学十字路口,学弟学妹们,千万要选择好。”

“找不到工作也没咱,就是千万别考研!” 一女孩边走边说地来到前台:“我是来代表研究生发言的,正好接着大三代表的话说,请原谅,又打乱安排了。大学毕业,我们读上了硕士,本以为,硕士毕业,比本科更有能力找到好工作,但社会却说,不管你读书再多,工作都得从基础干起,只有把基础工作干得出类拔萃,才能得到提拔。往社会上一看,基本上多是本科或本科以下掌权,去社会说不定就在自己大学同学的手下工作,多读了三年,文凭又高一级,不但没出人头地,反而没毛的凤凰不如鸡,打死也不愿进社会。可选的出路,往往就限于当高校教师,但高校教师既严重超饱和,又都还很年轻,我们没有博士文凭根本就进不去,于是就又得考博士,博士读完了,没有再可读的了,社会不要,高校又早都博士泛滥了,并且还读得年龄太大,误了般配的婚姻,就有了中国女博士现象,听说现在也开始盛行男博士现象了。”停了好一会儿,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再请会场里的老师、辅导员都站起来!”,新生们都各自扭头望着坐在自己中间的辅导员,没有人站起来。研究生代表说:“老师们、辅导员们,你们就只管我们去考研考研,却不管我们考研后能不能就业;你们就怕我们在校期间出问题,却不管我们到社会后有没有能力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就只管一直把我们关在教室里关进书本里,却把融入社会适应社会的锻炼责任完全推给我们学生!难道这就是你们常挂在嘴边的‘师德’吗?”

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足足响了四五分钟。

主持人从后台出来边走边说,“都说大实话,都是实在人,我们就需要这种交流会!”。走到前台接着说:“还有两位代表没发言,我相应他们一定也能带来精彩。下面有请大二代表。”

大二女孩说:“大一一年终于适应了大学生活,大二正是学习的黄金时期,正好过过真正的大学生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多挣些学分,评优得奖学金,多拿几个证,以望增加毕业就业的法码,正好用这些向父母报喜,让父母放心。但就是不愿、不敢、不擅和学哥学姐们聊前程,只有来同你们新生交流,只有在你们面前,我们才是学哥学姐,我们才能忽悠你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接下来大一代表说:“听了大家的心声,我也要说说心声,就不照原来安排的稿子念了。我们是大一,刚从高中的全封闭式教育环境中走出来,向往着大学的‘开放式’教育;但一进大学,除了没有高中的那种自习都得进教室点名外,其它都和高中的封闭教育实质一样,上课也都是教师满堂灌,只学书本知识,只考书本知识,只以考试成绩论成败。我们来读大学的初衷本是毕业就业的,听到这些,看着这些,做着这些,哎,等着我们的大学毕业,竟是为了逃避‘毕业就等于失业’而才去考研、读博永远读一生?”

会场里所有学哥学姐起身齐声说:“我们成天似睡非睡着,醒着就迷茫,睡着就梦着毕业就业与考研的两难。谁来为我们指点前程?”

 

 



« « 上一篇: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