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丹的“鸡汤”为何不如“武大郎的烧饼”?

于丹的“鸡汤”为何不如“武大郎的烧饼”?

这一周, 北大百年大讲堂昆曲演出结束时,贩卖“心灵鸡汤”的于丹应主持人邀请上台评述昆曲,现场观众将其哄下台,引发网络热议。赞同哄于丹的博友@树下野狐 说:“不知道于丹是被嘘还是被骂下台的。如果是骂下台,骂人者就忒粗鄙了。倘若是嘘下台,于丹则无需尴尬,因为北大什么都嘘……凡矫情者,嘘得最狠。要想不被嘘,只有一招,就是语出诚恳,把姿态放低。你一诚恳,下面就报以如雷掌声。”而反对哄于丹的博友@松鼠过冬 则认为:“北大的愤青包容心太差了,竟然把于丹嘘下台。她是咬文嚼字的抒情高手,任何古诗词都能脱口而出且滴水不漏;她口若悬河,能将鸡毛蒜皮之事,描述成风花雪月;她是成熟期的情感琼瑶,心灵鸡汤配方的官方发言人。虽有些矫情,大男人可能受不了,但自有欣赏者。”博友@李星文 感慨道:“于丹挨哄,在理性人群中不会发生,在活跃社会里司空见惯。可惜这就不是个各归其位的稳态社会,于丹因清浅的鸡汤得到不虞之誉,又因鸡汤的清浅遭到求全之毁。一捧一摔之后,动态平衡实现了,可是这种‘以暴易暴’的平衡每实现一次,社会中的戾气便加重几分。怕是连于丹也不再相信心灵鸡汤。”

经过这一哄后,于丹是否还相信“心灵鸡汤”未可知,但网友对“武大郎的烧饼”的热爱怕是更深了。为何?近日学者赵晓的发了条微博:“朋友读《水浒》,最大的发现是武大郎的住宅。武大家住阳谷县紫石街,临街楼房,至少两层,居住面积该在200平米以上,没听说有房贷。就算是租的,也相当可以了。一位沿街卖烧饼的小贩,居住条件如此之好,靠的是什么?”该微博目前已经被转发3万多次,把当今中国人对武大郎的羡慕推向了高潮。网友“风清扬”评论说:“这位武松的哥哥、潘金莲的丈夫、西门庆的情敌、著名点心师,身残志坚的好青年——武大郎先生就靠每天卖点炊饼,都能住上单门独院的复式小楼,尤其令人羡慕的是,还可以养一个不要上班,还漂亮得一塌糊涂的老婆潘金莲!这些和21世纪的中国白领相比,幸福指数高了去了。人们羡慕武大郎的背后,更多的是羡慕宋朝普通人幸福和安定的生活。” “于丹的鸡汤”为何不如“武大郎的烧饼”?说白了,“于丹的鸡汤”是在粉饰现实,会麻痹人的感觉和思想,而“武大郎的烧饼”却简单真实,是普通民众可感可知的。

其实,“武大郎的烧饼”值得羡慕,不只是因为这烧饼能让他娶上漂亮老婆,住上复式房子,也因为这烧饼里没有害人的添加剂。可不是吗?继奶粉加三聚氰胺、皮鞋做果冻后,又有媒体爆料,酒鬼酒中检测出3种塑化剂成分,部分成分竟超标260%。虽然质检总局等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以1.08mg/kg计算,每天饮用1斤,其中的DBP不会对健康造成损害”。但医学专家“郝凤桐”还是认为:“人们接触塑化剂的工作、生活环节十分广泛,考虑其总体积累效应,塑化剂给人类带来的整体负荷状况,还是令人担忧。”更值得关注的是媒体人陈杰人的评论:“媒体此番所言卫生部‘相关规定’,其实并不是国家标准,而只是卫生部办公厅的一份函件所说。用这样的‘标准’去衡量有关产品,起码没有法律意义,稍有不慎,甚至容易引发市场混乱和消费者心理困境。但我们不能苛责媒体用并非国家食品安全标准的卫生部办公厅函件所言内容作为质疑的依据,而应该质疑,为什么卫生部办公厅要用这种似是而非的内部文件规定来替代塑化剂的安全标准?如果不澄清这个问题,今天可能发生酒鬼酒困境,明天就可能发生另一种食品的困境。”

 

 



« « 上一篇: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